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778 殺劫驟起

娘娘聲音戛然而止,眸光幽邃,望向了遠處。
  半響后,她忽然笑了笑,道:“看來,已經不用等五年之后了。”
  聲音還未落下,一道爽朗溫煦的聲音已響起:“這些年,有勞你照拂我小師弟了。”
  聲音若冬日陽光,猶如玉石交鳴,給人一種如聆聽大道妙音的感覺,很是舒適。
  陳汐眼睛一亮,大師兄!
  葉琰則怔了怔,竟是一下子變得拘謹無比,似內心極為忐忑,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位傳說中的大人物。
  唯獨慧聰呆了呆,驚訝道:“誰?巫雪禪?”
  很快,一道身影飄然而至,他身姿頎長,如雪長發披散于肩,露出一張清奇拙樸的面容,一雙眸子開闔之間,仿似有無數星辰在其中幻滅、翻滾、蒸騰,映照出宙宇更迭、萬物生滅的宏大景象。
  正是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
  “小慧聰都這么大了,連‘齋心御道法’都臻到了第五重境界,真不錯。”
  巫雪禪笑著摸了摸慧聰的腦袋,很是和藹,顯然,他很早之前就認得慧聰了。
  說話時,巫雪禪又看了看陳汐,道:“小師弟,讓你久等了。”
  陳汐搖頭笑道:“才不過屈屈五年而已。”
  “見過……大先生。”
  葉琰猶豫了一下,還是深吸一口氣,見禮道。
  “你是葉氏那丫頭,我記得你。”
  巫雪禪點了點頭,神色溫和,這讓葉琰心中沒來由一陣輕松。
  “你受傷了?”
  娘娘忽然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詫異。
  “和太上教的圣祭祀摩臨打了一架,沒想到那老家伙這些年大有精進,讓我吃了個不小的虧。”
  巫雪禪隨意笑了笑,不以為然道。
  一句話,令得陳汐心中頓時一凜,單從外表來看,他著實難以分辨出大師兄竟受傷了。
  摩臨!
  而聽到這個名字,葉琰心中則狠狠一震,涌起一抹驚駭,她身為太上教一名長老,自然清楚,圣祭祀摩臨可是一位擁有通天手段的道主存在!
  他這些年一直在閉關,尋常根本不會踏出太上教一步,可卻沒人敢忽略他的存在。
  因為他叫摩臨,是太上教一尊道主境圣祭祀,地位之崇高,權柄之滔天,僅次于太上教主!
  這樣一尊大人物,竟在之前和神衍山大先生發生過沖突,且令大先生吃了一個不小的虧,可想而知有多強大。
  “居然能傷的了你,難道摩臨已勘破了‘眾界無我相’?”
  娘娘若有所思道。
  “雖然還沒有,但也已經快了。”
  巫雪禪想了想,忽然搖頭笑道,“不過,他比我可慘很多,這次若非路過你這里,我和他之間只怕還要再戰斗個十多年,才能分出勝負。”
  “要不要我幫忙?”
  娘娘思忖片刻,開口道。
  “不必了,你一旦出現,那老家伙只怕會立刻逃掉,這一次好不容易逮住他,我可不甘心讓他再溜走了。”
  巫雪禪言辭雖平靜淡然,一副隨意聊天的樣子,可話語中卻透著一抹決絕的味道。
  這讓陳汐頓時明白,大師兄巫雪禪是動了殺心,要徹底解決了那太上圣祭祀摩臨!
  “既然你已作出決斷,為何還要前來此?”
  娘娘問道。
  “我答應小師弟前來接他回去的,自然得來。”
  巫雪禪笑了笑,忽然又嘆了口氣,笑容也變成了苦笑,“但遺憾的是,現如今也只能讓他自己回去了。”
  “大師兄,這只是小事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正經是你和那個摩臨戰斗時,可要小心一些。”
  陳汐連忙說道,笑話,只是回神衍山而已,只要給他指點出路徑,自己便足可要返回了,哪用得上巫雪禪再接送自己一趟?
  這若是傳出去,非被修行界罵自己矯情不可。
  “放心,一個摩臨可奈何不得你大師兄。”
  娘娘忽然開口,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巫雪禪。
  巫雪禪一笑,并不多言。
  “小師弟,此符箓內便是通往咱們宗門的路徑所在,返回宗門之后,自會有人接待你。”
  巫雪禪翻手拿出一塊符箓,就宛如一顆星辰似的,燦然彌漫清輝,瑩瑩發光,虛幻而迷離。
  陳汐連忙接過,意念在其中一掃,頓時發現了許許多多類似地圖的消息,明白那就是前往神衍山宗門之地的路徑了。
  “師兄放心吧。”
  陳汐笑了笑,忽然把目光看向葉琰,猶豫道,“大師兄,還有一事要和你……”
  “不必多言,我已經清楚了。”
  巫雪禪笑著打斷,“小師弟,你做出的決定,只要覺得正確,我們都會支持,畢竟,你可是咱們神衍山的人。”
  “多謝師兄!”
