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758 劍耀星空

顯然,之前和陳汐競價廝殺的,就是這鬼眼雕。
  只不過此刻的他,并不像眾人以為的那樣得意,也并非是真的在戲弄陳汐。
  此時的他,的確是暴怒到了極致。
  “大哥,此寶真有那般了得?”
  一旁,身穿道袍的燃雪道人問道。
  “你不懂。”
  鬼眼雕搖頭,輕嘆不已,雖不再發怒,可眉宇間兀自縈繞陰霾。
  “既然如此,等那甲字三十六號貴賓室的家伙離開時,咱們兄弟們一起出動,將他殺死,搶回那件寶物不就得了?”
  燃雪道人眸光閃爍,說道,“如此一來,咱們也不必多花費幾千萬神晶,平白便宜了這南海拍賣行。”
  鬼眼雕陷入沉思,許久忽然道:“之前為了那一株金紋荊棘,真武帝君和長樂帝君彼此競價,明顯是為了償還那那小子的人情,莫非……今日那小子也在此地?”
  燃雪道人怔了怔,不禁若有所思點頭道:“還真有可能。”
  “在這種情況下,你說……還要劫殺此子嗎?”
  鬼眼雕問道。
  “這……”
  燃雪道人猶豫了,他也沒想到,這年輕人竟會和真武帝君、長樂帝君還有這等淵源。
  這兩位帝君可非尋常可比,皆都擁有蓋世神威,若是因為殺死那小子,而得罪這兩位,明顯很劃不來。
  “罷了,聽我的決定,先將那甲字三十六號的目標身份打探清楚,搶回那件寶物,至于那小子……以后慢慢見機行事也不遲。”
  鬼眼雕有些煩躁地揮了揮手。
  燃雪道人雖心有不甘,可考慮到現實處境,也只能接受這等局面。
  “去通知其他首領,等拍賣會結束,目標離開這暗市之后,便采取行動。”
  鬼眼雕沉聲吩咐。
  ……
  拍賣會一直在進行。
  經歷了陳汐和鬼眼雕的競價廝殺之后,氣氛反倒是愈發火爆了,在接下來的時間,不時有寶物被拍出了天價,引起了一陣又一陣轟動。
  而陳汐則在未曾出手。
  一是因為那些寶物大都是他不需要的,或者是距離他太遠的,起碼是帝君境才能涌上。
  二則是因為剛才那名美麗的女侍者已經返回,不止帶回了那一塊形狀四頭蓋骨一般黑黝黝的秘寶,還帶回了一瓶“離殞玄神液”!
  這著實出乎了陳汐意料,原本他還在為此物發愁,誰曾想到,參加此次拍賣會之后,甚至都沒等自己去競價,對方竟是主動送了過來。
  但很快,他就明白過來,因為那美麗女侍者返回時,還帶來了來自南海拍賣行高層的問候。
  這讓陳汐終于明白,對方竟是因為從那一株“金紋荊棘”中獲得了不菲利潤,再加上陳汐此時拍下這件黑黝黝的寶物時,付出的寶物實在太過貴重,乃是一株七品祖源道根,故而對方臨時決定,附贈了一瓶“離殞玄神液”。
  而為什么會是“離殞玄神液”?
  顯然,對方也早已猜測出陳汐便是發出那一道懸賞令的主人,甚至有可能早已得到過長樂帝君的暗示。
  畢竟,長樂帝君可是南海域域主,和這南海拍賣行之間怎可能沒有聯系了。
  別人不知道陳汐的身份,他可是很清楚,陳汐當初曾進入太初觀,和那位觀主的關系非比尋常。
  這一系列線索綜合在一起,注定南海拍賣會不敢對陳汐怠慢了,或許也正是促使對方主動送出“離殞玄神液”的原因所在。
  想明白這些,陳汐心中倒是踏實許多,否則對方無緣無故送過來這樣一份禮物,他可真不敢去接受了。
  此時,老白正在研究那一件神秘的寶物,神色專注,眼眸明亮,嘴中兀自咕噥著一些什么,竟似是癡迷了一般,渾然不再理會四周的一起。
  陳汐沒有打擾它,但他的心思同樣早已不在這一場拍賣會上。
  在陸續獲得了“金紋荊棘”和“離殞玄神液”之后,他已徹底搜集齊全了所有神材。
  在這等情況下,他唯一所考慮的就是抓緊時間返回太初觀,將神材交給那位娘娘。
  那位娘娘曾提出三個條件,如今陳汐已經完成了兩個,剩下最后一個便是充當太初觀的守衛者,留在那“太初神苑”中五年時間。
  這對陳汐而言,自然并非什么難事。
  最重要的是,大師兄巫雪禪曾說過,少則五年,多則十年,便會前來接他返回神衍山宗門!
  ……
  “接下來,便是最后一件壓軸重寶了,想必在座諸位早已期待許久。”
  忽然,那位美婦人的聲音傳來,一下子驚醒了沉思中的陳汐,抬頭朝大廳中望去。
  壓軸之寶,又該有多神妙?
