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796 過關

這一次,陳汐的確被激怒了。
  泥人還有三分土性,更何況是陳汐,甫一離開太初觀,路途上就遭受一場又一場追殺,對方還真當自己是軟柿子可以隨意拿捏了。
  “萬一敵人發現咱們……”
  小寶撓頭問道。
  “他們想發現咱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陳汐淡然道,說話時,他運轉靈魂中的禁道秘紋力量,倏然擴散而開,將自己和小寶全部遮蔽其中。
  一下子,小寶那對猴眼都瞪大了,難以置信道:“我……我咋忽然感覺自己像從這世上消失了?”
  頓時之間,小寶就明白了陳汐話中含義,嘖嘖稱奇道:“這法門可著實玄妙,連娘娘傳授的‘化身之法’都遠遠無法與之比擬。”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言。
  他拿出一瓶瓶丹藥,又拿出一株株曠世神藥,挑選出適合自己的,這才開始盤膝打坐。
  這些丹藥、神藥皆都是這些年他所搜集,一直不舍得出手,為的就是以免發生這樣的變故,而無力自救。
  呼~~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摒棄腦海雜念,開始靜心煉化藥力,修復被爆氣弒神功損傷的身軀。
  按照他估計,在諸多藥力的幫助下,他最快也需要三個月時間方才能徹底恢復全盛狀態。
  小寶則安靜蹲坐在一旁,眼眸警惕地掃視四周,雖然有“禁道秘紋”的力量防身,但它可不敢大意了。
  ……
  ……
  時間不知不覺間,已是過去一個多月。
  一切風平浪靜,并未發生任何意外,這讓一直在陳汐旁邊警惕四周的小寶也不禁暗松一口氣。
  它甚至巴不得這種狀況一直持續下去,只等陳汐徹底恢復,就沖出去大殺四方,狠狠收拾那些陰魂不散般的混賬們。
  然而,意外還是發生了。
  兩天后。
  一陣意念交談聲倏然被禁道秘紋捕捉到,令陷入深層次修煉中的陳汐驚醒。
  “該死,一個多月過去了,除了碰到一些殺之不盡的亡靈獸,連那小子的毛都沒碰到,該不會死在這亡靈星系了吧?”
  “不必心急,按照十五長老的推斷,那小子定然還在這片星域中。”
  “那接下來該怎么辦?”
  “自然是按照十五長老的交代,無論找到沒找到,務求將這沿途所見的星球全部摧毀了,這樣一來,可供那小子躲避的地方也就會越老越少,遲早會現出原形來。”
  “也只能這么辦了,不過……你沒發現,越是往這亡靈星系深處,氣氛就愈發顯得有些兇險起來?”
  “此時此刻,哪還管得了這么做,先行動吧。”
  聽到這,陳汐心中頓時一凜,摧毀沿途所見的一顆顆星辰?
  “小寶,接下來有一件事需要你做。”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陳汐飛快傳音給一側的小寶。
  ……
  ……
  荒蕪星球上,兩道身影比肩而立。
  一個胸口衣襟上繡著一副“祝鳩”圖騰,一個繡著一副“雎鳩”圖騰,顯然,這兩位祖神境強者乃是來自兩個不同古老禽族。
  “開始動手吧。”
  祝鳩族強者沉聲開口,說話時,掌指一抓,掌心悄然涌出一片燦然如火的神霞,將時空都燃燒腐蝕出一片又一片黑洞。
  鏘!
  另一側,雎鳩族強者拔出一柄血色狼牙棒。
  轟隆~~
  一瞬間,兩人齊齊動手,火霞蒸騰,一瞬間擴展蔓延,將大半個星球都覆蓋,而那一柄血色狼牙棒則破天而下,朝腳下星球狠狠砸去。
  兩位祖神境動手,齊齊將目標鎖定在一顆星球上,的確足可以輕易將其擊垮齏粉。
  這就是祖神境的威勢,換做靈神境強者出動,想要辦到這一步就有些困難了。
  轟!
  不過,就在他們動手的那一剎那,陡然之間,他們頭頂的虛空猛地塌陷爆碎。
  然后,一根鐵棍裹挾滔天兇威破殺而下。
  這一幕發生的如此突然,猝不及防之下,那祝鳩族強者當初就被砸爛了腦袋,整個人暴斃當初。
  “混賬!”
  另一側的雎鳩族強者也是極為了得,竟憑借多年殺伐磨礪出的經驗,下意識揮動血色狼牙棒應擋住了這一擊。
  嘭!
  不過下一刻他手中的血色狼牙棒就被震飛,右臂咔嚓爆碎,整個人像沙包似的狠狠朝地面墜去。
  “啊——!!”
  他發出慘叫,驚怒交加,目眥欲裂,猶自不敢相信短短一剎那之間,竟會發生這等變故。
  轟!
