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80 禁地遇險


  第二更!
  ——
  兩個月后。
  一顆參天大樹上,一道身影筆直站立,如劍如槍,目光遠眺著遠方那莽莽無盡頭的蓊郁林海,眉頭緊皺,心情沉重。
  這道人影自然是陳汐,這兩個月的時間,他歷經了數十次惡戰,幾乎每日都在與妖獸的搏殺中度過,雖談不上兇險之極,但在這種頻繁的戰斗搏殺中,他的戰斗經驗也是越來越豐富,已是能悉數發揮出黃庭境界的全部威力。
  此刻,他長發披散于肩,身影愈發飄然出塵,那對深邃清澈的眼眸中,偶爾閃過的一絲凌厲鋒芒,卻顯得冷厲肅殺無比,令人不敢逼視。
  “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天地靈氣如此充沛,但卻竟然無法遁空飛行……”陳汐從樹巔跳下,望著四周的一切,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這是一片看起來極為荒老的原始森林,到處都充盈著沛然之極的天地靈氣,這些靈氣濃郁到化成了絲絲縷縷的乳白色霧氣,四處飄蕩,令周圍的景象都是若隱若現,仿似海市蜃樓一樣。
  并且這里的花草樹木,哪怕是最普通的雜草,都蘊含著死死靈氣,枝葉碩大,根莖粗壯,比尋常所見足足大了十倍不止。陳汐就曾看到,一朵最普通的蘭花,竟然長了十多丈高,簡直都快要成精了。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片古老森林中,遍地都是野獸尸骨,甚至不乏一些強橫之極的妖獸骨架,白骨森森,顯得異常可怖。
  總而言之,這是一片靈氣充沛之極的森林,花草茂盛,但在那美麗的外表下,卻隱藏著兇惡、殘酷、致命的殺機!
  “這里應該是一處禁地,或許是很早以前的強者所布置,只要天地靈氣不散,這處禁制就能夠永恒運轉,咱們如今,只怕已被困在其中。”靈白點頭道,神色卻是要輕松許多。
  “早知如此,就該遁空飛行了。”陳汐嘆息道。
  “既來之,則安之,你難道沒發現,這里可是生長著許多的天材地寶,其中更有許多都是早已絕種的,像紫彩龍煙草、化云神鐵木……這些可都是煉丹、煉器時的好寶貝啊,這里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寶庫,若不狠狠搜刮一番,那可就太對不起自己了。”靈白笑嘻嘻說道。
  “也好,咱們一起邊走邊搜集。”陳汐也是大為意動,這里的靈氣濃郁都化作了霧氣,其內孕育的靈草靈木,自然有一些天材地寶級別的存在,搜集起來,既可以兌換靈液,也可以拿來自己用,一舉雙得。
  身處禁地之中,又無法遁空飛行,陳汐和靈白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能朝前繼續前行,路上看到一些罕見的材料,就收集起來,速度不快不慢,這也是為了防止速度過快,出現什么不測。畢竟這里的地面上,有著密密麻麻的妖獸白骨,它們的死肯定是有原因的。
  大約前行了一炷香時間,兩人終于有了新的發現,他們停留的位置,竟然是在一個峽谷裂縫中!
  頭頂,是望不到盡頭的漆黑巖石,而腳下,是一片嶙峋怪石,就好像來到了地底深處,四周都是一片幽冷。
  而在他們前方,是一條寬只容一個人通過的裂縫,里面幽邃不可測,一股冷風從里邊吹出來,夾帶著純厚的靈氣,更有一絲濃郁的死氣和血腥之氣,陰冷嗖嗖。
  風口!
