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777 命靈牌

陳汐聽聞這些聲音,不禁笑了笑。
  葉琰卻是已恢復清醒,嬌媚絕美的容顏上浮現一抹憂慮,憂心忡忡道:“那家伙來歷非同小可,惹了他只怕會后患無窮。”
  陳汐不以為然道:“剛才我本要殺了他的,是你讓我放了他。”
  葉琰怒目瞪著陳汐:“我若不阻止你,那后果可就更嚴重了!”
  見此,陳汐只是哦了一聲,便轉身沿著原路返回,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模樣。
  葉琰卻是愈氣惱,咬了咬瑩潤櫻唇,這才追上去,恨恨道:“你這家伙,簡直就是沒心沒肺!”
  不等陳汐開口,她便繼續道:“你可知道,這少昊羽來自少昊氏?”
  “知道。”
  陳汐點頭。
  “那你可知道,得罪少昊氏意味著什么?”
  葉琰已經徹底對陳汐的反應遲鈍死心,直接告訴他有關少昊氏的一切。
  原來,這少昊氏乃是帝域最深不可測的永恒世家之一,傳承自先天神祗少昊一脈。
  其家族盤踞帝域“湯谷”十日之境,宗族有著“萬鳥之祖”的稱號,其勢力之下,擁有著金烏一族、丹鳥一族、青鸞一族、玄鳥一族為附庸,且更有五鳩、五雉為宗族旁支力量。
  所謂五鳩,便是指祝鳩氏、鴡鳩氏、鸤鳩氏、爽鳩氏、鶻鳩氏,分別代以司徒、司馬、司空、司寇、司事為姓氏。
  五雉也同樣如此。
  無論是五鳩、還是五雉,都可算得上是帝域中的一流勢力,可名義之上,他們卻是少昊氏的旁支,共同奉少昊氏為主!
  除此之外,尚有帝域古老宗族木神句芒一族,金神蓐收一族,皆都以少昊氏馬是瞻!
  這就是永恒世家的底蘊,積累了無垠歲月的氣運,號稱亙古長存,永恒不滅。
  與之相比,夜氏、雒氏、公冶氏這等頂尖大勢力中,雖有著不少足可以和永恒世家抗衡的力量,可卻無法擁有與永恒世家抗衡的底蘊。
  至此,陳汐才終于明白了少昊氏是怎樣一種恐怖勢力,也第一次知道了永恒世家這種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永恒世家是個很畸形的存在,有的強大的不可思議,像少昊氏,也有的早已沒落式微,除了底蘊嚇死人,勢力卻顯得極為單薄。
  歸根究底,永恒世家就是底蘊悠久,永恒存在至今的一些古老勢力,其先祖大多都是誕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祗。
  或者說,永恒世家是一種稱號,一種永恒的榮譽。
  不過像少昊氏,顯然屬于永恒世家中最為昌盛的一個宗族。
  “那少昊羽便是少昊氏直系子弟,擁有著少昊一系的正統血脈,得罪他,可不僅僅只是得罪了少昊氏,還包括少昊氏的旁支和附庸勢力!”
  葉琰將這一切說完,心中卻兀自有些煩躁。
  她也萬沒想到,那少昊羽竟會出動前來太初觀,一下子就打亂了她的計劃。
  這次若非是有陳汐在,將其驅逐出去,葉琰都不知道會生怎樣的變故了。
  “一個少昊羽而已,得罪便得罪了。”
  陳汐依舊顯得很淡然,就像這件事和他無關一樣。
  “可是你要知道,這少昊羽性情最是睚眥必報,得罪了他,說不定會帶來多少麻煩。”
  葉琰咬牙恨恨道,“你大概還不了解這家伙,他可是帝域中赫赫有名的跋扈之輩,若非他性情嗜殺驕狂,心境一半近魔,也不至于修行三萬六千載,修為一直滯留在祖神境中了。”
  “三萬六千年?”
  陳汐挑眉道:“沒想到,這家伙竟是一個老怪物,還以公子來自稱,著實有些厚顏無恥了。”
  葉琰沒好氣道:“年齡對神境存在而言,很重要嗎?”
  這時候,他們已返回那一片清修所棲居的紫竹林。
  陳汐盤膝坐在巖石上,這才說道:“年齡當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是少昊氏直系后代,用了這么久時間,居然才擁有祖神境修為,著實是個廢物。”
  葉琰睜大了眼睛,差點被陳汐這句話噎死,好半響才說道:“這家伙可是封神之榜祖神境排名第七十二的存在,這……也算廢物?”
  她差點想說,這若是廢物,那她這個還未躋身封神之榜的修為又算什么?連廢物都不如嗎?
  “七十二名嗎?”
  陳汐眉毛一挑,這才恍然明白,不是對手太差勁,而是因為自己早已遠遠過了他們,才造成了這種認知上的差異。
  陳汐倒也明白,封神之榜祖神境前百名之位,完全和靈神境的排名不同。
  后者的排名幾乎都是蓋世天驕般的神靈至尊,而前者的榜單上則大多數都是祖神境中的老怪物!