  “唔,老祖我先看看,這最后一件寶物是什么玩意……”
  老白也抬起頭,眸光奕奕。
  這一刻,不止是他們,大廳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靜靜等待著。
  氣氛寂靜中,竟透著一股莊肅的味道。
  這一刻,那美婦人的神色也變得凝重,甚至有些小心,聲音中透著一絲異樣的情緒,道:“諸位道友,待會見到寶物時,還請莫要喧嘩。”
  一個很耐人尋味的提醒。
  話音落下,一位老者出現在拍賣臺上,雙手托著一方青銅寶匣,古老無比,表面烙印著斑駁滄桑氣息。
  大廳中的目光一下子被那一方青銅寶匣吸引,鴉雀無聲,氣氛安靜到了極致。
  嗡~
  就在這萬眾矚目之下,那青銅寶匣被打開,發出一聲晦澀的奇異波動,仿似來自遠古歲月中的嘆息,令在座每個修道者心中都一顫,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壓力。
  就連那些帝君大人物都微微變色,眸子里神輝涌動,隱隱有些激動,似猜到了什么。
  “難道……真的是……”
  老白眼瞳驟然收縮,陳汐敏銳注意到它這一刻渾身都有些僵硬,情緒似有些失控的征兆。
  這讓他心中一凜,那青銅寶匣中究竟是何等寶物?
  很快,所有人都看清楚,那青銅寶匣中,擱置著一口石質爐鼎,很普通,就像用最尋常的石塊打磨而成,表面粗糙無比。
  它三足、兩耳、爐鼎周身渾圓,鼎口內蒸騰灰色霧靄,幽邃宏大,就像可以吞下一方浩瀚宙宇!
  一股難以言喻的古老氣息,猶如從無垠歲月盡頭擴散而來,橫跨了時間壁障,重臨世間。
  這一剎那,大廳所有人渾身都是一震,心緒起伏,難以自控。
  不少人更是驟然色變,呼吸為之一窒,那模樣,宛如目睹了一場不可思議的神跡發生一般。
  這是?
  這一刻,陳汐也是感受到一股非同尋常的氣息,腦海中嗡的一聲,呈現出一幅恐怖的畫面。
  他看見一片無垠無涯的浩瀚星空,一道綽約身影盤膝坐在那石質爐鼎中,在時空不斷穿梭,橫跨一片片宙宇壁障,渡過一個又一個混沌域境,一晃就是千萬年光陰流逝。
  她保持著同樣的動作沒變,渾身被灰色的霧靄籠罩,身影模糊,但從那輪廓中依稀能看出,她有著傾世姿容,無上風華。
  她似是在追尋什么,一直在幽邃黑暗的虛空中前行。
  又似是在躲避什么,不得不一路向前,若是稍慢一步,就會遭遇滅頂之災。
  歲月在不斷流逝……
  直至后來,那一道綽約身影變得越來越模糊,越來越縹緲,仿似就要湮滅。
  “真的……無法超脫么?”
  一聲幽幽嘆息響徹,透著無盡的落寞、傷感。
  陳汐心神一震,被一股無法形容的孤獨感籠罩,似被天地遺棄,萬念俱焚,心死如灰……
  轟!
  畫面一震,爐鼎消失,陳汐驟然清醒過來,臉色已是變得有些驚悸,忍不住深呼吸了幾口氣。
  這寶物究竟是什么,竟能不知不覺浸透我的心神!?
  那女人又是誰?
  “陳汐,快走!”
  耳畔,傳來老白凝重無比的聲音。
  這讓陳汐顧不得多想,抬頭望去,就見老白渾身顫粟,似在遭受著什么,有一種不堪重負的氣息。
  “老白,你怎么了?”
  陳汐心中一震,有些措手不及,只是一件壓軸重寶,不止讓自己心神悸動,腦海產生詭秘異象,連老白似也遭受得可怖的影響。
  “快走,離這該死的東西越遠越好!”
  老白咬牙,顯得暴躁無比。
  詭異的是,旁邊的錢安和那兩名美麗侍女皆都似沒受到任何影響,此刻皆都愕然看著陳汐和老白,渾然不明白在他們身上發生了什么。
  “好!”
  陳汐深吸一口氣,禁不住再次瞥了一眼那大廳中的石質爐鼎,便不再遲疑,轉身帶著老白離開。
  見此,錢安那還顧得上拍賣會還沒結束,連忙跟了上來。
  “這是……紀元神寶!?”
  “老天!”
  “這這這……居然是真的!”
  剛踏出貴賓室,身后便傳來大廳中一陣失聲驚呼聲,透著震駭,難以置信,混亂一片。
  陳汐身影一滯,沉默片刻,最終還是一咬牙,徑直而去。
  心中,卻是恍惚不已,紀元神寶?這豈不是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寶物么?
  按照老白的說法,這等寶物可是劫數纏身,擁有逆天禁忌之威,一旦被天道察覺,注定是寶毀人亡的下場!
  他們……怎會拿此寶來拍賣?
  那石質爐鼎又是何時現世的?
  ——
  ps:第二更7點半左右,第三更9點半左右,第四更11點半左右,第五更拼到凌晨,月末最后幾個小時了,強烈呼喚月票~~沒有投月票的兄弟們趕緊投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