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798 指點之恩

咔嚓!
  即便是連連閃避,依舊有一名祖神強者被一道龍炎劫雷擊中,當場被轟殺,渾身血肉、神魂瞬間化為齏粉,消弭世間。
  這一幕又驚得那泰鏡帝君等人心中一震,神色陰晴不定,愈發狂怒,氣得快要吐血。
  一個祖神中期的年輕人而已,卻借助龍炎劫雷,陸續滅殺了他們這邊兩位祖神境強者,這讓他們如何接受得了?
  “混賬!!”
  泰鏡帝君須發怒張,大吼出聲。
  可還不等他行動,只聽轟隆一聲,又是一串劫雷劈殺而至,害得他聲音戛然而止,不得不再次狼狽閃避。
  那尷尬憤怒又憋屈的模樣,若被外界修道者看到,非笑掉大牙不可。
  而泰鏡帝君身邊的那僅剩下的兩名祖神強者則沒那么幸運,在接下來的時間中,接連被抹殺掉!
  這就是龍炎劫雷的可怖之處,它來自龍巢山第一重禁區,乃是當年祖龍道主隕落時所布下,蘊含著其一身的力量,根本不是尋常可比。
  “可惡!!”
  泰鏡帝君已經氣得暴跳如雷,目眥欲裂。
  身為少昊氏一位權柄滔天的長老大人物,身為一名擁有蓋世神威的帝君境存在,自修行至今,他何曾受到過如此挫敗和羞辱?
  只是追殺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而已,就讓他此次帶來的一眾祖神強者全部覆滅遭劫,這若是傳出去,全天下又該如何看待他泰鏡帝君?
  而他……又該如何向宗族交代?
  泰鏡帝君徹底怒了,甚至幾欲瘋狂暴走,面容都扭曲猙獰起來,像暴怒的遠古兇獸,渾身釋放出可怖無比的氣勢。
  轟隆隆~~
  他周身神焰爆綻,猶如蓋世魔神降臨世間,大聲咆哮著,朝遠處沖去。
  雖然痛失了一眾屬下,可如今僅剩他一人,反而讓他再無任何束縛,再不必分心去保護其他人。
  在這等情況下,竟是讓他抵擋住了一重重劈殺而至的龍炎劫雷,開始朝龍巢山深處靠近。
  不過相較于陳汐一行人,泰鏡帝君的速度明顯要緩慢許多。
  原因就在于,陳汐祭出的龍元潛靈珠以移花接木的手段,將一切龍炎劫雷“嫁禍”到了泰鏡帝君身上。
  而泰鏡帝君卻只能憑借自身力量去硬撼,在這等情況下,他想要立刻追上陳汐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泰鏡帝君已顧不得這些,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沖出這片禁區,無論如何也要殺死陳汐!
  ……
  “少昊氏嗎,沒想到他們居然被這來自帝域金氏的年輕人給搞成這般模樣,可謂是顏面盡失了。”
  遠處那座神山之巔,一身紫衣,面容俊美宛如少年的東伯文也早已認出了泰鏡帝君一行人的身份,當看見那一個個少昊氏祖神強者被劫雷劈殺而亡后,他不禁搖了搖頭。
  但旋即,東伯文眼眸中就泛起一抹異色,“不對,帝域金氏和少昊氏一樣,皆都和太上教關系匪淺,這兩個宗族之間不應該會如此針鋒相對才是。”
  “莫非,那年輕人不是帝域金氏后裔?這么說的話,他手中的龍元潛靈珠恐怕不是他原本應該擁有的……”
  之前,因為龍元潛靈珠的緣故,東伯文下意識把陳汐視作了帝域金氏后裔,可在此時卻猛地意識到,自己之前的判斷有誤。
  “好古怪的一個小家伙,祖神中期的修為,卻能闖過重重關卡,踏足這龍巢山中,身邊又跟了一只金童獼猴和一只來歷神秘的怪鳥,如今更是連帝域金氏的先天靈寶也被其掌握,這一切加起來,可就顯得太過神秘了。”
  東伯文越想越感覺到陳汐的不凡,忍不住再次把目光望向了陳汐那邊。
  卻見陳汐他們一行人儀態從容地正自一步步在第一重禁區中前行,已經快要靠近這邊。
  而因為掌控龍元潛靈珠的緣故,那不斷從空中劈殺而下的龍炎劫雷也是根本傷害不到他們一絲一毫。
  “怪不得那只怪鳥口吻敢如此囂張,他們憑借此寶倒是真有可能抵達這第二重禁地。”
  之前,老白一直和東伯文言辭交鋒,令得后者心中也隱隱有著一絲不快,可當目睹這一幕時,東伯文也不禁有些動容,收起了心中的一絲輕視。
  “哼,看什么看,是不是后悔剛才說話太過絕對了?”
