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792 龍相馭天

萬龍陵!
  那密布在星空之間的一具具龍骸,竟都是當年為祖龍道主陪葬而留下!
  陳汐倒吸一口涼氣,著實無法想象,當初的龍族怎會做出這等近乎瘋狂般的舉動。
  它們又是為了什么?
  信仰?
  亦或者是一種殉道的儀式?
  這一切,陳汐皆都無法揣測,不過由此卻讓他愈認識到了那一尊祖龍道主的不凡之處。
  “此地雖兇險,但只要不碰觸那些龍骸,就不虞生什么兇險,若你要靜修,此地無疑最為合適。”
  老白飛快傳音道。
  陳汐點了點頭,目光在四周一掃,尋覓了一處隱蔽安全之處,便即盤膝而坐。
  不過就在他打算靜心修復體內傷勢時,老白忽然開口,一臉神秘道:“小家伙,想不想知道老祖我從那一塊‘圣巫本命骨’中參悟出了何等秘法?”
  說到最后,它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抑制不住的興奮,似極為自得。
  陳汐瞥了這只老鳥一眼,道:“不想。”
  說著,他就閉上了眼睛,他很清楚,自己越是表現的好奇,這只老鳥就越是會一直吊胃口,他可不會讓這老鳥得逞了。
  老白神色頓時一滯,捉急道:“哎你等等,老祖我還沒說呢,你就拒絕,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吧?”
  陳汐不言,似置若罔聞,看得一旁的小寶咧嘴怪笑不已。
  “好!這可是你說的啊,可惜了,若是修煉了這等傳承自上個紀元的秘法,起碼可以化解掉爆氣弒神功留下的一半后遺癥,可惜啊,有些人偏偏不識貨。”
  老白眼珠滴溜溜一轉,深深嘆了口氣。
  陳汐心中一震,猛地睜開眼睛,道:“什么功法?”
  老白得意道:“你不是不想修煉么?別問了,老祖我嘔心瀝血參悟出的秘法,只怕會不適合你。”
  陳汐沒好氣道:“趕緊說!”
  “喲,你怎么跟老祖說話呢?”
  老白很是不滿道。
  “最后一次機會,你說是不說。”
  陳汐臉色一沉,淡淡道。
  一見陳汐這般模樣,老白徹底敗下陣來,它可沒忘記,當初陳汐動不動就掐住它脖頸的凄慘下場。
  “好吧,告訴你也無妨,不過你必須答應老祖我一件事。”
  老白無精打采道。
  “說。”
  陳汐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此次若能尋覓到那祖龍道主留下的無上機緣,必須留給老祖我!”
  老白飛快說道。
  陳汐一怔,凝視老白許久,直至把后者看得渾身一陣不自在,這才淡然道:“好。”
  聽到陳汐如此痛快答應下來,老白似有些不敢置信,愣愣了半響,忽然嘆息道:“其實,并非是老祖我貪得無厭,而是那一場無上機緣極有可能幫助老祖我渡過一場劫難。”
  聲音中,竟罕見地帶著一抹愴然。
  這并非是裝的,否則陳汐一下子就能聽出來,這讓他不禁有些驚訝,道:“老白,究竟是什么劫難?”
  “你不懂的。”
  老白搖頭,“你只需明白,老祖我想要存活下去,就只能如此,這……或許是賊老天妒忌老祖我的才能吧?”
  說到最后,它竟是自嘲一笑。
  “陳汐不懂,但我卻明白,我可聽娘娘說過,你乃是誕生于混沌中,天生一副九竅玲瓏心,略加修行,便可以博古通今,知曉天下事,明辨天下法,號稱萬靈之師!”
  一旁的小寶咧嘴笑道,“其實和我擁有的神通也沒什么大區別,我這雙眼睛可是能遍觀天地事,耳朵能聆聽八方之妙諦。”
  萬靈之師!
  陳汐心中一震,不禁驚詫地看了一眼老白,卻見后者一臉竟是一臉恍惚,似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
  “怪不得這老鳥經常說連莽古之主玄都稱呼它為‘上師’,難道這都是真的?”
  陳汐心中吃驚,自打認識老白至今,他還是頭一次了解到有關老白的來歷。
  “不過娘娘也說了,大道之數,損有余而補不足,太過逆天的天賦,終究是要遭天妒的,依照我看來,老白修行時,必然會經常遇到一些劫難,若無法度過,可就徹底完了。”
  小寶大大咧咧說完,渾然沒有注意到,不止是陳汐臉色微微一變,連老白竟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老白,這是真的?”
  陳汐沉默許久,忽然認真問道。
  “不錯。”
  老白點了點頭,聲音有些低沉,“如果沒有離開玄主祖廟,我自然不用擔心什么劫數降臨,畢竟,有玄的道域保護,這天道也難以窺察到我的存在。”
  “可惜啊,我可不甘心一輩子躲在那里,那樣雖然可以活得更久遠一些,但又有什么意義?”
