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810 來龍去脈

沒有耽擱,一行人在東伯文的帶領下,踏步虛空,來到了第二座神山之前。
  轟!
  當察覺到他們的到來,一道萬丈身影浮現天地間,氣勢若龍,直上蒼穹,和之前那一道由祖龍道主本源之力所化的“龍源之魄”極為相似,但氣息卻要更強大。
  對于此,陳汐一行人早有準備,依舊是由東伯文正面硬撼對方,而陳汐則在一側祭出大羅天網、龍元潛靈珠進行偷襲。
  一個時辰后。
  戰斗結束,陳汐一行人再次獲得一些由祖龍道主本源之力所化的光團,瓜分之后,便各自開始煉化。
  ……
  ……
  一個月后。
  陳汐一行人跨入龍巢山第二重禁區的第九座神山!
  在這個過程中,東伯文這位九星帝君充當主力,發揮出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當然,若非陳汐手中的大羅天網和龍元潛靈珠,東伯文也斷無法如此輕松地擊潰一個又一個強大可怖的對手。
  與此同時,他們每擊敗一個對手,也是各自獲得了不少由祖龍道主本源之力所化的光團,被他們各自煉化,令得他們的修為在這短短一個月內也是不斷進步。
  雖然進步的幅度極小,可這絕對比閉關苦修數千年歲月的效果要更顯著,甚至堪稱是神速!
  就像陳汐,在抵達第九座神山時,自身的修為已僅僅只差一線,便可以邁入祖神后期階段!
  而這一切的變化,僅僅發生在一個月之間而已,這等修煉速度若是被外界修道者知道,只怕根本就難以相信不可。
  唯一令陳汐意外的是,無論是老白,還是小寶,雖然從光團中獲得了不少好處,可竟都未曾出現晉級的征兆。
  有此便可以知道,這倆家伙的天賦是何等變態,根本非常理能夠衡量。
  至于葉琰,因為她早已臻至祖神大圓滿地步,哪怕獲得再多的光團,可因為沒能捕捉到晉級帝君境的契機,也是根本無用。
  故而她徹底放棄煉化光團的打算,而是把它們全都收藏了起來,等待有朝一日真正能夠沖擊帝君境時再利用。
  東伯文同樣獲得了不少好處,只是他修為早已臻至九星帝君巔峰層次,相較于陳汐他們,修為的進步卻顯得及其微小。
  不過即便如此,也足以讓他滿意了,他很清楚若是擱在尋常,想要獲得這等進步,沒有數萬年歲月的沉淀,根本沒辦法辦到。
  ……
  ……
  令陳汐一行人警惕的是,從第九座神山開始,他們所遇到的對手實力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大,就連東伯文出動,都勉強只有招架之力,險象環生。
  幸好,龍元潛靈珠這件異寶開始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有它不斷汲取對手的本源力量,令得東伯文只需堅持住不敗,就足可以將對耗死。
  ……
  ……
  三個月后。
  陳汐一行人歷經重重兇險,終于抵達第二重禁地第十八座神山上!
  “只剩下最后一個對手了。”
  東伯文開口,聲音中透著一抹沙啞,氣喘吁吁,眉宇間更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疲憊。
  這三個月中,他不斷和對手戰斗,剛開始還能堅持住,到了后來完全就陷入到了一種被完全壓制的局面中,被不斷打壓,身上也是負傷連連。
  之所以最終能夠擊敗對手,完全是拜龍元潛靈珠所賜。
  此寶能夠不斷汲取對手的力量,且不被對方察覺,正是憑借這種消耗,才讓對手的力量不斷衰弱,最終敗在東伯文手中。
  “不能再硬撐下去了,這次得好好修復一番。”
  老白神色凝重道,這一路上,它雖沒幫上什么忙,可卻目睹了整個戰斗過程,很清楚東伯文如今的狀態有些糟糕。
  別看他是九星帝君,可這一路上卻是負傷太多,再堅持前行,甚至可能遭遇不測。
  “不錯,我們已只差一步便可以跨出這第二重禁區,已不必再急于前行。”
  陳汐點頭,他這三個月也消耗極大,不止要操控大羅天網,且還要時時祭出龍元潛靈珠,雖說并未曾遇到什么兇險,可精神上卻承受著巨大無比的壓力。
  “也好。”
  東伯文深呼吸一口氣,便盤膝坐下,開始靜修起來。
  “小寶、葉琰、老白,你們在一側護法。”
  陳汐囑咐了一聲,便也開始打坐。
  在這三個月時間中,他的修為也早已邁入祖神后期,如今正在朝祖神大圓滿境界靠近,這一切都和那不斷被煉化的祖龍道主之力密不可分。
  “細算起來,這次若無這位老兄的幫忙,咱們只怕還真沒辦法抵達此地了。”
  見陳汐和東伯文相繼進入修煉中,老白禁不住有些感慨。
  葉琰和小寶深以為然,的確,若無九星帝君東伯文正面牽制住對手,單憑他們一行人,哪怕擁有大羅天網和龍元潛靈珠,也斷無法走到這一步了。
  畢竟,這第二重禁區中所充斥的殺劫太過恐怖,那一道道由祖龍道主本源之力所化的對手,也都是一個比一個強大,就連九星帝君東伯文都完全被壓制住,可想而知這第二重禁區何其之兇險了。
  也怪不得無數歲月以來,前來這亡靈星系尋覓的機緣的修道者一個個鎩羽而歸,至今未曾有人成功。單單是這第二重禁區,都足以令絕大多數修道者不敢越雷池一步。
  “不過,這次若無陳汐手中的大羅天網和龍元潛靈珠相助,單憑這位老兄的能耐,注定也無法抵達這里了。”
  老白話鋒一轉,道,“這就叫合則兩利,誰也不欠誰的,咱們可不必對他感恩戴德了。”
  葉琰和小寶皆都笑道:“這是自然。”
  ……
  ……
  十天后。
  陳汐從打坐中醒來。
  在陳汐醒來的第五天,東伯文也是徹底恢復狀態。
  “走,開始行動!”
