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78 乾元寶庫


  第三更!拜求收藏!
  ——
  “巽劍道”變化萬千,自由如風,輕柔時如柳絮拂云,狂暴時能裂海碎山,若論變化,天下無能出其右者。
  早在南蠻深山時,陳汐便已領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此刻悉數融合于“巽劍道”中,其威力足以越境絞殺黃庭修士!
  完整的風之劍意?
  薛晨眼眸一凝,旋即露出一絲不屑之色,這種攻擊對他而言,依舊是弱小無比,他站在原地一步不動,掌心蓄積的力量確實越來越磅礴渾厚,就等陳汐上前,然后一掌把他拍死!
  顯然,薛晨對自己的實力自負之極。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的是,包裹在無數劍影中的陳汐,還未奔襲而來,在半途猛地改變方向,朝遠處暴掠而去。
  嗖!
  神風化羽遁法被陳汐施展到極致,與風之道意、天空道意相融合,整個人宛如一抹透明的虛影,在薛晨措不及防之極,他已經抓起地上的六翼血龍蝠,丟進浮屠寶塔內的空間,轉身一折,朝森林深處狂掠而去!
  從施展“巽劍道”,到陳汐帶走六翼血龍蝠,再到逃走,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行云流水,速度之快,堪稱陳汐所能達到的極限。
  不錯,陳汐根本就沒想過要干敗薛晨,從剛開始與薛晨交手時,他就知道,憑自己如今的實力,想要跨過兩個境界,滅殺掉薛晨,極其艱難,甚至是不可能。并且為了保住六翼血龍蝠這個豐厚的戰利品,陳汐也絕不可能再跟這家伙苦苦耗下去,那樣的話,他雖能保住性命,卻必然要丟掉六翼血龍蝠,那樣的話,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所以在他動手之際,就已決定逃跑。
  “可惡,小子,你逃不掉的!原本我打算堂堂正正殺死你,并且已經給你還手的機會,誰知你卻不知珍惜,看來我只有痛下殺手滅了你,然后再奪回六翼血龍蝠了!”
  薛晨修為再高,也沒想過這個螞蟻似的小人物,竟會如此無恥,如此沒有風度,當即冷然一笑,朝陳汐追攆而去。
  “該死!薛晨,那小子也逃掉了?”就在這時,薛晨的另一個同伴,氣急敗壞地飛掠而至,神色陰沉道。此人同樣穿著一件繡著白鶴圖案的風火道袍,臉頰狹長,雙眸似電,渾身涌散出的氣息,絲毫不弱于薛晨,甚至還要強上一分。
  “逃?他怎么可能逃掉我的手掌心?一個紫府境界的小螞蟻,我隨隨便便都能碾死他!”薛晨冷笑道,“裴鐘師兄,你就等著吧,那六翼血龍蝠必然是你我二人的囊中之物!”
  “哼,希望如你所說吧。”被稱作裴鐘的青年冷哼一聲,再不多說。
  當即,兩人朝那樹影重重的森林深處快速掠去。
  ——
  一炷香之后。
  在深林一處空闊的額地方,薛晨和裴鐘停了下來。
  “不好!那小子的氣息到了這里就消失了,怎么也搜尋不到。”薛晨的臉色有點難看,龐大的神魂之力橫掃四周,卻是沒有發現一絲蹤跡。
  “你不是說抓那小子如探囊取物一樣容易嗎?怎么,你堂堂兩儀金丹中期的修為,竟然連一個紫府境小家伙都奈何不得了?”裴鐘冷冷一哼,聲音中透著濃濃的不滿。
  “師兄,那小子太狡猾,雖說只有紫府修為,但卻領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身法也是玄妙之極,恐怕還真被他逃掉了。”薛晨神色變幻不定道,讓一只紫府境的小螞蟻從自己手中逃掉,的確是太丟臉了。
  “罷了,看來咱們與那六翼血龍蝠也是無緣,原本想著獵取了它的內丹,助你突破至兩儀金丹圓滿境界,如今……”裴鐘嘆息道:“如今也只得去那瀚海沙漠走一遭了。”
  提起瀚海沙漠,薛晨也是嘆了口氣,說道:“瀚海沙漠的確恐怖,但若能在其中把我的修為修煉至金丹圓滿境界,那么在五年后的群星大會上,我也有信心沖擊一下前十名,否則憑我現在的修為,恐怕連前一百都進不了。”
  “我不是擔心這個。”裴鐘搖頭道:“據我所知,除了咱們云鶴派,中原其他各大宗門,也都有年輕一代修士前往瀚海沙漠,一方面是磨礪實力,為五年后的群星大會做準備,另一方面卻是為了尋覓一條寶庫的線索。”
  “寶庫線索?”薛晨訝然道。
  “嗯,據宗門長老推算,最近一段時間,那座傳說中的乾元寶庫,就會出現在瀚海沙漠中,這座寶庫乃是一尊天仙留下,其內藏著無數天地奇物,以及這位天仙強者的傳承,這次宗門長老令你我二人前往瀚海沙漠,也是要一探虛實。”裴鐘緩緩道。
