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756 壓軸重寶

陳汐在疑惑,大廳中卻是嘩然一片。
  無論是那出自長樂帝君一塊天海蘊道石,還是來自真武帝君的一塊坎離冥魂鐵,皆都是稀罕無比的珍寶。
  這般珍寶,尋常修道者是用不上的,關鍵是它們對帝君境存在,有著莫大無比的吸引力!
  可以說,無論是哪一種珍寶,價值絕對遠在那金紋荊棘之上。
  若是具體對比這兩件珍寶,還無法分出優劣來,只能說,那坎離冥魂鐵要比天海蘊道石更罕見那么一絲。
  關鍵不是這些,而是此刻為了一株金紋荊棘,竟引起兩位威鎮天下的帝君爭相出手,隱隱有針鋒相對的架勢,令得在座眾人皆都心中一驚,不敢再出價。
  是的,在座之中雖不乏帝君境存在,可若論威勢之盛,真武帝君明顯要遠超他人,且成名許久,傳聞已一只腳踏足道主之境,這般人物對一件寶物志在必得,誰還敢與之爭奪?
  那長樂帝君威名雖比真武帝君稍差一些,可他自身便是這南海域域主,權柄滔天,連這暗市都在他的地盤上,在這等情況下,真武帝君明顯就是過江龍,不占“地利”。
  如今,兩者為一件寶物爭鋒,自然是引起了全場所有目光關注。
  唯獨拍賣臺上的美婦人唇角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越是這樣,對他們南海拍賣行便越有利,她自樂得兩位帝君
  “哈哈哈,趙兄,若是其他寶物,老夫自會拱手相讓,可這一株金紋荊棘則不行!老夫再出一株擁有百萬年火候的斑斕雪虹!”
  長樂帝君那宛如鐘磬般沉渾的大笑聲響起,言辭鏗鏘,令得氣氛中多處了一絲火藥味。
  沉默片刻,真武帝君發出了一聲喟然長嘆:“文兄,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實不相瞞,老夫曾欠下一位小友人情,這一株金紋荊棘,是無論如何也要拿到手的。”
  欠下人情?
  小友?
  大廳眾人皆都驚異,這世上還有能夠讓真武帝君都不得不欠下人情的存在?
  對重信諾的修道者而言,欠下一個人情,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甚至需要付出一條命去償還!
  而能夠讓真武帝君這等人物欠下一個人情,甚至比意外獲得一件先天靈寶都珍貴!
  這一下,大廳眾人終于隱約明白過來,真武帝君之所以對此寶志在必得的原因了。
  唯獨陳汐,心中苦笑不已,他當然清楚,真武帝君口中的“小友”指的就是自己,可是……他寧愿真武帝君不插上這一腳!
  因為這么拼下去,到最后明顯便宜的是這南海拍賣行,至于那個人情,陳汐還真沒有那么在意了。
  真武帝君的喟嘆還在大廳中縈繞,長樂帝君下一句話卻令在場所有人都驚到。
  “咦!倒是巧了,老夫欲要拍下此物,也是要償還一位小友的人情。”
  聲音中,帶著一抹驚訝和意外。
  此話一出,又是償還人情,又是有關一位“小友”的,簡直和真武帝君如出一轍,這讓人們如何不震驚?
  甚至他們都大致判斷出,兩位帝君所言的那位“小友”只怕就是同一個人!
  而眾所周知,前些陣子,因為一個懸賞令而令得整個靈航神城轟動不已,懸賞中的內容之一,便是這“金紋荊棘”!
  這一切綜合起來,豈非意味著,兩位帝君口中的“小友”,就是那發出懸賞令的主人?
  一想到這,大廳眾人皆都又是一陣躁動,紛紛議論不已,皆都愈發好奇那位懸賞令主人的身份了。
  能夠拿出那么多祖源道根,攪動滿城風雨,引起無盡軒然大波,如今更讓兩位威名蓋世的帝君也欠下人情,甚至為了償還,不惜爭鋒相對!
  這一切又怎可能是尋常之輩能夠辦到的?
  就連錢安都敏銳注意到,氣氛變得怪異起來,他忍不住看了一眼身邊的陳汐,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年輕人,就是造成這一切的幕后主人?
  陳汐心中也不禁有些無奈,他很清楚,長樂帝君所所謂的“人情”,其實是償還老白的,跟他可沒多少關系。
  但很顯然,長樂帝君把這一切算到了自己頭上。
  “罷了,此寶……便讓給文兄了。”
  短暫的沉默之后,真武帝君發出一聲輕嘆。
  “那可就多謝了,等拍賣會結束,老夫必當親手置辦一席酒宴,與找兄把酒言歡!”
