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767 婚契之戰

青銅傘遮蔽蒼穹,綻放各種無上妙相,瑩瑩發光,宏大無量。
  這一件寶物很神異,竟能夠在無聲息之間化解來自“天罰之眼”的劫雷,簡直堪稱逆天。
  咔嚓!
  又是一道劫雷劈殺而下,聲勢更為駭人,天地色變,時空也無法阻擋其絲毫。
  可僅僅一瞬,就悄無聲息地被那青銅傘化解,傘面泛起一圈虛幻迷離的漣漪,波瀾不驚。
  轟隆隆~~
  這一剎那,天罰之眼似被激怒,從其內翻滾出無窮雷霆,化作灰濛濛的秩序神鏈,掠空時空,籠罩而下。
  宛如大道樊籠降臨!
  這一幕陳汐在三界時也曾目睹過,當時是在鳶尾沙漠,若非三師兄鐵云海、四師兄老窮酸及時出現,陳汐那次都可能要遭劫。
  只不過和上次相比,此次的雷劫要更可怖,樊籠如煉獄,由一道道劫雷衍化的秩序神鏈交織而成,直似能將天地萬物拘禁枷鎖,恐怖無比。
  嗡~
  幾乎同時,青銅傘滴溜溜旋轉起來,傘面驟然沖出一道道古老混沌氣,化為一個混沌漩渦。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那一座大道樊籠竟是被席卷漩渦中,被不斷撕扯、摧毀、崩潰,出劇烈的碰撞轟震聲。
  陳汐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該擁有何等逆天的力量,才能辦到這一步?
  “混元神機傘!”
  葉琰這一刻似終于敢確認,出驚呼。
  轟!
  也就在這一剎那,那一座大道樊籠被徹底摧垮、湮滅,而那青銅傘則僅僅只是劇烈震動了一陣,便恢復如初。
  可還不等陳汐松一口氣,那蒼穹之上,黑色劫云愈幽暗渾厚,“天罰之眼”也是變得愈幽邃懾人。
  它似乎被激怒,在蓄積力量,欲要徹底鎮殺這一柄青銅傘。
  這一刻,萬物都失去聲音,一片靜止,連陳汐渾身都一陣寒,如墜冰窟,呼吸都困難。[熱門小說網ReMenxs.Com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小丫頭,既然你來了,這里一切就交給你處理了。”
  忽然,天地間響起一道圣潔、威嚴的聲音,正是那位娘娘所出。
  還不等聲音落下,那一柄青銅傘竟是驟然收攏,被收起來,消失在太初觀之上。
  陳汐登時一怔,那可是“天罰之眼”,那位娘娘居然如此放心,就把青銅傘收起了?
  難道她以為,單憑葉琰這個祖神境存在,就可以阻止這一切?
  “哼!”
  似是看出陳汐心思,葉琰不禁冷哼一聲。
  下一刻,她瑩白素手一招,一道黑色神秘符詔騰空而起,釋放出一股威嚴、晦澀、令人心悸的氣息。
  看似很不起眼,可當它出現空中,那“天罰之眼”竟是驟然一陣顫動,一切異動戛然而止。
  轟!
  沒多久,蒼穹上劫云爆碎、化作崩潰的黑色云霞潰散,而那“天罰之眼”也是隨之淹沒、消失在其中,再也尋覓不到。
  “嘶~”
  陳汐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那黑色符詔究竟是什么東西,竟能阻止天道劫力降臨?
  他忍不住仔細打量過去,卻聽咔嚓一聲,那一道黑色神秘符詔竟是像玉石一般驟然四分五裂,破碎化為齏粉。
  這讓陳汐不禁微微一怔。
  “哼!”
  葉琰又冷哼了一聲,這一次卻是充滿了得意味道,似在譏笑陳汐的無知。
  “可惜了。”
  但很快她就皺了皺黛眉,眸子里泛起一抹疼惜之色,顯然,損失了那一道黑色神秘符詔,也是讓她肉疼不已。
  ……
  不管如何,這一次劫難突降,葉琰也算幫上了一個大忙,令得那位娘娘不致于再為此而分心。
  從而無形中也避免了那一爐“命輪靈慧丹”被天劫毀掉。
  這讓陳汐對葉琰的感觀也是改變不少,但卻不會因此就徹底原諒了對方。
  陳汐可不會忘了,當初這女人為了殺死自己,輾轉星空不知多少萬里,一副趕盡殺絕的模樣。
  這讓陳汐哪會一下子就釋懷了?
  劫云潰散,天罰之眼消失,蒼穹重新變得湛然,一顆顆紫星懸掛,飄灑下淡淡的紫色神輝。
  很快,紫竹林中也是恢復以往的清幽、靜謐的氛圍。
  “不出意外,三年之后便可成功,陳汐,切記莫要讓任何人踏足太初觀,若有棘手麻煩,可讓小寶出面解決。”
  那位娘娘的聲音倏然飄蕩而開,很快便有歸于沉寂,再沒了動靜。
  陳汐無聲地拱了拱手,以示明白。
  “小寶是誰?”
  葉琰卻是怔了怔。
  嗖的一下,一道金色的身影出現在一株紫竹上,齜牙咧嘴地直沖著葉琰笑:“這位姑娘,叫小寶何事?”
