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77 六翼血龍蝠


  第二更!拜求收藏!十萬火急求助攻,俺想在這周突破3000的收藏大關!
  ——
  六翼血龍蝠乃是荒古異獸六翼血蝙和神獸血龍交·配的產物,身兼兩種荒古妖獸血脈,實力恐怖,猙獰嗜血、殘暴之極。
  陳汐一眼就看出,眼前這頭六翼血龍蝠,其流露出的氣息之強大,雖比不上涅槃境修士,但也遠朝尋常兩儀金丹修士!
  這種恐怖的實力,再配上它天生的強悍體魄,以及迅捷如風的身法,恐怕連涅槃境修士都奈何不了它。
  陳汐自認,面對這樣的對手,自己也只有逃命的份兒了。
  慶幸的是,白魁躲藏在血色山峰之下,并沒有被那頭兇惡的六翼血龍蝠發現,這也令陳汐長松了口氣。
  不過,這小家伙躲藏在這里做什么?
  “陳汐,這頭孽畜要化形!”就在陳汐疑惑之際,靈白興奮地飛快傳音道:“好機會啊,等它化形之際,就是實力最弱的時候,咱們出手,肯定能滅殺了它,然后取出其本命內丹,你服食了之后,必然能一舉突破黃庭境界!”
  化形!
  陳汐頓時一驚,這六翼血龍蝠一旦化形,就能一舉進階涅槃境界,成為一名涅槃境妖修,并且其擁有的真元比起人類要大得多,甚至是人類修士的十倍、二十倍!
  因為六翼血龍蝠的肉身,比人強太多太多了,蛻化人形,真元自然渾厚無比。
  一般的妖獸,化形之后,真元也是遠遠不如六翼血龍蝠那樣恐怖。
  不過,六翼血龍蝠想要蛻化人形卻是極為困難,它體內有著兩種荒古異獸的血脈傳承,除非達到涅槃境界左右的修為,或者吞吃一些靈藥奇珍,根本就蛻化不成人形。
  “陳汐,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這樣的荒古異種妖獸,可是極為罕見,這頭孽畜恐怕就是這片森林中的霸主,換做尋常,咱們肯定得繞道走,但是如今,它就要渡劫化形,實力會變得極為虛弱,一定要趁此機會把它獵殺了!”靈白再次嚷嚷起來,看起來眼饞無比。
  “好!”陳汐緩緩點頭,的確,把這頭六翼血龍蝠擊殺了,好處多的不得了,且不說其本命內丹,就是它一身的骨骼、雙翼、獠牙都是難得一見的煉器寶貝,價值驚人。
  哞!哞!哞!……
  就在這時,血色山峰上,那六翼血龍驀地仰天長嘯,身上的六對血色翅膀張開,無窮無盡的力量,形成了漩渦,聲音尖銳,隨著風傳達過來,令人毛骨悚然。
  頓時之間,原本晴朗的天空變得漆黑如墨,更有一絲絲電弧雷芒流竄在烏云之中,仿似在蓄積力量。
  這頭六翼血龍蝠引來天劫,開始借助雷劫之力,蛻化人形了!
  陳汐這是第一次看見妖獸蛻變人形,而且是六翼血龍蝠這樣的龐然大物,荒古異種。
  那一陣陣磅礴的妖氣,腥涎之氣隔得極遠,都讓人感到一陣心悸,伴隨著六翼血龍蝠的長嘶,天地之間頓時陷入一片風暴呼嘯中,狂飆肆虐,鬼哭神嚎,如果這時候有山中獵人經過,只怕會被活活嚇死!
  生靈沒有開啟靈智之前,只能稱為野獸,只有開啟靈智,懂得吞吐天地靈力,積蓄真元,那就是妖獸,真真正正的妖怪!