  “更何況,躲藏在玄主神廟中還有一個弊端,那就是我雖不至于遭劫,可自身修為卻會一直滯留不前,你也看到了,我如今依舊只是靈神境修為而已。”
  老白唇角泛起一抹自嘲,喃喃道,“這就是上蒼在嫉妒我啊,否則憑我掌握的諸般道藏,何愁無法證得無上道途?”
  說到這,老白聲音中已帶上一抹鏗鏘,“若是可以選擇,我寧愿不要這副九竅玲瓏心,寧愿像天下修道者一樣,以自身之力去求證大道!”
  陳汐竟一時無言以對,因為他從未想過,老白心中還藏著如此多心事,像它這樣近乎無物不知的存在,竟也會有如此多困難。
  “嘿,可惜啊,這就是命!”
  老白自嘲,慨然不已,“我只要修為快要晉級,就會招來天妒,降臨劫數,修為越高,劫數就越恐怖,若是尋常劫數,倒也罷了,可是……”
  說到這,老白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憤恨,“可是這賊老天明顯太不公平,對付我的劫難,別說是祖神,就連帝君境只怕都難以扛得住!而我……如今可僅僅只是一名靈神啊!”
  這時候老白說話時,明顯不再以“老祖”來自稱,有此也可以看出,它此刻的心中如何之激動。
  陳汐聽完這一切,心中也不禁感慨不已。
  老白足夠逆天了吧,號稱萬靈之師,可正因如此,反而修行時更容易招來劫數,這就是天道的力量,損有余,補不足。
  “這么說,你是打算借助那祖龍道主留下的一場機緣,來化解修為晉級時會產生的劫數了?”
  直至老白情緒平復,陳汐這才問道。
  老白不言,算是默認了。
  “那好,等我修為徹底恢復,就幫你奪得這一場機緣!”
  陳汐聲音平淡,卻透著一抹堅定之色。
  老白怔了怔,凝視陳汐許久,忽然嘿嘿大笑起來:“老祖我就知道,你不會丟下老祖我不管的,唔,你可答應了啊,千萬不許反悔。”
  說到最后,它又恢復了那一副洋洋自得的樣子。
  見此,陳汐心中卻是莫名一陣輕松,他寧愿老白一直這樣子,也不愿再看見它像剛才那般憤慨無助。
  “放心,我答應的事情,可從未曾后悔過。”
  陳汐笑了笑。
  嗖的一下,老白拋出一枚玉簡,丟給了陳汐,道:“這就是老祖我從那一塊圣巫本命骨中參悟出的一部法門,名為‘煉血御神術’,傳承自上個紀元,和今世法門皆都不同。”
  頓了頓,他繼續道:“此功談不上有多強大,但對于修復體內傷勢,卻有著極為不可思議的妙用,等你修煉之后,便能親身體會。”
  陳汐將玉簡接過,點了點頭。
  ……
  ……
  轟隆隆~~
  珍瓏道域,一顆顆燃燒著的星辰循環,噴薄出一片片慘綠神焰,在星空中不斷奔騰。
  遠遠望去,宛如一片慘綠色的火焰之海在翻滾,一顆顆星辰沉浮其中,場景駭人。
  而在這片星空中,此時正有一行人在不斷前行,赫然就是少昊氏泰鏡帝君他們。
  和陳汐不同,他們甫一抵達此地,就遭受到了一股股劫氣襲擊,猝不及防之下,當初便有一位祖神強者遭劫,被劫氣纏身,于剎那間走火入魔,身隕道消。
  若非泰鏡帝君救助及時,傷亡的可不僅僅就此一人了。
  嗡~~
  在泰鏡帝君他們頭頂,滴溜溜懸浮著一副山水潑墨畫卷,彌漫神輝,蒸騰出一縷縷熾盛符文,將四周涌來的一切劫氣阻擋在外。
  他們已經被困在這一片宛如星空墳場般的地方許久,堪稱是舉步維艱,每前行一小段距離,都要遭受諸多轟殺。
  有來自不斷涌來的劫難之氣,也有那一顆顆燃燒著的星辰之力,以及那一片慘綠色的神焰之海攻擊。
  遠遠望去,他們此刻就像漂浮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葉小舟似的,正在遭受驚濤駭浪的拍打,處境兇險,隨時隨刻都可能殞命。
  這樣的險惡處境,令得包括泰鏡帝君在內的所有人臉色都是陰沉無比,快要淌出水來。
  甚至不少人心中都已后悔不跌,不該冒然隨從泰鏡帝君前來于此,當然,他們也只敢在心中抱怨后悔。
  “諸位,想要獲得無上機緣,碰到一些風險也是難免的,依照本座推斷,不出片刻,我們便快要殺出重圍,離開這個鬼地方,在這等時候,諸位可千萬莫要大意了。”
  泰鏡帝君深吸一口氣,沉聲傳音道。
  他很清楚身邊這些人心中如何想的,但他不在乎,只要能殺了陳汐,獲得到祖龍道主留下的機緣,哪怕付出更大代價都值得!--9274+d8z1w+2045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