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795 禍水東引

唰!
  時空劇烈波動,發出刺耳之極的嘯音。
  那是挪移時速度極快所產生的效果,當嘯音剛響起時,陳汐整個人早已遠在十萬里之外。
  有此可見,他此刻的速度達到了何等駭人的地步。
  事實也的確如此,自打決斷撤離,陳汐便全速趕路,沿著這一條開辟在亡靈星系中的通道不斷飛遁。
  在這個過程中,陳汐那一頭如雪銀發從發梢開始逐漸變得灰暗,漸漸失去明亮潤澤的色彩,他周身的氣勢也是一點點在減弱……
  這是施展爆氣弒神功之后,威力開始消散的征兆。
  按照陳汐推算,或許三個時辰之后,自己便將徹底陷入一種“衰弱”狀態中。
  這讓他不禁皺眉,因為按照葉琰的說法,以他現如今的速度,別說是三個時辰,就是整整一天,也很難橫跨過這一條開辟在亡靈星系中的通道。
  “真不行的話,只能由小寶來帶路了……”
  陳汐心中一嘆。
  小寶所展現出的戰斗力很驚人,哪怕離開太初觀之后,它再也無法御用“太初神苑”的力量,但僅憑它自身的戰斗力,都足以和重傷中的南渡帝君拼得不相上下,這一點,連陳汐都自認有些不如。
  不過陳汐倒是清楚,若讓小寶帶路,絕對是個糟糕的主意,因為小寶這算是第一次踏出外界,戰斗力雖兇悍,可畢竟毫無閱歷和經驗可言,宛如一張白紙般,只怕根本無法處理一些險惡譎詐之事。
  而若是讓葉琰帶路,則極容易暴露身份,認識她的可不止帝域葉氏,還有太上教、少昊氏這等龐然大物。
  在這等情況下,一旦被人注意到她的行蹤,同樣會引起諸多兇險來。
  “小寶。”
  陳汐忽然出聲。
  “怎么了?”
  小寶疑惑道。
  “這一路上若遇到不測,一切聽我吩咐,千萬不要和敵人糾纏。”
  陳汐飛快囑咐道。
  他的確有些擔心小寶,它性情急躁,極容易被激怒,這樣也極容易被敵人利用了。
  “嘿嘿,放心吧陳汐,我一切都聽你的。”
  小寶咧嘴笑道。
  陳汐略一沉吟,又正待囑咐什么,忽然眼瞳一縮,戛然止步。
  “咦!”
  “快看看是不是那小子!”
  “追上去!”
  幾乎是在陳汐止步的同時,極遠處的星空中驀地傳達來一道道強大的意念。
  由于禁道秘紋的關系,令得陳汐幾乎一瞬間就聽出了對方意念交流時,判斷出對方十有八·九便是沖自己來的!
  一意識到這一點,陳汐目光朝一側那被亡靈之氣覆蓋的區域一瞥,眸子里驀地閃過一抹決然。
  唰!
  下一刻,陳汐便已帶著小寶倏然消失原地,朝那亡靈星系中掠去。
  離開這一條通道,便意味著兇險和災難,因為傳聞中,自古至今試圖進入亡靈星系的修道者,至今幾乎沒有能夠生還的例子。
  但這一刻,陳汐已經顧不得那么多。
  他身上施展爆氣弒神功的威勢正在減弱,馬上就要陷入“衰弱”狀態中,根本沒多少時間再去和敵人硬拼。
  而選擇沖入那亡靈星系中暫避風險,無疑是僅剩下的唯一選擇了。
  ……
  ……
  轟隆~
  就在陳汐剛離開不久,一艘宏大無比的金色寶船碾壓時空而至,遠遠望去,就宛如一座神山在橫移,壯闊無比。
  此刻在那寶船上,立著十余道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個個衣飾華美,氣息強大,修為最弱的都在祖神層次。
  尤其那為首的綠袍男子,隨意一立,就有一股執掌乾坤,君臨天下般的威勢,竟是一尊帝君境存在!
  “那小子居然被嚇得逃進了亡靈星系的兇險區域中,呵呵,膽子和真夠小的。”
  “連我們的面都不敢見,此子……只怕就是那殺死葉楓的兇手之一了。”
  “按照葉氏傳達的消息,此子可極有可能是神衍山親傳弟子陳汐,而羽少爺、坤木帝君、血影帝君的死,也和他無法分開干系了。”
  “怎么辦?”
  “自然是追上去,徹底擒殺此子!”
  “不知十六長老如何看?”
  議論聲中,這些祖神境強者的目光皆都望向了為首那綠袍男子。
  他們皆都是來自帝域少昊氏中的勢力,不少都是少昊氏附庸宗族中的祖神境高手。
  像玄鳥一族、鳳鳥一族、木神句芒一族、金神蓐收一族以及“五鳩”、“五雉”這等勢力。
  唯獨只有那為首的綠袍男子,才是真正的少昊氏族人,名為少昊泰,稱號“泰鏡帝君”,位列少昊氏第十六順位的長老一職,堪稱是權柄滔天,位高權重。
  此次得知少昊羽、坤木帝君、血影帝君隕落的消息之后,整個少昊氏震怒,派出了以少昊泰為首的這支力量,前來緝殺陳汐。
  只是也不知是巧合,還是他們運氣太好了,竟是在行動半途中意外碰到了目標的身影。
  可遺憾的是,目標竟不顧危險,沖入了那被濃濃亡靈之氣覆蓋的區域中,這讓他們不禁有些遲疑,不知是否該繼續追上去。
  “追!”
