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794 東伯文

沒有遲疑,陳汐當下帶著小寶、老白起身,挪移時空而去。
  嘩啦~~
  時空如漣漪擴散而開,蕩漾在空寂清冷的萬龍陵星域。
  穿梭在一具具龐大無比的龍骸中,陳汐他們就像一只只飛蟲似的,顯得很是渺小。
  實在很難想象,當初棲居在這片亡靈星域中的龍族,是懷著一種怎樣的心思才殉道于此。
  “這些龍骸可都是罕見無比的瑰寶,擱在外界非被修道者們搶破腦袋不可……”
  陳汐暗自感慨,若不是清楚擅自亂動這些龍骸會引來不可預料的災難,他早忍不住去掃蕩了。
  “朝那邊走。”
  老白在一旁指點,它之前曾以龍語和那頭蜃龍留下的意志烙印交談,顯然早已知曉了此地一切。
  但陳汐卻現,老白此時所指點的道路,竟赫然是剛才泰鏡帝君他們所走的那一條路。
  這也就意味著,泰鏡帝君他們還真有可能尋覓到那一位祖龍道主留下的機緣了!
  想到這,陳汐心中不禁一凜,警惕起來。
  ……
  ……
  “咄……咄……咄……”
  一盞茶時間后,遠處忽然隱隱傳來一陣晦澀、沉渾、充斥著無盡殺氣的聲音。
  陳汐頓時眼眸一瞇。
  再往遠處,便離開了“萬龍陵”所覆蓋的區域,呈現在視野中的是一片空寂的星空。
  沒有星辰、沒有光芒、沒有聲音,宛如一片毫無生機的宙宇空間,唯獨有一條雪白骨骸筑就的道路,搭建在虛空中,綿延向極遠處,似沒盡頭。
  那一股晦澀難懂,充斥殺機的聲音,就是從那一條骨骸通道上傳出。
  這畫面極為懾人,空寂黑暗的宙宇,一條仿似無盡頭的骨骸通道搭建其中,伴隨著滔天晦澀聲音回蕩,仿似在這片星空的無盡久遠的過去,曾生過驚世對決,即便是到如今那一股殺戮意念都久久不散。
  “這是龍族中戰斗的嘯音,簡單可以理解為一個‘殺’字!”
  老白神色也變得凝重,飛快道,“陳汐,你還記得當年在玄主神山上的場景嗎?”
  陳汐點頭,他至今還清楚記得,那一座神山上被鎮壓了不知多少的戰魂,皆都是莽古之主抓捕的強大神祗,被拘囿囚禁于神山中。
  “若老祖我推演不錯,這一條骨骸之路應當和玄主神山差不多,踏足其上,必然會遭遇無盡排斥鎮壓之力,并且越往深處這一股力量只怕會越來越恐怖了。”
  老白低聲解釋了一句,叮囑道,“你可得小心一些。”
  “既然來了,自當全力以赴。”
  陳汐笑了笑,眸子里泛起一抹堅定。
  說話時,他們已抵達那一片空寂星空下,來到了那一條骨骸道路前。
  “小寶,做好準備。”
  陳汐瞥了一眼身旁的小寶,后者齜牙咧嘴一笑,表示明白。
  “走!”
  陳汐身影一閃,便踏上了骨骸道路。
  驟然之間,一股磅礴殺機猶如大山般壓迫而至,耳畔中更是響徹起那充斥無盡殺戮意念的龍語。
  陳汐抿了抿嘴,心神堅固若磐石,不起波瀾,運轉修為飛快縱身上前。
  壓迫之力開始急劇變強。
  剛踏上時,也就相當于靈神境強者的全力攻擊,可隨著深入,這種力量也是節節攀升。
  沒多久,這壓迫之力竟已達到了祖神境強者才具備的威能!
  轟隆隆~~
  無形的壓迫排擠之力猶如決堤洪水,和陳汐身體碰撞,產生一陣陣轟鳴。
  那感覺就好像有一尊尊祖神強者出手,要將陳汐鎮殺當場。
  “一般祖神境前來,只怕已扛不住了……”
  陳汐袖袍一揮,轟隆一聲,直接將前方碾壓而至的無形壓力一舉摧垮。
  “還好,暫時還不怎么兇險。”
  陳汐一邊前行,一邊揮袖轟破那無形的壓迫之力。
  這無形壓迫之力顯然也是某一種龍族秘禁所產生,宛如潮水般不斷壓迫來,且越往深處力量越是強大。
  唰!
  又走了半響,陳汐頓時眉毛一挑,祭出謫塵劍劈斬而下,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鋒利的軌跡,將那一股股壓迫之力碾碎。
  抵達此地后,那壓迫之力已達到一種堪比祖神巔峰層次的威能,令得陳汐也不敢再赤手空拳對待。
  又前行了許久。
  “陳汐你歇歇,讓我來!”
  小寶骨子里極為好戰,一路走來看陳汐勢如破竹般前行,早已看得心癢難耐,這一刻已是再按捺不住出手,拎起鐵棍劈砸而去。
  轟隆!
  壓迫之力爆碎,震耳欲聾。
  小寶一對猴眼直冒光,大呼:“痛快,痛快!”
