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811 無動于衷

眼見陳汐似要和對方爭執,那觀海神城大門前頓時沖出一隊修道者,將陳汐拉到一邊。
  “道友還請海涵,那是神院掌印弟公孫慕座駕,得罪不得。”
  有人低聲開口,既是一種提醒,又是一種警告。
  神院?
  陳汐瞇了瞇眼睛,也不發作,任由那魁梧壯漢為那一輛巨大猙獰的青銅戰車開道。
  “賞!”
  在青銅戰車駛入城門的時候,戰車中傳出一道淡漠沉凝的聲音。
  “喏。”
  那魁梧壯漢恭敬點頭,探手便拿出一塊儲物寶囊,丟給了那一隊守衛的首領。
  “多謝公。”
  那守衛首領拱手出聲,態倒也不卑不吭。
  直至目送那青銅戰車離開,陳汐這才道:“這神院弟好大派頭。”
  “道友你大概不清楚,那公孫慕的來頭可不簡單,其本身便是帝域公孫氏少主,天賦超然無雙,修行至今八千四余年,如今已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十六名,名滿天下。”
  “也正因其表現出眾,在數年前,被神院大人物破格提拔為掌印弟,若不出意外,等他晉級帝君境時,便可以直接成為神院中的一位教諭長老,擁有滔天權柄和崇高地位。”
  那護衛首領略帶感慨開口,他也看出,陳汐是有些真本事的,公孫慕的那一名開道扈從,乃是神院赫赫有名的“神執事”之一,殺伐果決,戰斗力超強。
  而陳汐能夠化解來自一位“神執事”的力量,也讓那護衛首領明白陳汐并非等閑之輩。
  “哦?原來如此。”
  陳汐若有所思,他倒也聽說過,身為“帝域五”之一的神院,其道統有著為森嚴的等級劃分。
  其弟輩大致分作了“執律弟”“行道弟”和“掌印弟”個等級。
  其中“執律弟”乃是神院基石,受眾最多。
  “行道弟”乃是神院弟中的精銳,一個個皆都是歷經千錘煉,而后千挑萬選出的翹楚之輩。
  而這“掌印弟”則代表著弟中的巔峰存在,數目少,但一個個皆都是足可以傲視萬古的絕艷之輩,戰斗力之強大,幾乎皆都可以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前五十名中,堪稱是人中龍鳳,絕代天驕。
  要知道,那封神之榜祖神境前名中,大多都被修行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占據,而這些神院“掌印弟”能夠把名次位列其上,可想而知其天賦和戰斗力是何等之不凡。
  在神院“掌印弟”之上,便是“教諭長老”,實力無不是深不可測,擁有著難以想象的權柄和地位。
  至于“神執事”則是神院培養的一支類似護衛的力量,專門服侍“掌印弟”、“教諭長老”,一個個忠心耿耿、殺戮力驚人。
  這就是“帝域五”之一神院道統力量的大致構成,因力量的不同而劃分出了為森嚴的等級。
  陳汐之前也僅僅是聽說,但卻是沒想到自己甫一抵達帝域,就會碰到一位神院弟了,且還是那種地位崇高,擁有大權柄的“掌印弟”。
  一時之間,他心中也不禁疑惑,這公孫慕此來申屠氏,又是為了什么?
  陳汐可從沒聽說過,身為帝域頂尖大勢力之一的申屠氏,和神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了。
  “那敢問道友,這神院掌印弟此次又是為了何事而來?”
  陳汐試探道。
  “這個……就不是在下能知道的。”
  那守衛首領含糊回答,顯然是有些吃不準陳汐來歷,不愿吐露真情。
  見此,陳汐倒也不再追問。
  “大小姐來了!”
  “見過大小姐。”
  忽然,一陣噪雜的聲音響起,觀海神城大門前一眾護衛皆都神色一肅,躬身行禮。
  然后,陳汐就看見,一道綽約身影從那城門深處掠來,她身披淡藍霓裳,長發盤髻,面容白皙美麗,紅唇瑩潤而飽滿,渾身上下彌漫著一股逼人的靈秀之氣。
  赫然就是申屠嫣然!
  “陳……咦?”
  申屠嫣然原本似有些激動,清眸中盡是盈盈亮澤,可當看清楚城門外那一道身影時,不禁微微一怔,對方模樣普通,氣質尋常,完全和自己認識的那家伙判若兩人,這是怎么回事?
  “嫣然姑娘,好久不見了。”
  陳汐卻是笑了笑,溫聲開口,他容顏雖改,聲音卻未變,甫一開口,頓時就讓申屠嫣然恍然明白過來。
  “沒想到你這家伙居然會主動找上門來,簡直讓我意外了,走走走,我們進去敘舊。”
  申屠嫣然清眸里泛起一抹發自內心的欣喜,走上前毫不見外地拉起陳汐胳膊,就朝城門內行去。
  陳汐欣然應之。
  可這一幕看在那些城門守衛眼中,卻是被驚得眼珠差點掉出來,往日里自家大小姐何其驕傲孤冷,令得不知多少愛慕前來的青年才俊被拒絕門外,可如今,她居然會對這男如此之親昵!
