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775 整裝待發

娘娘的話音落下,陳汐卻聽到有些疑惑,上古神域修道者越多,也意味著災難越多?
  這是何意?
  娘娘似看出陳汐心中疑惑,道:“你應該清楚,修行是需要資源的,丹藥、神寶、神材、乃至于洞天福地、瑰寶奇珍,莫不和修道者的修行息息相關。”
  “在這等情況下,修道者越多,便意味著可供每個修道者利用的資源會變得緊張起來,就好比一座房屋,空間只有那么大,可居住的人越來越多時,可供每個人棲居的空間只會越來越少,直至最后,甚至會出現無立足之地的局面。”
  陳汐挑眉道:“上古神域擁有上千域境,無數個宙宇位面,近乎無垠的星球,在這等情況下,起碼很長一段時間不必擔心出現這等情況吧?”
  “看來,你并不清楚上古神域的一切。”
  娘娘淡然道,“在很早以前,整個上古神域中,其實只有帝域這一處域境存在,不過隨著時間推移,修道者的數目越來越多,帝域中已再難以容納下這么多修道者,于是一些大勢力便開始進行擴張,為的就是奪取更多的修行資源。”
  頓了頓,她繼續道:“現如今你所知曉的這上千域境,只不過是這無垠歲月以來,被帝域諸多修道者所開辟出的罷了。”
  這一下,陳汐終于動容了,以往的上古神域中,竟只有帝域這一方域境存在!
  他還是頭一遭聽說這等事情。
  尤其是當聽到其他上千域境,竟都是這無垠歲月中被開辟而出,為的就是獲得充分的修行資源時,陳汐也終于明白,為何娘娘會說,當修道者越多,便意味著災禍越多了。
  因為開辟新的域境,就意味著擴張,而擴張……必然伴隨著爭奪、征戰和血腥!
  娘娘接下來的話,也印證了陳汐的推測。
  她慨然道:“歷史上,每一次開辟出新的域境,皆有無數修道者因為爭搶、掠奪、殺戮……而喪命其中。”
  “那些大勢力為了永葆生機,就會去掠奪和搶殺弱者,而為了修行,弱者要么因反抗而死,要么因屈從而淪為奴仆。”
  “這種情況一直在發生,也一直在持續,只不過唯一的不同便在于,時至如今,已經很難再開辟出新的域境了。”
  說到這,娘娘看著陳汐,道:“你可知道沒有新的域境意味著什么?”
  陳汐眼眸一瞇,道:“意味著修行資源注定會越來越少,而隨著時間推移,修道者的數目只會越來越多……”
  不等陳汐說完,娘娘便打斷道:“不錯,到時候,為了滿足自己需求,那些頂尖大勢力就會對弱小勢力動手,通過吞并和殺戮來掘取更多的修行資源,以保證自己能夠延存下去。”
  “最重要的是,這種情況若一直持續下去,強者只會越來越強,而弱者注定會淪為待宰羊羔,別說修行,即便是生存都會成為一種奢望。”
  陳汐怔怔,皺眉道:“可即便擁有足夠的修行資源,恐怕有些人也無法強大起來,例如……那個少昊氏的少昊羽。”
  是的,在陳汐看來,這家伙出身永恒世家少昊氏,擁有超人難以想象的修行資源,可卻耗費了三萬六千年歲月,卻依舊滯留在祖神境中。
  或許對他人而言,少昊羽已經算了不起,可在陳汐眼中,這少昊羽簡直就是個廢物。
  “這是資質上的問題,但卻是極少數,無法代表整個上古神域的格局,也影響不了這一股正發生在上古神域的洪流。”
  娘娘淡淡道,“相較而言,那些無背·景、無勢力的修道者中,倒是有許多都有修行上的缺陷,相比于那些出身不凡的宗族子弟而言,先天條件上已相差了太多。”
  “你是從三界飛升上古神域的,自應該清楚,若不是你順利進入雪墨域中,只怕早已被抓為神奴,送往未知區域,去為那些大勢力開拓礦脈資源了。”
  “換而言之,你已經算是幸運的,這世上其他大部分修道者可都沒這等運氣了。”
  說到這,娘娘忽然想起什么,諱莫如深道,“更何況,哪怕那些古老大勢力的子弟中,有資質差勁,或者在道途上走上歧路的,也可以通過種種手段,進行逆天改命。”
  陳汐詫異道:“逆天改命?”
  娘娘道:“你應該知道的,前往三界‘轉世重修’便是逆天改命的辦法之一。”
  陳汐心中悚然一驚,終于意識到,眼前這位娘娘應該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是的,當聽聞到這一句話時,陳汐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的父親陳靈鈞!
