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797 萬丈身影

時間回溯到陳汐一行人進入龍巢山之前。
  在那一條骨骸通道上,眼見陳汐一行人越自己等人,進入到那埋藏著祖龍道主所留機緣的區域中,泰鏡帝君等人臉色徹底鐵青下來。
  他們內心焦灼如焚,無法忍受一場無上機緣就這樣被他們所獵殺的一個小家伙奪走。
  “護法!”
  泰鏡帝君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殺機,這一刻他也不敢再有任何保留,施展出一種秘法。
  嗡~
  他渾身蒸騰出億萬神輝,燦然奪目,衍化出宙宇更迭、歲月流轉、大道循環、諸神誦經等等宏大異象,在天地間回蕩不休。
  一剎那間,泰鏡帝君整個人氣勢驟然攀升,宛如主宰蒼生的神主,有一種掌控乾坤,號令萬物的威勢。
  并且隨著泰鏡帝君施法,他周身的威勢竟是越來越強盛,毫無停頓的趨勢!
  轟隆隆~~
  在這個過程中,骨骸通道上,一股股若狂暴海嘯般的壓迫之力不斷襲擊而來,不過都被早已嚴陣以待的四位少昊氏祖神境強者抵擋住,從而為泰鏡帝君贏得了更多施法時間。
  但他們畢竟是祖神境,連泰鏡帝君都被困在此無法前進一步,又更何況是他們了。
  噗!
  僅僅片刻時間,就有一位祖神強者咳血,身影踉蹌,差點被震潰在道路上。
  又是一盞茶時間后,那其他三位祖神境強者也都6續支撐不住,紛紛咳血,臉色煞白,就像一葉葉在風暴中掙扎的稻草一般,處境岌岌可危。
  眼見他們就要遭劫,就在這十萬火急的關頭,原本一動不動的泰鏡帝君霍然睜開了眼睛。
  轟!
  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轟然從泰鏡帝君體內擴散而出,猶如秋風掃葉般,一瞬便將那涌來的壓迫之力徹底齏粉,堪稱是勢如破竹,摧枯拉朽!
  成功了!
  那四位祖神境強者皆都振奮,死里逃生的感覺讓他們簡直都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走!一定要殺了那小子!絕對不能讓祖龍道主所留的機緣被此子給得到了!”
  這一刻的泰鏡帝君威勢浩瀚,渾身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狂暴氣息,比之以往何止強大了一倍。
  說話時,他猛地踏步而上,所過之處,那不斷涌來的壓迫之力竟是猶如紙糊般,紛紛潰散崩滅,毫無招架之力。
  “十五長老好手段!”
  “若在下沒有猜錯,十五長老您所祭用的秘法,應當是少昊氏八大鎮族絕學之一的吧?”
  “化血融道術?老天,怪不得如此厲害,原來是此秘法,傳聞這可是比那睚眥族的都毫不遜色的秘法!”
  跟隨在泰鏡帝君身旁的四位祖神強者連連贊嘆,為泰鏡帝君展現出的手段驚艷不已。
  泰鏡帝君面色冷峻,心中卻是得意不已,很是享受這種被崇敬贊嘆的感覺。
  “走吧,擒殺了那小子,奪得祖神道主所留的機緣之后,咱們再慶賀也不遲。”
  泰鏡帝君淡漠撂下一句話,猛地雙臂一展,形同環抱陰陽,轟的一聲,將那最后一道壓迫之力摧毀。
  “這是自然。”
  “十五長老所言極是。”
  那些祖神強者紛紛頷。
  “不出意外,通道前方就是龍巢山,那小子如今必然被困在那里!”
  泰鏡帝君眸子中泛起一抹濃烈殺機,毫不停留,一步跨入到了那通道盡頭的區域中。
  其他祖神見此,也都連忙跟上,摩拳擦掌,直恨不得現在就把陳汐生吞活剝挫骨揚灰了。
  “這該死的小東西,這次老夫倒要看看他是否還能逃掉。”
  “呵呵,這次可千萬別著急殺了他,像這樣的小東西,非折磨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叫痛快。”
  “不錯,到時候老夫也要好好炮制一番此子!”
  一邊議論著,他們跟隨泰鏡帝君已來到了龍巢山中。
  然后——
  在他們都還未來得及看清楚那龍巢山的面貌時,一道驚世霹靂已是轟殺而至!
  這一剎,時間宛如凝固,泰鏡帝君眼瞳一瞇,下意識朝一側狠狠閃避。
  而在他身邊的四位祖神強者則是臉色驟變,駭得魂兒都差點飛出來,同樣下意識要閃避,可卻是比那泰鏡帝君稍慢了一絲。
  轟!
  劫雷劈殺而下,硬生生劈在一名祖神強者身上,那人僅僅只來得及出一聲慘叫,整個身軀就被轟成飛灰,神魂當場就被抹殺掉。
  目睹這一幕,泰鏡帝君心中也是一緊,眼眸瞇起,眸子如電般瞬間就看見,約莫千丈之外的區域,赫然立著陳汐一行人。
  而那其他三位祖神強者則被這一幕震撼得渾身一哆嗦,肝膽欲裂,之前他們還在一起興奮議論該如何炮制陳汐,可一眨眼之間,他們一個同伴就徹底消失世上,這等強烈的落差,讓他們哪能接受得了?
