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760 滅殺帝君

出手追殺那名女子之人,身姿雄峻,面容陰冷,眼眸若日月,懾人無比。
  正是夜梟星盜盟四首領孽龍萇恨。
  他出手極為狠辣,拍出一片神輝,化作滔滔海浪,將那名女子死死困住,無法掙脫。
  “掙扎也是徒勞,最好將寶物交出,否則可是必死無疑。”
  萇恨冷笑不已。
  “可惡!你們夜梟星盜盟難道就不怕遭天譴?”
  那女子尖叫,驚恐中透著絕望。
  “哼!既然如此,可別怪老祖不客氣了!”
  萇恨猛地一聲長嘯,探手一抓,似飛龍探云,一片熾盛神輝交織,鎮壓而去。
  當陳汐抵達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個場景。
  他沒有隱匿身影,甫一出現,便撕裂時空,下一刻便來到了那女子身邊。
  轟!
  萇恨釋放出的一道掌力,被陳汐硬撼,光雨爆碎。
  若非他及時趕到,那女子非遭劫不可。
  “多謝道友,多謝道友!”
  那女子一呆,旋即面露狂喜之色,飛快朝陳汐這邊靠來,似是要躬身行禮,表達謝意。
  就在此時,陳汐唇邊忽然泛起一抹冷冽弧度,猛地探手一抓,頓時鎖住了那女子咽喉!
  這著實出乎了那女子意料,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就來不及閃避,頓時被擒。
  一下子,她的臉色陡然蒼白,勉強笑道:“道友,你……你這是要做什么?”
  不止是她,連那孽龍萇恨也怔了怔,似有些意外。
  咔嚓!
  陳汐像拎小雞似的將那女子咽喉死死箍住,同時左手五指探出,在那女子雙手上一拂,頓時響起一陣骨裂聲音。
  嗤!
  那女子的雙手骨骼竟是被震碎,而后一道纖細若牛毛的烏光從她掌心爆射而出,朝陳汐雙目狠狠刺去。
  可在半途,就被陳汐手指夾住,再無法動彈一絲。
  那烏光竟是一只漆黑纖細的蟲子,若不仔細看,就像一枚鋼針,釋放出懾人的光澤。
  “若我沒猜錯,你就是夜梟星盜盟的五當家蟲姑吧?”
  陳汐瞥了那女人一眼,眸子里的冷冽令得后者禁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她臉色已變得難看無比,咬牙道:“你既然早已知道,之前又何必來救我?”
  “不這么做,想要擒下你可沒那么容易。”
  陳汐淡然道。
  蟲姑臉色徹底變得鐵青,萬沒想到,一場被她和萇恨精心布置的陷阱,竟會被對方早早識破,并且將計就計,擺了自己一道。
  啪!啪!啪!
  遠處,那孽龍萇恨驀地鼓掌,贊嘆道:“道友果然是慧眼如炬,厲害,厲害。”
  頓了頓,他繼續道:“不打不相識,既然已經被道友識破,不如你放了蟲姑,我們也放你一馬,就當大家交個朋友,如何?”
  陳汐笑了笑:“抱歉,你們可不配當陳某的朋友。”
  萇恨臉色一沉:“這么說,你是打算拼個魚死網破了?”
  “可以這么理解。”
  陳汐點頭,云淡風輕。
  萇恨眼眸如電,冷冷凝視陳汐許久,忽然笑道:“都到了這時候,你也舍不得下手殺蟲姑,必然也是有所圖謀,這樣吧,剛才的確是我們不對,只要你放過蟲姑,我再補償你一筆財物如何?”
  “陳某所圖的可不是財。”
  陳汐說到這,目光一掃四周,冷冷道,“諸位,既然都已經來了,又何必再躲躲藏藏?”
  “好機警的年輕人,不過,你即便看破了這一切,難道還以為能逃走嗎?”
  伴隨著一道陰冷、淡漠的聲音,三道身影倏然從遠處星空中涌現,赫然就是那夜梟星盜盟的大領鬼眼雕、二領燃雪道人、三長老青血老祖。
  “小家伙,咱們又見面了。”
  青血老祖微微一笑。
  “這小子的表現倒是的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讓我都忍不住想招納他加入咱們。”
  燃雪道人慢條斯理開口。
  他們甫一出現,就分別立在不同方位,和孽龍萇恨一起,將陳汐的退路徹底封死。
  對于此,陳汐依舊波瀾不驚,目光一一掃過眾人,道:“不錯,都到齊了。”
  話語耐人尋味。
  且他表現得太過淡然從容,令得鬼眼雕等人皆都皺了皺眉,隱約感覺有些不妥。
  “放了蟲姑,老夫饒了你這次,我等行事雖然狠辣,可說出的話可是從未曾失信過,這一點,想必你應該清楚。”
  鬼眼雕沉聲開口,“若是不然……”
  “不然又如何?”
  陳汐問道。
  “好一個不知死活的小東西!”
  “看來,你是要自尋死路了。”
  其他領皆都陰沉開口,慍怒不已,他們的確沒想到,好好一場布局,竟會展到這般地步。
  鬼眼雕眼眸那一只獨眼瞇了瞇,寒芒流溢,凝視陳汐許久,忽然諱莫如深地笑道:“老夫承認,之前小覷了你,不過……老夫也不怕告訴你,今日就是帝君存在來了,你也難逃一死!”
