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789 龍語

很快陳汐就發現,小寶之所以能辦到這一點,皆都來自它那一對金燦燦的眼眸。
  它的眸子開闔之間,金色神輝流溢,瞳孔深處蒸騰出一個個晦澀神秘的符號,它們彼此衍化,映現出諸般神妙,似能窺破天地妙諦,遍觀大道之玄機,顯得懾人無比。
  這就是金瞳獼猴的天賦之力,號稱天地一絕,可眼觀天地玄虛,耳聽八方玄機,神異之極。
  其實想想也是,能夠留在太初觀跟隨娘娘身邊修行,更是連老白都嘖嘖稱贊不已,可見小寶所具備的天賦何等之逆天。
  而這種天賦,也是令得小寶在這一片兇險莫測,殺機四伏的星域中飛遁時,方才能夠有驚無險地避開各種兇險。
  若換做其他修道者前來,只怕會步步維艱,狼狽之極,甚至都不敢擅自深入其中。
  畢竟這片星域被無盡亡靈之氣覆蓋,且充斥隕石群、時空斷裂代、星渦黑洞、斑斕光雨等等可怖天災,一著不慎,便是身隕道消的下場。
  唰!
  小寶背負陳汐一路飛遁,宛如一抹耀眼的金光,在濃濃亡靈之氣中橫沖直撞,瞬息已消失不見。
  但僅僅一炷香后,意外還是生了。
  小寶戛然止步,停頓不前,眼眸中金芒流竄,面露暴躁猶豫之色,似舉棋不定。
  陳汐一怔,抬眼望去,登時注意到遠處星空中竟懸浮著一顆顆正在燃燒的星球!
  密密麻麻,放眼望去,竟似是望不到盡頭,每一顆星球都覆蓋著詭異的慘綠色神焰,猶如鬼火,令人心悸。
  它們靜靜懸浮,靜靜燃燒,慘綠色的光焰將星空渲染的一片森然、死寂,竟似一片星空墳場!
  以陳汐那堅韌若磐石的心性,當目睹到這樣詭異、宏大、陰森的一幕時,也不禁暗吸一口涼氣。
  萬星燃燒,慘綠神焰照空,誰敢相信這偌大星空中,竟會存在這樣駭人的一幕?
  氣氛死寂而滲人,幾乎都不用想,都讓人一瞬間判斷出,此地很兇險!
  “這是什么鬼東西?”
  陳汐皺眉,他很清楚這時候再返回,或者從一側迂回,那跟自投羅網也沒什么區別。
  “看不出來。”
  小寶撓頭,很是懊惱,它的金瞳也難以窺伺其中玄機,“不過,若是我擁有帝君境修為,肯定可以看出來。”
  “孤陋寡聞,這是被劫氣所覆蓋的道域,你這猴兒再神通廣大,只怕也未難以窺破其玄虛了。”
  忽然,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透著一股嘲諷調侃味道。
  老白!
  陳汐心中一振,頓時現不知何時,老白竟已從那一股魔怔般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還愣著干什么,趕緊把老祖我放出來!”
  老白很是傲然地命令道。
  自從五年前獲得那一塊“圣巫本命骨”之后,這只老鳥就像入魔一般,一直呆在陳汐的體內宙宇中醉心研究此寶,廢寢忘食,簡直達到了一種物我兩忘的地步。
  連陳汐的呼喚,它都一直未曾理睬。
  卻未曾想,它竟是在這一刻清醒,且又恢復了那一副驕傲得瑟、洋洋自得的模樣。
  陳汐這時候可沒心思跟老白開玩笑,直接將它拎出來,飛快道:“你說這是一片道域?”
  老白很不滿陳汐的粗魯,掙脫開陳汐手掌,這才挺起胸膛,淡淡道:“錯,這是被劫氣所覆蓋的道域!”
  “有什么區別嗎?”
  陳汐皺眉。
  “小家伙,你還沒看出來么,這是一尊道主遭劫,隕落后身上劫氣不散,腐蝕了其生前所掌控的道域。”
  老白嘆了口氣,“不過想想也是,你都未曾見過道主遭劫,自不會清楚這等異象了。”
  道主遭劫!
  一剎那間,陳汐就想起了葉琰曾說過的傳聞。
  在無垠歲月以前,這片亡靈星系原本乃是一片修行凈土,可隨著一位道主層次的無上存在遭劫,令得這片凈土也遭受波及,被亡靈之氣覆蓋,徹底荒廢,成為了一片大兇之地。
  原本,陳汐還以為這只是個傳聞,可經過老白如此一說,令得他頓時意識到,這一切只怕就是真的!
  一想到不知多少年前,一尊道主都在此隕落,連死亡之后,身上的劫氣都能徹底令一片星系化為荒蕪兇險之地,陳汐心中就禁不住一陣悸動。
  這種情形,簡直和他所知道的那位身化末法之域的鯤鵬道主太像了。
  “可有辦法穿過這片道域?”