  陳汐點頭,心中涌出一抹暖流。
  而一旁的葉琰見陳汐和巫雪禪三言兩語之間,就把自己心中最糾結和絕望的一個難題就解決了,不禁睜大了眼睛,一時甚至有些難以置信。
  旋即,她心中就感慨道,或許,這就是神衍山的獨特之處,和世間其他宗門皆都不同,有著屬于它自己的驕傲和底蘊,足可以讓門下弟子死心塌地歸屬其中。
  “太好了,太好了!”
  慧聰在一旁激動得只差手舞足蹈了。
  “小慧聰,要不你也一起來神衍山如何?”
  巫雪禪見此,不禁莞爾。
  慧聰反倒是認真起來,猶豫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娘娘,道:“我也想去,可是……”
  “你不能去。”
  娘娘很干脆地拒絕了,“除非有朝一日你晉級帝君境,否則現在入世歷練,只會纏上諸般因果,玷污了自己的心境。”
  慧聰目光頓時一陣黯然,低頭撇嘴不已,她著實有些不想現在就和姐姐葉琰分開了。
  “既然這樣,你們現在就離開吧。”
  娘娘目光看向巫雪禪,“畢竟,你的心思早已不在此間了,我說的可對?”
  “的確,摩臨那老家伙還在等我,我可擔心他等不到就找個借口灰溜溜逃掉。”
  巫雪禪曬然笑道。
  ……
  巫雪禪來的快,離開的也快,短短不足半刻鐘,他便匆匆而去,似乎他此次前來,就僅僅只是為了見一見陳汐。
  巫雪禪剛離開不久,陳汐帶著葉琰也打算離開太初觀,出發前往帝域。
  之前他已經從娘娘手中接過了甄流晴的軀體,如今又從大師兄巫雪禪那里得到了通往宗門的秘圖,自然沒有心情再呆在太初觀。
  沒有挽留,娘娘帶著慧聰、白靈鹿、金瞳獼猴小寶給陳汐和葉琰送行。
  “吱吱!”
  眼見陳汐和葉琰就要離開,小寶不禁抓耳撓腮,叫了一聲,很是不舍。
  “你這猴頭!”
  娘娘瞥了一眼小寶,心中不禁一嘆,清楚這猴兒的心境已經發生變化。
  小寶受到呵斥,頓時低下猴頭,不敢再多語。
  “陳汐。”
  娘娘忽然叫住了陳汐。
  “前輩還有何事?”
  陳汐扭頭,訝然問道。
  “你造下的禍,就想這么一走了之?”
  娘娘指著小寶,“把它也帶走吧。”
  陳汐頓時一怔。
  小寶也是一呆,旋即便狂喜不已,眉開眼笑,兩只猴爪抱在一起,貴在地上,連連給娘娘叩首。
  “那就走吧。”
  陳汐苦笑,心中卻是也頗為高興。
  “去吧。”
  娘娘揮了揮手。
  小寶這才如蒙大赫似的,從地上爬起身,嗖的一下竄到了陳汐肩膀上,一張猴臉上盡是亢奮嬉笑之色。
  “前輩,告辭。”
  陳汐拱了拱手,轉身而去。
  小寶蹲坐在他肩膀上,兀自不斷揮手,向娘娘、白靈鹿、慧聰道別。
  直至后來,這猴兒眼圈一紅,竟是也欲要落淚似的。
  歸根究底,它雖道行高深,終究從未踏出過太初神苑半步,心境若不染塵埃的懵懂赤子般,而今即將外出,雖然心中欣喜若狂,可一想到就此離開娘娘、白靈鹿、慧聰他們,心中自也是頗為不舍。
  就好像人生第一次踏出家門,外出游歷的少年郎一般,懷揣著對外界的憧憬和興奮,卻又對故土難以割舍,心境頗為復雜。
  ……
  “娘娘,為何小寶可以離開,我就不行?”
  看著陳汐他們的背影徹底消失不見,慧聰不禁有些難過,聲音低落喃喃道。
  “還記得我說過的話么,這陳汐命格莫測,而你又天生容易招引因果劫難,和他一起出行,著實難料吉兇了。”
  娘娘嘆了口氣,沉吟道,“安心修行吧,陳汐此子日后若能臻至帝君境,到時候,你大可以去尋他,不過在此之前,卻不能再和他有任何牽絆。”
  慧聰一呆,惘然道:“娘娘,我為何要找他?我舍不得的只是我姐姐而已。”
  娘娘也是一怔,竟是罕見地自嘲了一聲:“也怪我太擔憂了。”
  說著,她雙手負背,轉身返回,“鹿兒,你去封閉秘道,從今日起開始閉關潛修。”
  “是,主人。”
  白靈鹿頷首,便飄然轉身而去。
  “娘娘。”
  慧聰跟隨在娘娘身邊,欲言又止。
  “說。”
  娘娘淡然道。
  “若是我真的臻至帝君境,真的就可以去外界了么?”
  慧聰猶豫許久,才低聲問道。
  娘娘止步,沉默許久,道:“到時候……只怕我想攔也攔不住你,不是嗎?”
  “就知道娘娘最疼我。”
  慧聰抱住娘娘的胳膊,笑得燦然無比。
  ——
  PS:第二更爭取9點半,讓高考的童鞋早看早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