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780 大美不言

在陳汐看來,葉楓死后,命靈牌爆碎,消息必然傳回永恒世家葉氏宗族內,如此一來,必然會引起諸多麻煩前來。
  而在這等時候,唯有抓緊時間前往帝域,進入神衍山,或許才能避免諸多麻煩找上門。
  畢竟,哪怕陳汐再自信,以他如今的實力,也完全不夠和一個強大的不知延存了多少歲月的永恒世家抗衡。
  更何況,在婚契被毀之后,隨著少昊羽、坤木帝君、血影帝君被殺,只怕那少昊氏、太上教也早已被驚動,說不定如今已派出力量,展開了行動。
  唰!
  沒有再耽擱,陳汐帶上金瞳獼猴小寶,和葉琰一起挪移時空而去。
  ……
  靈海域,一處形如漏斗的星系深處。
  葉嘯那瘦削的身影盤膝坐在一塊隕石上,寂靜不動。
  他是帝域葉氏嫡系后代,一名祖神境巔峰層次強者,守候在這個地方已經將近三年之久。
  目的只有一個——等葉琰。
  因為這里,就有一條通往“太初神苑”的秘道!
  嘭!
  忽然一陣破碎聲響起,葉嘯一怔,臉色驟然陰沉,從懷中摸出一盞青銅寶燈。
  寶燈原本寂滅,此刻燈芯卻悄然燃燒起來,燈光彌漫,衍化出一幅光幕出來。
  光幕流轉,映現出了之前生在紫瑯域星空中的一幕幕。
  剛開始,是葉楓和葉琰在對峙,連對話、神情都顯現得清清楚楚。
  看到這,葉嘯心中頓時一沉,清楚那一道婚契被毀,應當和葉琰分不開干系。
  后來,光幕一變,葉楓開始出手,卻被一頭兇悍的金色猴子持鐵根攔住。
  尤其當看見葉楓被那猴子摧枯拉朽般擊敗,滅殺時,葉嘯眼瞳也是驟然一縮,駭然不已。
  金瞳獼猴!
  可這世上怎會有如此兇悍的金瞳獼猴?
  葉嘯心中掀起一片驚濤駭浪,目光卻是死死盯著那光幕,欲要窺伺個究竟。
  沒多久,一道峻拔的身影浮現在光幕上,一襲青衫,幽邃的黑眸宛若星空般浩瀚,氣質更是古樸自然,有一種沉靜直抵人心的力量。
  這家伙又是誰?
  葉嘯蹙眉,正待仔細看去,也就在此時,那一道峻拔身影不經意扭頭,目光遙遙從光幕上望過來。
  還不等葉嘯反應,嘭的一聲,光幕驟然碎裂,一切景象全部如碎裂光雨般紛飛消失。[起舞電子書www.booksrc.net]
  “該死!這葉琰竟敢勾結外人,殺害自己葉氏族人,簡直是其心可誅,罪不可恕!”
  葉嘯臉色陰沉如水,緊緊攥著手中熄滅的青銅寶燈,指節根根白,已震怒到了極致。
  他深呼吸一口氣,長身而起,咬牙喃喃道:“此事,必須告之宗族那些大人物們,由他們派遣力量,全力通緝擒殺葉琰這個賤人!”
  說話時,葉嘯拿出一枚形似尖梭的奇異寶物,然后竟是將那青銅寶燈塞入了玉簡中。
  嗖!
  下一刻,那奇異的尖梭寶物就化作一抹淡藍色流虹,劃破時空消失不見。
  這玉簡名為“無間梭”,無論身在何地,只要祭出此寶,便能夠在一盞茶時間內,便可以穿梭無垠時空,抵達葉氏宗族中!
  ……
  帝域,葉氏宗族。
  “沒想到,這小丫頭當年竟記得這件事,還隱忍了這么多年,這等心智可著實令人驚嘆。”
  許久不曾開啟的宗族祠堂中,傳出一聲蒼老無比的聲音,帶著一抹感慨之色。
  葉氏族長葉北河,以及一眾權柄滔天的宗族長老,此刻皆都立在宗族祠堂外,神色莊肅。
  只不過當聽到這一道聲音時,還是有不少人臉色微微一變。
  “南渡,當年此事因你而起,且此次葉楓這孩子已不幸罹難,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來處置了。”
  那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卻顯得漠然無情之極,“事關宗族名譽,你看著辦吧。”
  人群中,一名紫袍中年臉色陰沉,拱手道:“老祖且放心就是了。”
  這紫袍中年便是葉南渡,葉楓的父親,同時也是葉氏宗族的一位長老,當今族長葉北河的胞弟。
  而他本身更是一位帝君境存在,稱號“南渡帝君”!
  只不過相較而言,葉南渡才踏足帝君境不足八千年,修為僅僅只有一星帝君的水準,比之他身邊的兄長葉北河,卻是要差上了許多。
  可即便如此,他畢竟是一位帝君,擁有逆轉乾坤,焚山煮海之威,也算得上是葉氏宗族中的一員巔峰力量。
  在族長葉北河看來,此事由葉南渡去辦理,絕對已算得上綽綽有余。
  很快,葉南渡便領命而去。
  “北河,你如何看此事?”