  陳汐深吸一口氣,凝眉望著遠處說道。
  如今時間緊迫,后方有強敵正追殺而來,令得他也根本顧不得再去胡思亂想。
  聞言老白面露古怪地瞥了陳汐一眼,忽然抱著肚子大笑起來。
  陳汐眼睛一瞪,直想掐死這只老鳥,都什么時候了,還一副不正經的模樣。
  “呃呃,別怒!”
  老白見此,登時叫道,“難道你不知道,劫氣滅殺的是一個人的命運?命運命運,命之氣運,一切由命格所定,你如今命格莫測,連老祖我都無法看透,你覺得這些劫氣能夠傷害到你?”
  陳汐怔然,他倒是從不清楚這一點。
  “你啊,還是太年輕,簡直是身懷重寶而不自知。”
  老白長嘆,“雖說命格莫測,容易被天道視作異端,為上蒼所不容,可也正因如此,你卻比其他修道者多出一種力量,那就是命運不容易被其他人窺伺和操縱!”
  說到這,老白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嘲諷,“單單是這一點,都足以令那些道主都眼紅不已,他們這些存在,已開始參悟修煉自身命格,探求命運之道,可謂是逆天而行,步步殺機,稍稍出現一絲差錯,便是灰飛煙滅的下場。若是他們有你這等能耐,起碼可以避開大半殺劫了。”
  陳汐聽聞,心中也不免泛起一陣波瀾,終于明白,原來道主那等層次,所參悟的已是命運大道!
  命!
  主宰自我,最是虛無縹緲,令人捉摸不透,也是這諸天萬界中最為神秘至高的一種禁忌力量。
  所謂“逆天改命”,也就是唯有“逆”天,才能改命,一個逆字,就可以知道這等力量是何等之禁忌,已觸碰到了天道的逆鱗!
  世俗中經常有狂妄自大的少年郎叫囂“我命由我不由天”,殊不知這種舉動簡直是可笑無知到了極致。
  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懂何謂“命”!
  對于這等力量,連如今的陳汐都難以窺伺揣摩到,雖能聽懂,卻根本無法揣度其中的奧妙。
  這距離現如今的他還太過遙遠,若是真有一天他能夠達到這一步時,那簡直跟可以塑造萬靈的“造物主”也沒什么區別了。
  對于此時的陳汐而言,當務之急還是先離開這里,避開即將到來的殺機,先把自己的傷勢徹底修復再說,至于什么命運大道,只要活著以后總有機會去求索。
  “你可要小心,這一片道域中的劫氣雖無法傷害到你,但其中可也是有著其他兇險。”
  見陳汐就要行動,老白禁不住提醒道,“若老祖我推測不錯,這片道域乃是一重守護,守護的便是那位隕落道主的陵墓!”
  陳汐心中一驚,正待問個究竟,忽然后方有一道恐怖無比的意念,橫掃而至。
  不好!
  陳汐眼眸一瞇,低聲喝道:“小寶,快快行動!”
  幾乎不用他提醒,小寶也是早已警覺,猛地一縱身影,背著陳汐倏然沖入到了那一片被劫氣覆蓋的神秘道域中。
  轟隆~
  就在他們甫一離開,原本立足的時空驟然爆碎、塌陷一空,宛如崩潰的星空黑洞似的,煞是駭人。
  可以預想,若是陳汐他們晚一步離開,只怕單單這一擊就足以令他們遭劫不可。
  “哼!小家伙,本座倒也看看你還能掙扎到什么時候。”
  幾乎是同時,泰鏡帝君那偉岸的身影倏然出現,狹長若刀鋒似的眸子冷電激射,冷冷掃向遠處。
  但僅僅一剎那,他臉色也是一沉,驚疑道:“這……難道就是那傳聞中的‘珍瓏道域’?”
  一顆顆星辰燃燒,彌漫滲人的慘綠神焰,宛如點綴在幽邃星空中的一簇簇鬼火,勾勒出了一副恢弘、神秘、宛如星空墳場般的場景。
  氣氛死寂而詭秘,令人心悸。
  以泰鏡帝君的閱歷和見識,自是清楚,無垠歲月以前,誕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祗祖龍一族便曾盤踞于此。
  可后來隨著一位臻至道主層次的祖龍渡劫失敗而隕落,令得這片祖龍一脈棲居的凈土也是化為了眼前這一片廢墟兇險之地。
  只不過清楚歸清楚,泰鏡帝君可也是第一次前來這等兇惡之地,當目睹眼前那一片被劫氣覆蓋的道域時,也總算判斷出,傳聞果然是真的。
  “珍瓏道域,祖龍道主尸骸埋葬之墓穴……這若是真的,看來那傳聞中的無上機緣,只怕就藏在其中了……”
  這一剎那,泰鏡帝君驀地想起來,自古至今有許許多多強大修道者前來這片亡靈星系,為的就是探尋其中的一場無上機緣,只是至今也未曾有人成功。
  而這一場無上機緣,也因為歲月的流逝,漸漸被世人所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