  像公冶南離,像這個少昊羽,都是如此。
  原因就在于,祖神境和帝君境之間,存在著一道極為難以跨越的鴻溝,宛如天塹,擋住了世間近乎九成祖神境前進的步伐。
  這些修道者滯留在祖神境中,間接也早就了那封神之榜祖神境榜單上,出現了一大串老怪物的身影。
  后老者想要躋身其上,除非擁有君級祖神、王級祖神、乃至帝級祖神這等資質,或許還有一線機會邁入其中,至于那些巔峰祖神、頂尖祖神、一般祖神……幾乎都無望躋身在榜單之上。
  因為當彼此修為都已達到祖神圓滿境時,拼的就只剩下是資質和天賦了!
  這也是為何在晉級祖神境時,那些像雒少農、公冶哲夫這等神靈至尊會冒著性命危險去爭奪祖源道根的原因所在。
  因為祖源道根,便意味著晉級祖神境之后的資質!
  從這個角度來看,少昊羽用了三萬多年的時間,能夠躋身封神之榜祖神境第七十二名之位,的確已經算很不簡單了。
  不過和陳汐這種逆天妖孽相比,自然很不起眼。
  葉琰也承認這一點,這一刻她一臉復雜地看著陳汐,道:“當然,在你眼中,那少昊羽自然不如你太多。”
  聲音中,帶著一絲失落的味道。
  顯然,無形之中,她已經承認自己遠遠不如陳汐了。
  陳汐卻不愿談及自己的修為,轉移話題道:“現在,你總該說出此次前來太初觀的原因了吧?”
  葉琰一怔,神色間涌出一抹深深的無奈和憤恨,道:“剛才你已經聽到了,少昊氏欲要通過少昊羽和我妹妹的聯姻,進一步加深我葉氏和少昊氏之間的合作,當然,還有太上教。”
  頓了頓,她深呼吸一口氣,道:“而我此次前來,就是攜帶葉氏、少昊氏、太上教三方共同認定的婚契而來,只要征詢得到觀主的同意,此事……邊算大功告成了。”
  陳汐皺眉道:“這可曾征詢過慧聰的意思?”
  葉琰唇角泛起一抹濃濃的嘲諷:“為了宗族利益,用得上征詢么?”
  陳汐一怔,心中涌出一抹難以言喻的厭憎。
  對于婚約,他的的確確是深痛惡覺到了極致,早在少年時,就因為一紙婚約,導致了他們松煙陳氏一族的覆滅。
  “那你也要逼迫你妹妹屈從?”
  陳汐皺眉問道。
  “不!”
  葉琰果斷搖頭,“我已經虧欠妹妹太多了,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她重蹈覆轍,步入我的后塵!”
  陳汐登時訝然不已。
  “想不到吧,我也是家族和太上教之間利益互通的犧牲品,而代價就是讓我加入太上教,為其出力。”
  葉琰自嘲一笑,情緒明顯有些低落。
  說到這,她深呼吸一口氣,道,“對了,上次追殺你是我不對,也是逼不得已而為之,你若還怨恨我,等離開時,我們就做個了斷吧。”
  聞聽這一切,陳汐沉默許久,這才說道:“所以,你此次是來阻止這一切的?”
  葉琰自嘲道:“你是否認為我在以卵擊石?”
  陳汐搖頭,神色變得認真,道:“在這一點上,我很認同你的做法。”
  一句話,令葉琰徹底怔在那里,似是很激動,又有一種荒謬不真實的感覺。
  為了這件事,她幾乎已作出了孤身和背后的家族為敵、和太上教為敵、和少昊氏為敵的打算!
  沒有人理解她這種舉動,更沒人清楚當她作出這個決定時,鼓足了多大勇氣。
  甚至,她很悲觀的認為,哪怕自己插手,只怕也難以扭轉妹妹的命運。
  然而此時,當聽到陳汐的認同,哪怕僅僅只是一個認同,她心中竟忽然有一種被理解的欣慰和激動。
  而偏偏造化弄人,理解和認同她的,卻是一個仇人……
  這如何不荒謬?
  “憑你這句話,就是以后死在你手中,也不會怨恨你了。”
  葉琰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
  對于此,陳汐不禁沉默,并未多說什么。
  轟!
  忽然之間,遠處蒼穹響起一陣劇烈的震動,風云色變,聲勢甚是驚人。
  嗯?
  陳汐和葉琰心中齊齊一凜,朝遠處望去。
  幾乎是同時,遠處傳來一道透著無盡憤怒和怨毒的聲音——
  “那個該死的東西,給本公子滾出來!”
  這聲音顯然是那少昊羽出,他竟是又卷土重來了!
  陳汐頓時皺眉,隱約感覺到,這家伙此次前來,只怕是準備了某種手段。
  ——
  ps:第四更凌晨12點左右,不是金魚天天求月票,而是這兩天的月票真的很慘不忍賭,馬上跌出前2o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