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784 借刀殺人

青霓金骨傘!
  一件傳承自昆吾氏的先天靈寶,當初被昆吾青帶入莽古荒墟,直至他被陳汐殺死之后,這件先天靈寶也是落入到了陳汐手中。
  嗡~~
  此時,此寶被陳汐祭出,頓時彌漫混沌氣,釋放青霓之光,擁有無量光明,將這片天地都照亮。
  它不斷波動,蘊生出晦澀的秘紋,在傘面不斷流轉,神圣非凡。
  轟隆隆!
  幾乎是同時,南渡帝君已是揮動億萬銀燦燦的閃電劈殺而至,宛如銀蛇狂舞,狠狠轟在青霓金骨傘表面,產生出若九天驚雷般的轟鳴,震耳欲聾。
  一剎那之間,這一件青霓金骨傘就被震飛出去。
  不過令南渡帝君意外的是,場中竟失去了陳汐的蹤跡!
  “青霓金骨傘,這不是昆吾氏的祖傳先天靈寶,怎會落入這小雜碎手中?”
  南渡帝君目光不經意一瞥,頓時被那一柄震飛出去的寶物吸引了注意力。
  “嗯?該不會那小雜碎就是那個陳汐吧?”
  驀地,南渡帝君忽然想起數年前的一個傳聞,說神衍山親傳弟子陳汐在莽古荒墟中殺死了雒少農、公冶哲夫等六位神靈至尊,最后甚至因為此事引起了斗崇帝君、羽澈女帝、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紛紛出場,從而轟動天下。
  而也就是在那時,陳汐之名也是如長了翅膀一般,被整個上古神域所熟知。
  若換做其他修道者,自然不會引起南渡帝君這等人物的主意,可當得知這陳汐乃是神衍山親傳弟子,大先生巫雪禪的小師弟時,連南渡帝君也不得不留心了。
  但是,他還是萬萬沒想到,在此事此刻自己要對付的小雜碎,竟極有可能就是那個“陳汐”!
  肯定是他了!
  此子之前戰斗施展出了神箓圖陣,這可是神衍山的不傳之秘,再加上此子年紀輕輕便擁有如此逆天戰斗力,也只有神衍山那等地方才能培養出這等怪胎了……
  這些念頭幾乎是在一剎那間就在南渡帝君心中閃過,令得他心中也不禁有些遲疑。
  再退一步,哪怕陳汐只是神衍山一名尋常弟子,他也不至于會心生忌憚,說殺就殺了。
  可當陳汐多出一個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小師弟的身份時,就不得不令南渡帝君忌憚。
  身為永恒世家葉氏宗族中的一名老古董,南渡帝君自是比尋常人都清楚神衍山的底蘊有多可怖。
  而這也正是他此刻心生一絲忌憚的原因所在。
  但僅僅一剎那,當目睹遠處那被震飛的青霓金骨傘,想起自己那慘死的孩兒葉楓,以及之前被屠戮殆盡的十四名祖神境族人時,南渡帝君心中這僅有的一絲忌憚也是消失無蹤。
  憤怒和貪婪猶如燃燒的野火,讓他殺機再次沸騰,已打定注意徹底將陳汐殺死。
  只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覺,這世上誰會知道是自己干的?
  更何況,這小雜碎可是殺了自己的孩兒!
  又怎可能因此而饒過他?
  ……
  “哼,本座倒也看看,你這小雜碎能耍出什么花樣!”
  雖感知不到陳汐的蹤跡,但憑借直覺,南渡帝君一瞬間就將氣機鎖定在了那青霓金骨傘上。
  并且,他敢確保陳汐并未逃遁,因為這方圓百萬里內的星空早已被他的氣息封死!
  轟!
  南渡帝君探手就朝那一柄青霓金骨傘抓去,若是趁此機會奪得一件先天靈寶,倒也算一個意外收獲了。
  嗡~~
  然而就在他動手那一剎那,一桿杏黃旗陡然騰空而起,衍化出一片又一片神輝,于眨眼間構建成了一座神陣,狠狠朝南渡帝君鎮殺而至。
  戍土杏黃旗!
  帝域裴氏的祖傳先天靈寶。
  南渡帝君眼瞳一縮,猛地一聲大喝,掌中浮現出一輪銀燦燦的雷霆烈日,與之硬撼。
  轟隆隆~~一陣恐怖的碰撞聲響徹,戍土杏黃旗所衍化的大陣轟然崩潰,神輝流竄。
  “好寶貝,可惜用在你這小雜碎手中,白白浪費了它的威勢,以后就由本座來保管吧!”
  南渡帝君冷笑,一把就朝戍土杏黃旗抓去。
  這一刻他已經確定陳汐就在附近,只是用了一種隱匿氣息的法門,蒙蔽了自己的感知罷了。
  轟!
  眼見南渡帝君就要得手,陡然之間,一聲蒼涼厚重的龍吟響徹,似從混沌中開天辟地傳達而來,振聾發聵。
  幾乎是同時,一顆燦然生輝的青色靈珠滴溜溜懸浮而起,表面烙印無數神秘的道紋,那龍吟之聲正是由珠子中所發出。
  嗡!
