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783 異變陡發

在被識破身份那一剎那,陳汐就清楚,今日之事無法善了。
  故而甫一動手,他便打定主意速戰速決,爭取一切機會沖出困境,為此他甚至不惜動用了全力。
  所以,他一劍殺死了那葉云龍。
  所以,他一劍斬落了那矮胖老者的一臂,當然,原本他是打算取走對方性命的。
  不過,事態的發展還是出乎陳汐預料,那些葉氏祖神境強者比他預想中的還要強大一些,且反應速度也是一流,讓得他突出重圍的計劃一下子落空。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當機立斷,只能選擇先斬殺了這些祖神強者,再去應對其他變數。
  于是,他甫一交鋒,便施展劍皇二重天之境的威力,一招“解牛式”幾乎將對手斬盡。
  可如此一來,也讓陳汐徹底喪失了逃遁退避的機會,不過他早已預判到了這一點,所以在面對暴怒而至的南渡帝君時,并未有任何慌亂。
  但同樣,陳汐也絕不敢有任何大意了。
  早在靈神境界時,他就曾領會過帝君境存在的手段,那時候是在鳳岐神城之外,葬神海之畔,來自雒氏的“斗崇帝君”!
  當時斗崇帝君寥寥一句話,就讓陳汐束手無策,被徹底鎮壓束縛,若非羽澈女帝及時來救,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直至后來晉級祖神境,經常和羽澈女帝交流,也是令陳汐對帝君境的認知愈發深刻,也愈發明白了祖神境和帝君境強者之間的差距。
  像帝君存在,絕對堪稱是上古神域中的頂尖力量,一個個宛如蓋世霸主,擁有掌控萬道,逆轉乾坤,御用天下之威勢。
  帝君境之下的存在,都只能俯首稱臣!
  哪怕如今晉級祖神中期,擁有帝皇級道根筑就道基,且心之秘力臻至原始心經第二鍛之力,戰斗力早已非以往可比,在此刻面對這位來自葉氏的南渡帝君時,陳汐依舊不得不慎重對待了。
  甚至,不敢有任何一絲的大意。
  ……
  ……
  可怖的威壓猶如黑云遮日,籠罩這片區域。
  陷入震怒中的南渡帝君眸如燃燒日月,通照萬古,渾身所彌漫出的氣勢,令這片星空陷入一種死寂的恐怖氛圍中。
  時空、光線、隕石、塵埃、氣流、星辰……萬物都宛如在瑟瑟發抖,在向他俯首稱臣。
  帝君一怒,伏尸百萬,南渡帝君更是神境中的帝君,一旦發怒,那等威勢豈可能尋常了。
  這一刻的陳汐,神色也是凝重到了極致,眸子里涌動著一縷縷冷冽光澤,似在推演,又似在蓄積力量。
  他渾身彌漫億萬神輝,體內宙宇中無極神箓全力運轉,每一寸肌膚都猶如熔漿燃燒,精氣神宛如沸騰,全力以待。
  “小雜碎,知道么,本座原本是不打算殺你的,畢竟你來歷有些蹊蹺,只需把你擒下,就足以完成本座此行的目的了。”
  南渡帝君的聲音猶如從胸腔中發出,透著一股撲面而至的凜冽殺機,令人膽寒。
  “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殺了我葉氏這么多族人,若今日不把你鏟除,本座還有何顏面在世上立足?”
  南渡帝君渾身殺機澎湃,聲音更如同驚雷徹空,轟動四野,“神衍山又如何?只要你死了,這世上誰會知道是本座所為?”
  他并非是在廢話,因為隨著他說話,這片星空也是隨之被他周身的氣勢滲透,徹底封鎖了所有退路。
  換而言之,在這一刻,除非有帝君境存在前來迎駕,否則陳汐根本就是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陳汐眼眸瞇了瞇,自然敏銳注意到了這片天地氣息的變化,不過他并未就此慌亂,而是漠然道:“想殺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小心把你這條狗命搭進來!”
  狗命!
  聽到這個帶著強烈侮辱色彩的字眼,令得南渡帝君禁不住不怒極而笑,聲似炸雷,隆隆而響。
  “哈哈哈,神衍山弟子果然了不得,本座自踏足帝君境至今,你是第一個敢如此挑釁本座的!”
  說到這,南渡帝君深吸一口氣,唇角泛起一抹森然殘忍的弧度。
  轟!
  他及其突兀地出手了,寬厚如蒲扇的手掌在虛空中輕輕一抓。
  下一刻,這片時空塌陷,一股恐怖的撕扯之力呼嘯而出,狠狠鎮壓向陳汐,要將他身軀碾碎,撕扯齏粉。
  這一擊的確有著匪夷所思之威力,所過之處,天地萬物都被齏粉,這片乾坤逆亂。
  就仿似這片天地成了一片畫布,而此刻卻被這一擊徹底撕裂、揉碎、崩潰塌陷,駭人之極。
  這就是帝君境的威勢!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足可以掌控萬道,崩亂世間。
  ……
  ……
  這是陳汐晉級祖神境以后,第一次正面一尊帝君境的含怒一擊,那等可怖威勢,令得他渾身也不禁一僵。
  唰!
