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779 亡靈星系

無垠星空,浩瀚壯闊。
  嘩啦~
  一陣虛空波動,一條同道從虛空中貫通而出,很快陳汐、葉琰、金瞳獼猴的身影便從中走出。
  陳汐四下一眺望,道:“這就是紫瑯域?”
  葉琰道:“不錯,從這里出發,只需橫跨十六個域境,便可以抵達帝域中。”
  和從南海域進入太初神苑的那一條秘道不同,陳汐他們此次離開時,所行走的秘道,正是當初葉琰前來時所走的那一條秘道。
  小寶則睜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周圍一切,齜牙咧嘴笑個不停,顯得很是興奮。
  它第一次離開太初神苑,故而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道:“那就出吧。”
  時隔五年,就要踏上帝域的疆土,陳汐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期待。
  葉琰點了點頭,正待行動。
  忽然身邊的陳汐眉毛一挑,攔住了她:“且慢。”
  唰!
  話音還未落下,遠處星空一陣波動,神輝流溢,映現出一道身影來。
  他雙眉如劍,面頰瘦削,身穿一襲寬松黑袍,渾身透著一股懶散隨意的味道。
  陳汐瞇了瞇眼睛,這黑衣男子周身氣息強勁,也僅僅比那少昊羽稍差上一絲,只怕也是封神之榜祖神境中中擁有排名了。
  只是令他奇怪的,像這般人物,已堪稱是耀眼,為何會躲在遠處,難道他一直在等待自己等人出現?
  很快,陳汐就知道了答案。
  “妹妹,將近三年了,你可總算出現了。”
  那黑衣男子一邊從星空中踱步而來,一邊嘆息,神色間帶著一抹感慨。
  妹妹!
  這讓陳汐頓時心中一凜,清楚對方必然是來自永恒世家葉氏了。
  葉琰似也有些意外,但卻并無見到親人的喜悅,反而臉色一沉,冷冷道:“葉楓,你怎么來了?”
  “我不止來了,且在此已等候了三年。”
  葉楓慢條斯理開口,“原本我還以為你在太初觀遭劫了,誰曾想……居然還活著,還真是讓我意外。”
  葉琰眉宇間泛起一抹冷厲:“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倒要問問你,慧聰和少昊羽之間的婚契為何會被毀掉?”
  一下子,葉楓唇角的慵懶笑容消失,目光如電般冷冷掃視葉琰,“你可知道,婚契被毀,讓咱們葉家可是很被動啊!”
  “這么說,你是來興師問罪的?”
  葉琰心中一沉,根本就沒想到,這才剛離開太初觀,就遭遇到了這等情況。最新章節全文閱讀WWW.Mianhuatang.cc
  而陳汐則不禁有些驚訝,有些看不透葉琰和這位葉楓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了,明明是親人,卻像是仇敵一般對峙著。
  不過這也讓陳汐終于意識到,為何葉琰當初在太初觀時,寧愿跟自己前往神衍山,也不愿返回葉氏了。
  只怕她早已清楚,當婚契被毀,當少昊羽等三人被殺死之后,不止是太上教,連葉氏之中也再難有她容身之地。
  只是讓陳汐沒想到的是,對方的動作竟如此之快,他們前腳才離開太初觀,就蹦出來一個早已等候于此的葉楓。
  有此可見,那一道婚契被毀掉之后,也是在葉氏中產生了一場軒然大波。
  “興師問罪?不,我只是想確認,究竟是誰毀掉了那婚契。”
  葉楓沉聲道。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葉琰冷笑道。
  “忘了跟你說,因為你的行動失利,已經令咱們葉氏宗族上下徹底震怒,若你執迷不悟,可別怪我這個當兄長的親手把你抓回去!”
  葉楓面無表情,目光寒芒閃爍道,“等到把你押解回宗族時,你想后悔可就晚了。”
  聲音字字殺機縈繞,令得氣氛陡然變得緊張,充斥火藥味。
  “他……究竟和你什么關系?”
  陳汐忽然開口問道。
  “按照血緣來算,他算得上是我的堂兄,但是,自從我小時候娘親遇害,他便是我的仇人了,只不過這么多年以來,我為了生存,從不曾提及此事罷了,因為我清楚,若是說出,別說為娘親報仇,只怕我早已被他們父子給抹殺掉。”
  葉琰的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神色更冰冷的可怕。
  這個秘密她一直藏在心中,誰也不知道,可如今她已徹底決定斬斷和葉氏、太上教的關系,自然不會再委屈自己。
  陳汐頓時心中一驚,根本沒想到,在葉琰身上還背負著這等深仇大恨,而她為了生存,甚至能夠在仇人面前苦苦隱忍這么多年,直至如今才爆出來,可想而知在以往的年月里,她心中又是何等之痛苦。
  一時之間,陳汐都不禁有些憐憫葉琰,親人成了仇人,這種滋味注定不會好受了。
  這一刻,連那葉楓臉色也是驟然一變,似有些意外,旋即就厲聲喝斥道:“胡說八道!葉琰,我看你是徹底瘋了!”