  長樂帝君大笑,聲音中帶著一抹如釋重負,顯然,因為真武帝君的競爭,也給他帶來了不少壓力。
  這第二件寶物的拍賣就此落幕,長樂帝君付出了一塊天海蘊道石和一株百萬年火候的斑斕雪虹,最終拿下了這“金紋荊棘”。
  所有人都清楚,付出這等價錢,明顯是虧大了,甚至都足可以買上兩株“金紋荊棘”了。
  可很顯然,長樂帝君不在乎。
  ……
  拍賣會繼續進行。
  美婦人拿出了第三件寶物,那是一枚融道珠,鴿子蛋大小,通體清瑩,透亮璀璨。
  這等寶物,自然是天地奇珍,尤其對帝君境而言,可以幫助融合神道,極為神異,且很罕見,一般誕生于混沌本源中,若無大機緣,多少年都難以出現一枚。
  故此,當那美婦人聲音剛落下,大廳中就響起一片競價聲,很熱鬧,也很激烈,沒多久就飆升到了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天價。
  陳汐卻只能望而興嘆,這般寶物太過至高,他如今才是祖神境,即便拍下,也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場。
  這從競價者的身份中就足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幾乎清一色都是帝君強者在爭奪。
  最終,這一枚融道珠被那位來自九曲域的戰霄帝君已一塊真凰天骨拍下。
  不少帝君輕嘆,顯然,對于沒能拍下此寶也是有些遺憾。
  “可惜啊,可惜。”
  “呵呵,莫急,這一場拍賣會可是規模空前,遠超以往,接下來必然有更多稀罕瑰寶出現。”
  大廳眾人議論,倒是對接下來的拍賣會愈發期待。
  而此時,一名侍者叩門,將一個玉盒送入了陳汐所在的貴賓室。
  打開一看,赫然是那金紋荊棘!
  顯然,這是長樂帝君遣人提前送來。
  對于此,倒也在陳汐意料之中,他瞥了一眼老白,道:“這次倒是占了你的光。”
  老白驕傲地哼了一聲,一副這算多大點事的模樣。
  陳汐笑了笑,心中卻是在思忖,如今就剩下一種“離殞玄神漿”,便可以湊齊所有神材了,也不知接下來的拍賣會上是否會出現此物?
  ……
  不管如何,接下來拍賣的寶物的確是一件比一件珍貴,底價也是隨之水漲船高,令得大廳氣氛也是越來越熱烈。
  可惜,大多都是只適合帝君境駕馭的寶物,令陳汐也只能眼巴巴看著,心中艷羨不已。
  不過通過那一件件寶物出現,倒是令陳汐了解到不少帝君境修行時,所需準備的寶物,也算是開了眼界。
  很快,又一件先天靈寶出現,是一柄三尺玉尺,通體瑩白,燦然如雪,表面烙印著神秘繁密的道紋,蒸騰出一股驚人的先天靈氣,將整個大廳照亮。
  神相衍道尺!
  在前來南海拍賣行的路上,陳汐就聽到不少修道者議論起此物,這一刻,當此寶被呈現上來,頓時引起莫大轟動,所有目光都是齊刷刷望了過去。
  幾乎是沒等那位美婦人多介紹,競價便驟然開始,參與的不止有帝君境,一些來歷不凡的祖神強者,也是殺入其中。
  顯然,為了奪得這件先天靈寶,他們也根本不顧那些帝君境威勢了,有此也可以看出,這件寶物對在座修道者有何等大的吸引力。
  陳汐也是心動不已,試著讓身邊的錢安報了幾次價,可惜那等競爭實在太激烈,不少帝君大人物都甚至殺紅了眼,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勢,令得陳汐也只能無奈退出。
  相較于那些老怪物們,陳汐這才發現,自己的身家還真是不夠看的,當然,如果他把那一株株祖源道根、一件件先天靈寶都拿出來,那就另當別論了。
  最終,這件神相衍道尺被那位來自南海域云空島的妙風帝君拍下,不過付出的代價,卻是讓人目瞪口呆,足足上百種可遇不可求的神珍,每一種的價值都無法具體估量。
  “這家伙只怕連棺材本只怕都砸進去了,若老祖我推測不錯,這家伙只怕是修行遇到了瓶頸,欲要借助此寶來突破,可惜啊,這代價可就太不劃算了。”
  老白曬然搖頭不已。
  陳汐忍不住撇嘴,這老鳥還真是眼高于頂,凈說風涼話,那可是先天靈寶,想要擁有哪能不付出代價?
  “接下來拍賣的寶物,無不是來歷莫測,連我拍賣行的鑒寶師也難以辨認具體妙用,屆時妾身會報出一個底價,其他的請大家自行甄別競拍。”
  忽然,拍賣臺上的美婦人微微一笑,拿出一塊黑黝黝的骨頭,沾染著暗紅血漬,通體泛著一股晦澀蒼涼的氣息,形狀竟似頭蓋骨,顯得詭秘之極。
  大廳中人一怔,這是何物?
  陳汐也不禁好奇,這一塊黑黝黝的骨頭,難道還是一件秘寶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