  龍吟振聾發聵,猝不及防之下,震得南渡帝君耳膜也一陣刺痛,腦袋有些發脹,心中氣血蒸騰,煩躁無比。
  “龍元潛靈珠!”
  南渡帝君一驚,認出了這件傳承自帝域金氏的先天靈寶,這讓他驚怒之余,心中不禁涌出一抹熾盛的貪婪。
  青霓金骨傘、戍土杏黃旗、再加上這龍元潛靈珠,就足足是三件先天靈寶了!
  像南渡帝君這等人物,尋常也只不過擁有一二件先天靈寶防身,哪會想到一個祖神境小家伙手中,竟會擁有這么多靈寶?
  “哈哈哈,本座倒要看看,你究竟還有什么手段!”
  南渡帝君大笑,一想到殺死陳汐之后,就能獲得如此多靈寶,他也不禁心花怒放,亢奮不已。
  說話時,他指天打地,雙手連連揮動,對準了那三件靈寶擒拿而去,儼然一副要將其霸占為己有的架勢。
  唰!
  一道古樸青銅映空,爆射出一道道刺目紫色神輝。
  嗡~
  一口黃色大鐘響徹,擴散出猶如漣漪般的神力波紋。
  唰!
  一柄漆黑若永夜的神劍沖霄,裹挾著億萬雷霆,席卷的星河,轟隆隆鎮殺而至。
  一剎那間,又有三件先天靈寶騰空出現,從三個方向朝南渡帝君暴殺而至。
  “帝域月氏的煉魂古鏡!裴氏的血荒神鐘!還有……雒氏的靈烏神劍!”
  當看見這三件靈寶出現,以南渡帝君的心境,此刻都不禁狠狠抽搐了一下,神色出現一抹呆滯。
  好多先天靈寶!
  南渡帝君哪會敢想象,在滅殺一個祖神境小家伙時,竟會一下子看到這么多可遇不可求的天地瑰寶!
  這簡直就跟目睹一座又一座天然寶庫沒什么區別。
  轟!
  煉魂古鏡飆射出的一縷紫色神芒若利刃似的,硬生生在南渡帝君左肩劃破一道血痕,皮開肉綻,白骨隱現。
  這一擊,令南渡帝君徹底清醒,也徹底讓他眼睛紅了,這點傷勢自然根本無法讓他動容。
  他真正亢奮的是,今天這一場戰斗結束,自己可就極有可能一下子多出六件先天靈寶來!
  面對這等意外得到的天大收獲,換做任何第一名帝君境存在,只怕都會嫉妒發狂不可!
  轟隆隆!
  南渡帝君深吸一口氣,掌中驀地浮現一桿金燦燦的丈二神槍,橫掃星空。
  一瞬間,他便將來自靈烏神劍、煉魂古鏡、血荒神鐘的攻擊全部齏粉,震得那三件先天靈寶更是劇烈顫抖,搖搖欲墜。
  “哈哈哈,小家伙,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就憑你這點能耐,就是給你再多先天靈寶,也無濟于事!”
  南渡帝君仰天大笑,躊躇滿志,他袖袍一揮,就要將那六件先天靈寶全部收走。
  唰!
  和前兩次如出一轍,這一剎再次有一柄血色戰刀橫空,若血色滿月降臨而下。
  冥血戰刀!
  公冶氏傳承下來的先天靈寶!
  南渡帝君見此,心中差點樂開了花,直恨不得大吼一聲,讓陳汐有什么先天靈寶盡管施展出來。
  這一刻,他甚至已按捺不住心中亢奮,猛地一展身影,掌指裹挾萬鈞可怖力量,狠狠朝那冥血戰刀攫去!
  轟隆!
  血色神輝迸濺,冥血戰刀發出劇烈的哀鳴,竟是硬生生被南渡帝君抓在了手中。
  “哈哈哈,此刀不錯,本座便笑納……”
  南渡帝君再忍不住暢快大笑,可下一刻,他眼瞳便是驟然一縮,猛地感覺到,掌中的冥血戰刀似隱隱有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蔓延。
  嗯?
  這讓南渡帝君微微一怔,還不等他反應,只聽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那冥血戰刀硬生生在其掌中爆炸,產生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可怖力量,轟然擴散。
  一剎那間,南渡帝君所立足的這片星空都被炸成碎片,塌陷沉淪,宛如驟然形成的宙宇黑洞一般。
  那等一幕,簡直駭人到了極致。
  “啊——!”
  慘叫聲響起,那里混亂一片,血色神芒流竄,已看不到南渡帝君的身影。
  嘩啦~
  也就在此時,陳汐那峻拔的身影驟然在極遠處浮現,他袖袍一揮,就將其他六件先天靈寶收起。
  “這一下,那老狗應該斃命了吧?”
  陳汐氣喘吁吁,臉色慘白,之前他以禁道秘紋遮掩全身,藏匿在星空中,然后操縱一件又一件神寶殺敵,令得他也是有些吃不消。
  甚至,為了出其不意地殺死南渡帝君,他在暗中更是以終結道意的力量不斷破壞冥血戰刀內部構造,為的就是趁那南渡帝君麻痹大意,憑借冥血戰刀自爆的力量,一舉將其滅殺!
  幸好,這一切都成功實現了,雖然損失了一件先天靈寶,可若能殺死一尊帝君,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