  “怎么,敢做還不敢承認嗎?”
  葉琰神色愈冰冷,聲音中透著無盡的恨意和嘲諷。
  “放肆!簡直丟盡了家族顏面!”
  轟!
  說話時,葉楓猛地一抬手,掌指衍化為一座金色神山,碾壓時空,狠狠朝葉琰鎮殺而去。
  這一擊,端的是凌厲狂霸,磅礴萬鈞,分明是要當場徹底殺了葉琰。
  “讓我來!”
  陳汐正打算出手相救,小寶卻是搶先一步,猛地一聲大叫,掌中握住一根鐵棍,神輝爆綻,橫掃而去。
  這一刻的小寶,明顯有些急不可耐,戰意如狂,雖未曾身化百丈之高,演繹三頭六臂之姿,可一旦戰斗,依舊顯得兇悍無比,宛如戰神似的,大有破殺乾坤,橫掃萬軍之氣概。
  轟!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起,若九天驚雷激蕩,將方圓八千里星空中的隕石、虛空都齏粉,流光飛灑,光雨潰散。
  那葉楓掌力衍化的金色山岳,輕易被毀滅,整條右臂都震得骨骼爆響,指節斷裂。
  若非閃避及時,差點就被這一棍給砸死。
  “孽障!”
  葉楓痛得咆哮,神色都扭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一擊之下,就會被對方傷害到。
  要知道,他可是永恒世家葉氏的嫡系后代,修行至今一萬六千年,修為早已臻至祖神大圓滿之境,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九十二名,足可以和一眾祖神境老怪物并駕齊驅。
  擱在帝域中,也是數得上名號的耀眼人物,名聲斐然。
  可如今,卻被一只猴兒一棍差點打碎了右臂,這讓他如何接受得了?
  轟!
  可還不到葉楓回過神,小寶拎著鐵棍再次劈殺而至,簡單粗暴,儼然一副滅殺十方,碾壓**的架勢。
  嘭!
  葉楓下意識祭出一柄金色巨斧,與之硬撼,兩者碰撞,金色巨斧轟然爆碎,硬生生被鐵棍砸爛。
  而那葉楓整個人像斷了線的風箏,被震飛出去,狠狠砸在一顆荒蕪的星球上。
  這一下,陳汐也不禁動容,之前小寶橫掃少昊羽、坤木帝君、血影帝君,是借助了“太初神苑”所籠罩的禁制力量,故而兇悍無比,堪稱無敵。
  可如今,它明明已離開太初觀,卻依舊能揮出這般滔天兇威,著實令陳汐驚訝不已。
  若是陳汐沒看錯,小寶如今所具備的修為,雖未曾臻至帝君境,可也絕對算得上祖神境中頂尖巔峰的存在,比那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七十二名的少昊羽都要強大一大截!
  “可惡!”
  震天咆哮聲中,葉楓渾身浴血,灰頭土臉地沖出,面容猙獰無比。
  “葉琰,你莫非以為找了幫手,就可以無法無天了?你等著,從今以后,你將是整個葉氏的恥辱,必將得到血的審判!”
  大吼聲中,他竟是轉身落荒而逃。
  不過,小寶似早已預料到這一幕,忽然桀桀一聲怪笑,身影一閃,化作一抹金色流光,倏然已擋在葉楓之前,一棍劈頭砸下!
  轟隆隆~~
  棍影如山,似裹挾磅礴萬道之力,可怖駭人到了極致。
  “孽畜,你敢——!”
  葉楓這一刻終于驚恐,可卻已避無可避,被這一棍直接砸得頭顱爆碎,身軀都砸成血沫飛濺。
  這畫面太過血腥,也太過兇悍,粗暴到了極致。
  連陳汐都不禁摸了摸鼻子,暗自嘀咕這小寶看似靈動乖巧,誰敢想象戰斗起來竟如此兇殘?
  咔嚓~
  忽然,陳汐敏銳注意到,在那葉楓被殺之后,似有什么東西爆碎,而后一道白光倏然劃破時空而去。
  小寶欲要攔截,竟是攔之不住。
  “是葉氏秘傳之寶命靈牌,一旦碎裂,就會傳達返回宗族,被宗族中的大人物知曉一切。”
  葉琰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煞白。
  陳汐心中一凜,命靈牌?
  “葉琰姑娘,你不會怪我殺了那家伙吧,他實在太可惡,之前害得我都看不下去了。”
  小寶這時候已返回,恢復了那一股伶俐靈動的模樣,有些訕訕地撓著頭咧嘴說道。
  “你幫我報了仇,我怎會怪你。”
  葉琰勉強一笑,她倒不是不在乎葉楓的死活,而是擔心葉楓的死訊傳回葉氏,那可就麻煩了。
  “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出吧,等返回神衍山之后,就不虞會再生什么兇險。”
  陳汐沉吟片刻,很快做出決斷。
  “對不起,又是因為我牽累了你。”
  葉琰歉然道。
  “記住,這并不是你一個人的事,當初可是我毀了那一道婚契,他們要殺也應該殺我才對。”
  陳汐拍了拍她肩膀,認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