  那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婚契應該不是葉琰毀掉,但卻無法確定究竟是否是太初觀那位所做。”
  葉北河略一沉吟,方才說道。
  “不是她。”
  那蒼老聲音一語否定,斬釘截鐵,“以她的氣魄,若是她不同意這一樁婚事,根本不會拿一紙婚契來泄憤。”
  “那……”
  葉北河一怔,有些疑惑,“究竟會是誰?”
  “是誰不要緊,當下之急,乃是把此事告之太上教和少昊氏,相信他們自會派出力量去查探這一切。”
  蒼老聲音帶著一抹洞察世事的滄桑感,“等此事解決,我會親自前往太初神苑見一見觀主,把這一樁婚事解決了。”
  葉北河眉毛一皺:“由您親自出面?老祖,此事是否有些小題大做了?”
  “想要見觀主,你們可不夠資格。”
  蒼老聲音嘆了口氣,下了逐客令,“去吧,盡早和少昊氏、太上教取得聯系,莫要引起誤會了。”
  葉北河點了點頭,當下帶著一眾宗族大人物離開。
  ……
  這一天,從帝域葉氏宗族中傳出兩道消息,一道傳往了帝域少昊氏,一道傳到了太上教,相繼引起了一番波瀾。
  而有關陳汐、葉琰、金瞳獼猴他們和葉楓對峙的畫面,也是被兩大勢力所看見。
  “婚契被毀,羽兒被殺,連坤木帝君和血影帝君都齊齊隕落,這簡直是對我少昊氏的莫大挑釁!”
  “還愣著做什么,派人去查!”
  “一定要查出是誰干的,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這一天,少昊氏宗族中傳出一陣陣驚天大喝,透著無盡憤怒,令宗族上下所有族人齊齊心顫不已。
  當天,就有不少的強者出動,朝四面八方呼嘯而去。
  ……
  太上教,祭祀神殿。
  “出現了背叛者,無疑是對本教的褻瀆,自當抹滅,去告訴五靈神將,將葉琰帶回來,打入‘血譴罪池’!”
  “喏!”
  這一天,太上教“五靈神將”也齊齊出動。
  ……
  七天后。
  陳汐一行人橫跨過紫瑯域,繼續沿著無垠星空朝遠處挪移。
  過了紫瑯域之后,便是角淵域。
  陳汐倒是記得,當初剛抵達太初觀時,老白曾出言指點過一名稱號“魁霄”的帝君,便是來自這角淵域中。
  當時那位魁霄帝君連連相邀陳汐和老白,一起前往角淵域做客,熱情的不得了,但最終還是被陳汐拒絕了,令得對方頗為遺憾,言稱他日陳汐若是路過角淵域,一定要前去拜訪他,好讓他盡一盡地主之誼。
  不過陳汐如今可沒心思去拜會對方了。
  一路行來,他心中莫名其妙升起一絲悸動感,清楚因為婚契被毀,少昊羽三人被殺,乃至于葉楓被滅,已經無形中引起了諸多波瀾。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這一路上注定不會太平了。
  故而陳汐此刻唯一的打算就是,盡早趕往帝域神衍山,以免引起其他麻煩上身了。
  “前方便是赫赫有名的‘亡靈星系’,想要從角淵域抵達下一個血河域,就只能橫穿亡靈星系。”
  葉琰輕聲介紹道,她對這一條通往帝域的星路很熟,走了不知多少次,故而由她帶路,不至于令陳汐在浩瀚星空中迷失了。
  “亡靈星系?”
  陳汐瞇著眼睛打量遠處,道,“這其中有什么講究么?”
  “那一片星系皆都荒蕪不堪,被亡靈之氣覆蓋,且其內天災頻,險境重重,只有道主層次才敢橫跨其中。”
  葉琰飛快解釋,“傳聞很久之前,那亡靈星系乃是一片修行圣地,之所以會變成這般模樣,是因為曾有一位道主境通天大人物在修煉時走火入魔,遭劫而亡,尸骸毀滅之后,化為了無盡亡靈氣,最終將那一片星系徹底覆蓋,永恒不散,直至如今,就成了這般模樣。”
  頓了頓,她笑道:“不過,在這亡靈星系中卻是有著一條安全通道,足可以讓我們安全穿梭而過。”
  陳汐點頭道:“這就好。”
  交談之際,遠處忽然閃現四五道身影,顯然是從亡靈星系那邊掠來。
  “怎么回事,那一條通道什么時候被人把控了?還要檢查我等身份,簡直是無禮至極!”
  有人憤憤不平。
  “好了,少說兩句,既然敢把持亡靈星系中的這一條星路,那些人的來歷絕對不會簡單了。”
  有人撫慰。
  “哼,來歷不簡單又如何,他們行事如此霸道,來日肯定得遭劫了!”
  “閉嘴!小心禍從口出!”
  那四五個修道者一邊飛遁,一邊低聲傳音交談,很快就和陳汐他們擦肩而過,消失不見。
  他們不知道的是,雖然他們用的是傳音交談,可卻是被陳汐以禁道秘紋的力量清清楚楚地感知到。
  “先等等,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陳汐倏然頓足,望著遠處的亡靈星系,眸子里盡是幽邃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