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815 無可匹敵

轟!
  紫色神霞若垂天之幕,鎮殺而下,將方圓萬里內的星辰、時空全部齏粉,場景可怖。
  這可是來自一尊九星巔峰帝君的攻擊,威勢豈是尋常可比?
  那太上教五靈神將哪怕動用全力躲避,可在這一擊的覆蓋之下,也是遭受重創,一個個若遭受神山碾壓,身軀被狠狠震飛出去,口鼻噴血,痛叫不已。
  這一幕顯得尤為震撼人心,這可是五位帝君,可卻是根本無法抵擋住東伯文的一擊!
  當陳汐他們目睹這一幕時,也不免心生震撼,這就是一星帝君和九星帝君之間的差距,一個宛如天上雄鷹,一個則宛如不堪一擊的螻蟻,彼此相差實在太過懸殊。
  “逃!”
  驚怒吼聲響徹,一擊受挫,太上教五行靈將又驚又怒,頓時意識到了危險,哪還敢再逗留,下意識就倉惶而逃。
  見此,東伯文卻并未追攆,而是把目光望向陳汐他們,道:“有我在,沒人會阻攔你們。”
  聲音依舊平靜而溫和。
  “呵呵,我們可沒求你出手。”
  老白冷笑,它可不會領情了。
  東伯文笑了笑,神色波瀾不驚,似渾然不在意。
  “我們走吧。”
  陳汐看了一眼東伯文,心中卻是嘆了口氣,轉身帶著老白他們離開。
  “其實這家伙的態度還算不錯,身為一尊九星帝君,為了贖罪不僅自損一臂,且還一路將咱們相送到這里,這可很罕見。”
  老白若有所思道,“莫非,這家伙是擔心你那大師兄找他麻煩?”
  “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陳汐淡然答道,他早已決定和東伯文劃分界限,哪怕對方剛才出手幫自己化解了一場危難,也無法令他改變心意。
  “只是可惜,這家伙竟眼睜睜看著那太上教五靈神將逃走,這忙幫的可有些不地道。”
  老白撇嘴道。
  “或許,他是忌憚太上教也說不定。”
  葉琰補充了一句。
  陳汐皺眉,有些不想再探討有關東伯文的事情。
  他正打算打斷這個話題,就在此時,身后遠遠傳來東伯文的聲音——
  “各位道友,太上五靈神將已敗退,你們還打算繼續執迷不悟?”聲音冷漠中透著一股迫人的威勢。
  陳汐等人頓時心中一震,這句話顯然不是說給他們聽的。
  轉頭望去,陳汐他們就悚然發現,不知何時,一行人早已出現在自己后方,那為首的赫然是泰鏡帝君!
  仔細望去,他們攏共七八個,一個個氣勢震爍萬古,睥睨傲岸,擁有蓋世之威風,竟赫然是一尊尊帝君大人物!
  顯然,那些帝君存在皆都是泰鏡帝君請來的援手。
  令陳汐他們暗松一口氣的是,東伯文不知何時已擋在了泰鏡帝君一行人之前。
  換而言之,若不是東伯文,陳汐他們只怕早已遭受到了泰鏡帝君一行人的偷襲了!
  而目睹這一幕,陳汐他們也終于明白,為何東伯文不去追殺那太上教五靈神將了,原來他早已察覺到了泰鏡帝君一行人的存在!
  “你們快走,這些家伙就交給我了,等返回神衍山,還請代我向大先生問好。”
  東伯文的聲音遠遠傳達而來。
  一句話,令陳汐他們情緒皆都有些復雜。
  當初這東伯文若不是心生歹念,或許……他們之間的關系就不會搞得如此僵硬吧?
  “這一下,哪怕不想和他再有交集,也不得不欠下一個人情了……”
  陳汐心中一嘆,忽然出聲道,“多謝,我會把你的問候轉述給大師兄的。”
  說罷,他不再遲疑,帶著老白他們施展挪移之法全速而去。
  ……
  ……
  轟隆隆!