  這簡直驚人了!
  那家伙是誰?
  長得如此普通,氣質也如此稀松尋常,怎會能夠得到大小姐如此青睞?
  一眾守衛瞪大了眼睛,猶自不敢置信。
  ……
  ……
  觀海城內,便是申屠氏盤踞之地,走入其中,只見到處都是古老巍峨的建筑,恢弘而大氣,非歷經無數歲月的沉淀,絕無法擁有眼前之氣象了。
  “你這家伙的到來可著實嚇了我一跳。”
  上,申屠嫣然笑吟吟開口,一對盈盈妙目上下打量著陳汐,似要看看他這些年又有何等變化。
  可惜陳汐早已改容易貌,令得她也是看不出什么端倪。
  不過能夠看見陳汐前來造訪自己,已經讓申屠嫣然很欣喜了。
  “實不相瞞,我這還是第一次踏足帝域中,而此次前來尋你,也是有一事相求。”
  陳汐略一猶豫,還是如實開口。
  “原來你不是專程來看我的。”
  申屠嫣然咬了咬瑩潤的紅唇,清眸泛起一抹幽怨,頓時之間,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有些哀婉,楚楚可憐,配上她那清美無匹的傾世容顏,簡直足可以令天下任何男都心生憐惜。
  陳汐頓時苦笑,雖明知對方是在開玩笑,可依舊感到有些訕訕,他可是很少去主動求人幫忙的。
  “哈,別當真,我跟你開玩笑呢。”
  見陳汐臉上泛起一絲窘色,申屠嫣然不禁撲哧笑出聲來,一瞬間猶如花綻放,格外明艷動人。
  不得不說,這女人的確擁有絕世姿容,萬種風情,無論什么情緒被她表露出來,都有著一種別樣的美麗。
  “對了,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申屠嫣然問道。
  陳汐倒也不隱瞞,直言道:“我此次前來,只是想借你們申屠氏的傳送神陣一用。”
  “傳送神陣?這倒并非多大難事,待會我便會去請求父親,將此事應承下來。”
  申屠嫣然幾乎沒有思,便即答應下來。
  “那可就多謝了。”
  陳汐笑道,經過之前葉琰的解釋,他如今已清楚,這“傳送神陣”看似只具備挪移之妙用,可每一次開啟,動輒就需要損耗巨量的資源,即便是申屠氏這等頂尖大勢力,若是沒有緊要迫切之事,尋常也不會隨意動用傳送神陣。
  而申屠嫣然能夠如此爽快應承下來,令得陳汐自然也是頗為感動,知道雖說多年不見,可申屠嫣然并未改變對自己的態。
  “小姐,族長有令,請您前往宗族大殿一趟。”
  就在陳汐和申屠嫣然交談之際,遠處忽然有一名黑衣中年匆匆而來。
  “哦,倒是巧了,我倒也正打算去見父親一面呢。”
  申屠嫣然怔了怔,便即笑道。
  “可是小姐……”
  黑衣中年欲言又止。
  “叔,你究竟想說什么。”
  申屠嫣然皺眉道。
  “小姐,聽說……聽說神院遣派的使者也抵達咱們申屠氏了。”
  黑衣中年低聲開口,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可申屠嫣然卻是一下聽懂了,清眸頓時一凝,氣息明顯變得冰冷起來,似有些慍怒,道:“我早說過多少次了,我是斷不會加入神院的,怎么父親依舊還把他們迎進門來?”
  陳汐在一旁聽到心中一動,那神院掌印弟公孫慕,該不會就是為此而來吧?
  “小姐,我聽聞這是星少爺一力促成的,族長和其他長老也似乎有些意動,您……最好還是去見上一見,以免失了禮儀。”
  黑衣中年道。
  “申屠星!又是這家伙!”
  申屠嫣然恨恨道,“他巴不得把我早早送出去,好借機謀取族長繼承人之位呢!”
  黑衣中年抿嘴不言,這等話題他可不敢插嘴了。
  申屠嫣然深呼吸一口氣,恢復冷靜,道:“這么說,那神院使者此刻已經在宗族大殿了?”
  “這倒沒有,如今他們被星少爺安頓在迎賓殿中,或許過不了多久,便會正式拜見族長大人。”
  黑衣中年飛快道,“小姐,您若是不愿意拜入神院,倒是可以趁此時間向族長表明心跡,若能得到族長認可,此事或許便可以迎刃而解。”
  申屠嫣然點了點頭,道:“你先去吧,待會我便來。”
  “喏。”
  黑衣中年拱手領命而去。
  ——
  ps:接下來的情節大致捋順,明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