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793 狹路相逢

聽了泰鏡帝君的話,眾人精神皆都一振。
  沒有遲疑,他們繼續前行。
  轟!
  星辰燃燒,慘綠神焰如海,其中更夾雜著一股股劫難之氣,顯得愈的兇險。
  對此,泰鏡帝君也不再保留,猛地再次祭出一件先天靈寶,形似陶罐,表面粗糙,篆刻著花鳥蟲魚、先民祭祀等神秘圖案,彌漫著古老滄桑的氣息。
  此刻,陶罐甫一出現,嗡的一聲,就噴薄出一道匹練,像一掛倒卷而出的銀河,宏大無量。
  嘩啦~
  那一掛銀河匹練中,驟然蘊生出一道道神魔虛影,神圣無上,睥睨傲岸,坐鎮八方**,竟是將那來自四周的攻擊悉數抵擋化解!
  頓時之間,眾人只感覺渾身壓力驟減,一陣輕松。
  “古蠻之罐!”
  那些祖神境驚嘆,認出這件傳承自少昊氏的先天靈寶,此寶猶如天生的蠻神豢養場,能夠把對手徹底煉化為“蠻神”,為自己所用,端的是神妙莫測。
  見此,泰鏡帝君心中也不禁一陣自得,這件古蠻之罐乃是他的殺手锏之一,足足錘煉了將近一萬九千年之久,其中封印的“蠻神”數目都在上千之數!
  這些蠻神大都是由少昊氏抓捕的囚徒所煉制,修為最低都在靈神境層次,占了將近一半數目,擁有祖神境威能的“蠻神”數目則占了將近兩成,僅剩下的一成,則是擁有諸般獨特威能的兇獸、神禽等等。
  此時用來戰斗的“蠻神”,皆都有著祖神境修為,且它們乃是被祭煉過的死物,可謂是水火不侵,不懼任何劫難之氣,用在此處恰可以揮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轟隆隆~~
  這片星空波瀾起伏,慘綠神焰轟震,星辰燃燒循環,產生出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
  可在這個時候,卻已再奈何不得泰鏡帝君他們一行人。
  很快,他們一行人就穿過這片兇險區域,四周場景重新變得死寂、陰森起來。
  燃燒的星辰靜止、慘綠色的神焰不再洶涌,就連空氣中的劫難之氣都似悄然無蹤。
  僅剩下的只有一片死寂,靜悄悄的,詭秘無比。
  見此,泰鏡帝君猛地止步,眸子里冷光閃爍。
  “嗯?”
  “這是哪里?”
  “我們好像……迷失了方向!”
  “怎會這樣?難道我們陷入一種禁制了?”
  那些祖神境強者心驚,也隨之止步,警惕到了極致。
  “小心!”
  泰鏡帝君似察覺到什么,猛地臉色一變,沉聲大喝,將手中的古蠻之罐驟然祭出。
  哞~
  幾乎是同時,伴隨著一聲震蕩四野的龍吟,那遠處星空中,涌現出一顆巨大無比的龍,龍角如山,龍須似垂天瀑布,龍眸似一對燦然烈日,倏然鎖定眾人。
  一剎那間,包括泰鏡帝君在內的所有人渾身都一陣冰冷,面色劇烈變幻不已。
  極度的危險氣息,鋪天蓋地而至……
  ……
  ……
  七天后。
  陳汐周身彌漫著一縷縷淡淡的紫色神光,氤氳流溢,如夢似幻,將他整個人籠罩,有一股靜謐曠遠的氣息。
  而在他體內,血漿沸騰若熔漿,轟隆隆席卷,似萬千怒海狂潮在呼嘯,不斷錘煉其體魄。
  轟!轟!轟!
  這片鋪滿雪白龍骸的寂靜星空上空,此刻都出一陣如兩座神山不斷碰撞的轟震,震蕩四野。
  那聲音,皆都是由陳汐體內的氣血之力所釋放而出,顯得宏大無比,同樣沒有攻擊性,若非如此,只怕這片“萬龍陵”非被驚動,引起不可預測的災禍不可。
  “這小子倒是了不起,這一部煉血御神術可是上個紀元延存下來的圣巫秘法,和今世法門完全迥異,格格不入,沒想到卻被他如此容易就跨入門徑……”
  一側,一直緊盯著陳汐的老白此刻眸子里也不禁泛起一抹贊賞。
  他很清楚,陳汐這一具神軀,先后經過了神衍山“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和“鯤鵬寶術”以及諸多大道之力的錘煉,早已趨近于道,宛如道胎。
  正是擁有如此扎實雄厚的根基,才會讓他修煉起這“煉血御神術”時才會顯得如此輕松,堪稱是水到渠成。
  “老白,這法門煉血如漿,反哺神魂道基,著實神妙不可測,能不能也傳授給我練練?”
  金瞳獼猴小寶在一旁看得垂涎不已,忍不住向老白討教起來。
  “你?”