  野獸,妖獸,兩個不同的等級,就像人世俗凡人和修士,彼此天壤之別。
  而妖獸再修煉,渡過化形雷劫,就可以幻化人形,和人類修士一樣,尋仙問道,縱橫四海,至此就成了妖修。像玄睛老黿王、青丘狐王,如今皆是涅槃境界的強大妖修。
  不過跟尋常妖獸不同,一些荒古神獸、異獸,想要蛻化人形,卻是極為艱難的,有的甚至蛻化不了人形,像白魁,這小家伙乃是天地所蘊生的一等一的瑞獸,靈智健全,可一輩子卻無法蛻化人形。
  這就是天道法則的限制。存在于天地間的每一處地方,無所不有。
  六翼血龍蝠,此時在風暴漩渦的正中央,在其頭頂,正有一團刺眼異常的雷霆電弧在匯聚,噼里啪啦,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哞!
  六翼血龍蝠仰天咆哮,血盆大口中的森森獠牙,足有一丈長,鋒利無比,可見被咬到了該是什么下場!這獠牙若是落入煉器師手中,用爐鼎淬煉,甚至可以煉制成玄階極品飛劍!
  如此龐大的六翼血龍蝠蛻化為人形之后,其實力會強橫到什么程度?陳汐在十余里之外,就感覺這頭孽畜的真元比自己起碼要強橫十倍都不止,駭人異常。
  “不好!陳汐,有人正在靠近這邊,氣息很強大,看來想要獵取這頭孽畜內丹的,并非只有我們。”靈白似是察覺到什么,臉色頓時一沉,飛快說道。
  靈白的話音剛落,陳汐的神念就察覺到,極遠的地方,正有兩道人影朝這邊急掠而來,身法如電,只一瞬間,就來到了血色山峰之前,悄悄躲藏了起來。
  不過這也正常,六翼血龍蝠鬧出的動靜太大了,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此時,在山峰之巔的六翼血龍蝠似乎也感覺到危險,一對燈籠似的眼睛,朝山峰下掃去,叫聲凄厲尖銳,兇狠殘暴,似乎是要嚇退來犯之敵。
  不過這種恐嚇根本沒有,誰都看出它此時正處于蛻變的關鍵時候,頭頂雷劫懸而不發,它根本不敢分心,更不敢半途而廢,否則必定會死在雷劫之下,化作飛灰湮滅。
  “可惡!那兩個混蛋竟然撿咱們的便宜!”靈白小臉上殺氣騰騰,冷冷道:“陳汐,待會等那頭孽畜遭受雷劫,處于最虛弱的時候,你就立刻動手,我去攔截那兩人。”
  “那兩人的氣息強大,應該起碼有兩儀金丹境的修為,你一個人行嗎?”陳汐皺眉道。
  “又不是殺死他們,攔住他們一會,我還是可以辦到的,你一定要快,殺了那頭孽龍之后,咱們就逃,諒他們也追不上。”靈白嘿嘿冷笑道。
  “好,你一定要小心,攔不住就逃,哪怕不要這頭孽畜的內丹,你也不要傷到了自己。”陳汐囑咐道。
  轟隆隆!
  就在這時,漆黑如墨的天空中,一道水桶粗的碩大雷霆夾著狂暴可怖的氣息,狠狠劈下,哪怕隔得極遠,陳汐依舊感到一陣心悸。
  這是雷劫,蘊含著天道的意志,絕非尋常雷霆可以比擬。
  眸!一聲巨吼,六翼血龍蝠驀地張開六對翅膀,一股股澎湃的力量從其身上散發而出,面對雷劫,它就是不躲不避!
  砰!
  這頭體內蘊含著荒古異獸血脈的家伙,頓時被雷霆劈碎了三四對翅膀,發出痛苦之極的凄厲慘叫,不過,在其頭顱盯上,那兩個凸顯的肉包,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一對流光溢彩的角來!
  咔嚓,雙角甫一生出,就被六翼血龍蝠伸出利爪折斷,塞進嘴中吞下,與此同時,他那百丈范圍的龐大身軀,在滾滾雷劫的劈打下,驟然開始縮小起來,全身的鱗片、利爪、獠牙……皆是紛紛脫落。
  轟!
