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814 忍無可忍

紫薇帝君東伯文,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蓋世帝君,在上古神域中的地位之高,足可以和真武帝君、勾陳帝君并列。
  在修行界中,有關東伯文的傳奇經歷有很多,例如有傳言他的本體乃是誕生于“混沌紫霞”中的一縷靈體,天賦然無雙。
  也有傳言說,東伯文是當今世上所有九星帝君中,最有希望晉級道主之境的一個。
  但不管傳言如何,紫薇帝君東伯文的實力,的確是毋庸置疑的強大,這一點無人敢于去質疑了。
  只不過此時當得知,一向行蹤飄忽,宛如閑云野鶴般的東伯文,竟突然下狠手,于半個月前一舉滅殺泰鏡帝君一行人和太上教五靈神將,在座一眾申屠氏大人物們終于被徹底震撼,面露一抹驚色。
  無論是泰鏡帝君,還是那太上教五靈神將,可都不是尋常之輩,可東伯文卻居然出手殺了他們,這不就等于徹底得罪了那少昊氏和太上教?
  誠然,東伯文在帝君境中位列巔峰之位,足可以傲視世間大多數人,可別忘了,那少昊氏可是永恒世家,其宗族中可是擁有道主境老古董坐鎮。
  至于太上教……那就更可怖了,乃是帝域五極之一,且行事無情,手段冷酷,得罪這樣一個大勢力,哪怕就是東伯文這般存在,只怕都得掂量掂量后果吧?
  可是偏偏地,東伯文如此做了,他……又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做出這等事情的?
  一時之間,大殿中一片沉寂,皆都被這個消息所震撼。
  “諸位可曾聽說過,很多年前,東伯文曾欲拜入神衍山,尋求晉級帝君境之法門,雖被神衍山之主拒絕,但卻是偶然得到了大先生巫雪禪的指點。”
  一片沉寂中,申屠清遠緩緩開口,說出一段許久之前的秘辛,“也正因為這一次指點,東伯文方才能夠順利晉級帝君境。”
  眾人一怔,很快不少人隱約猜到了什么,皆都目光一凝,面露恍然之色。
  “這么說,紫薇帝君此次出手,竟是為了保護那個陳汐?”
  “定然如此了,無論泰鏡帝君一行人,還是那太上教五靈神將,可都是為了追殺那神衍山傳人陳汐,如今卻齊齊喪命在紫薇帝君手中,再加上紫薇帝君和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的這層關系,顯然表明,紫薇帝君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保全那陳汐的性命!”
  “怪不得,怪不得紫薇帝君敢于這么做,原來是為了報答當年大先生巫雪禪的指點之恩。”
  眾人議論,夾雜著驚嘆。
  唯獨陳汐自己清楚,紫薇帝君這么做究竟是為了什么,絕非是為了報答大師兄巫雪禪的指點之恩那般簡單。
  “若是如此分析,當這些消息傳入整個帝域時,的確足以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了。”
  申屠豹感慨出聲,他曾見過陳汐,清楚那個年輕人天賦是何等之不凡,只是他也沒有想到,才幾年沒見,對方竟已做出了這么多堪稱是驚世般的事情。
  此話一出,得到了不少認同。
  不過那申屠清遠卻是搖頭道:“若是如此,倒也不值得過多關注,可惜,這世上可沒有如此簡單的事情。”
  眾人頓時愕然,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還有比這更勁爆的消息?
  不止是他們,連陳汐也不禁怔了怔,有些疑惑申屠清遠究竟想說一些什么。
  很快,申屠清遠便揭曉答案:“就在三天前,莫勒域界傳來消息,太上教圣祭祀‘摩臨’,被神衍山大先生一舉鎮殺,魂斷九曲深淵,徹底喪命!”
  轟!
  大殿眾人如遭雷擊,徹底呆滯在那里,內心遭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沖擊。
  太上教圣祭祀摩臨!
  這可是一位道主境存在,近乎金剛不壞,亙古不滅,擁有著無上通天手段!
  可如今,就是這樣一位大人物,居然隕落了……
  這簡直太過駭人聽聞,令人都難以想象。
  畢竟,遍觀整個上古神域,實力能夠臻至道主層次的,僅僅只有一小撮而已,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
  堪稱是上古神域中位列金字塔尖的存在,可以用鳳毛麟角來形容。
  而在眾人的記憶中,已經太久沒有出現過道主隕落的例子了,距離至今最近的一個道主隕落,也已經過去數千萬年歲月。
  那位隕落的道主便是來自鯤鵬一族的鯤鵬道主,不過他乃是遭了天譴劫數而身隕道消,和太上圣祭祀摩臨被鎮殺而亡完全不同。
  故而,所造成的震撼也是不可同日而語。
  這一刻,就連陳汐也禁不住心生驚嘆,但和其他人不同,他此刻心境卻是一片輕松和喜悅。
  早在離開太初觀時,他就知道大師兄巫雪禪正在和太上教圣祭祀摩臨對決,這一場戰斗甚至持續了數年之久。
  只是連他也沒想到,就在自己剛抵達帝域時,大師兄便已經取得了這一戰的勝利。
  “多少年了,居然再次有道主隕落!神衍山這是要做什么,難道真打算徹底和太上教開戰嗎?”