  他沒有任何遲疑,謫塵劍發光,如若在燃燒,照耀驚天,裹挾著磅礴的力量劈殺而去。
  海崖式!
  玄心劍術中最為磅礴浩瀚的一擊。
  嘭!
  一陣劇烈碰撞聲響起,神輝轟然擴散。
  而陳汐整個人則被震得踉蹌倒退出十多步,虛空都被其踏出一個又一個窟窿,可見這一擊令得陳汐遭受到了何等可怖的沖擊力。
  直至佇足,他臉色也是猛地一白,渾身氣血都在翻滾不休。
  可終究——他擋住了這一擊!
  以祖神中期的修為,擋住了來自一位帝君強者的一擊!
  雖然僅僅只是一擊,結局還很難料,但能夠辦到這一步,就足以震撼天下修者,令無數世人嘩然!
  “嗯?”
  南渡帝君眼瞳一瞇,也似沒想到,對面那年輕人竟接住了自己一擊,雖然有些狼狽,可畢竟存活了下來。
  “怪不得敢如此狂妄,以你這般資質,或許足可以躋身封神之榜祖神境前五十之列了,可惜,你變現的越強大,就越堅定了本座殺死你的決心!”
  字字如大道轟震,冷厲而肅殺。
  說話時,南渡帝君再次出動,掌中涌出一抹耀眼的銀色閃電。
  咔嚓!
  銀色閃電在虛空狠狠一蕩,倏然化為了一柄銀燦燦的長矛,猶如來自上蒼的審判之矛,具備毀世之威。
  這一擊明顯要比剛才更可怖,甫一出現,風云突變,似將這片天地的大道之力全部抽空,匯聚在那一柄銀色長矛上。
  嘩啦~
  幾乎下意識地,陳汐謫塵劍一振,倒轉陰陽,劃出一道渾圓的劍幕,劍幕神輝流溢,日月沉浮,諸般神道秩序循環其中,一縷縷晦澀晶瑩的心之秘力在其中蒸騰發光。
  抱圓式!
  玄心劍術最強防御劍式!
  當初為了磨礪這一招,陳汐曾在玄主祖廟中被無數星虹神蝶攻擊,早已將這一招的核心奧義吃透。
  而今,他修為和當初已完全不同,所施展出的抱圓式也更為森嚴渾圓,似天衣無縫,滴水不漏。
  嘭!
  一剎那,那銀色長矛劈殺而下,猶如一道九天混沌驚雷炸開,竟一瞬間將那劍幕震碎!
  也就是說,陳汐最強的防御手段,竟抵擋不住來自帝君境的一擊,便被崩潰瓦解。
  然后,陳汐再次被震退,發出一聲悶哼,差點咳血,臉色已是變得蒼白起來。
  不過,他那一對黑眸卻是愈發冷峻漠然,目光若燃燒沸騰的熔漿,直似要焚化蒼穹。
  他已徹底判斷出,這位南渡帝君的戰斗力雖然要強大,要比那斗崇帝君要差上一截,甚至連坤木帝君、血影帝君都不如。
  當然,哪怕清楚這一點,捫心自問,陳汐也根本無法保證單憑自己如今的力量,就能夠撼動對方了。
  畢竟是帝君境存在,宛如至高帝尊,古往今來,又有幾個祖神境強者能夠跨境殺死對方的?
  起碼以陳汐如今的見識,還從未聽說過這等事情。
  “擋住了?”
  那南渡帝君又是一怔,臉色愈發陰沉鐵青,陳汐所展現出的頑強戰斗力,完全超出了他的預估,讓他都懷疑,此子是否和那如今名滿天下夜氏后裔夜辰、雨氏后裔雨九岳都可以并駕齊驅了。
  正是這個認知,令南渡帝君的殺心大起,他很清楚,這樣一個絕世妖孽般的年輕人,日后一旦成長起來,那絕對會成為他們葉氏的心腹大患!
  這些念頭在心中電光石火間閃過,南渡帝君幾乎沒有停手,便再次出手。
  哧啦!哧啦!哧啦……
  他雙手一抓,掌心驟然暴涌出一縷縷銀燦燦的閃電,耀眼熾盛,纏繞至高神道法則,將這片星空都照亮,刺目之極。
  “奔雷殛!”
  南渡帝君大喝,宛如化身掌控雷電的無上神祗,劈手掄起億萬銀色雷電,如舞動億萬銀蛇狂鞭,狠狠朝遠處的陳汐劈殺而去。
  這景象太可怖,具備指天打地,鞭撻山河之威,單單是殺伐之氣便將附近十萬里星空的一切隕石都炸碎齏粉。
  顯然,他已動了真怒,御用上了真正的帝君之威,欲要在一擊之內徹底擊斃陳汐,以絕后患。
  嘭!
  陳汐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幾乎是同時,他掌心一翻。
  一柄金骨鑄就的神傘驟然在身前撐開,傘面渾圓似陰陽交融,龍虎相生,蒸騰出一片燦然青霓,照亮九天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