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766 目中無人

是啊,這家伙怎會出現在太初觀?
  葉琰一怔,她之前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還不等她想明白,就生了一系列令她憤怒恥辱的事情,令得她差點就忽略了這個最為重要的問題。
  “為什么?”
  葉琰脫口而出,旋即她就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如此不淡定,又該被這家伙牽著鼻子走了。
  是的,在葉琰的潛意識里,哪怕是一場談話,也要在和陳汐明爭暗斗,欲要壓上他一頭,可惜,談話至今,似乎并未讓她如愿以償。
  “因為是我帶流晴來的,而觀主也答應出手,幫流晴鎮壓黑巫神蠱的力量。”
  陳汐直言不諱,根本就不擔心會被對方知道。
  “什么!”
  葉琰徹底不淡定了,失聲道,“這怎么可能,哪怕你是神衍山親傳弟子,觀主她只怕也不會因此而逆天而行,為你煉制命輪靈慧丹了!”
  她顯得很激動,有些失控。
  對于此,陳汐卻是不再解釋,該說的他已經說了,接下來就是談判的時刻了。
  “現如今,你也應該清楚,公冶哲夫的神魂掌握在我手中,既然你是受公冶氏的囑托而來,那就請你回去告訴他們,想要公冶哲夫的神魂也很簡單,把道缺認真放了,然后把解除黑巫神蠱的秘法交出來。”
  陳汐直視著葉琰,道,“否則,他們這輩子恐怕就再見不到公冶哲夫了。”
  葉琰神色陰晴不定,深呼吸一口氣,強自讓自己鎮定下來,這才冷笑道:“憑什么讓我相信你?”
  陳汐道:“信不信也不重要,等觀主徹底鎮壓了流晴體內的黑巫神蠱力量后,我自會親自前往公冶氏一趟,不過到那時……不僅僅只是讓他們交出道缺真人那般簡單了。”
  葉琰依舊冷笑:“就憑你?”
  寥寥三個字,言辭中卻盡是嘲諷,似認為陳汐孤身一人想要和公冶氏對抗,簡直就是蚍蜉撼大樹,荒謬可笑。
  陳汐神色平靜,波瀾不驚,道:“再加上神衍山夠不夠?”
  神衍山!
  同樣寥寥三個字,卻像有一種無形的魔力一般,令得葉琰皺了皺眉,終于沒再說什么。
  因為連她都不得不承認,若是神衍山出面,公冶氏還真扛不住這種壓力。
  一個是帝域頂尖大勢力,的確足可以傲視上古神域大多數勢力,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可另一個……可是“帝域五極”之一,是和女媧宮、太上教、道院、神院并駕齊驅的存在!
  如果說帝域公冶氏是一方巨擘,那么神衍山就是一方巨無霸,在它面前,任何頂尖大勢力都顯得不夠看。
  不過,葉琰依舊不相信陳汐敢這么做。
  她蹙著黛眉,道:“你應該清楚,主動權并不在你手中,無論是解除黑巫神蠱的秘法,還是道缺真人,可都掌控在公冶氏手中,任何一樣都不得不令你投鼠忌器,除非你不顧那甄流晴和道缺真人的死活,否則,必將一直被公冶氏拿捏住!”
  頓了頓,她繼續道:“更何況,你也別忘了,公冶氏的背后可有太上教坐鎮!”
  陳汐渾然不在意,平靜道:“你只需告訴公冶氏,公冶哲夫的神魂就在我手中,讓他們自己看著辦吧。”
  見陳汐這般油鹽不進,水火不侵的淡然模樣,葉琰心中莫名其妙升起一絲怒火,直恨不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看一看他是否真的不在乎這一切。
  或者說,她很想知道,這世上究竟有沒有這家伙不害怕的東西了。
  確切來說,葉琰是很看不慣陳汐,尤其看不慣他這種云淡風輕的可惡嘴臉!
  “呵呵,我為什么要聽你調遣?”
  葉琰冷笑。
  “你不是受公冶氏囑托而來?”
  陳汐反問,神情依舊那么云淡風輕,仿似天塌下來都不會讓他動容一樣。
  葉琰見此,禁不住怒火中燒,咬牙道:“公冶氏算老幾,也能命令老娘我專門替他們辦事?”
  陳汐哦了一聲,便沒了下文。
  葉琰見此,卻是愈氣惱:“混蛋,難道在你眼中,我葉琰就是那種為人賣命的小角色?”
  陳汐挑眉道:“不是嗎?”
  葉琰都快抓狂了,直恨不得一把掐死陳汐,好半響才深呼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我已經說過了,我來此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幫公冶氏只是順手——順手!你明白?”
  陳汐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閉上眼睛,重新打坐起來,似是感覺剛才和葉琰的聊天都成了廢話,再進行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咯吱!咯吱!
  葉琰見此,雙目直欲噴火,貝齒都快咬碎,這混賬,簡直太不把人放在眼中了!
  噌地一下,她站起身體。
  “你要做什么?”
  陳汐皺眉,冷冷開口。
  葉琰怒極而笑:“我隨便走走不行嗎?”
