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03 誅心之言

星穹幽邃無垠,那一具青銅棺橫亙其中,四周星辰環繞,釋放古老蒼茫氣息,顯得宏大無比。
  很難想象,一具棺材而已,竟會如此之巨大。
  天地一片寂靜,佇足星空中,陳汐一行人望著眼前這一切,心中皆都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震撼。
  毋庸置疑,這定然就是那傳說中祖龍道主的埋骨之地!
  無垠歲月以來,這一片亡靈星系一直被視作禁地般的存在,前來探尋機緣的修道者,幾乎皆都飲恨在途中,無人成功。
  而今,陳汐他們橫跨諸多兇險之區域,跋涉千萬里星路,歷經“珍瓏道域”“蜃龍之界”“萬龍陵”“骨骸通道”等等考驗,一舉闖過龍巢山兩重禁區,最終抵達于此,終于看見了這傳聞中的祖龍道主埋骨之地,心中也是感慨萬千,久久無法平靜。
  甚至連他們都未曾想到,原本僅僅只是被敵人追殺而已,但卻誤打誤撞地居然來到了這里,造化之弄人,世事之無常,有此便可見一斑。
  “終于抵達此地了……”
  不知過了多久,沉寂的氣氛中忽然響起東伯文的嘆息聲。
  他一襲紫衣,面容俊美若少年,那一對明亮若電的眸子里卻是泛起無盡感慨滄桑之色。
  他為了沖擊道主之境,被困在此八千年歲月,而今終于看到一線曙光,心中也是無法平靜。
  “那一場無上機緣,必然就藏在此中!”
  老白也變得亢奮起來,目光灼灼,眉飛色舞。
  它乃是乃是誕生于混沌中,天生一副九竅玲瓏心,略加修行,便可以博古通今,知曉天下事,明辨天下法,號稱萬靈之師。
  可正因為這種太過逆天的天賦,卻令它遭受天妒,在修行時必然會經常遇到一些劫難,若無法度過,便將身隕道消!
  否則它的修為也不至于歷經無垠歲月的洗禮,依舊滯留在靈神境界中。
  不過,若此次能夠獲得這一場機緣,或許就能讓它在晉級境界時,抵御掉來自天道降臨的劫難!
  故而,當終于抵達這祖龍道主的埋骨之地時,老白心情可想而知有多激動了。
  無論是東伯文,還是老白,皆都對那一場存在于此地的無上機緣志在必得,此刻兩者相繼感慨出聲,令得氣氛忽然之間變得微妙起來。
  東伯文眸子瞇了瞇,陷入了沉默中。
  老白瞥了一眼東伯文的身影,神色也一點點收斂,隱隱帶著一絲警惕。
  陳汐、小寶、葉琰也都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這一點,心中頓時齊齊一凜。
  眼見機緣垂手可得,在這等情況下,若東伯文忽然對他們動手,那后果可著實不堪設想。
  氣氛變得沉寂,無人開口,也無人行動。
  雖未曾多說一語,可無論是陳汐他們,還是東伯文心中只怕都清楚,他們這一路的合作只怕就要在這一刻結束了!
  至于接下來是敵是友,完全就在東伯文一念之間。
  這一剎那,陳汐這才意識到老白之前的擔憂完全是正確的,面對這等無上機緣,的確能夠令任何人心生歹念了。
  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哪怕陳汐不認為以東伯文的為人會干出過河拆橋的卑劣事情,但卻是不敢不去防范。
  隨著時間推移,氣氛愈死寂,空氣中隱隱已充斥著一股劍拔弩張,風雨欲來的味道。
  望著遠處東伯文那一動不動的身影,陳汐眼眸逐漸瞇起來,他已作出準備,一旦生不測,便立刻施展爆氣弒神功,然后以終結道意將自己用不上的一些先天靈寶悉數給自爆了!
  之所以如此拼,完全就在于那東伯文可并非是尋常帝君可比,他乃是九星巔峰帝君,哪怕如今身受重傷,可所掌控的力量依舊遠遠不是陳汐他們能夠比擬。
  小寶也警惕起來,一對瞳孔中金光閃爍。
  葉琰悄然抿緊了櫻唇,清眸中泛起一抹肅殺決然。
  就在氣氛越來越緊張的時刻,忽然,東伯文猛地長長吐了一口氣,轉過身,眸子一一掃過陳汐他們。
  此刻他的神色平靜、淡然、冷峻,毫無情緒波動,令人辨不清他心中究竟在想著什么。
  可當陳汐他們碰觸到東伯文的目光時,心中卻沒來由皆都泛起一抹冰冷。
  東伯文張嘴,似要說些什么,或者說在這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后,他已作出了某個決定,打算做些什么。
  可就在此時,他猛地閉嘴,霍然轉身,目光驟然爆綻出一縷冷冽若電的神輝,遙遙朝那星空深處的青銅棺望去。
  這一幕顯得極為突兀,令得原本已警惕戒備到極致的陳汐他們皆都微微一怔。
  但旋即,他們就同樣也注意到了一絲變動!