  “果然是此子!”
  泰鏡帝君唇中吐出幾個字,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帶著無盡的殺機。
  “可惡!”
  “一定是這小雜碎偷襲咱們!”
  那其他三位祖神強者一驚,也從震駭中清醒過來,當看見遠處的陳汐時,新仇舊恨齊齊涌上了心頭,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森寒無比。
  而這時候,陳汐他們也終于認出了泰鏡帝君一行人,不禁皆都微微一陣意外,沒想到對方竟這么快就追上來了。
  但旋即他們就忍不住笑了,來得快也來得巧,一道被挪移偏離的龍炎劫雷居然誤打誤撞地滅殺了對方一位祖神強者,這未免也太巧了。
  “該死的混賬,居然還敢笑!”
  少昊氏一名祖神強者暴怒,就要沖上前滅殺陳汐。
  轟!
  可就在此時,一道雷電從那云霧籠罩的蒼穹上猛地劈殺而下,嚇得那祖神強者渾身一僵,下意識就朝一旁退避。
  可當注意到那一道劫雷攻擊的是陳汐他們時,他心中不禁一陣羞憤,感覺自己剛才的閃避舉動太丟人了。
  不過僅僅一瞬,他就幸災樂禍起來,劫雷降臨,還不劈殺了那該死的小雜碎?
  嗡~~
  可令他愕然的是,那一道劫雷降臨之后,卻在半途中被龍元潛靈珠所化的漩渦給牽制,不受控制地跟隨漩渦轉動,徹底偏離了攻擊方向。
  遠遠望去,就好像那一道劫雷被陳汐用龍元潛靈珠掌控了一般。
  這一刻就連泰鏡帝君他們也都眼瞳一縮,心中狠狠一抽搐,差點都不敢相信。
  那可是龍炎劫雷啊!
  怎可能會被掌控?
  咔嚓~
  不等他們反應,那一道劫雷猛地被漩渦甩飛出去,以一種更為迅猛的度狠狠朝他們這邊鎮殺而至。
  頓時之間,泰鏡帝君都被這一幕駭得神色又是一變,忙不迭閃避不已,顯得異常狼狽。
  可即便如此,依舊有一位祖神強者被劫雷擦中了身體,一條左臂頓時被齏粉,化為劫燼飛散。
  “啊——!”
  那人劇痛無比,再忍不住出慘叫。
  這讓泰鏡帝君一行人皆都是又驚又怒,終于明白,之前抹殺他們同伴的那一道劫雷,顯然也是出自陳汐的手筆!
  ……
  這一切的確是出自陳汐的手筆,只不過第一道劫雷卻非他所控制,僅僅只是巧合罷了。
  不過也正因為這個巧合令他心中忽然一動,萌生了一絲操縱劫雷的想法,于是便有了這第二道劫雷。
  經過測驗,陳汐也終于現,通過老白所傳授的秘法,再輔助手中的龍元潛靈珠,完全可以控制劫雷偏離的方向和軌跡,雖然并非是由自己直接掌控,但那等威力可是絕對乎想象的強大。
  “一起動手,殺了此子!”
  “對,不能再這樣下去,否則咱們注定會損失更慘重。”
  泰鏡帝君一行人當機立斷,做出反應,要滅殺陳汐,唯有如此才能解除眼前困境。
  可惜,陳汐可不會給他們機會。
  在泰鏡帝君他們動手的那一剎那,陳汐也動了,只不過卻是朝那龍炎劫雷覆蓋的區域中邁步而去。
  轟!轟!轟!
  果然如那位九星帝君東伯文所言,當進入這龍炎劫雷所覆蓋的第一重禁區時,龍炎劫雷驟然變得狂暴密集起來,一道道若銀燦燦的流光,劈殺而下。
  有了前兩次經驗,這次的陳汐顯得極為鎮定,掌控龍元潛靈珠,施展秘法,衍化為一片時空漩渦,懸浮在半空瘋狂旋轉不止。
  而那些劈殺而下威勢駭人的龍炎劫雷甫一降臨,無一例外地就被那一道漩渦牽制,挪移偏離了方向,而后按照陳汐的心意,被狠狠甩飛出去,朝那沖殺而來的泰鏡帝君鎮殺而去。
  “不好!”
  “快躲!”
  “該死!”
  泰鏡帝君一行人見此,臉色又是一沉,心中又驚又怒又憋屈,哪會想到,他們堂堂少昊氏大人物,更有一位帝君坐鎮,可如今竟會被一道祖神中期的年輕人玩弄在臌脹之間?
  可心中再憤怒憋屈,在這等處境下,他們還是不敢有任何怠慢,下意識閃避抵擋,不敢和那些龍炎劫雷直面硬撼。
  轟隆~~轟隆~~
  一時之間,這片區域盡是劫雷轟震聲,若一顆顆隕石從域外墜落而至,砸得時空爆碎、大地龜裂、到處呈現出塌陷、崩潰、混亂的跡象。
  而泰鏡帝君一行人則宛如小丑一般,被逼得頻頻閃避,狼狽不堪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