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79 黃庭之境


  第一更!拜求收藏!
  ——
  轟!
  陳汐剛剛吞下六翼血龍蝠的內丹,只感覺自己體內像火山爆發一樣,那炙熱澎湃的恐怖力量就是狂暴的熔漿,咆哮著、激蕩著、流竄在全身經脈穴竅,一股似要被融化的劇痛感倏然升起。
  這顆六翼血龍蝠的本命內丹何其龐大,本身更是渡過化形雷劫,馬上就要蛻化人形的龐然大物,一旦蛻化人形,其真元之渾厚甚至比尋常涅槃境修士要多出十倍、二十倍!
  陳汐如今才是紫府境界,與涅槃境界之間,還隔著黃庭、兩儀金丹兩個大境界,此刻甫一吞下如此恐怖的一股力量,體內頓時就像多出一頭猙獰的兇獸,欲要把他的周身經脈、五臟六腑都統統撕碎、焚化、破體而出!
  痛!
  無邊無際的痛,宛如被萬斤重錘在體內亂砸一通,又像快要被熾熱的火焰焚化掉,陳汐整個身體都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青筋爆綻,臉色扭曲通紅,渾身散發出的灼熱氣流,甚至令空氣都扭曲蒸騰起來。
  “啊!我忘記告訴這家伙,要分數百次汲取這顆內丹了……真是莽撞啊!”靈白的聲音,迅速在陳汐耳邊響起,“快!快!運轉功法,抱元守一,千萬不要被摧垮了神智,否則定將身魂俱滅!”
  聽到靈白的聲音,陳汐的心境頓時恢復了一絲清明,當即強忍著體內仿佛要被引燃的劇痛,開始運轉《冰鶴訣》。
  “嗤嗤!”
  在陳汐強大的神魂之力牽引下,那狂暴如兇惡火龍一樣的內丹精華,再次掙扎了許久,最終就像被牽著鼻子的犟驢似的,開始不情不愿地按著固定軌跡運轉。
  旋即,一絲宛如牛毛一樣的玄冰真元陡然涌現,頓時令仿似置身在火海熔漿中的陳汐,精神為之一振,屏息凝神,靈臺空明,仿似舉揮劍斬斷了痛苦根源,整個人在剎那間進入一種寧靜無妄的狀態,冰鶴訣以有條不紊的節奏韻律運轉不休。
  《冰鶴訣》乃是罕見的珍品功法,不僅令陳汐的紫府大湖擴展、加深了數十倍,并且真元力量中也蘊含著冰冷精純的玄冰之力,甫一運轉,恰抵消掉了那六翼血龍蝠內丹中的狂暴灼熱之氣,仿似天降甘霖,清爽無比。
  轟隆隆!
  丹田內,一股股磅礴浩蕩的精純真元,不要本錢似的奔涌進入,頓時令整個紫府大湖激蕩起來,不斷擴張、不斷加深,簡直就快要變成汪洋大海!而在大湖上空,九顆真元星辰的體積也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變大。
  一倍。
  十倍。
  百倍!
  隨著時間流逝,那九顆真元星辰的體積,都龐大得像亙古恒星一樣,璀璨奪目之極的光芒照徹整個紫府大湖,耀眼絢爛。
  然而,直至此刻,陳汐才只汲取了六翼血龍蝠本命內丹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周身經脈內,依舊有著浩瀚之極的力量在游走,若不能全部汲取,仍舊有爆體而亡的危險。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根本就不敢停止修煉,不過他也不會停止,他原本就是要借助這股力量沖擊黃庭境界的。
  咔嚓!咔嚓!
  一炷香后,紫府大湖上空,九顆體積暴漲到極致的真元星辰表面,驟然多出無數的裂痕,轟然碎裂!
  無盡的冷冽清輝飄灑在紫府大湖內,令整個紫府大湖都沸騰起來,旋轉起來,漸漸形成一個似圓非圓的兩儀圖案。一半為陰,一半為陽,并且在圖案正中央,是一個深邃之極的黑洞,旋轉不休,蜂鳴不休,仿似其內正在孕育一個生命,就像一顆跳動的心臟,涌散出一絲玄妙莫測的韻律。
  真元兩儀圖!
  黃庭境界!
  這一刻,陳汐終于進階黃庭境界,跨入一個全新的高度!
  在他的紫府大湖內,真元起碼渾厚了十倍有余,他有信心,若此刻再遇到那云鶴派的薛晨,也能與之抗衡,而不必再狼狽逃命。
  如今,他的紫府大湖兩儀分化,一半為陰,一半為陽,日后只需汲取天地陰陽二氣,把所有的真元徹底淬煉一遍,使之黑白分明,兩儀交匯,就能沖擊兩儀金丹境界了。
  而紫府大湖中央的漩渦黑洞,則名為玄牝之門!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也就是說,那紫府大湖中央的漩渦黑洞,乃是人身生化大道的母體門戶,是天地之根,而天地之根,對煉氣士而言,就是兩儀金丹!
  換言之,所謂沖擊兩儀金丹境界,就是從玄牝之門內,孕育出一顆兩儀相融、龍虎相會的金丹!
