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804 半路截殺

論道開始。
  青銅棺表面泛起一圈圈漣漪似的銀色神輝,將東伯文和“祖龍道主”意志烙印所化的身影齊齊籠罩。
  以陳汐他們的能耐,至此也徹底聽不清楚兩者論道的聲音,只能遠遠看著。
  “可惡!竟被這家伙搶占了先機!”
  金瞳獼猴小寶憤憤不平。
  “這可怎么辦,萬一真被那東伯文成功了,咱們豈不是白來一趟?”
  葉琰有些焦急。
  見此,陳汐也不禁皺眉,沉吟不已。
  “不必擔心,這就是緣法,努力爭取就是,若最終未能如愿以償,也該我們無緣獲得這一場機緣。”
  這一刻老白反而似看開了,只不過陳汐卻能敏銳察覺到,老白看似說的輕松,實則心中也在擔憂。
  這也正常,畢竟這一場機緣關乎著老白的晉級問題,哪怕他存活了無垠歲月,面對這等機會也是無法免俗。
  “不行的話,我們便采取行動,強行破壞這一場論道!”
  陳汐眸子里泛起一抹狠色,東伯文之前的態度,已經讓他徹底判斷出,對方為了這一場機緣,甚至不惜要對付他們,在這等情況下,還有什么情面可講?
  “不妥,這么做,只怕會引起那祖龍道主所留的意志烙印的反應。”
  老白搖頭,斷然否定了陳汐的主意。
  “這東伯文簡直就是狼子野心,忘恩負義,當初大先生就不應該指點他的修行!”
  葉琰憤然不已,“難道他忘了,之所以能夠抵達于此,還不是因為陳汐你手中的大羅天網和龍元潛靈珠?”
  陳汐搖頭道:“話不能這么說,我們能夠闖過第二重禁區,也離不開他出手幫忙。”
  對于此,陳汐的確看得很開,并未有多少憤恨。
  正如他之前所言,在抵達此地之前,對方應該并無獨自一人霸占這一場機緣的心思,也并無謀害他們的念頭。
  否則早在闖關第二重禁區時,憑借東伯文的威能,足可以提前把他們殺害,將大羅天網和龍元潛靈珠搶走,從而讓他自己一人闖關抵達于此,而不至于等到現在。
  “不錯,這東伯文相較于那些心思陰邪狠辣之輩,已經算得上正人君子了,只是可惜最終他也未能抵擋住這一場機緣的誘惑,而對咱們心生歹念。”
  老白嘆息,神色有些復雜,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古人誠不我欺。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葉琰忍不住問道。
  “等。”
  陳汐毫不猶豫答道,“只要論道未曾結束,就代表我們還有機會。”
  “可萬一被那東伯文成功了呢?”
  葉琰憂心忡忡。
  “那就證明這一場機緣和我們無緣,離開就是了。”
  陳汐沉默片刻,這才說道。
  ……
  ……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陳汐注意到,那青銅棺上彌漫的晦澀波動驟然劇烈翻滾起來。
  然而,那原本靜靜盤膝而坐的東伯文忽然渾身一顫,淡然從容的臉色變得激動起來。
  這是發生了什么?
  陳汐心中一凜。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這樣!”
  不等陳汐反應,這片天地間陡然響起東伯文的大吼,聲音中充斥著極度的驚慌和不甘,似遇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一般。
  而看他的神色,此刻更是劇烈變幻不已,呼吸急促,一副幾欲瘋狂的模樣,哪還有一絲九星帝君所擁有的氣度和風范?
  “若不知止,一切皆成空!”
  那祖龍道主沉渾鏗鏘的聲音響起,震蕩四野。
  一剎那間,東伯文如遭雷擊般,聲音戛然而止,渾身都僵硬在那里,面容呆滯。
  這顯得極為不可思議,一尊九星帝君,心境修為早已被磨礪得何等堅固,可此時竟似是無法控制自我一般。
  “哈哈,這家伙似乎論道失敗了,連那一縷龍魂都只怕獲得不了了。
  小寶幸災樂禍不已。
  “這論道如此厲害,連九星帝君都似抵抗不住,若是換做我們的話……”
  葉琰卻是有些擔憂。
  “不必擔心,論道而已,又非戰斗,他東伯文辦不到,可不代表老祖我辦不到了!”
  老白卻是振奮不已,信心滿滿,它可是有著“萬靈之師”的稱號,博聞強識,通曉天地萬般法,自不畏懼和任何人論道。
  陳汐見此,不禁暗松一口氣。
  “錯了,我的確錯了……”
  遠處忽然響起東伯文的嘆息,竟似帶著一抹釋然,似了斷了心中的一個結,他的神色重新變得平靜下來。
  噗!
  令陳汐他們皆都意外的是,下一刻,東伯文竟是將自己左臂撕扯掉,鮮血淋漓。
  而他卻似渾然不覺痛楚,神色平靜道:“心術不正,雜念涌生,貪欲作祟,蒙蔽我心,經此磨礪之后,我當以此臂為誓,日后修行若再犯此戒,當受天道誅滅之刑!”