  陳汐不禁露出一絲喜色,有風就說明這條裂縫后面應該與外界相通。
  “陳汐,咱們要小心一些,那風中傳出的死氣非同尋常!”靈白神色凝重道,他修習的是寂滅劍道,非生非死,寂滅無垢,對這種氣息最為敏感。
  陳汐點點頭,持劍在手,朝裂縫內行去。越往里邊走,風力就越大,到得最后,陳汐不得不運轉真元來抵抗那恐怖的風力,這也令他的神情也凝重起來。要知道,他可是悟出了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竟然無法在風中暢快而行,這簡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等等!這是……玄鈞重鐵!”靈白突然發出驚呼,從陳汐肩膀一跳而下,幾乎趴在地上,雙手死死攥住一塊黑黢黢的巖石。
  這顆被靈白喚作玄鈞重鐵的石頭,只有鵝蛋大小,通體光滑,就像個尋常所見的鵝卵石,但是看到靈白如獲至寶的模樣,陳汐頓時也不由好奇了,這玩意難道也是一件罕見的寶貝?
  “這是什么東西?”陳汐蹲下來,伸手拿去,然而令他吃驚的是,一顆不起眼的小石頭,自己竟是拿不起來!
  重!
  陳汐費了好大力氣,這才撿起了這顆似石頭一樣的金屬,甫一落在手中,就像托著一尊十萬斤重的小山,令他不得不施展巫力,這才穩穩托在手中。
  這玄鈞重鐵的重量,超過了陳汐所見過的任何金屬,單憑這一項,都足以稱得上罕見的寶貝了。
  “這玄鈞重鐵可是煉制天階法寶的材料,珍貴之極,別看就這么大一點,摻雜進飛劍中,飛劍的威力起碼暴漲兩成!”靈白一躍而起,落在陳汐手掌中,看著那玄鈞重鐵搖頭嘆息道:“除非達到涅槃境界,否則現在我也吃不下它,唉,可惜了這件寶貝。”
  “吃?”陳汐心中一顫,這寶貝若被吃了,那可就虧大發了,連忙手掌一翻,頓時就把這顆玄鈞重鐵收起來,然后目光一掃地面,可惜卻再沒有發現其他的玄鈞重鐵。
  “走吧,說不定里邊還有什么神奇的珍寶呢。”陳汐略帶期待地笑了笑,抬步朝裂縫更深處走去。
  然而還沒走多久,陳汐忽然停下腳步,靈白驚疑道:“怎么了?”
  “有東西在靠近這邊……”陳汐正說著,神色猛地微微一變,“不好,它好像發現我們了,好快的速度!”
  幾乎在他話音剛落,靈白的瞳孔驟然一縮,緊緊鎖定前方一個正在迅速變大的黑點。
  快!
  這東西速度之快,快如閃電,倏然出現在兩人身前,又突然一折翅膀,毫無征兆地停了下來,從極快,到極靜,都幾乎在瞬息發生,那種矛盾的感覺,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
  “該死!竟然是雪影蝶!”靈白臉色劇變,氣急敗壞,聲音中卻有一絲深深的忌憚。
  陳汐不了解雪影蝶究竟是什么東西,但它那無與倫比的恐怖速度,卻頓時令他神經高度緊繃。
  嗖!
  眼前一花,頓時失去了那小東西的身影,陳汐頓時心中一驚,幾乎下意識地,他的身形驟然一縮、一弓,抱膝成球。
  幾乎在同時,一道寒光在他所立的位置一閃而逝。
  陳汐頓時心中一凜,如果不是他神魂之力足夠強大,并且一直警惕著這小東西,恐怕只這一下,他就得殞命當場,因為那道寒芒閃過的地方,恰是他剛才咽喉所在的位置!
  在離開流云劍宗之后,即使是進入叢林深處的這兩個月,能夠給他帶來威脅的妖獸已經比較罕見了。然而此刻,眼前這被靈白叫做雪影蝶的小東西,其速度之快,甚至已超過了音速,比自己全力施展神風化羽遁法都要快上一絲!
  嗖!
  一道寒芒再次爆射而來,貼著陳汐的脖頸掠過,那刺骨的鋒銳殺氣,令他渾身毛骨悚然,再次失去了對方的蹤影。
  直至此刻,他竟是還沒看清楚這雪影蝶究竟是什么模樣!
  刷!
