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774 混亂遺地

時隔將近五年,太初觀的大門重新開啟。
  再次踏入其中,陳汐的心情已經和初次前來時完全不同,帶上了一抹希冀和期待。
  白靈鹿立在太初觀門前,看見陳汐抵達便溫和開口道:“不必擔憂,待會主人會親自召見你。”
  說著,它忽然看向葉琰,似并不驚訝對方出現于此,或者說它早已知曉了葉琰的出現。
  它聲音溫和道:“小寶,帶這位姑娘去齋心軒去見慧聰。”
  小寶一怔,便點了點頭。
  葉琰此刻神色卻愈發復雜,似有些懼怕和慧聰謀面,又似很激動,目光不經意一瞥,卻看見陳汐正唇角含笑看著自己。
  忽然之間,她也不知哪里來的勇氣,點頭道:“小寶,咱們走吧。”
  當下,小寶在前邊帶路,帶著葉琰很快消失不見。
  太初觀一如往常那般簡單、雅致,一草一木看似普普通通,但卻莫不帶著一股純凈的道韻,因而顯得大不尋常。
  所為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婆娑,此中妙諦,非修道者根本無法體會得到。
  就好比世俗中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說一位樵夫上山砍柴,偶然在山中遇到兩位老者對弈,他佇足一側看得入迷,當他驚醒時,手中的斧頭都爛掉,再次返回家時,妻兒不在,世事變遷,竟是早已過去了不知多少載歲月。
  這就是“爛柯觀棋”的傳說。
  而這也其實意味著,凡夫俗子,是根本難以感受到道韻和妙諦的存在,但卻會在不知不覺中被其影響。
  太初觀中的布局,也大致如此,只不過針對的卻是修道者,一旦擅自亂闖,下場可比那位樵夫嚴重多了。
  “陳汐,你跟我來。”
  白靈鹿轉身,開始在前邊帶路。
  陳汐緊隨其后,沿著一挑鵝卵小徑去曲曲折折走了許久,最終來到了一座青石搭建的建筑前,屋檐上鋪砌著金燦燦的茅草。
  “主人,陳汐來了。”
  白靈鹿開口。
  “讓他進來吧。”
  那位娘娘的聲音從中傳出。
  白靈鹿朝陳汐點了點頭,道:“請。”
  “多謝。”
  陳汐抱了抱拳,便深吸一口氣,踏步走入了其中。
  ……
  這座建筑內空曠靜謐,空氣中充盈著一股令人心靜的圣潔氣息。
  那位娘娘盤膝坐在一塊蒲團上,渾身彌漫著一縷縷乳白色盛輝,令人看不清其面容。
  可她僅僅隨意坐在那里,就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偉岸氣息,似亙古不滅的神跡,令人油然而生一股敬畏情緒。
  “見過前輩。”
  陳汐神色變得莊肅,躬身行禮。
  “坐吧。”
  娘娘隨口道,說話時,一塊蒲團,一張案牘出現在陳汐身前,一壺熱茶,兩個茶杯出現在案牘上。
  娘娘拎起茶壺,給自己和陳汐分別倒了一杯茶,茶水清透,一縷芬香飄散而出。
  “請。”
  娘娘把一杯茶推到陳汐面前。
  陳汐也不客氣,端起茶杯,啜了一口,一股溫潤熱流倏然在全身擴散而開,舒適、曠遠,神清氣爽。
  顯然,這茶水也是了不得的奇珍了。
  “黑巫神蠱的力量已經被徹底鎮壓了,待會你便可以將小姑娘帶走。”
  娘娘開口,并未寒暄,言辭淡然而平靜,“只不過想要解除這種力量,還需你自己去做,我已經幫不上多大忙了。”
  哪怕早已揣測到是這個結果,陳汐心中依舊禁不住涌出一抹難以言喻的喜悅。
  他深呼吸一口氣,起身行禮認真道:“多謝前輩。”
  “不必客氣,我也是償還當年欠你師兄的一個人情罷了。”
  娘娘示意陳汐坐下,道,“如今事情已經解決,你隨時都可以離開,不過,臨走前我倒是有幾件事相詢。”
  陳汐一怔,道:“前輩直言無妨。”
  “兩年前,葉琰那丫頭攜帶來的婚契被你所毀,若我沒看錯,你用的應該是終結的力量,可對?”
  娘娘聲音依舊平淡,可落入陳汐耳中,卻令得他心中狠狠一震,著實沒想到,這一切竟早已被對方察覺。
  這豈不是意味著,這五年中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早已被這位娘娘一絲不落地看在眼中?
  沉默許久,陳汐這才點了點頭。
  終結道意,傳承自幽冥錄中,自掌握至今,陳汐只動用過寥寥幾次,尋常非逼不得已,根本不會使用。
  畢竟,這等力量太過逆天,是一種禁忌,為諸天神魔所不容,一旦出現,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雖然這是上古神域,早已不是三界可比,但陳汐可不敢疏忽大意了,當初第三任幽冥大帝何等了得,可最終也是被諸天大人物一起鎮壓,落得身隕道消的下場。
  “終結……”
  看見陳汐承認,娘娘似也陷入了沉默,許久才輕聲一嘆,“順天者,應運而生,逆天者,應劫而生,果不其然。”
  聞言,雖未曾品味出這句話中的含義,陳汐心中卻是一驚,莫名其妙想起了五年前。
  想起了當初那夜梟星盜盟大首領鬼眼雕臨死前那一幕。
  “你……你……你果然是……應劫……者!怪不得,怪不得你和我爭奪圣巫頭骨……我……好恨啊!”
