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781 對決帝君

多謝“俊葉草健”童鞋的打賞捧場支持~~
  ——
  公冶氏!
  一個帝域中的頂尖大勢力。
  在沒有見到甄流晴之前,陳汐便已從羽澈女帝口中得知,公冶氏和太上教關系匪淺,宗族中許多大人物都在太上教中擔任著長老的職位。
  當時因為受到羽澈女帝囑托,陳汐是一種完成任務的心態去莽古荒墟,欲要阻止公冶哲夫搶奪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的行動的。
  所以當時他對公冶氏談不上有多大惡感,但也絕對不會有任何好感了。
  直至見到甄流晴之后,陳汐對公冶氏的態度發生了轉變,開始變的厭惡。
  尤其在遭受公冶哲夫的不斷挑釁之后,這一股厭惡的感覺簡直達到了極致。
  后來發生的事情也不必贅述,因為中了公冶氏的黑巫神蠱,甄流晴差點就此徹底斃命。
  而如今,還不等陳汐將甄流晴救治蘇醒,便傳來了公冶氏殺死道缺真人的噩耗,這簡直讓陳汐已是把公冶氏恨之入骨。
  “公冶氏……公冶氏……”
  這一刻,陳汐眸子冷冽,心中重復著公冶氏的名字,讓得他渾身氣息都顯得懾人無比。
  “這筆仇,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做出這個決定時,陳汐看著身受重傷正在調息中的葉琰,腦海中卻浮現出了甄流晴那恬靜秀氣的面容。
  ……
  七天后。
  葉琰從打坐中醒來,周身氣息已趨于穩定,不再虛弱紊亂,那嬌媚絕美的容顏上,也泛起一抹瑩瑩光澤。
  “你醒了。”
  耳畔傳來陳汐的聲音,葉琰抬頭,就看見陳汐正在遠處看著自己。
  這讓她微微有些意外,又有些莫名的感動,她沒想到,陳汐竟一直在一旁守護自己。
  “嗯。”
  葉琰點了點頭,旋即自嘲道,“原本我以為,這次肯定要死了,誰曾想,老天開眼,竟讓我求得一線生機。”
  “究竟發生了什么?”
  陳汐問道。
  “還能是什么,被公冶氏追殺唄。”
  葉琰聳了聳肩,顯得很輕松。
  “為什么?”
  陳汐追問。
  葉琰沉默片刻,這才說道,“因為那一塊道缺真人留下的玉簡,我原本并不知道此物的存在,直至后來,才從其尸骸中發現,不過當時公冶氏也察覺這一點,頓時像瘋狗一般,對我展開了全力追殺。”
  頓了頓,她笑道:“幸好,道缺真人的尸骸被公冶氏丟棄在了荒郊野嶺,而不是遺落在公冶氏宗族內,否則我只怕早已遭劫了。”
  陳汐眼眸瞇了瞇,皺眉道:“就因為一塊玉簡,他們就膽敢對你進行追殺?”
  葉琰怔了怔,她自己也很疑惑,蹙眉道:“這一點我也想不通,如今可沒人清楚,我已和太上教斷絕關系,且不管怎么說,我終究是葉氏后裔,公冶氏卻敢對我下毒手,明顯有些不正常。”
  說到這,她和陳汐互望一眼,皆都意識到,這一切只怕都出現在了那一塊道缺真人留下的玉簡上!
  陳汐甚至推測到,那公冶氏之所以抓住甄流晴和她師尊道缺真人,只怕就是為了這一塊玉簡!
  可是……這么重要的東西,為何之前公冶氏就沒有發現?
  “我是在煉化道缺真人的尸骸時,從其骨灰中發現此玉簡的。”
  葉琰似看出陳汐心中疑惑,略帶一絲驚疑道,“說來也是很巧,這些骨灰分散開來,尋尋常常,可當被收斂裝入骨灰盒之后,那些骨灰之間卻似形成了一種獨特的聯系,一點點融合在了一起,最終凝聚成了那一塊玉簡。”
  陳汐聞言,頓時也驚訝不已,換做誰都只怕猜不到,道缺真人竟會將此物融入自己的尸骸之中。
  這也從側面證明,這一塊玉簡定然非同尋常!
  陳汐禁不住拿出那一塊玉簡,重新審視起來,不過最終他還是忍住沒有去看其中的內容。
  這是道缺真人留下的,自然應當歸屬甄流晴。
  葉琰顯然也沒有看過玉簡中的內容,原本還頗為好奇,可當看見陳汐將玉簡重新收起時,頓時明白了對方的心思。
  “沒想到,你為你道侶考慮的如此周到。”葉琰道。
  “考慮再周到又有何用,我如今只擔心,當她蘇醒那一天,知道了其師尊逝去的消息時,會否承受不住這等打擊。”
  陳汐嘆了口氣,望著遠處的太初觀,心中暗道,哪怕那位娘娘幫流晴鎮壓了體內的黑巫神蠱力量,可若尋覓不到解決之法,她只怕依舊不可能蘇醒過來了。
  而這也就意味著,終究有一日,他必將和整個公冶氏正面交鋒,一是幫甄流晴報仇,二也是逼迫其交出解決黑巫神蠱的秘法來!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必須告訴你。”
  葉琰猶豫了一下,說道,“在我和公冶氏徹底撕破臉之后,對方曾出言威脅,若你不主動交出那公冶哲夫的神魂,即便你有神衍山相護,也要付出慘重代價。”
  聞言,陳汐忽然笑了,卻笑得毫無任何感情。
  他手掌一翻,已多出一個燦然光團,表面烙印著密密麻麻的奇異禁制,隱約能夠看到,光球中有一道身影正在不斷掙扎,顯得渺小而無助。
  葉琰眼眸一凝,認出那一道身影正是公冶哲夫的神魂。
  嘭!