  見一眾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一襲綠袍,眼眸狹長,面頰枯瘦的泰鏡帝君沉默片刻,唇中便輕輕吐出一個字。
  僅僅一個字,便表明了他的態度。
  眾人見此,本欲要說些什么,可當碰觸到泰鏡帝君那冰冷懾人的眸子時,竟皆都被震懾無言。
  不過他們倒是都清楚,因為少昊羽的死,徹底激怒了少昊氏,在這等情況下,泰鏡帝君身為此次行動的負責人,自不會有任何退縮了。
  “你們分開行動,全力搜尋目標蹤跡,本座會以‘須彌云相盤’感知你們的方位,只要有任何不測,便會第一時間趕去接應。”
  泰鏡帝君緩緩開口,聲音低沉鏗鏘,若金戈交鳴,透著一股冰冷迫人的殺伐之氣。
  說話時,他掌中悄然浮現出一面渾圓的青銅輪盤,約莫蒲扇大小,邊緣篆刻著繁密無比的紋理圖案,而在輪盤中央則是光滑如鏡,蒸騰著一縷縷虛幻的神霧。
  這便是須彌云相盤,只要將一縷氣息烙印其中,那么無論走到哪里,都會被須彌云相盤精準感知到。
  “你們可有意見?”
  泰鏡帝君目光一掃眾人,冷冷問道。
  眾人見此,知道泰鏡帝君注意已決,哪怕這亡靈星系再兇險,也無法改變其決心。
  當下,他們皆都同意此次行動,陸續將自己的一縷氣息烙印在須彌云相盤上。
  “那便出發!”
  泰鏡帝君一揮手,腳下那一艘宛如神山般巍峨恢弘的金色寶船發出一聲轟鳴,碾壓時空,朝那被亡靈之氣覆蓋的星空中沖去,很快,便消失不減。
  ……
  ……
  “看來,少昊氏已經迫不及待了。”
  “那就由他們先行行動,我們等一等也無妨。”
  “不錯,少昊泰應該還未接到南渡帝君和十六位祖神境隕落的消息,否則只怕不會如此魯莽了。”
  “先看看吧,我總感覺能夠殺死南渡帝君,這神衍山的小家伙絕對不會如此簡單了。”
  “何止是不簡單,等你了解他在三界中的表現就會明白,此子絕對是神衍山埋下的一個殺手锏,決不能尋常看待了。”
  在泰鏡帝君一行人離開不久,那那一片虛空中一陣波動,竟再次浮現出五道身影來。
  這五人極為特別,三男兩女,一個個渾身流溢著純凈無比的五行靈力,氣息或暴烈如火,或陰柔如水,或鋒利若金,或純厚如土……
  就連身穿的衣服,也分別呈現出五行不同之色,極為醒目。
  他們便是太上教“五靈神將”!
  五位誕生于五行本源中的靈體,天生的強大神祗,分別具備操縱金、木、水、火、土五種神之大道的威能!
  傳聞當初太上教主曾親自出手,將這五位靈將帶回教中,指點其修行,傳授其無上法門,視若親傳弟子,這也令得他們不止一身修為深不可測,且在太上教中的地位也是崇高無比,簡直已堪比擁有帝君境修為的紅袍大祭司。
  顯然,五行神將此時會出現于此,也都是為擒殺陳汐而來,并且已經打探到,葉琰的背叛和陳汐密不可分。
  “走,我們也跟上,此次擊殺葉琰并不算什么,若能將此子身上的河圖碎片、落寶銅錢一一奪回,才不枉我們跑這一趟。”
  略一交談,為首的金靈將開口,他膚色呈現淡金色,眉眼如劍,渾身泛著凌厲肅殺氣息,整個人宛如一尊殺神般。
  嗖嗖嗖!
  下一刻,這五位靈神將已是倏然消失原地不見。
  ……
  ……
  連陳汐自己都沒想到,如今的自己,儼然成為了他人眼中的獵物,處境岌岌可危。
  不過,從辨認出那一艘金色寶船是為擒殺自己前來時,陳汐就已斷定,接下來的行動注定將兇險無比了。
  唰!
  兩個時辰后。
  陳汐佇足在一顆完全被亡靈之氣覆蓋的荒廢星球上,在一處不顯眼的山坳中尋覓了一處天然石窟,便一閃身躲了進去。
  “小寶,接下來你只需靜心守衛我身邊便足夠了,等我恢復體力時,自會帶你一起和那些混賬們好好玩一玩。”
  陳汐深吸一口氣,飛快囑咐小寶,說話時,眸子里也是不禁泛起一抹冷冽殺機。
  ——
  Ps:金魚明天下午的飛機去外地參加一個活動,為期7-10天左右,每天會保持一更,盡量不斷更,等金魚回來,會補上這些天欠下的封信,等不及的童鞋,可以攢一段時間再看。抱歉大家,金魚也被搞得很被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