  “我怎么沒得到消息?”薛晨怔怔道。
  “這件事連長老也只是模糊推斷出,不確定性太大,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再說,你現在不是知道了?”裴鐘皺眉道,“記住,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前往瀚海沙漠的目的是磨礪實力,至于乾元寶庫,有緣得到最好,無緣得到也莫要耿耿于懷,以免影響了道心。”
  “師兄教訓的是。”薛晨點點頭,眼眸深處卻滑過一絲不以為然。
  “走吧,莫要在此地逗留了,卿秀衣師姐,或許已趕到瀚海沙漠,正在等你我呢。”裴鐘說罷,騰空而去,朝天邊飄掠而去。
  卿秀衣師姐?薛晨腦海中閃過一道風華絕代的窈窕倩影,心臟不由砰砰直跳起來,當即也是飛掠而去。
  “原來這兩個家伙都是來自中原一個云鶴派的弟子……”就在裴鐘和薛晨離開沒多久,在空地一側的一棵參天大樹上,驀地跳下一個人影,赫然正是陳汐。
  他之前以斂息無蹤決收斂氣息、隱匿蹤跡,除非凝聚出神識之力的強者,否則誰也發現不了他。也正因此,才逃開了裴鐘和薛晨這兩位兩儀金丹境修士的搜尋。
  躲在樹上,也令陳汐把裴鐘和薛晨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心中不由一陣無語,暗道:“聽那裴鐘說,如今中原有許多宗門的弟子,也都把瀚海沙漠當做磨礪實力的修煉場,為五年后參加群星大會做準備,看來,自己前往那瀚海沙漠,不僅要防范天災,還要小心人禍啊。”
  尤為令陳汐感興趣的是,那瀚海沙漠中,竟然還有一座天仙留下的寶庫將要臨世,這個消息若真屬實的話,或許,可以去撞一撞仙緣?
  陳汐對撞仙緣這種事情可以說是向往許久,在劍冢寂滅境滅殺蘇冷的時候,他從其手中得到了一顆無極破境珠,能夠破開秘境、洞府一類的空間壁障,這么多年過去,一直不曾使用一次,令他很是遺憾可惜。
  “那兩個家伙走了?”靈白從浮屠寶塔跳了出來,拍了拍小肚子,打了一個響亮的飽嗝。
  陳汐點點頭,旋即意識到什么,失聲道:“你該不會把六翼血龍蝠吃了吧?”
  靈白點點頭:“很美味的一頓盛宴,我已經快要被其中蘊含的靈力熏醉了,不行,我得回去修煉一把,爭取進階兩儀金丹境界。”
  陳汐唇角狠狠一抽搐,心中后悔不跌,那可是一頭渡過雷劫快要化形的荒古異獸啊,堪比涅槃境大修士,竟然被這家伙吃得一干二凈?
  “你生氣了?”靈白眨了眨眼睛。
  陳汐面無表情道:“你覺得呢?”
  “你是不是以后不打算給我做烤肉吃了?”靈白追問道。
  陳汐依舊面無表情:“你覺得呢?”
  “逗你玩呢,那頭孽畜的本命內丹還給你留著呢。”
  “……”
  “怎么不說話?”
  “以后……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陳汐的聲音就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一樣,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這個什么都學就是不學好的小家伙。
  靈白嘻嘻一笑,手掌翻開,已多出一枚本命內丹,赤紅如火,表面似透明一樣,其內涌動著浩瀚之極的純厚精華之力,隱隱約約,甚至能看見一頭六翼血龍蝠在其內呼嘯游走。
  咚咚!
  這枚六翼血龍蝠的內丹內發出一陣心跳似的聲音,帶著一絲生命的韻律,生機勃勃。
  “這枚內丹我已經幫你洗練過,吞服之后,保證你能把煉氣修為沖進黃庭境界。”說著,靈白抬手把內丹丟了過去。
  陳汐連忙小心捧在手中,然后瞪了靈白一眼:“這次就原諒了你。”
  “好了好了,趕緊修煉吧,我去找白魁玩了。”靈白擺擺手,消失在浮屠寶塔內,在從那血色山峰逃跑時,靈白也是把白魁帶了出來。
  說來可笑,白魁之前尋到那六翼血龍蝠,也是要趁其化形虛弱之際,吞掉其本命內丹,不過,如今倒是便宜了陳汐。
  這也不得不讓陳汐感慨,白魁這小家伙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瑞獸,走到哪里,都能給自己帶來莫大的機運。
  沒有再耽誤時間,陳汐在森林中尋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布下一座防御陣法,然后盤坐其中,開始吞服這枚六翼血龍蝠的內丹,沖擊黃庭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