  下一刻,他整個人就被一片狂暴無匹的棍影籠罩,身軀砸成了肉醬,那慘叫聲也是隨之戛然而止。
  電光火石之間,一場戰斗落幕,兩名祖神境強者暴斃!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換做尋常修道者在此,只怕非以為眼花了不可。
  “真是不經打。”
  小寶的身影映現在半空,有些意猶未盡地搖了搖頭,不過它也清楚,若非陳汐幫自己遮蔽氣息,令得對方未曾察覺,也絕不可能如此輕松就殺死這兩位祖神存在了。
  “快走,若我沒猜錯,對方同伙只怕很快就會趕來了。”
  陳汐此刻趴在小寶背上,神色冷峻,飛快傳音道。
  由于傷勢未曾徹底修復,此刻他依舊處于一種“衰弱”狀態中,雖說可以正常行動,可若是進行時空挪移,卻是力有不逮。
  “去哪里?”
  小寶心中一凜。
  “往深處去。”
  陳汐目光望著遠處徹底被灰濛濛亡靈之氣覆蓋的星域,做出了決斷。
  他清楚,越往深處靠近,就越是兇險,到時候不止是要防備被敵人追上來,還要提防這來自亡靈星系中的各種災禍、兇機。
  但眼下陳汐顯然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了。
  他迫切需要時間來修復傷勢,只要兩個月時間就足夠了,在這之前他可不愿看見和敵人正面交鋒的情景發生。
  兩個月!
  看似很短,但在這時候,卻顯得如此漫長。
  有此也可以知道,此次若沒有金瞳獼猴小寶同行,陳汐說不定真可能遭遇什么不測不可。
  ……
  ……
  唰!
  就在小寶背著陳汐剛一離開,這一刻荒蕪星球上,虛空驟然爆碎,映現出一道渾身肅殺無匹的身影來。
  他一襲綠袍,面頰枯瘦,眼眸狹長若刀鋒,正是那少昊氏十五長老“泰鏡帝君”!
  此刻他掌握須彌云相盤,眸子如電般一掃四周,頓時臉色一沉。
  死了!
  才不過三十個呼吸之間,就有兩位祖神境隕落!
  這讓泰鏡帝君心中殺機差點要遏制不住,臉色愈發的冰冷肅殺。
  轟隆~
  一股龐大無匹的意念猶如席卷的颶風般,倏然從泰鏡帝君身上擴散而開,震碎時空,朝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片刻后,一道金色的身影在泰鏡帝君的意念中一閃即逝,當他再次要鎖定對方時,卻因為距離太過遙遠而尋覓不到。
  不過這對他而言已經足夠了。
  足足一個多月時間過去,敵人蹤跡終于顯現,雖損失了兩名屬下,但是這讓泰鏡帝君憤怒之余,卻也不禁松了口氣,起碼證明,此次的獵物并未逃脫!
  “聽令,獵物蹤跡已現,速速朝亡靈星系深處行動,務必徹底封死其退路!”
  泰鏡帝君發出一道意念傳音,透過掌中的須彌云相盤,一瞬間就傳達到了其他少昊氏強者耳中。
  做完這一切,他毫不遲疑,袖袍一揮,便徑直劃破時空,沿著陳汐逃遁的方向追了上去。
  ……
  ……
  “看來這陳汐掌握著一門隱匿氣息的獨特法門,能夠蒙蔽帝君境的查探,怪不得這一個多月時間中,他就如同蒸發消失了一般。”
  “泰鏡帝君他們已追了上去,我們要不要繼續行動?再往前可是這亡靈星系最兇險的區域,災禍頻發,殺劫四伏,到時候別沒抓住那小子,反而令我們陷入困境,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小心一些,應該沒事。”
  “不錯,前方有泰鏡帝君充當急先鋒開路,哪怕遇到什么兇險,也難以波及到咱們身上了。”
  片刻后,太上教五靈神將的身影也是出現在這顆荒蕪星球上,望著那泰鏡帝君離去的方向,他們略一交談,便也是打定了注意,繼續上前。
  只不過相較于之前,此刻他們行動時卻變得謹慎小心許多。
  因為他們皆都清楚,再深入亡靈星系,一切都會變得兇險起來,甚至會影響到他們自身的性命安全!
  ……
  ……
  一片又一片呼嘯隕落的隕石群,不斷在星空中呼嘯,猶如發怒的神祗在潑灑宣泄心中的怒火。
  足可以令祖神境都迷失其中的時空斷裂帶不斷搖曳,它們如同透明的絲帶,橫亙宙宇之間,若隱若現。
  無物不吞噬的星渦黑洞時而出現,時而隱沒,像遠古洪荒兇獸的血盆大口,欲要擇人而噬。
  可以洞穿腐蝕神魂的斑斕光雨紛飛飄灑,如夢似幻……
  一路上,陳汐吃驚發現,隨著深入,亡靈星系果然變得兇險起來,到處都是頻發的宙宇災禍,它們被灰濛濛的亡靈之氣覆蓋,若非仔細查探,根本就難以發現。
  而在這等情況下,若是冒然闖入其中,可想而知后果會何等之兇險。
  不過更讓陳汐意外和驚訝的是,小寶似擁有未卜先知之能耐,一路看似橫沖直撞地挪移,可總是能夠險之又險地避開這一切兇險,顯得很是神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