  靈白出手了,三寸高的身影頓時化作一抹刺眼的金芒,朝陳汐眼前位置斬去。
  叮!
  一聲刺耳尖利的碰撞時,陳汐只覺眼前一抹火花閃過,刺得他差點睜不開眼睛,這一刻,他已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叮叮當當……
  化作庚金劍竹的靈白,夭矯似電,渾身精芒激射,但速度卻跟不上雪影蝶,頓時險象環生。
  靈白在煉化掉六翼血龍蝠的肉身之后,如今的實力已跟兩儀金丹境修士旗鼓相當,然而此刻,他卻顯得那么狼狽,令陳汐再不敢小覷這雪影蝶,如臨大敵。
  這處裂縫僅供一個人通過,空間狹窄逼仄,為了不影響戰斗,陳汐當即施展出星斗大手印,狠狠朝兩側的巖石拍抓而下。
  嘩啦啦!
  在星斗大手印無可匹敵的力量下,四周巖壁頓時化作碎石,塵土飛揚,只一瞬間,陳汐所在的位置已被破開百丈范圍的空間。不過他的后路已經被堵得死死的,因為已經被那些碎石所填充。
  與此同時,陳汐精神空前集中,磅礴的神念之力覆蓋而出,竭力去搜尋那一抹難以捕捉的殘影。
  也不知是不是精神集中的緣故,或者是在危險的刺激下,陳汐的神念之力,竟然勉強能夠跟上這只雪影蝶的速度了。
  他此刻才看清楚,這雪影蝶只有巴掌大小,通體雪白,雙翅薄薄的,近似透明,邊緣鋒利似刀,泛著金屬光澤,一對纖偌毫發的觸角微微一晃動,身影就消失不見,快如鬼魅。
  它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就算陳汐勉強能夠跟上其速度,但依然無法攻擊到它,這雪影蝶簡直就是速度超絕的王者。
  再不敢有任何猶豫,事實上也不容他有任何猶豫,每一個呼吸內,這只雪影蝶就能夠攻擊數十次,這樣的攻擊頻率,已經深深威脅到他和靈白的性命。
  “兌劍道!”
  一剎那,無數道劍光寒影幻化而出,鋒利的劍氣縱橫交錯,形成一片光影,光影中,泥沼滿布,緩緩流動,散發出一股凝滯萬物,如拖似粘的鈍厚力量。
  空氣、虛空、周圍的一切景象都好像陷入泥沼中,被粘住,被拖延,只要陷入其中,必然會被無數劍光絞殺一空。
  兌者,澤也。“兌劍道”便是以水澤之力,凝滯萬物,令人就像陷入泥沼之中,掙扎不得,抵抗不得,最后被活活滅殺掉。
  在求生欲望的刺激下,陳汐這一劍已動用上全力,毫無保留,整個空間內都是劍影,都是泥沼。
  頓時,在那虛空中,出現了雪影蝶的身影,仿似被一只無形大手抓住,速度大減。它似乎極為驚恐,但那一對雙眼中卻露出異常猙獰兇狠的目光。
  刷!
  一聲輕響,雪影蝶已被靈白撕碎成塊塊,散落了一地。
  兩人相視一眼,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
  “終于殺死這可惡的小東西了。”靈白長長吐了一口濁氣,飛落地上,撿起一對泛著金屬色澤的透明翅膀,笑道:“雪影蝶是荒古異種,在《百毒蟲譜》中,它是唯一沒有毒,卻排名第三十九的厲害角色,它本身實力并不強,但速度卻是快于絕倫,被稱作妖獸中的影子殺手,這一切都是因為它這一對翅膀,也是罕見之極的寶貝,價值無法估量!”
  “第三十九都這么厲害?”陳汐有些艱難地吞了吞口水,他實在無法想象,排名第一的毒蟲又該有多厲害。
  靈白點點頭,旋即似意識到什么,怔怔道:“我忘記告訴你一件事。”
  “說。”
  “雪影蝶……是群居妖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