  老白斜睨了小寶一眼,嘿然搖頭道,“那位觀主傳授你的法門,足可以稱得上是絕艷塵,曠世無二,你卻還惦念這上個紀元的法門,可真夠貪心的。”
  “你就說能不能。”
  小寶急的抓耳撓腮。
  “陳汐能夠修煉此法,是因為他命格被遮掩,足可以避開今世劫的窺探和掌控,而你……”
  老白撇了撇嘴,“你若是修煉此法,就是自己尋死,所謂前世之緣,后世之劫,上個紀元留下來的東西,可不見得都是好東西。”
  聞聽這一切,小寶心中一驚,狐疑地看了老白一眼,最終還是熄滅了心中那一絲希冀。
  在交談之際,陳汐周身氣勢驟然一斂,體內轟震沸騰的氣血若萬流歸宗,悄然蟄伏無聲。
  “看來再過一個時辰左右,他施展爆氣弒神功所留下的后遺癥就可以徹底恢復。”
  老白暗暗點頭。
  “嗯?”
  小寶似察覺到什么,眸子里驟然泛起一抹金燦燦的光澤,驚叫傳音:“有人來了!”
  一剎那間,陳汐也被驚動,從修煉中醒來,幾乎下意識運轉禁道秘紋,將他和小寶、老白的身影全部遮蔽。
  嗡!
  幾乎在陳汐剛剛做完這一切,這片“萬龍陵”所覆蓋的星空中驟然泛起一圈漣漪,映現出數道身影來。
  ……
  ……
  那為的,赫然就是泰鏡帝君!
  只不過此時的他,氣喘吁吁,臉色鐵青難看,渾身衣衫破碎染血,整個人似受傷被激怒后的遠古兇獸,氣息可怖。
  不止是泰鏡帝君,在他身邊的四位祖神強者,臉色也是奇差無比,陰沉的塊淌出水來。
  足足七天!
  他們被困在“蜃龍之界”中,幾乎時時刻刻都遭受著那一頭蜃龍的攻擊。
  以泰鏡帝君的戰斗力,掌控兩件先天靈寶,再加上十多位祖神強者為輔,卻竟然不是那一頭蜃龍的對手!
  這一戰太過凄慘,七天之中,他們這邊足足有九位祖神強者堅持不住被鎮殺當場,損失之慘重,令得他們甚至都心生絕望。
  哪怕直至此時抵達這一片萬龍陵,他們猶自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心悸不止。
  “太可怕了……”
  有人喃喃,臉色鐵青。
  “直至如此,就不該來這里,傳聞之中自古至今可從未曾有人在此生還!”
  有人悔恨交加。
  泰鏡帝君見此,反倒變得冷靜,目光一掃四周,沉默許久這才漠然道:“這時候,還有后悔的可能嗎?”
  眾人沉默,他們當然清楚事已至此,根本無法后悔,只是心中一時難以平靜罷了。
  “既然無法后悔,就繼續往前闖!”
  泰鏡帝君一字一頓,聲音中透著一抹決然,“若本座推演不錯,眼前這片星空便是有著‘萬龍陵’之稱的區域,只要越過此地,便是那祖龍道主埋骨墳冢之所在。”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這也就意味著,那一場無上機緣已經近在咫尺!”
  眾人渾身一震,目光齊齊掃視四周,原本沮喪低落的心境,也一點點重新變得火熱起來。
  “可是……我們至今還未曾尋覓到目標的蹤跡,若把心思全放在尋覓機緣上,似乎有些不妥吧。”
  有人猶豫片刻,低聲出聲。
  眾人一怔,臉色皆都變幻不定。
  是啊,他們可是為獵殺那個小子而來,可至今居然連他的蹤影都未曾找到,這若是傳回去,那些宗族大人物們只怕都饒不了他們。
  “你們說,那小子會不會早已隕落在此?畢竟,連咱們都損失慘重,那小子勢單力薄,絕對遠遠不如咱們了。”
  有人沉吟分析道。
  “他即便活著,也注定難逃此地,我們了不能被他牽著鼻子走。”
  有人臉色陰沉道。
  泰鏡帝君聽著這一切議論聲,不禁皺眉不已,沉聲道:“你們打算在此議論到什么時候?”
  眾人神色一滯,噤若寒蟬。
  “出!”
  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泰鏡帝君冷冷掃了眾人一眼,便身影一閃,朝遠處飛遁而去。
  其他人見此,彼此互望一眼,也連忙跟了上去。
  “小心一些,別碰觸那些龍骸,否則連本座也救不了你們!”
  “走這邊,前方隱隱有一股獨特的氣息彌漫,去查探一番。”
  一邊飛遁,泰鏡帝君一邊指點眾人,以免一個不小心便招來劫禍,很快他們便消失在茫茫星空深處。
  自始至終,他們渾然沒有注意到,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一副龍骸下方,早已將他們的一言一行看在眼中。
  “一個帝君,四個祖神強者……”
  片刻后,陳汐皺眉道,“看來,我們也得抓緊時間上路了,若被那些家伙得到那一場機緣,想奪回來可就難了。”
  “陳汐,你可答應幫老祖我的。”
  老白飛快插嘴道。
  “這是自然。”
  陳汐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道,“走吧,我的修為已恢復的差不多了。”--9274+d8z1w+205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