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772 輪回之秘

紫竹林清幽曠遠,占地范圍也是極為廣袤。
  陳汐跟隨著金瞳獼猴小寶在林中一陣穿梭,足足一炷香后,方才來到了一片峽谷前。
  峽谷兩側壁立千仞,孤峭嶙峋,中間只留著一條蜿蜒崎嶇的羊腸小路,曲曲折折,不知通往何處。
  小寶身影一縱,蹲在峽谷前的石壁上一陣張望,半響才飛快叫道:“道友道友,他們快抵達了。”
  陳汐心中一凜,撣了撣衣衫,深吸一口氣,面朝峽谷站立,他如今畢竟是太初觀的守衛者,自當擔當起待客的職責。
  嗡~
  沒多久,峽谷中忽然泛起一陣奇異的波動,一抹紅色身影倏然出現在那羊腸小路上,飄然而至。
  陳汐張嘴欲要言,可當看清楚對方的面容,頓時眼眸一瞇,有些驚疑,怎么是她?
  那女子一襲火紅裙裳,腰肢纖細,身段修長曼妙。
  她有著一張嬌媚無比的臉蛋,風姿絕艷,眉宇間卻是一片傲然冷漠,周身釋放出的氣息更是透著一股強悍凜冽的味道。
  竟是太上教祖神境強者葉琰!
  當初在剛從末法之域前來上古神域時,這女人就一路追殺陳汐,令得險象環生,好幾次差點遭劫。
  最終還是憑借晉級祖神境時所引動的天地異象,方才一舉擊敗對方,將其逼退,不得不遠遁而逃。
  當時陳汐還頗為遺憾,未能將對方徹底留下,誰曾想,對方今日竟通過秘道,來到了這太初神苑!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陳汐自是不例外,一剎那間,臉色就變得冷淡下來。
  “嗯?怎么是你?”
  葉琰也看見了陳汐,一對星眸驟然一縮,有些驚疑不定。
  “葉琰,好久不見了。”
  陳汐冷冷開口。
  “的確是很久不見了。”
  經歷過最初的驚訝,葉琰很快恢復波瀾不驚。
  不過,當她注意到陳汐周身氣息分明已擁有祖神境修為時,心中又是一震,掀起一片波瀾。
  這小子才進入上古神域不足十年時間,竟是比自己上次相見時,又提升了一個大境界!
  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要知道她可是清楚記得,陳汐在被自己追殺時,才不過真神境修為,可沒過多久,就一舉晉級靈神之境。
  而如今,再次相逢時,對方竟已擁有了祖神修為……這如何不讓人吃驚?
  氣氛,一時之間有些沉寂。
  陳汐在考慮,葉琰究竟和太初觀那位娘娘是什么關系,為何會知道這一條秘道,抵達于此。
  而葉琰也在暗自忖度,對面這家伙明明是神衍山弟子,又怎會在這太初觀中?
  顯然,兩人皆都心存一絲顧慮,礙于太初觀的存在,沒有立刻撕破臉動手。
  否則無論是陳汐,還是葉琰,只怕早已不顧一切動手,將對方除之后快了。
  “原來道友你認得這位姑娘,這就再好不過了。”
  一旁蹲在巖石上的小寶嘻嘻一笑,打破了沉默,這只金瞳獼猴顯然沒看出來,陳汐和葉琰之間的關系有些不對勁。
  “你來這里做什么?”
  陳汐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殺機,冷冷問道。
  “你又在這里做什么?”
  葉琰反問,眉宇間一片冷漠。
  “若你不交代,可別怪我將你驅逐出去了。”
  陳汐眸子里盡是冷冽。
  葉琰心中慍怒,嘴上卻是淡淡道:“你最好讓開,別攔路,否則……后果可不是你能夠承擔的!”
  “我若不讓呢?”
  陳汐瞇著眼睛打量著這個女人,在確定對方并未突破帝皇境之后,心中的殺機已隱隱有些遏制不住了。
  氣氛,頓時之間變得肅殺無比,劍拔弩張,大有一觸即之勢,這片天地都陷入死寂。
  “兩位……你們……”
  小寶這才意識到不對,不禁大吃一驚,嗖的一下,就遠遠躲開,叫道,“兩位道友,有話好好說,這可是太初觀,若被我家主人知曉,可會降下責罰的。”
  “小寶,此事你不必多管,你家主人讓我守衛太初觀,我自不會眼睜睜看著來歷不明之輩混入此地了。”
  陳汐淡然開口,說話時,他的目光一直鎖定葉琰,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
  “噢。”
  小寶這一刻顯得很乖巧,笑嘻嘻道,“那這樣的話,我就不管啦,你們聊。”
  說著,它身影一竄,竟是化作一抹金光消失不見。
  “觀主居然讓你一個神衍山弟子看守此地?呵呵,還真是沒想到。”
  葉琰怔了怔之后,卻是冷笑開口。
  鏘!