  “哦?”
  陳汐眉毛挑了挑,笑道:“那便試試也好。”
  咔嚓!
  話音剛落下,他掌中一用力,硬生生扭斷了那蟲姑的脖頸,將其神魂都一舉震碎!
  自始至終,甚至都沒來得及出一聲慘叫。
  太快了。
  讓人措手不及。
  然后,嘭的一聲,陳汐隨手將其尸體丟出去,這才淡然看著四周眾人,道:“現在,你們可以為同伴報仇了。”
  聲音平淡,就像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
  “找死!”
  鬼眼雕、燃雪道人、青血老祖、孽龍萇恨四位皆都心中震怒,哪會想到,對面那小子竟說動手就動手,一舉將他們的同伴抹殺掉?
  這徹底激怒了他們,心中的兇厲和殺機蒸騰而起。
  “動手!”
  那染血道人秉性最是狠戾暴虐,早已按捺不住,厲聲大喝一聲,就祭出一桿鬼氣森森的旗幡。
  轟隆~~
  他輕輕一搖,一片烏云似的煞霧噴涌而出,隱約有鬼哭神嚎,尸骸遍野、血海怒卷的異象產生,將這片天地一下子宛如化作了森羅煉獄。
  幾乎同時——
  青血老祖祭出一柄白骨劍,通體由一顆顆骷髏頭煉制,流淌血光,將時空都染紅,駭人無比。
  另一側,孽龍萇恨周身藍光涌動,皮膚上覆蓋上一層堅硬龍鱗,頭生獨角,像一個似龍非龍,似人非人的怪物,氣勢竟是一下子暴漲數倍。
  轟隆!
  下一刻,他們和燃雪道人一起,已是從不同方向朝陳汐鎮殺而去。
  這些夜梟星盜盟的領,一個個擁有祖神境修為,縱橫肆虐星空宙宇之間數千年,為禍八方,流毒四海,造下了不知多少血腥和殺戮。
  而他們能夠逍遙存活至今,本身就證明他們不止戰斗力極為強橫,且性情也是殘忍譎詐,老謀深算。
  此刻,他們甫一動手,就動用殺招,且配合默契,儼然就是一副趕盡殺絕的模樣。
  的確,他們是盜寇,兇狠無比,戰斗方式也顯得異常老辣,根本不留手,一出手就要殺人。
  換做經驗不足之輩,光是面對這等氣勢,只怕都會被嚇得肝膽俱裂,魂不守舍了。
  不過,這一切可難不住陳汐。
  就在燃雪道人、青血老祖、孽龍萇恨一起動手的同時,陳汐也動了。
  鏘!
  一柄泛著暗青色光澤,通體彌漫古老滄桑氣息的神劍,出一聲清吟,握在了陳汐手中。
  謫塵劍!
  一柄來歷莫測,具備不可思議神威的傳奇之劍!
  剎那間,他氣勢驟然一變,渾身每一寸毛孔中都蘊生出劍意,直沖九天十地,直似蓋世劍皇駕臨,睥睨八荒。
  唰!
  一道通天粗大的劍氣騰空,斬破時空,碾碎經緯,以一種無可匹敵的姿態橫掃。
  這一剎那,天地色變,這片星系都似在哀鳴,擴散出劇烈的漣漪。
  嘭!
  一聲巨響,萬千黑霧被碾碎,那一桿旗幡神寶被斬為兩半,掌握旗幡的燃雪道人胸腔直接被斬開一道裂縫,咳血痛吼不已。
  那一柄白骨劍爆碎,青血老祖整個右臂被斬,拋飛半空,神血飛灑。
  幾乎同時,渾身密布龍鱗的萇恨,雖抵擋住這一道劍氣橫掃,卻被震得體內宙宇差點爆碎,七竅溢血。
  這一幕實在太恐怖。
  僅僅一劍,三位縱橫叱咤多年的祖神存在,皆都被震為重傷!
  驚得那遠處主持戰局的鬼眼雕渾身都是一僵,失聲驚呼:“這這這……”竟是被震撼的無法言語。
  他們可不知道,早在靈神境時,陳汐都足以吊打帝域大人物翟云飛,和公冶南離這等老怪物分庭抗禮。
  而如今,他早已煉化那一株帝皇級道根,晉級祖神之境之后,實力早已暴漲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高度。
  再加上前些陣子心力修為突破【原始心經】第二鍛之境,令得他實力更是再次提升。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還拿什么和陳汐斗?
  “不好!”
  “中計了!”
  “逃!”
  僅僅一劍,徹底嚇破了燃雪道人、青血老祖、孽龍萇恨的膽,亡魂大冒,差點都魂飛魄散,哪還敢遲疑,多年從生死中磨礪出的本能,讓他們毫不猶豫就倉惶而逃。
  唰!唰!唰!
  可就在他們逃遁的那一剎那,三道煌煌劍氣橫跨時空,猶如死神之鐮刀,呼嘯而至。
  “小心!”
  遠處的鬼眼雕目眥欲裂,聲嘶力竭大吼。
  ——
  ps:月末最后幾個小時,除了老虎哥的捧場,到現在只收到2張月票……都懷疑自己眼花了,大家,別這么打擊金魚了,好不?
  ...
  如果覺得神箓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番茄小說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