  早在鳶尾仙獄見到那一塊陳靈鈞留下的玉簡時,陳汐就知道自己這位父親并不是三界中人。
  他第一次轉世,成為了太上教主的師弟,道號“太靈”。
  第二次轉世,成為了神衍山二先生“寂道人”。
  第三次轉世,成為了名聞天下的道皇學院弟子“云浮生”。
  而第四次轉世,則名叫陳靈鈞!
  這就是轉世重修!
  如果按照眼前這位娘娘的說法,轉世之前的陳靈鈞,顯然是上古神域中某個古老宗族的后裔。
  這一刻,陳汐差點都忍不住出聲問一問,眼前這位神秘的觀主娘娘究竟知道了一些什么。
  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因為在他開口之前,娘娘便已出聲道:“你是否奇怪,為何上古神域中的修道者,卻選擇在三界中轉世重修?”
  “因為只有三界中才擁有輪回之地?”
  陳汐不確定道。
  “這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三界可不像你想象那般簡單。”
  娘娘說到這,似有些意興闌珊,不再多言。
  陳汐當然清楚三界很不簡單,若非如此,怎會誕生出那么多驚天動地的大人物?
  像混沌神蓮、蒼梧神樹、螞蟻至尊、第三任幽冥大帝,像神衍山伏羲、女媧宮女媧、太上教教主,哪一個放在如今的上古神域中,都堪稱是無上巨擘了。
  只不過此時聽了這位娘娘的話,陳汐卻是愈發肯定了一點,三界既然如此不簡單,那么定然有其不同尋常之處了。
  ……
  房屋中的氣氛一時有些寂靜,娘娘在品茗,儀態淡然,渾身彌漫著淡淡的圣輝,令人看不清其面容,更猜不透其在想著些什么。
  陳汐同樣內心波動不已,思緒如飛。
  他不清楚娘娘為何告訴自己這一切,上古神域的現狀,輪回之秘……她究竟要告訴自己什么?
  順天者,應運而生。
  逆天者,應劫而生。
  一句感慨,卻讓自己想到了夜梟星盜盟大首領鬼眼雕的一句話,想起了那一聲充滿憤怒不甘的“應劫者”。
  一場對輪回的分析,卻緣自自己毀掉那一道婚契所使用的終結道意,從而擴展到了對整個上古神域現狀的敘述。
  最后一句“轉世重修”更是耐人尋味,令陳汐不自覺就想起了父親陳靈鈞。
  難道……眼前這位神秘的太初觀觀主,已經從自己身上知曉了一些什么?
  陳汐猜不透。
  他甚至確信,哪怕自己開口去詢問,也注定得不到任何答案。
  最終,陳汐在心中嘆了口氣,不再多想。
  ……
  “其實對于如今的你而言,得知這些也并無多大用處。”
  忽然,那位娘娘放下手中茶盞,開口道,“現如今的上古神域,還遠遠沒有到了災禍頻發的時候,起碼據我所知,現如今上古神域之外,尚有一處地方,能夠開辟出新的域境。”
  “那一處地方,名叫混亂遺地,你日后若要沖擊帝君境,注定是要到那里走一遭的,甚至,這關乎到你日后能夠晉級道主之境,最終走上終極盡頭。”
  陳汐怔了怔,不禁苦笑:“前輩,晚輩如今還是祖神中期修為,哪敢惦念這些。”
  娘娘卻是神色莊重道:“小家伙,你可知道為何有的帝君境能夠成為一方域境之主,而有些帝君卻不能?”
  陳汐皺眉道:“難道不是因為實力的不同造成的?”
  “你說的也對,但卻并不是關鍵所在。”
  娘娘直言道,“想要成為域主,就必須成為帝君,但成為帝君之后,卻并非每一個帝君都能夠擁有成為域主的潛能。”
  “潛能?”
  陳汐訝然。
  “也就是‘域界之力’,每一位域主執掌一方域,修行時,整個域界的本源力量,就會化為投影,映照在心中,能夠對修行產生無法估量的妙處。”
  娘娘徐徐說道,“而尋常帝君,可沒有這等機會,這就是因為他們在晉級帝君境時,沒能掌握‘域界之力’。”
  這一下,陳汐的神色終于變得認真起來,萬沒想到,帝君境中居然還有如此多講究。
  “那……又該如何獲得這‘域界之力’?”他禁不住問道。
  “有兩種辦法,一是掠奪現如今上古神域中那些域主的域界力量,不過這方法很難成功,或者說,希望幾乎太渺小。”
  “就是退一萬步說,當你真的成功掠奪一名域主所擁有的‘域界之力’后,所產生的妙用其實也會大幅度消減。”
  娘娘直言不諱道,“而第二種辦法,就是自己去開辟一方新的域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