  東伯文眸光如電,透著一抹迫人的威勢,“只要闖過了這最后一重關卡,我們便可以看到真正的祖龍道主埋骨之地!”
  一句話,令陳汐等人皆都心中一振,期待不已。
  老白見此,心中卻不禁有些擔憂,東伯文的力量太強大,若是真正尋找到了那祖龍道主所遺留的機緣,萬一對方貪心作祟,要將其霸占,那后果可著實不堪設想。
  “放心,他若敢起歹念,就是拼著毀掉身上所有先天靈寶,也要讓他無法如愿以償。”
  陳汐似看出老白心中擔憂,飛快傳音道,“更何況,我看這東伯文并非心思陰邪之輩,應當不至于發生這等狀況。”
  “希望如此吧。”
  老白嘆了口氣答道,它沒辦法不擔憂,自古財帛動人心,更何況是一場來自祖龍道主所留的無上機緣?
  面對這等無比的誘惑,可是什么事情都會發生的。
  ……
  ……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第二重禁區第十八座神山前的最后一名對手,竟是出奇的強大。
  哪怕東伯文施展出所有手段,竟是根本無招架之力,甫一開戰,就被對方一舉挫敗重傷!
  甚至,若非陳汐他們閃避及時,差點就被波及到,遭劫而亡!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龍元潛靈珠已鉆入對手體內,正自不斷汲取其力量。
  在陳汐他們一行人退避返回山峰上之后,龍元潛靈珠就像一只寄生蟲般,依舊在不斷汲取吞噬對方的力量。
  這讓陳汐他們頓時暗松了一口氣,這樣就好,已不必再讓東伯文出動,只要靜靜等待著,遲早便可以耗干對手的力量。
  只是如此一來,他們則無法再獲取到對手所留下的本源之力了。
  不過陳汐他們已顧不得這些,只要能擊殺對手,順利離開這第二重禁區,便已經足夠了。
  “嘿嘿,這樣也不錯,這東伯文已重傷,若是拼命的話,你倒是可以施展爆氣弒神功,用自爆先天靈寶的手段來和他拼一拼,而小寶這些日子力量不斷暴漲,也可以發揮一定作用。”
  再等待的過程中,老白不禁得意傳音給陳汐,“在這等情況下,希望這家伙不要心生什么歹念,否則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陳汐瞇了瞇眼睛,并未多說什么。
  兩天后。
  轟隆一聲,那由祖龍道主本源之力所化的“龍源之魄”轟然化為一片煙塵彌散,消失在原地。
  只留下一顆燦然熾盛無比的珠子滴溜溜懸浮在半空。
  和以往相比,如今的龍元潛靈珠顯得異常耀眼,不止修復如初,且威勢比以往強大了不止一倍!
  而這一切,皆都是拜汲取那祖龍道主的本源之力所賜。
  當陳汐將龍元潛靈珠收起時,遠處的景象陡然開始發生變化,斗轉星移,天地變幻。
  這第二重禁區中的力場悄無聲息的消失,十八座神山也是逐漸變得模糊,宛如幻影般消失不見。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陳汐等人眼前一花,當視野變得清晰時,就看見他們竟已經立足在一片浩瀚無垠的幽邃星空中!
  旋即,他們就看到了一副震撼人心的畫面——
  一具青銅棺橫亙在星空深處,四周環繞著密密麻麻的燦然星辰,靜靜懸浮著,釋放出古老、悠久、神秘無比的氣息,覆蓋了整片星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