  說著,她背負雙手,就開始在紫竹林中溜達起來,神情很是悠哉。
  陳汐皺了皺眉,最終沒有多說什么。
  這女人的到來,徹底打亂了他的清修,再加上之前彼此曾有仇恨,讓他實在無法不厭憎對方。
  “也不知道慧聰姑娘,怎會有你這樣一個姐姐。”
  陳汐冷冷道。
  一句話,令葉琰渾身一僵,頓時佇足在那里,她背對著陳汐,令得后者根本無法看見,她此刻的臉色驟然變得慘淡,有些失魂落魄。
  不過,陳汐還是敏銳注意到,葉琰這一刻有些不對勁,但他卻根本懶得理會了。
  嗡~
  也就在此時,一股難以言喻的波動,倏然從遠處的太初觀中擴散而出。
  嗯?
  陳汐悚然一驚。
  葉琰也是心中咯噔一聲,霍然抬頭。
  這一刻,兩人皆都清楚感受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壓迫,有一種幾欲窒息的感覺,渾身都繃緊。
  轟隆~~
  蒼穹上,一顆顆宛如明珠似的紫星開始劇烈顫抖,出轟震聲,似搖搖欲墜。
  原本清幽靜謐的紫竹林,也是驟然被一陣狂風刮得嘩嘩作響,枝葉墜落。
  棲居于此的珍奇異獸出嘶吼,似在驚恐什么。
  萬物都有一種哀鳴、惶恐的跡象。
  沒多久,原本湛然的蒼穹上,不知何時涌來一片漆黑劫云,似永夜降臨,天地為之一暗。
  轟隆隆~~
  雷電開始涌現,化作雷暴電弧閃爍在漆黑劫云中,猶如狂蛇亂舞,映現出一種種駭人無比的異象來。
  有仙魔悲吼、有神血滂沱、有大道崩殂、有日月沉淪……無不呈現出末日浩劫似的恐怖景象來。
  這一切都來得如此突然,令陳汐也不禁眼瞳一縮,毛骨悚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在玄主祖廟時,曾目睹的一幕。
  那時候,他正自掘取那一株帝皇級道根,同樣也有一片黑色劫云降臨而下,同樣的聲勢驚人,和眼前這一幕遇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難道……
  陳汐腦海中靈光一閃,似意識到什么。
  “上蒼之劫……果然,觀主竟真的不惜逆天,開爐煉制了命輪靈慧丹……”
  這一刻,葉琰神色顯得有些奇怪,似震驚,似惘然,似難以置信。
  轟!
  黑色劫云深處,驟然翻滾起一股幾欲滅世般的氣息,旋即一只眸子悄然浮現而出。
  漠然、冷酷、幽邃、毫無任何一絲情緒波動。
  它甫一出現,這片天地都陷入一種哀鳴中,時空紊亂,經緯混肴,一切都像承受不住這股壓迫,幾欲崩碎。
  這太可怖!
  就連陳汐心中都直冒寒氣,認出那只眸子,赫然正是“天罰之眼”,也就是老白口中所謂的“劫數”。
  原本這“太初神苑”乃一方道域,開辟于上古神域之外,將天道之力完全隔離遮蔽。
  可如今,卻突兀地出現天劫之力,顯然是有一種逆天之物出現,引起了天道感知,降下了懲罰。
  而那逆天之物也很好猜測,必然是那位娘娘所煉制的一爐“命輪靈慧丹”無疑。
  當初老白就曾言,此丹一旦煉成,足可對命運產生逆改,擁有孕養靈性和智慧之功,堪稱逆天。
  甚至在丹成之日,便會遭劫而毀,為上蒼所不容!
  歸根究底,原因就在于此丹牽連上了一縷命運之力,這等至高奧秘已是觸犯了上蒼之逆鱗。
  當時老白還曾舉例,說莽古之主玄當年也曾欲祭煉類似丹藥,但最終卻丹毀鼎銷,引起了天地動蕩,諸多災厄,短短一年時間中,便有八萬四千名修道者受此牽連,身隕道消!
  而此時此刻,這一切似乎真正要生在眼前了……
  陳汐的心也是一下子懸了起來,臉色凝重無比。
  轟!
  天罰之眼甫一出現,眸子里就驟然閃出一道烏黑閃電,朝著那太初觀的位置劈殺而下。
  那閃電灰濛濛,纏繞無盡劫力,乃是真正的天道劫雷,具備毀天滅地之可怖神威。
  這若是劈下去,那太初觀非被徹底毀滅不可!
  這一剎那,陳汐鏘的一聲祭出謫塵劍,他可無法容忍煉制“命輪靈慧丹失敗”了。
  哪怕是去對抗“天罰之眼”,他也在所不惜!
  嘩啦~
  不過,還不等陳汐出動,那太初觀中就驟然升起一柄青銅傘,宛如盛開的青銅蓮花,其上烙印瑞光、寶珠、云紋、神虹、道痕……等等宏大燦然的妙相。
  甫一出現,滴溜溜一轉,竟是將那一道灰濛濛劫雷給輕易化解掉!
  ——
  ps:這兩天的轉折過度情節,有些平淡,很快就精彩了,明天會盡力五更,把欠下沉沉盟主的最后一個加更還了~~拜求保底月票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