  說話時,它拎著鐵棍一路橫沖直撞,兇悍狂猛到了極致,看得老白都禁不住翻白眼,嘀咕道:“這世間猴子果然一樣,嗜好斗戰,桀驁不馴,瘋魔似的。”
  有了小寶幫忙,陳汐頓時輕松下來,趁此機會,他倒是終于能夠分出心來打量四周。
  隨著深處,這一片星域愈空寂,黑茫茫一片,仿似永夜,猶如一片黑暗深淵。
  而腳下這一條骨骸之路依舊顯得那么漫長,仿似沒有盡頭……
  這讓陳汐不禁問道:“老白,你說這道路盡頭,便有可能是那位祖龍道主的埋骨之地?”
  “八·九不離十。”
  老白點頭,“不過你可要小心,那泰鏡帝君一行人說不定就在前邊。”
  “大不了再自爆一件先天靈寶,或者再施展一次爆氣弒神功也行。”
  陳汐笑了笑,眸子里卻是一片冷冽,顯然他并不是在開玩笑。
  自打確認那泰鏡帝君一行人是來自少昊氏,他就知道對方必然是為擒殺自己而來。
  在這等情況下,他不殺對方,對方也會千方百計地殺死自己。
  說到這,陳汐忽然訝然現,腳下的骨骸道路驟然變得寬敞起來,猶如一道扇形般朝兩側擴散。
  可壓力也是驟然提升,如果說之前的壓迫之力是決堤洪水,那么現在的壓迫之力就是鐵騎洪流,千軍萬馬!
  “好!好!好!”
  小寶卻是戰斗得越來越亢奮,身體驟然化為百丈高,呈三頭六臂之狀,拎著鐵棍劈天打地,狂放兇悍,宛如一尊斗天戰神般,大有天下之大舍我其誰的架勢。
  陳汐見此,不禁若有所思。
  “這金瞳獼猴乃是誕生于天地間的一道靈體,天賦絕,天生嗜戰,那位太初觀觀主并未因此而遏制它的天性,所傳授的反而皆都是當世最一流的戰斗法門,如此一來,這小猴子雖然心性難定,暴躁兇悍,可卻可以通過戰斗來自我提升,也算是一種‘以戰入道’的修煉方式。”
  老白在一旁指點了一句,旋即就嘿然笑道,“那位觀主倒也舍得把它丟到你身邊,以后有它跟隨身邊,你可無疑多了一個絕佳的戰斗幫手。”
  “小寶有自己的道要走,我可不會把它當扈從看待了。”
  陳汐搖頭道。
  嘭!
  就在此時,忽然小寶那百丈高的身影一個踉蹌,倒退數步,竟是被一股壓迫之力震得有些狼狽。
  轟隆~~
  就在這一剎那,那一股壓迫之力所產生的余波已是越過小寶,撞在了陳汐身上,生轟震聲,令得陳汐也是一陣氣血翻滾。
  “陳汐小心,這壓迫之力已堪堪可比帝君境存在了!”
  小寶大吼了一聲,就又沖了上去,非但沒有任何忌憚,反而愈兇悍亢奮了。
  果然像老白所言那樣,小寶就是那種為戰而生的存在。
  “這樣下去,這小猴子也堅持不了多久,快快拿出你那龍元潛靈珠!”
  老白飛快囑咐,他似早已預料到這一幕,這一刻顯得很是鎮定自若。
  龍元潛靈珠!
  這乃是陳汐從帝域金氏后裔金青陽手中奪得的一件先天靈寶,就在前些天對付南渡帝君時才用過一次。
  這一刻聽到老白的提醒,陳汐頓時反應過來,單單是聽名字就知道,這件先天靈寶只怕和龍族大有干系了。
  心念轉動之間,陳汐已拿出了龍元潛靈珠。
  “我傳授你一道龍族修煉的法門,然后你以此來祭用此寶,足可以在這里揮出不可思議的妙用。”
  老白說著,就將一股晦澀意念傳達進了陳汐識海中。
  【龍相馭天術】!
  很霸道的一個名字,但其實卻是一種傳承自龍族,錘煉自身龍威的法門,能夠對敵時產生出神魂奪魄、威壓乾坤的力量。
  以陳汐如今的悟性,幾乎是片刻,就將這一部龍族秘法的所有奧妙吃透。
  轟!
  這時候,小寶再次被震退回來,似乎吃痛,一副齜牙咧嘴的模樣,但僅僅一剎那,它就又嗷嗷大叫著要沖上去繼續戰斗。
  “小寶回來!”
  陳汐制止了它,說話時,他深吸一口氣,運轉【龍相馭天術】,渾身驟然泛起一股很淡的龍之氣息。
  這一股氣息涌入他掌中的龍元潛靈珠中,一瞬間,這一顆約莫拳頭大小的珠子驟然釋放出億萬燦然神輝,一聲沖霄龍吟也是隨之響徹。
  嗡~~
  肉眼可以清楚看見,一股晦澀、古老、蒼涼似混沌般的龍之力猶如潮水般,從那龍元潛靈珠中擴散而出。
  轟隆隆~~
  這一股擴散而出的龍之力和那壓迫而至的力量碰撞,原本堪比帝君境的后者,此刻卻像易碎的琉璃般,轟然崩潰,被徹底碾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