  “原來是你這臭猴子!”
  看見這只偷窺過自己換衣服的猴子,葉琰頓時就怒了,一跺腳就沖上去,要將小寶擒下。
  可惜,就在她剛動手,小寶就嗖的一下不見了蹤跡,宛如鬼魅似的飄忽無蹤。
  “這該死的猴兒!”
  葉琰氣惱,很是無力,她很清楚,自己追不上這奸猾無比的小孽畜。
  不過這一幕卻是令陳汐若有所思,第一次開始正視起小寶這個金童獼猴。
  若他沒有推演錯,就是自己動手,只怕也都追攆不上小寶的度,太快了,宛如一抹穿梭在時空中的光,捉摸不定。
  “不妙不妙,又有客人前來拜訪!”
  眨眼之間,小寶竟返回來,嘴中大叫不已,“陳汐你快去看看,那家伙派頭大的很,腳踏祥云,伴隨百禽,嚇死人了。”
  嗯?
  葉琰一怔,似猜測到什么,臉色不僅微微一變,驚疑道:“難道是他來了?”
  “誰?”
  陳汐正欲行動,聞言不禁眉頭一皺。
  這一刻的葉琰,顯然沒有了和陳汐爭鋒相對的心思,神色有些奇怪,匆匆道:“先去看看再說。”
  “小寶,你帶路。”
  陳汐瞥了一眼葉琰,便不再遲疑。
  “跟我來。”
  小寶化作一抹金光,倏然朝紫竹林深處掠去。
  當下,陳汐和葉琰皆都動身,跟了上去。
  不過,就在半途上,小寶突兀地止步,蹲坐在一側的巖石上,抓耳撓腮道:“那家伙怎么不請自來呢,可太沒禮數了。”
  陳汐和葉琰齊齊一怔,止步不前。
  果然,不等小寶聲音落下,遠處蒼穹就響起一陣神禽啼鳴聲,嘰嘰喳喳,雀躍歡呼不已。
  那明顯不止一種神禽在啼鳴,有的聲音清亮,有的低沉,有的尖利,有的沉渾,一起響起,宛如萬鳥朝圣,一派宏大景象。
  就連棲居在這片紫竹林中的一些飛禽,竟都似受到影響,跟著啼鳴起來。
  這一幕不禁讓陳汐眼眸瞇了瞇,這場面他可有些不喜,太過噪雜,萬一影響到太初觀那位娘娘煉丹,那可就無法原諒。
  “果然是他!”
  葉琰那嬌媚無比的玉容此刻卻是陰沉下來,變得冷漠。
  這一刻陳汐也終于看見,遠處蒼穹降臨下一道神虹,倏然化作了一道英武不凡的身影。
  那人一襲金色玉袍,頭戴羽冠,面如冠玉,唇紅齒白,他雙手負背,一派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模樣。
  而在他身體四周,竟環繞著一頭頭神禽,有青鸞、玄鳥、丹鳳、白鶴、金鶯……無不是一些祥瑞珍禽,宛如百禽朝圣,映襯得那金袍男子氣勢愈不凡。
  不過,陳汐卻皺了皺眉,此人氣息看似浩瀚光明,一派祥瑞,可陳汐卻敏銳感受到了其中有著一絲陰戾的味道。
  “哈哈哈,葉琰姑娘,原來你早已來了。”
  那男子踏步而下,直接忽略了陳汐,踱步來到了葉琰身前,大笑不已,一派很高興的樣子。
  “不是說好的,此事由我來辦嗎?”
  葉琰臉色卻是愈冰冷,盡是不悅。
  “本公子不是著急嘛,這等大事若辦成,你們葉氏,還有我們少昊氏、以及太上教三方勢力之間,可就是一家人了。”
  對于葉琰的冷淡態度,那金袍男子渾不以為然,雙手負背悠悠笑道,“更何況,這可是令妹和本公子之間的婚事,哪能讓你這位當姐姐的再來勞累,還是我來更好。”
  婚事?
  陳汐心中一動,暗忖道,難道這家伙是要和慧聰結為道侶?
  “你是不相信我?”
  葉琰臉色愈難看。
  金袍男子又是一陣大笑,很是親昵地走到葉琰身邊,抬手勾起葉琰的下巴,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深情款款說道:“葉琰,原本本公子是打算和你結為道侶的,可你偏偏不答應,如今……難道你還要插手你妹妹的婚事么?這可有些不像話哦。”
  聲音溫柔,但卻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警告,再加上他舉止輕佻,一副浪蕩不羈的模樣,令得葉琰臉色徹底沉下來。
  但最終,她深呼吸一口氣,把少昊羽的手推開,竟是強自忍住了心中怒意,冷冷道:“少昊羽,你可有些放肆了!”
  “放肆嗎?本公子原本還打算將你們姐妹倆都納為妻妾的,如今只是娶你妹妹一人而已,這還叫放肆?”
  少昊羽又是一陣大笑,抬腳就朝遠處走去,“走吧,跟本公子一起去拜見觀主,說起來,本公子也很多年沒見過慧聰了,也不知這丫頭如今是否有你這般漂亮了,本公子可是很期待。”
  ——
  ps:回家有些晚了,但會堅持拼一拼5更,下一章8點前,拜求月票賜予燃燒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