  不過從黃庭境界到達兩儀金丹境界,需要積累的陰陽二氣不可思議,并且陰陽二氣的品質也是有優有劣,品質絕佳的陰陽二氣,能夠在凝結兩儀金丹時提升五成的成功率,而品質低劣者,恐怕這一輩子也無望達到兩儀金丹境界。
  這也正是陳汐為何要去瀚海沙漠的原因,只要在瀚海沙漠中,找到那處充盈著無盡九陽玄炁的地方,他就可以一舉把體內真元淬煉一遍,達到陽泰開來的地步。
  一達到黃庭境界,陳汐當即開始修煉《混洞太虛功》,行功路線頓時一變,中正平和,清靈古樸,正是道家功法的特性。
  這部功法是北衡相贈,乃是他外出游歷時,從一處道統即將湮滅的秘境中獲得,其內煉氣功法玄之又玄,記載著從先天境界到地仙境界的所有法訣,是一部極為完善的道統傳承功法。在陳汐離開流云劍宗的時候,北衡便即把此功法贈予了陳汐。
  嘩啦啦!
  混洞太虛功不愧是道傳功法,能被北衡一眼看中,也是有道理的,陳汐甫一運轉功法,那殘留在體內的六翼血龍蝠內丹之力,頓時像被馴服的綿羊,運轉周身經脈穴竅,化作涓涓溪流涌入丹田內。
  并且陳汐明銳發現,在運轉《混洞太虛功》之際,渾身氣機竟似與天地相融合,產生一種共鳴,連那真元在周身運轉的時候,都隱隱約約散發出一絲叮咚天籟之音,輕淡飄渺,清虛恬靜。
  進階黃庭境界時,陳汐只吸納了六翼血龍蝠內丹十分之一的力量,如今,那剩余的九成力量,悉數化作精純的真元涌入丹田,兩儀化分的紫府大湖頓時再次擴展,持續了足足七天時間,那澎湃的真元之力,濃稠得都快要固化!
  如果說他以前的紫府大湖是一個臉盆,那現在就是一個磨盤,純厚雄渾,浩浩蕩蕩,較之尋常黃庭修士,足足多出了十倍、百倍都不止!擁有這等扎實無比的資本,甚至根本就不用施展星斗大手印,就能做到越境殺敵。
  不過,積累越渾厚,陳汐想要沖擊兩儀金丹境界,就需要更多的陰陽二氣,同樣比尋常修士要多得多。
  “呼……”
  深林中,修煉足足十天之久的陳汐,睜開眼睛,深深吐出一團白氣,氣流如劍,如蛟,如靈鶴,千姿百態,神奇之極。
  感受著全身澎湃洶涌的力量,陳汐恍惚間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眼中的一切也都變得新清晰、新鮮,這種新鮮的感受,很有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玄妙感覺,就像一下子從平原來到了萬丈山崖,視野寬廣,看到了不曾見到的新天地。
  “如今我煉氣修為已經達到黃庭境界,如果能把煉體修為再做突破,就能再次進入洞府了,不僅能見到季禺前輩,還可以闖一闖天峰第二重試煉之地,或許就能學習一種新的神通功法……”
  陳汐在心中默默思索著,“不過,此事也急不得,此次若非憑借一顆六翼血龍蝠的內丹,恐怕我也無法這么快進階黃庭之境,畢竟這是大境界之間的跨越,積累是一方面,還需要不斷地磨礪、冥想、抓住冥冥中的一絲機緣,方才能水到渠成。”
  “陳汐,感覺如何?”靈白嗖地一下立在陳汐肩膀上,笑嘻嘻問道。
  陳汐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明明知道那內丹的力量極為可怖,怎么不提前告訴我?害得我吃足了苦頭。”
  “危機危機,沒有危險,哪來機運?”靈白攤了攤手:“走吧,浮屠寶塔內,除了靈液,其他玩意都被吃光了。你得趕緊再搜羅一些,要不咱們都窮成叫花子了。”
  陳汐呆了呆,怔怔道:“我記得離開流云劍宗的時候,北衡大哥、聞玄真人、凌空子他們可都是拿出了許多靈丹妙藥給我……”
  “嗯,都吃沒了。”靈白面不改色打斷道:“你也不用肉疼,有了這些寶貝的力量,我如今的修為已是跟兩儀金丹境修士旗鼓相當,有我在,你無疑多了一個金牌打手,很劃得來的。”
  “你若是沒進階,我非揍你一頓不可。”陳汐無奈搖了搖頭,不過心中卻是不怎么肉疼,浮屠寶塔內的寶物,本來就是給兩個小家伙準備的,至于像八角宮瓶、無極破境珠、幽冥錄、誅邪筆一類的珍寶,他卻是都藏了起來,完全不擔心被這兩個吃貨糟蹋了。
  畢竟那浮屠寶塔可足足有八層,每一層都是一個小世界,陳汐想藏一些東西,還是很容易的。
  “陳汐……”靈白再次開口了。
  “嗯?還有什么事么?”
  “我想吃烤肉。”
  “……”
  陳汐惡狠狠瞪了一眼這個得寸進尺,越來越厚顏無恥的家伙,最終敵不過這貨可憐巴巴的眼神,答應下來。
  當然,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進階黃庭境界之后,他也需要經過戰斗,好好淬煉一下實力,徹底掌握這種全新的力量。
  畢竟,真正的強者,并不是在那里枯坐數十年,數百年就能錘煉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