  陳汐祭出謫塵劍,輕輕一彈劍身,劍吟如潮,響徹天地:“我的耐心有限,若再不表明來意,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這一刻,葉琰仔細凝視陳汐許久,忽然笑了,笑得異常燦爛,嬌媚無比。
  “果然不愧是陳氏后代,性情都如此執拗。”
  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話,令陳汐不禁皺了皺眉。
  不等他反應過來,葉琰就雙手負背,淡然道,“你想殺我,我同樣恨不得現在殺了你,可惜,此次我前來乃是受某位大人物所托,有一事和觀主相商,你最好讓開,否則耽誤了此事,你可承擔不起。”
  “三年之后你再來吧。”
  陳汐沉默片刻,直至將心中躁動的殺機強自按捺下去,這才開口,下了逐客令。
  無論葉琰所言是真是假,他也不會讓對方此時踏足太初觀,因為這是那位娘娘的囑咐。
  別說是葉琰,換做一位帝君大人物前來,也同樣如此。
  “三年?”
  葉琰黛眉一皺,臉色徹底冰冷下來,道:“陳汐,我已經說了,耽誤了此事,你承擔不起!”
  顯然,她認為陳汐是在故意刁難。
  “說出去的話,我不想再重復第二遍。”
  陳汐見此,又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殺機,這女人還真是不分好歹,若擱在外界,他只怕早已將其殺死,以解心頭之恨,哪會容她廢話到現在。
  “陳汐!”
  葉琰顯然被徹底激怒,周身氣勢驟然一變,迫人無比,“你可知道我的身份!?”
  這句話顯得很莫名其妙,陳汐更是感覺這女人有些白癡了,難道她不知道自己早已清楚她是太上教傳人?
  一看陳汐這種表情,葉琰就知道,自己對牛彈琴了,心中禁不住升起一股挫敗感,紅唇輕咬,恨恨道:“我雖然是太上教長老之一,可我同時也是永恒世家葉氏傳人!更是觀主弟子慧聰的親姐姐!”
  聲音毫不掩飾憤怒,像從牙縫中擠出。
  什么?
  陳汐心中一震,他不清楚什么永恒世家,但當聽到這葉琰是慧聰的姐姐時,卻是禁不住有些吃驚。
  若真如此……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哼!”
  葉琰瞪了陳汐一眼,邁步就朝前行去,“你若真不信,就盡管動手,我保證不會還手!”
  陳汐一時有些拿捏不準,不過當看到對方已快要消失視野中,他登時臉色一沉。
  唰!
  下一刻,他身影一閃,掌中謫塵劍劃出一抹耀眼無匹的劍氣,憑空斬殺而去。
  竟是真的動手了!
  這讓葉琰身影一滯,氣得渾身都哆嗦,這該死的家伙,簡直頑固到了極致!
  “小兔崽子,你還真當我怕了你?”
  她猛地一揮袖,一條雪白長鞭破空,衍化出重重妙相,碾碎時空,轟隆席卷而去。
  嘭!
  劍氣和長鞭交鋒,爆綻出億萬神芒,聲勢極為可怖。
  可詭異的是,這些碰撞引起的力量還未擴散,蒼穹上一顆顆紫星閃爍,垂落下一縷縷紫色神輝,就將這一切化解于無形。
  顯然,這是道域“太初神苑”所覆蓋的力量產生反應,方才避免了這一次交鋒對四周天地造成破壞。
  蹬蹬蹬!
  不過即便如此,那葉琰卻是被震得倒退出數步,臉色由憤怒變得有些驚詫,似沒想到,如今的陳汐戰斗力竟會如此強大。
  唰!
  還不等她反應,陳汐已再次殺來,渾身縈繞億萬劍輝,神威睥睨凌厲到了極致。
  下一刻,兩人已戰斗成一團。
  但很顯然,如今的葉琰已根本不是陳汐對手,僅僅片刻時間,就被陳汐殺得相形見絀,狼狽不堪,只能勉強招架,而無力還手。
  這讓她愈憤怒,愈驚疑,根本沒想到,比之數年前,如今的陳汐戰斗力竟會如此逆天。
  要知道,她晉級祖神境至今可已上千年時間,擁有著王級祖神的卓越資質,更是踏足祖神巔峰大圓滿境界!
  誰曾想,竟會奈何不得一個祖神初境存在……
  轟!
  沒多久,葉琰整個人嘭的一聲被震飛,砸落地面,鬢散亂,火紅裙裳破損,露出一塊塊瑩白如雪的嬌嫩肌膚,很是狼狽羞人。
  “你……”
  葉琰幾欲瘋狂,正欲奮力起身,但一柄劍已抵在了她的咽喉一寸之地,劍尖釋放的殺機,刺激得她渾身都泛起一層雞皮疙瘩,心中寒意直冒,再不敢亂動一絲。
  她只敢抬起眼眸,就看見陳汐持劍,正在俯瞰著她,一對若淵黑眸中盡是冷冽的殺機。
  那感覺,就像在俯瞰一只只能被任意蹂躪的螻蟻。
  這讓葉琰渾身又是一顫,但旋即她就為自己的怯懦感到羞愧和恥辱,禁不住惱怒叫道:“怎么不動手?你不是恨我入骨么?有種立刻殺了我!”
  ——
  ps:繼續求保底月票,大家看一看賬戶,新的一個月,保底月票都刷新出來了,還請投符皇一票,別讓咱們符皇掉出前二十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