  最后一道雷劫之力劈下之后,漆黑如墨的天空頓時云消霧散,重新恢復了蔚藍晴朗。而那頭六翼血龍蝠,渾身血痕累累,氣息微弱,整個身體正在一點點縮小,用不了多久,就會凝聚出人形來。
  “出手!”靈白一聲低喝,化作一抹刺眼金光,朝那兩人的藏身之地爆射而去。
  幾乎同時,陳汐腳尖一點地面,整個人如同一縷疾風閃電,朝那血色山峰上快速飛馳,人還未至,其右手便即朝空中一探,周身巫力澎湃而出,化作一尊百丈范圍的星斗大手印,朝那頭六翼血龍蝠狠狠抓去。
  這頭孽畜剛渡過雷劫,力量正處于最為微弱的時候,此時陳汐全力施展出星斗大手印,是要一舉將它擒獲!
  星空大手印的速度極快,雖然沒有超過聲音,但數百丈的距離,也是轉眼就到,這頭狠六翼血龍蝠的身軀已縮小為十幾丈范圍,被星空大手印狠狠一抓,頓時發出一聲慘烈憤怒的吼叫,差點就從大手中掙脫出來。幸好它的力量在抵抗雷劫之后,已經是衰弱之極,頓時就被大手包裹著,朝陳汐這邊拽來。
  “兵分兩路?哼,早就注意到你們了,給我留下!”
  “薛晨,你去殺了這小子!我來對付這古怪的小東西!”
  就在這時,兩聲暴喝幾乎同時響起,隨即突然在那山峰腳下,一條黑影猛竄而出,快如閃電鬼魅,在空中連連閃爍,就接近了陳汐,凌空拍出一掌。
  這名叫薛晨的人影,竟是不管那星斗大手印,直接朝陳汐殺來,他這一掌拍出,掌風如刀,凜冽強勁,速度更是達到了駭人之極的地步,
  陳汐心中一驚,不過他的反應也是極快,幾乎在這人影剛出手之際,在其手中,已多處一柄黃階極品利劍,手腕一轉,施展出防御天下無雙的“坤劍道”!
  咻咻咻……劍光舞動,劍氣破空,化作雄渾大地之力,纏繞在陳汐身體四周,這一道劍勢,有涵蓋宙宇,包納八荒之意蘊,仿似任何攻擊,都將逃不脫這一劍勢的防御。
  “坤劍道”本來就是《萬藏劍典》八大劍道中防御第一的劍勢,歷經五年的枯坐推演,陳汐早已吃透其中精髓奧義,此刻甫一施展,整個人宛如化作腳下大地,無可撼動。
  砰!
  薛晨擊出的一掌,頓時湮滅在如大地般厚重的劍影中,不過這一掌上所蘊含的恐怖力量,卻震得陳汐蹬蹬蹬連退了三步。
  “咦!你一個紫府境修士,竟然能擋得住我的一掌?”遠處,那個名叫薛晨的人影驚訝開口。
  而此時,陳汐也看清楚了此人模樣,這是個模樣英俊的青年,身穿一件繡著仙鶴圖案的風火道袍,那仙鶴呈現白色,展翅欲飛,逍遙直上九天,一股凌云之意破空而生,襯得這青年如人中龍鳳,蓋世天驕。
  而且在這青年身上,更有著極為深厚磅礴的氣息,其實力陳汐雖猜不出來,但依據經驗,卻極為肯定,起碼也得有兩儀金丹境界。
  “哼,我剛才只用了五成的力量而已,你也不用僥幸,今日你必死無疑。”薛晨瞟了陳汐一眼,那眼神就像俯瞰眾生的王者,高高在上,侵略性十足。
  “哦,真的嗎?”陳汐平靜道,眼角余光卻是一瞥四周,心中已有計較。
  “那就再接我一掌試試。”薛晨不屑一笑,抬手朝空中虛按,掌力凝而不發,那恐怖磅礴的氣息卻是越來越渾厚凝練,仿似在他手中,正抓著一尊萬丈巨山。
  “好!”陳汐回答的極為痛快,動作也是不慢,腳尖一點地面,劍尖一晃,如風似影,變化無窮的“巽劍道”刺劃而出。
  刷刷刷!
  大風、小風、颶風、烈風……各種風之意蘊蘊含在數千、數萬的劍勢變化中,宛如形成了一個風之世界,欲要橫掃天下,蕩盡人間不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