  字字鏗鏘,透著一股鄭重虔誠的力量,似大道之音轟震天地間。
  “諸位道友,之前我心生歹念,未能立刻斬除魔障,此臂便是付出的代價。”
  說話時,東伯文起身,目光忽然遙遙望向陳汐他們,面露一絲愧疚,竟是在為自己之前行為贖罪懺悔!
  陳汐等人皆都心中一震,觸動不已。
  “道心生塵,拂去便是,若你無此舉動,注定無法得到此龍魂,拿去吧!”
  那祖龍道主意志烙印所化的身影開口,他袖袍一揮,一道金燦燦的龍之虛影倏然騰空而起,一瞬息便涌入到了東伯文體內!
  顯然,那必然是祖龍道主所遺留的一縷龍魂無疑!
  這不止令陳汐他們感到意外,連東伯文自己似也未曾想到,微微一怔之后,他忽然面露一抹復雜之色,拱手道:“多謝。”
  說罷,他身影一閃,離開青銅棺,徑直盤膝坐在星空中,開始閉目打坐起來,渾身不再理會其他一切。
  “哼,沒想到這家伙竟因禍得福。”
  老白冷哼了一聲。
  “這樣的結果對他而言,或許也是一樁歷練。”
  陳汐若有所思道。
  “這么說,你是打算原諒他了?”
  小寶兀自憤然道。
  “他已經放下了,我們難道還放不下?”陳汐嘆了口氣,“以后咱們與之劃分界限便好,以往恩怨無須再提。”
  陳汐很清楚,哪怕東伯文不道歉贖罪,他們也根本奈何不得對方,眼下的結果無疑已對他們之間的恩怨做出了了斷。
  “罷了,你們先聊著,老祖我去跟那家伙論一論道!”
  老白騰空而起,有些迫不及待地沖向了那青銅棺。
  “遭天之妒,降逆天之劫,沒想到這世上居然真的存在像你這等通曉萬法的靈物了。你若能夠通過本座考驗,那一枚龍心自當歸你所有。”
  “祖龍道主”似一眼看出了老白來歷,言辭之間帶著一絲驚訝的味道。
  “那便開始吧!”
  老白毫不客氣,大大咧咧道。
  “如你所愿。”
  “祖龍道主”袖袍一揮,一股晦澀的波動重新覆蓋在青銅棺之上,將他和老白的身影完全遮蔽。
  見此,陳汐等人頓時停止交談,目光齊刷刷望了過去。
  ……
  ……
  一個時辰后。
  遠處青銅棺上忽然傳出老白尖利的叫聲:“荒謬!道主之境乃無矩之境,與天比肩,不懼萬法,筑就終極之基臺,融萬道為己身,足可以歷經萬古而永壽,你之隕落,無非是遭不可測之劫罷了!”
  “不可測之劫,便是天劫,天道莫測,容不得與之比肩之輩,這個道理你是無法明白的。”
  “祖龍道主”平靜回答。
  “笑話,我通曉萬古之事,遍觀天地萬法,這世上又怎可能有我不明白之事?”
  老白顯得有些暴躁。
  “因為你雖知曉萬法,但卻不是道主,更未曾遭遇過這等劫難,故而你所知曉之事,無非是紙上談兵罷了。”
  “祖龍道主”一字一頓,透著一股直抵人心的力量。
  寥寥一句話,頓時令老白渾身一僵,呆滯在那里。
  陳汐等人見此皆都悚然一驚,沒想到老白并非是在和對方論道,而是在探討一些近乎晦澀難以揣度的天道之秘!
  “的確,我不是道主,也未曾遭遇這般劫難,但總有一天會清楚這一切。”
  許久之后,老白沙啞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決然。
  “逆天之路……可不好走。”
  “祖龍道主”撂下這樣一句話,便揮手道,“你要的已經給你了,走吧。”
  “多謝。”
  老白這一刻卻是罕見地客氣起來,說罷,它展翅而起,從青銅棺上飛了回來。
  “怎么樣?”
  陳汐連忙問道。
  “還好,總算成功了。”
  老白并未流露多少高興,含糊回答了一聲,就轉移話題道,“陳汐,你們也趕緊行動,莫要耽誤了這一場機緣。”
  見此,陳汐也不再多問,點了點頭,便吩咐小寶和葉琰陸續去和那一位“祖龍道主”論道。
  “你怎么不去?”
  老白訝然看了陳汐一眼。
  “我想再等等。”
  陳汐隨口道,目光卻是望向青銅棺之上,神色平靜,連老白也不清楚他心中在想著一些什么。
  老白禁不住問道:“你可是擔心論道失敗?”
  陳汐搖頭:“論道對我而言并不重要,哪怕就是和這一場機緣失之交臂也并不重要。”
  頓了頓,他深呼吸一口氣道:“我如今只想知道,像祖龍道主這等存在,當年究竟是如何隕落的!”
  老白登時一呆。
  ——
  PS:第三更凌晨12點之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