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800 星穹銅棺

紫色神輝蒸騰,裹挾無上帝君之力,狠狠和那一只遮天龍爪碰撞在一起,產生出震耳欲聾的爆音,神輝迸濺,擴散八方。
  這等交鋒,堪稱是驚天動地,令得陳汐幾乎都沒有反應之力,更別說做出任何行動了。
  沒辦法,無論是那由祖龍道主本源之力所化的身影,還是此時出手的九星帝君東伯文,皆都太過強大,才只祖神中期的陳汐注定無法與之比肩。
  “哼!”
  萬丈身影似吃痛,發出一聲憤怒冷哼,似雷鳴般震蕩天地。
  趁此機會,那東伯文卻是一把抓住陳汐,將其給帶回了第一座神山之顛。
  “好了,現在安全了,那家伙雖厲害,可只要不踏足那第二重禁區,它是不會主動攻擊的。”
  東伯文似暗松一口氣。
  “你要做什么?”
  陳汐雖驚疑,神色卻依舊沉靜,他搞不懂東伯文為何要出手幫自己。
  是為了大羅天網?
  或者是為了龍元潛靈珠?
  “放心,換做其他人,本座早已搶走這兩件至寶,但卻不會對你動強的。”
  東伯文看著陳汐說道,那一張冷峻漠然的臉上竟泛起一抹笑意,感慨道,“其實本座早應該猜到的,這世上能夠培養出像你這般絕艷人物的,也只有神衍山那等存在了。”
  陳汐并不驚訝對方認出自己來歷,他只是有些搞不懂東伯文對待自己的態度。
  “你是……大先生巫雪禪的徒兒?”
  忽然,東伯文開口問道。
  陳汐搖頭,這讓東伯文不禁一怔,但是陳汐接下來的一句話,卻令得他猛地睜大了眼睛。
  “巫雪禪乃是在下大師兄。”陳汐回答的很平淡。
  “大師兄……”
  東伯文在唇中重復了一遍,神色陡然變得怪異起來,似驚詫,似難以置信,最終化為復雜之色,“沒想到,你竟是神衍山之主的親傳弟子……”
  說到這,他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那俊美的臉頰上已帶上一抹親善的笑容,道:“你不必緊張,既然是大先生的師弟,那便不是外人。”
  這倒是令陳汐怔了怔,訝然道:“此話怎講?”
  東伯文道:“當年我本欲拜師神衍山,但卻未能如愿,心中一直引以為憾,不過,我雖沒能成為神衍山門人,但卻從大先生那里獲得諸多指點,也對虧如此,我方才能夠順利邁入帝君境,并一路修行至今。”
  頓了頓,他繼續道:“所以說,大先生與我雖無師徒之名分,但卻已有師徒之誼。你既然是大先生的師弟,那我們自然就不是外人了。”
  聞聽這一切,陳汐不禁有些意外,哪曾會想到,眼前這位九星帝君,當年竟受到過大師兄巫雪禪的指點?
  “原來如此。”
  許久之后,陳汐也不禁感慨出聲。
  “雖說大先生一直拒絕以我為徒,但在我心中,他已和師尊沒什么區別,按照這種輩分,我還得喚你一聲小師叔才對。”
  東伯文灑然笑道。
  身為一名九星帝君,他竟說出這番話來,甚至不惜以晚輩自居,這若被外界知道,非被驚掉下巴不可。
  這輩分若真確定了,可未免太讓人瞠目結舌,一個九星帝君稱呼一個祖神中期的年輕人為小師叔,誰敢想象?
  不過陳汐可不這么認為了,他很清楚,東伯文之所以這么說,完全是因為自己大師兄巫雪禪,而不是因為自己的面子有多大了。
  “不敢當,還請叫我陳汐便好。”
  陳汐拱手道。
  “也好。”
  東伯文含笑點頭。
  “好了,你們別廢話了行不行?既然是自己人,那就一起去闖這第二重禁區,省得夜長夢多。”
  一直未曾開口說話的老白見此再忍不住出聲了。
  陳汐聞言,不禁看了一眼東伯文。
  東伯文笑道:“說的不錯,既然是自己人,我自會全力幫你們闖過此地,換做之前,我或許不敢說此大話,不過有了那龍元潛靈珠和大羅天網,想要辦到這一步,卻是有一定把握的。”
  老白似有些緊張,警惕道:“我說這位朋友,我們可沒有求你幫忙,若真闖過了這第二重禁區,尋覓到那祖龍道主所留下的機緣,你可不能跟我們搶。”
  陳汐聞言,不禁瞪了一眼老白,后者卻并不理會,只是把目光緊緊盯著東伯文。
  見此,東伯文沉默片刻,便即爽快道:“好,我保證不會這么做。”
  言辭平淡,卻透著一抹堅定鏗鏘的味道。
  他已在此等候八千年,一直忍耐不離開,便是為了獲得那一場機緣,從而令自己獲得一絲晉級道主之境的機會。
  可如今僅僅因為陳汐乃是巫雪禪的師弟,他便毅然放棄了這一場機緣,令得陳汐也不禁有些意外。
  “既然是咱們一起行動,這一場機緣自應該有你的一份。”陳汐深吸一口氣,緩緩道。
  老白一怔,看了看陳汐,見后者態度已決,它最終還是沒說什么。
  “這……”
  這一下,東伯文反倒是被陳汐的決定搞得有些意外了。
  他正待說些什么,就被陳汐笑著打斷道:“就這么決定了,若你不答應,那我們可不會讓你來幫忙。”
  東伯文收斂笑容,深深看了一眼陳汐,忽然笑道:“果然,每一個神衍山弟子皆都非尋常人可比,我同意!”