  老白一抬頭,就看見了東伯文望來的目光,不禁傲然挺胸,冷哼了一聲。
  “呵呵,本座的確沒想到,你們居然掌握著龍元潛靈珠,不過話可不能說得太滿,第一重禁區雖能被你們跨越,可這第二重禁區嘛……”
  東伯文的聲音輕描淡寫,說到最后,他微微一笑便收起目光,不再多言。
  顯然,他并不認為陳汐他們能夠闖過第二重禁區了。
  “嘿,老祖我還是剛才那一句話,你辦不到,不代表我們辦不到,咱們走著瞧!”
  老白冷笑連連。
  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一直未曾說話,他的心思一直放在化解和掌控龍炎劫雷上。
  當目睹泰鏡帝君身邊的一位位少昊氏祖神強者被擊殺時,他心中也不禁暢快無比。
  原本一場返回神衍山的行動,卻被這些家伙半路堵截,一副要將自己徹底擒殺的架勢,令得陳汐心中也不禁火冒三丈。
  為此,陳汐甚至被逼的逃進了這一片亡靈星系中,不斷逃遁,直至此時,局勢剛才開始扭轉,變得對他有利起來,心中自然是暢快之極。
  不過陳汐并不敢大意,因為直至此時,泰鏡帝君依舊是毫發無損,且正自緩慢靠近過來!
  陳汐之前曾和帝域葉氏南渡帝君交手,心中極為清楚想要殺死一尊帝君有多么的困難和兇險。
  而據他判斷,這泰鏡帝君的實力比之那南渡帝君還要強上一大截,心中自不敢有任何大意了。
  在這等情況下,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抓緊時間跨過這片充斥龍炎劫雷的區域,不斷拉開和泰鏡帝君的距離,以此來避開和對方發生正面沖突了。
  ……
  轟!轟!轟!
  隨著時間推移,一道道炫亮的龍炎劫雷不斷劈殺而下,轟鳴震蕩四野,響徹八方,充斥毀滅天地之氣息。
  陳汐他們一行人在前行。
  遠處神山上的東伯文也已閉目打坐,不再理會這一切。
  這一刻就連泰鏡帝君也已恢復冷靜,神色冰冷而肅殺,逆著一道道劫雷前行,渾身殺機縈繞,神輝流竄,顯得懾人無比。
  一炷香后。
  轟的一聲,陳汐只覺渾身一輕,脫離了那第一重禁區的力場,頓時長松了一口氣。
  終于走出了這覆蓋龍炎劫雷的第一重區域!
  “果然如老白所言,龍元潛靈珠已經遭受了不少損壞……”
  陳汐看著掌中的寶物,只見它通體光澤暗淡,氣息也是不復之前那般瑩潤圓滿,就像一顆燦然明珠蒙上了一些斑駁塵埃一般。
  這可是一件先天靈寶,被如此損壞,威力必然會減弱不少,換做其他修道者見此,非心疼滴血不可。
  但陳汐已經很滿意了,能夠憑借此寶有驚無險地跨過那第一重禁區,絕對算物盡其用了。
  陳汐回首瞥了一眼,見泰鏡帝君的身影正在極遠處靠近過來,速度雖慢,可用不了多久也足可以跨過這第一重禁區。
  這讓陳汐不禁皺了皺眉,飛快傳音道:“老白,這第二重禁區該如何應對?”
  按照那東伯文的說法,那第二重禁區便是眼前的十八座神山,乃是祖龍道主隕落時的本源之力所化,殺劫之重,令得也只有半步道主層次的存在,才有一線希望能夠闖過。
  也正因如此,那東伯文雖身為一尊九星帝君,可在此闖關八千年,如今也依舊被困于此,無法朝前逾越一步。
  有此便可以知道這第二重禁區的可怖。
  “我這方法有些冒險,但卻可以試一試。”
  老白沉默片刻,神色變得罕見的嚴肅起來,“道主的本源力量太強,哪怕是遭劫隕落之后所遺留的力量,依舊足可以滅殺道主以下的存在。”
  陳汐心中一凜,問道:“究竟是什么方法?”
  老白見此,卻是笑了,道:“還記得老祖我之前說過的話么,若是此方法可行,不止能讓我們順利闖過那第二重禁區,并且還能夠將龍元潛靈珠徹底修復,威勢比以往變得更為強大!”
  陳汐禁不住皺了皺眉,沒好氣道:“我在問你是什么方法。”
  老白這次不再隱瞞,飛快傳音給陳汐:“道主的本源之力遺留至今,無形無質,但卻充斥莫大殺機,想要防范和抵御,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別忘了,你手中的大羅天網,可是足能夠捕獵到天地間任何虛無縹緲之力量……”
  不等老白說完,陳汐就打斷道:“大羅天網的確不凡,可是以我的力量去祭用,只怕根本就沒辦法辦到這一步。”
  老白不以為然道:“不試一試,你又怎可能知道不行?這就是我所說的風險了,不過富貴險中求,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安妥辦法?”
  陳汐頓時猶豫了,究竟……要不要試一試?
  ——
  ps:第二章10點半左右。--2048+dsuunl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