  “沒想到,大先生隱世不出這么多年,修為愈恐怖了,連摩臨道主都喪命在其手中,這般手段簡直是匪夷所思。”
  “這一下,帝域原本平靜的局面勢必會被打破了!”
  “道主隕落啊,所產生的震動也不知會引一場怎樣的禍亂。”
  “神衍山!又是神衍山,無論是那大先生巫雪禪,還是那陳汐,他們該不會早已商量好,要做出這些事情吧?”
  “還真有可能,畢竟在我看來,對于葉氏、少昊氏和太上教三大勢力之間的合作,神衍山定然不會袖手旁觀了。而大先生巫雪禪斬殺摩臨道主這件事,無疑是對他們合作的一種反擊!”
  沉寂的氛圍很快便被打破,議論聲轟然而起,一個個都在分析圣祭祀摩臨隕落后,有可能會對帝域產生的影響。
  聽到這些議論,陳汐心中卻是有些啼笑皆非,他可是很清楚,大師兄斬殺摩臨道主,根本就不是還擊太上教。
  而是因為當初在葬神海畔時,大師兄曾順手殺了太上教三個紅袍大祭司,引起了這摩臨震怒,于是追殺而來。
  若非如此,陳汐早已跟隨大師兄返回神衍山了,根本不必再繞道前往那太初觀中。
  不過,這個原因他卻是沒法解釋出來,也只能默認了大殿眾人那浮想聯翩的揣測。
  “沒想到,你大師兄居然如此厲害。”
  申屠嫣然也是感慨出聲,傳音給陳汐,“當然,你也不差,才祖神境修為,就能跨境界滅殺那南渡帝君,若是等你臻至道主境界,那還了得?”
  “我可沒你想的那么厲害,當初能夠滅殺南渡帝君,也是機緣巧合,僥幸成分居多。”
  陳汐苦笑開口。
  “虛偽!”
  申屠嫣然瞪了他一眼,一對星眸中卻是異彩漣漣,也不知心中在想著些什么。
  “且不談此事對整個帝域局勢的影響,諸位如今都已清楚,太上教欲要和葉氏、少昊氏達成合作,站在同一個陣營,但卻遭受到了神衍山的強烈還擊,在這等情況下,你們覺得,若是我們申屠氏和神院合作,又是否會生類似事情?”
  忽然,申屠清遠出聲,一語壓住了所有噪雜的聲音,令得所有人心中齊齊一凜,氣氛也是變得沉寂起來。
  “別忘了,神衍山和神院的關系可同樣很緊張。”申屠清遠又補充了一句。
  寥寥一句話,再結合剛才所聽到的消息,令得大殿中不少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四弟,你這就有些危言聳聽了,如今因為摩臨道主的隕落,神衍山已等同于和太上教徹底撕破了臉皮,在這等情況下,神衍山哪還敢再樹立另一個強敵?”
  申屠明達卻是曬然一笑,對此不以為然。
  “大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感覺在這等局勢下,咱們申屠氏還是保持中立,采取觀望態度為妥。”
  申屠豹沉聲開口。
  “三弟,你也看到了,摩臨道主一死,整個帝域局勢必將生大變故,在這等情況下若再不做出抉擇,以后想要后悔可就徹底晚了!”
  申屠明達皺眉不悅道。
  眼見兩人又要爭執起來,忽然大殿外傳來一道聲音:“啟稟族長,神院使者再過片刻便將抵達!”
  一句話,令得大殿中的爭執頓時消失,變得沉寂。
  但旋即,申屠明達便冷冷一哼,略帶威脅道:“三弟,待會你可千萬莫要說錯話了,否則得罪了神院使者,對咱們申屠氏的影響可不好!”
  “哼!”
  申屠豹冷哼一聲,卻是不再多言。
  “好了,等那位神院使者前來詳細談一談,再做決定也不遲。”
  申屠清遠揮了揮手。
  說話時,他目光望向申屠嫣然,道:“嫣然,無論你心中怎么想的,待會可莫要失了禮數。”
  申屠嫣然咬了咬櫻唇,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陳汐見此,只是看了看申屠嫣然,并未多說什么。
  “神院掌印弟子公孫慕,攜青犼神族后裔拓跋川,前來拜見申屠氏諸位前輩!”
  片刻后,一道淡漠沉凝的生意倏然在大殿外響起。
  ——
  ps:1,祝行真子和刀堯童鞋生日快樂~~~
  2,多謝兄弟冥棲漾的打賞捧場~~另外,今天是月末,統計了一下,這個月更新了十六萬字,比以往少了許多,金魚很慚愧,下個月定當奮。
  3,月票榜也是今年上半年第一次跌出前二十名之外,這一切都怪金魚不給力,下個月看金魚表現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