  “那就快行動,用不了多久,那老家伙可就追上來了。”
  老白略帶焦急道,說話時,它瞥了一眼后方,在那第一重禁區中,泰鏡帝君已快要靠近過來。
  “要不,由我來出手,先解決了那家伙?”
  東伯文若有所思,目光也是望向了那遠處的泰鏡帝君。
  這個提議頓時令陳汐和老白皆都心動不已,若是能夠讓東伯文這位九星帝君出手,將泰鏡帝君這個大麻煩徹底解決了,那可就再好不過了。
  見此,東伯文頓時心領神會,笑道:“交給我了。”
  不過令陳汐、老白他們皆都意外的是,還不等東伯文行動,遠處那泰鏡帝君似察覺到了什么,原本正在靠近的身影忽然轉身,朝來路返回過去,竟是一副要退避離開的架勢。
  顯然,泰鏡帝君認出了東伯文身份,見到東伯文和陳汐混在一起,登時意識到不妙,果斷選擇了退避。
  “這老東西倒是見機得快。”
  老白冷笑嘲諷。
  “算了,別理會他,我們開始行動吧。”
  陳汐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決定,先不理會那泰鏡帝君。
  “也只能如此了。”
  東伯文嘆息。
  他有信心殺死泰鏡帝君,但卻絕對不是在這等情況下,畢竟對手也是一位帝君,且身處龍炎劫雷所覆蓋的第一重禁區中,如今又選擇了退避,想要徹底殺死對方,希望也并不多大。
  ……
  ……
  “紫薇帝君東伯文!怎么會是他?他不是早在八千年前便已閉關了,怎會出現在這里?”
  “他和那小子又是什么關系?”
  匆匆退出第一重禁區,泰鏡帝君的臉色都鐵青陰沉下來,根本沒想到,僅僅只是追殺一個祖神中期的年輕人而已,怎會如此曲折坎坷。
  “可惡,實在是可惡啊!”
  泰鏡帝君直恨得牙齒都快咬碎,臉色變幻不定,感覺自己這一路的行動實在太不順利,太倒霉。
  “不行,不能就這樣放過此子了!那東伯文雖厲害,可本座就不信你們一直會不分開了!”
  內心掙扎許久,泰鏡帝君最終一咬牙,轉身沿著原路返回,他要把這里發生的一切告之宗族,再做決定。
  在泰鏡帝君看來,只要陳汐沒離開這一片亡靈星系,那么他們少昊氏便依舊有機會徹底滅殺對方!
  真正令泰鏡帝君感到棘手的反而是東伯文,若非如此,他焉可能就此狼狽而回?
  ……
  ……
  轟!轟!轟!
  蒼穹下,東伯文整個人猶如一道蒸騰的紫色神霞,和那一道由祖龍道主本源之力所化的萬丈身影對決在一起。
  一時之間,這片天地紊亂,時空崩壞,萬物逆敗,場景駭人到了極致。
  仔細看去,那萬丈身影雖戰斗力依舊可怖之極,但周身卻是被大羅天網所束縛,令得它就像靶子似的,被東伯文連連擊退。
  趁此機會,立在遠處的陳汐祭出龍元潛靈珠,狠狠投擲了過去。
  嗡~~
  一瞬間而已,龍元潛靈珠就沖入到了那萬丈身影體內,眨眼消失不見。
  相較于之前,此時有了九星帝君東伯文的加入,局勢明顯變得順利起來。
  這讓陳汐也不禁長松一口氣。
  要做的已經做了,接下來就看那萬丈身影究竟能夠堅持到什么時候了。
  這一刻,陳汐能夠清楚感知到,龍元潛靈珠正在不斷汲取那萬丈身影的力量,而那萬丈身影竟似渾然沒有察覺一般。
  若是按照這種態勢持續下去,哪怕最終東伯文殺不死對方,憑借這龍元潛靈珠的力量,也足可以將其毀滅!
  這就是老白傳授的法門,龍元潛靈珠在之前雖已受損,可畢竟是和龍族本源之力源自一脈的寶物,在對付這萬丈身影時能夠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妙用。
  若是能夠汲取了這萬丈身影體內所蘊含的本源之力,龍元潛靈珠不止可以得到修復,甚至威力也會比以往更加強大!
  ——
  ps:有點卡文,第二更10點半左右,第三更凌晨12點以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