  那鬼眼雕臨死前的驚怒咆哮,恍如猶自在耳畔響起,令得陳汐那原本古井不波的心境,在這一剎那也不禁泛起一圈漣漪。
  當時,陳汐還未曾動手,鬼眼雕一只左眼便驟然爆碎,最終導致了他自我毀滅,被無形神焰焚化而亡。
  這一幕太過詭異,令陳汐甚至無法忘記,而如今當聽到娘娘這句晦澀難言的感慨,他心中竟是莫名悸動起來。
  終結之力……應劫者……難道這其中還有什么關聯不成?
  “你可知道,這上古神域之中如此浩瀚錦繡,包羅萬象,承載萬道,為何卻獨獨沒有輪回之所?”
  忽然,娘娘一句話將沉思中的陳汐驚醒,旋即又怔住,是啊,這上古神域之中為何囊括萬道,卻唯獨無輪回?
  莫非,只有三界才有幽冥界,才有地獄輪回之地?
  陳汐忍不住看向娘娘。
  但娘娘卻話鋒一轉,說起另一件事,“沒有輪回,對上古神域中的生靈而言,只要不遭劫,便意味著永恒、不朽、長存、永生。”
  “可惜,這可不是真正的永恒不朽。”
  說到這,娘娘聲音變得有些低沉起來,“什么是真正的永恒?”
  “是萬劫加身,而我不滅。”
  “是諸天沉淪,而我不朽。”
  “是大道崩殂,而我長存。”
  “這,才是修道者所孜孜追尋的目標!”
  陳汐聞言,只聽得心潮起伏,無法平靜。
  他理解娘娘所言,壽命的永恒,并不意味著真正的不朽不滅,就好比這上古神域中諸多神境強者,幾乎都擁有著綿延無盡頭的壽元,可卻同樣會遭劫,會被殺死,會身隕道消!
  而這位娘娘口中的“永恒真諦”,則是一種真正的永恒,不朽、不滅、任何劫難、任何殺戮、任何災禍、都無法磨滅!
  “遺憾的是,這世上不少人以為,只要沒了輪回,便可以逍遙長生,超然物外,其實……只不過是一種蒙蔽眾生的借口罷了。”
  娘娘說到這,不禁搖了搖頭,不再多言,端起茶杯品茗起來。
  蒙蔽眾生的借口?
  陳汐心中一驚,這是何意?
  “你可知道輪回的核心奧秘?”
  娘娘問道。
  陳汐當然知道,當初他曾從幽冥錄中參悟出三種無上大道,分別是彼岸、沉淪、終結三大奧義。
  直至后來,他才終于幡然醒悟,這三大奧義真正的逆天之處,并不在于終結有多禁忌和逆天,而在于這三大奧義乃是構成輪回之力的核心所在!
  就像太極大道乃是由陰、陽、光明、黑暗四種無上大道融合而成。輪回之力,便是由彼岸、沉淪、終結三大幽冥至高奧義所構建而成。
  陳汐點了點頭。
  娘娘道:“那你應該很清楚,輪回的力量,可以引渡亡魂轉世,也可以令神魂沉淪,可以凝聚六道之力裁決眾生之功德罪愆,也可以開辟地獄審判萬物之善惡。”
  頓了頓,她繼續道:“其最終目的,無非是讓為善的終有好報,為惡的必遭懲罰,還天地一個清濁、還眾生一個黑白。”
  陳汐心中著實有些震驚,因為他根本沒想到,這位娘娘竟會跟自己探討其有關輪回的事情。
  更沒想到,對方竟會對輪回之力如此了解,寥寥幾句話,看似淺顯直白,實則已經將輪回的核心妙諦闡述的清清楚楚。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這上古神域看似眾神棲居,亙古長存,乃是令無數生靈向往的凈土,卻無人知曉,在這一片凈土上,秩序早已被牢牢掌控在強者手中,善惡、黑白、清濁……誰還會在意?”
  娘娘嘆了口氣,聲音中帶著一抹慨然,似想起了什么往事。
  陳汐怔怔,有些不知如何開口。
  “當然,這一切都不重要。”
  沉默片刻,娘娘聲音已恢復以往的淡然威嚴,“重要的是,當這上古神域中的神境存在越來越多,注定會帶來無盡災難,這一切最終依舊會降臨在那些修道者頭上!”
  ——
  ps:發現不少看符皇的童鞋后天就要高考了,金魚只想說,放平心態,全力以赴!
  像陳汐一樣,每逢大事有靜氣,不拼到最后一刻,誰知道勝負如何?
  更何況,高考并不能決定一輩子的命運,它只是人生一個轉折點,以后的路還長著呢。
  少年少女們,加油!
  金魚在這里祝福大家全部考上心儀的大學,無愧于自己高中三年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便足矣~
  最后弱弱說一句,金魚當年高考考砸了,上了個不是很心儀的大學,心里一直頗為遺憾……可是,如今還不照樣再給大家寫書看嗎?
  童鞋們比金魚年輕,更有朝氣,也更聰慧,歷經高考之后,無論成敗,以后注定平步青云,扶搖而上,何愁大事不成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