  不過,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光球驟然爆碎,連其中那一縷神魂也被齏粉,化為光雨徹底消弭。
  “你……”
  葉琰心中一震,有些不解。
  “既然無法談攏,留著他也沒用了。”
  陳汐拍了拍手,卻像做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可葉琰卻清楚,這一切都意味著,公冶哲夫這位公冶氏的蓋世天驕就此徹底消失,再無任何復生可能。
  同樣,在這之后,已注定陳汐和公冶氏之間的仇恨已再無化解的余地!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
  葉琰禁不住問道。
  “等。”
  陳汐看著遠處的太初觀,平靜道。
  葉琰見此,卻是暗松一口氣,她還真擔心陳汐一怒沖冠為紅顏,前往公冶氏尋仇了。
  “陳汐。”
  一直在一旁等候的金瞳獼猴這一刻忍不住低聲開口,弱弱道,“那個……今天你還講從前的經歷么?”
  它似也知道,陳汐此時的心境并不怎么好,故而言辭之中更多的是試探和詢問。
  “講。”
  陳汐卻是笑了笑,很是痛快道,仇要報,但不急于一時,更不會影響到他此刻心境了。
  “哎嘿嘿,好嘞!”
  小寶喜得眉開眼笑。
  接下來,陳汐依舊如往常那般,追憶著往事,講給小寶聽,言辭平淡如水,可聽得小寶癡迷不已。
  陳汐并無隱瞞,葉琰也在一旁聽到了這一切,初開始她還以為陳汐在跟小寶講故事,很是驚奇這一人一猴竟還有如此幼稚的一面。
  可后來不知不覺地,她也聽得入迷了,終于明白,原來陳汐口中的故事,就是他從前的經歷。
  那經歷如此之之曲折、跌宕、險象環生,又充滿熱血和朝氣,充滿傳奇般的色彩。
  葉琰也終于從側面明白,原來……這家伙是這樣一個人。
  ……
  時間如梭,匆匆而逝。
  不知不覺,又是兩年過去。
  這兩年時間里,陳汐除了修行,就是和小寶、葉琰閑聊,過的很是平淡如水。
  曾有幾次,他也去了那“煉煞園”,打算看一看那少昊羽三人在期內如何了,不過卻沒有進去,只能遠遠聽見,其內傳出一陣又一陣的詛咒聲、叫罵聲、慘叫聲、以及一些鬼哭神嚎般的咆哮。
  按照小寶的說法,那“煉煞區”乃是觀主專門為磨礪小寶的戰斗力而開辟,期內搜集著天地間一千零八種煞氣,尋常修道者進入其中,只怕早就死掉了。
  而少昊羽能夠存活至今,顯然也是沾了他身邊兩位帝君的光,只不過很顯然,他們三人在煉煞區中也是吃足了苦頭。
  除此之外,一切都顯得很平靜,太初觀中依舊沒有動靜,大師兄巫雪禪也依舊未曾前來,就連老白也一直在鉆研“圣巫本命骨”,連陳汐呼喚它,都是置若罔聞的,一副專心癡迷的模樣。
  這一天,陳汐正在紫竹林中打坐,經歷四年多時間的潛修,他那祖神初期的修為也是大有精進,如今已隱隱有晉級祖神中期的征兆。
  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足可以抵達這一步。
  小寶正在和葉琰對弈,以所掌握的大道法則之力為棋子,以天地經緯為棋盤,以“道衍萬物,相生相克”為規則,彼此交鋒廝殺。
  這也是一種磨礪,乃是以前觀主閑暇之余所傳下的獨門小秘法,只不過當時是小寶和慧聰對弈。
  而如今,則換成了小寶和慧聰的姐姐葉琰對弈。
  沒有了外界的紛紛擾擾,爾虞我詐,一切都顯得很閑適、曠遠、平靜。
  可沒多久,無論是在靜修中的陳汐,還是在對弈中的小寶和葉琰,皆都齊齊被一道聲音驚動。
  “小寶,帶他們進來。”
  聲音溫和,從太初觀中擴散,赫然是那白靈鹿所發出。
  成功了?
  陳汐心中一震,登時顧不得其他,長身而起。
  葉琰也怔了怔,神色卻有些猶豫和忐忑,似有些不知該如何去面對多年不見的妹妹。
  “唉,看來,你們就要離開了……以后可沒人陪我玩了。”
  小寶一副蔫兒了的低落模樣,搖頭嘆息不已。
  但哪怕再不情愿,它還是竄起身體,帶著陳汐和葉琰朝那青石道路遠處的太初觀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