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768 終結婚契

少昊羽神態自若,來到這“太初神苑”,竟如同在自家后花園似的,顯得很是隨意,更有一種跋扈和輕佻的味道。
  他自始至終都未曾理會過陳汐和小寶,顯然是無視了他們的存在。
  若是被其他不知情的修道者看見這一幕,非以為這少昊羽是“太初神苑”的主人不可。
  葉琰神色陰晴不定,僵硬在那里。
  少昊羽卻似不在乎,自顧自朝遠處行去,唇角兀自掛著一抹笑意,似冷笑,似得意,耐人尋味。
  但很快,他就止步,眉毛挑起。
  因為陳汐不知何時,已擋在了他身前,神色淡然地看著他,眸子里毫無情緒波動。
  見此,少昊羽又不禁笑了,扭頭問道:“葉琰,什么時候太初觀又多了個弟子?”
  竟似依舊無視了陳汐,甚至都懶得和陳汐廢話。
  葉琰神色陰郁,一言不。
  氣氛有些沉寂。
  少昊羽唇角的微笑漸漸冷淡、消失,轉過頭,第一次正視陳汐,但目光中卻已帶上一抹盛氣凌人的淡漠味道:“年輕人,若你是太初觀弟子,就去通報觀主,就說少昊氏后裔少昊羽來訪。”
  頓了頓,他眸子里泛起一抹玩味之色,“若你不是的話,那你擋住本公子的路,可就是挑釁了,若不想死,那就趕緊讓一邊去,記住本公子的話,絕對不會是開玩笑逗你玩的。”
  說到最后,他唇角禁不住又勾起一抹弧度,似是在嘲弄陳汐。
  對于此,陳汐也笑了,燦然無比,卻是毫無情緒波動,他張嘴,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滾。”
  寥寥一個字而已,令得這片區域的氣氛陡然凝固。
  少昊羽依舊在笑,眼眸中卻是泛起一抹懾人的冷電光澤,他輕聲道:“你……是在跟本公子說話?”
  這一剎那,葉琰不禁蹙眉,心中浮現一抹莫名其妙的憂慮,最終還是一咬牙,閃身來到了陳汐身前。最新章節全文閱讀www.Mianhuatang.cc
  “少昊羽!你難道還要在太初觀撒野?”
  葉琰冷冷警告。
  原本按照她的心意,巴不得陳汐被狠狠教訓一番,好好出一口前些陣子心里積攢的怒氣。
  可莫名其妙地,此時此刻她卻沒法看著這一切生。
  因為在葉琰心中,相較于陳汐,少昊羽顯得要更厭惡可恨,簡直就是個十惡不赦的人渣。
  “撒野?”
  少昊羽嘿然笑道,“葉琰,你難道還這小子有一腿不成?居然不惜得罪本公子,也要維護他?”
  “你說什么!”
  葉琰氣得胸膛起伏,似在竭力抑制自己憤怒。
  “本公子說讓你閃一邊去!”
  少昊羽臉色也變得冷淡,不屑道,“本公子行事,還需要你一個婆娘來指指點點?”
  說著,他再懶得看葉琰一眼,目光如電似的鎖定陳汐,帶著一股迫人的強橫氣息,道:“年輕人,本公子不是再問你話嗎?怎么,現在變成啞巴了?”
  鏘!
  陳汐掌中悄然浮現出謫塵劍,淡然道:“你自己不滾,那我便送你滾出去。”
  “哈,要動手?”
  少昊羽像遇到了極為可笑的事情,夸張大笑了一聲。
  “你要試試?”
  陳汐道。
  “呵呵,呵呵呵,年輕人,你已觸怒了本公子,知道么?”
  轟!
  一剎那,少昊羽周身氣勢一變,渾身涌動著澎湃金芒,宛如一尊黃金戰神般,威勢直沖九霄,霸道凜冽。
  “給本公子跪下!”
  一聲喝斥,少昊羽掌中浮現一串神秘的古老符文,釋放白金神光,耀眼熾盛,奪目無比,朝陳汐天靈蓋狠狠拍下。
  這片天地頓時化為混亂,寸寸崩潰,巖石飛塵流竄,映襯得少昊羽氣勢愈強勢。
  “小心!”
  葉琰驚呼,心中禁不住狠狠一揪。
  她可是很清楚,這少昊羽別看性情紈绔霸道,實則乃是一個活了三萬七千多年,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七十二名的存在!
  唰!
  就在葉琰開口之際,陳汐早已動手,謫塵劍掠空,似驚龍出淵,后先至。
  流光式!
  在對付這等猝不及防的戰斗時,這【玄心劍術】中最度堪稱最強的一擊無疑是最佳選擇。
  嘭~~
  兩者距離極盡,相隔不足十丈,一剎那間就碰撞在一起,令這片天地驟然塌陷,迸濺億萬神芒。
  幸好那籠罩“太初神苑”的禁制力量再次涌現,將這等攻擊所產生的余波悄然化解,避免波及四周。
  若是擱在外界,這一擊所造成的威勢都足以碾碎山河、令一方星空產生震動。
  “咦,很不錯啊年輕人,可惜,今日你若不給本公子下跪,小命可難以保存下來!”