  ……
  ……
  嘩啦~~嘩啦~~~
  不知何時,那星穹銅棺表面上悄然泛起一股猶如潮水般的晦澀波動,盈盈光。
  那氣息極為神秘,充盈著難以言喻的威勢,令人不可抑制便心生一抹敬畏!
  僅僅片刻,只聽嗡的一聲,似龍吟出淵,響徹九天十地,令得這片幽邃星空都為之一顫。
  下一瞬,在陳汐等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下,一道身影悄然浮現在了那青銅棺之上!
  他身姿瘦削而蒼老,盤膝坐在那青銅棺之上,渾身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銀色星輝中,令人看不清楚其面容。
  但其氣息卻如淵如獄,似與天接通,與地相融,與萬物相合,擁有著一股掌御萬道,主宰沉浮的可怖威勢。
  遠遠望去,就如同目睹一位無上的造物主降臨般!
  這太恐怖!
  誰能想象,在這祖龍道主埋骨之地的青銅棺上,竟會出現這樣一道神威不可測的身影?
  他是誰?
  又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這一刻,陳汐也終于明白,為何那東伯文會忽然態度大變,將一切心神挪移到了那青銅棺上。
  因為相較于他們,顯然這一道突兀出現的身影更讓東伯文重視,不得不凝聚全部心神對待!
  “本座隕落之際,便已猜到有朝一日會有人探尋而來,而能夠越過重重殺劫抵達于此,證明諸位皆都非尋常之輩可比。”
  忽然,那一道身影開口,聲音沉渾、鏗鏘、又帶著一股驕傲無比的味道。
  “然,非我祖龍一脈,想要獲得本座所留機緣,自當獲得本座認可!”
  此話一出,不亞于平地起驚雷,令得陳汐他們終于明白,眼前這一道身影竟是當年隕落的那位祖龍道主!
  換句話說,對方極有可能就是祖龍道主所遺留下來的一縷意志烙印!
  一想到此,陳汐他們心中又是一陣震撼,實在無法想象,無垠歲月過去,如今竟還能有幸目睹這位祖龍道主遺留時間的真容。
  “如何認可?”
  東伯文忽然出聲。
  陳汐他們心中一緊,頓時不敢胡思亂想,意識到東伯文已經開始采取行動,謀求這一場機緣。
  “論道。”
  那一道“祖龍道主”的身影開口。
  “論什么道?”
  東伯文追問。
  “你欲晉級道主之境,論的自然是成就道主之道。”
  “祖龍道主”聲音沉渾,波瀾不驚。
  可這一句話落入陳汐他們耳中,令得他們皆都心中一驚,這位隕落不知多少歲月的祖龍道主,竟似是已勘破了東伯文此來目的!
  “好,我便來和你論道!”
  東伯文沉默片刻,忽然縱身上前,腳步一跨,便瞬息來到了那青銅棺上,和那祖龍道主的意志烙印面對而坐。
  “本座這里有龍魂一縷,龍血一罐,龍源一股,龍心一枚,你若能夠獲得本座認可,這一縷龍魂便是你的。”
  “祖龍道主”沉聲道。
  一句話,便道出了這一場無上機緣的所有內容!
  “祖龍之心,老祖我需要的就是這玩意!”
  老白聞言,呼吸都變得急促,激動不已。
  陳汐他們并不清楚所謂的龍魂、龍血、龍源、龍心究竟擁有何等驚世神妙,但毋庸置疑,這便是無垠歲月以來吸引許許多多修道者前來探尋的無上機緣。
  “我如果想把包括龍魂、龍血、龍源、龍心都獲取呢?”
  東伯文忽然問道。
  一句話,令得陳汐他們心中皆都一沉,臉色有些難看,終于敢確定,這東伯文果然早已做出決斷,打算將這一場無上機緣全部霸占。
  甚至他們懷疑,之前若不是這祖龍道主的意志烙印突然出現,這東伯文只怕早已對他們動手了!
  為什么動手?
  太簡單了,為的就是他一個人攫取這一場機緣!
  小寶大怒,目眥欲裂:“這該死的家伙,還真是狼子野心啊!”
  葉琰一臉厭憎:“沒想到他竟會是這種人。”
  陳汐卻顯得很平靜,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許他之前的確是真誠和我們合作,但面對這一場無上機緣的誘惑時,心思已不自覺生了變化。”
  “若你能夠讓本座滿意,未嘗不可獲得這一切。”
  這時候,“祖龍道主”意志烙印所化的身影已開口,“不過,想要搬到這一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無論如何,終究要試一試!”
  東伯文這一刻顯得冷靜沉著無比,眸子中一片堅定,顯然對這一場機緣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