  少昊羽微微一怔,似想到陳汐竟能硬撼他一擊。
  他動作可不慢,說話時,身影一縱,長飛揚,眉眼如刀,掌中裹挾晦澀古老的符文,再次暴殺而至。
  白金神輝流溢,將他全身彌漫,直似蓋世戰神降臨,欲要摧垮世間,鎮碎山河,顯得霸道狂傲無比。
  不得不承認,這少昊羽絕對算得上是祖神境中的蓋世人物,擁有絕世之姿,和那公冶南離、翟云飛這等老怪物相比,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惜,這次他很不幸地碰上了陳汐這個逆天般的曠世妖孽。
  這一刻的陳汐,劍意繞體,古樸自然,并無耀眼輝煌之相,但卻有一種道法自然的大氣魄,劍意如天地,天地如我心,我心御我劍!
  這就是劍皇第二重天之境!
  唰!
  一道由解牛式所演繹的劍氣浮現,故意盎然、樸實無華、卻又精準、肅殺、凌厲到了極致。
  一剎那間,一劍寒光動九州,照亮山河十萬朵!
  “這是——!”
  少昊羽悚然一驚,心中浮現一抹難以言喻的悸動,渾身都有一種被針芒刺痛的顫粟感。
  遺憾的是,他察覺時已太晚,陳汐這一劍,直接碾碎其掌力,破開其防御,嘭的一聲,硬生生斬在其胸膛!
  轟隆~
  少昊羽頓時感覺整個人猶如被十萬大山碾壓,不受控制地狠狠倒飛出去,口鼻噴血,渾身骨頭都出一陣不堪重負的摩擦聲,幾欲斷裂。
  嘭!
  他身軀砸在地面,將巖石撞碎,地面破開一個人形大坑,猶如得了羊癲瘋似的,不斷抽搐不已。
  和之前那宛如黃金戰神般的蓋世英姿相比,這一刻的他灰頭土臉,凄慘得簡直讓人不忍目睹。
  而造成這一切的,皆都來自陳汐一劍之威!
  從一開始交戰,到這一刻少昊羽被擊敗,僅僅用了兩劍而已,一切都生太快,結束的也太過突然。
  這也讓得原本還在為陳汐揪心的葉琰,看見這一幕時,簡直如遭雷擊,瞪大了美麗的清眸,差點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不過對陳汐而言,卻有些意外。
  倒并非是意外少昊羽如此不經打,而是因為他注意到,這家伙身上竟穿戴著一件暗綠色寶甲,那赫然是一件先天靈寶,方才抵擋住了自己一劍,以至于未能破開其胸膛。
  不過即便如此,這一劍的威力也足夠駭人,所產生的震蕩之力,將那少昊羽震得七竅溢血,渾身骨頭都差點斷裂。
  可想而知,若是換做少昊羽沒有穿戴那一副寶甲,那下場只怕就是必死無疑了。
  也確實,陳汐可不忌諱少昊羽的身份如何了得了,他連雒少農那些家伙的都敢殺,連葉琰這等太上教傳人都敢仇視,自不會把少昊羽的死活放在心上了。
  “該死!該死!怎么可能會是這樣!?”
  少昊羽怒吼著起身,不敢相信一個祖神初期的年輕人,居然在兩劍之間就將自己擊敗。
  他更不敢相信,對方居然還敢對自己下狠手!
  他剛要再次動手,眼前劍影一閃,整個人再次被一劍狠狠拍在了地上,摔了個狗吃屎模樣,牙齒都崩掉幾顆,面目慘不忍睹。
  “本公子要殺了你!殺了你!不管你是誰!也要為今日所做一切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
  少昊羽在地上慘嚎,聲音中充滿怨毒憤怒。
  剛抵達時,他腳踏祥云,引來百禽朝拜,神武不凡,目中無人,渾然沒有將陳汐放在眼中,一舉一動莫不帶著一股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令葉琰都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氣吞聲。
  然而此時……他卻淪落到這般凄慘處境,兩相對比,落差之大足可以令任何人都瞠目結舌了。
  起碼這一刻,葉琰就感覺腦袋有些懵,她之前已經確信自己不是陳汐對手,更確信如今的陳汐早已非以往可比,可卻還是沒想到,他的戰斗力竟會強大到這等程度。
  這讓她此刻也顯得不禁有些怔怔,猶自無法鎮定。
  不過,當看見陳汐眉宇間殺機縈繞,似要對那少昊羽動殺手時,她渾身都是一個激靈,驚叫道:“不要殺他!”
  陳汐的確打算宰了這個已記恨上自己的混賬,不過當看見葉琰這般模樣時,眼眸不禁瞇了瞇。
  最終,他吩咐小寶道:“將這家伙丟出去。”
  小寶嗖的一下竄過來,眉開眼笑道:“我老早也看他不順眼了,打得好啊,我欣賞你,陳汐。”
  說著,它探出爪子,拎小雞似的抓住少昊羽的衣襟,就朝遠處沖去。
  “孽畜!給本子松手——混賬!你你你……你居然敢打本公子耳光?孽畜!!”
  遠處兀自傳來少昊羽那憤怒不甘的怒吼,同時還有一陣清脆無比的把掌聲,以及小寶那幸災樂禍的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