  身后傳來一陣可怖無比的戰斗碰撞聲,一顆顆星辰轟然爆碎,那一片星域都受到波及,神輝擴散,陷入一片大混亂之中。
  那是屬于帝君境之間的交鋒,驚世駭俗,足可以逆亂乾坤,摧垮天地萬物!
  不止如此,這一片亡靈星系依舊陷入一種不斷毀滅的狀態中,令得這一場原本就激烈無比的戰斗變得愈發混亂起來。
  陳汐他們一行人已遠遠遁去,并不清楚這一場戰斗究竟會以哪一方的勝利落幕。
  但他們皆都明白,無論之前在祖龍道主埋骨之地時,東伯文對待他們的態度再不堪,可如今他已經用行動補償了他們,且補償的代價超乎想象的大。
  這個恩情,他們也必須認了。
  其實仔細想一想這一切的因果,僅僅只不過一個“歹念”所釀成……
  看似荒謬,實則當事雙方都清楚,這個“歹念”若是在當時未曾得到遏制,所造成的后果絕對不堪設想了。
  故而,陳汐毅然選擇了和東伯文劃分界限。
  而東伯文呢,他為此付出了一只胳膊,甚至更是付出一切行動去補償陳汐他們一行人,所求的,已不是挽回和陳汐他們的關系,而是心境上的一種圓滿。
  數個時辰后。
  陳汐一行人終于離開了這一片亡靈星系,一路上風平浪靜,再未曾遇到任何波瀾。
  這讓他們皆都感到輕松不少。
  為了避免在接下來的路途上再發生不測,陳汐將老白、小寶、葉琰都藏在了體內宙宇中,而后改容易貌,以禁道秘紋遮蔽自身氣息。
  做完這一切,他這才祭出一艘寶船,盤膝坐在其上,開始在那漫漫星空中穿梭飛遁。
  在離開太初觀時,大師兄巫雪禪曾將一份記載著通往神衍山地圖的玉簡交給陳汐,讓得他不至于在前往帝域時迷失了方向。
  不過按照陳汐的推算,離開了亡靈星系之后,起碼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方才能抵達帝域之中。
  如今他只希望在接下來的路途中,再不要發生什么波瀾。
  ……
  ……
  嗖!
  無垠星空中,寶船穿梭時空,不斷朝前飛遁。
  寶船中,陳汐正自閉目潛修。
  歷經了這一場空前大追殺之后,陳汐的修為也是得到了一種顯著提高,從祖神中期提升到了祖神后期,正在朝大圓滿境界靠近。
  這一切,皆都發生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堪稱是進步神速,甚至可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
  畢竟,神境存在想要在修為上更進一步,本就艱難無比,早已非時間的積累能夠彌補。
  這就是機緣的妙處了,一旦獲得,就足可以令一名修道者的實力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
  為何當今修道者為了一場虛無縹緲的機緣,也寧愿冒著極大風險去闖蕩?原因就在于此。
  像老白、小寶、葉琰他們三個,分別獲得了來自祖龍道主所留下的龍心、龍血、龍源,當他們將各自的機緣徹底煉化之后,自身的修為勢必也會發生驚人的蛻變,這是毋庸置疑的。
  而此時陳汐的戰斗力,的確也已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語。
  在煉氣修為上,他已臻至祖神后期境界。
  在道心修為上,他已達到“原始心經”第二鍛之地步,心嬰若清稚少年,令得他足可以發揮出劍皇二重天之境的全部威能!
  在悟道境界上,陳汐也已從小成地步蛻變,臻至大成地步。
  若再算上陳汐那帝皇級祖神的無上潛質,如今的陳汐,足可以在祖神境中叱咤風云,碾壓絕大多數同輩存在了!
  當然,若是施展爆氣弒神功拼命的話,陳汐甚至敢和尋常的一星帝君斗上一斗。
  像永恒世家葉氏的“南渡帝君”,便是一位一星帝君,可最終卻是被陳汐和小寶聯手滅殺掉!
  這般彪炳逆天的戰績若是傳入上古神域,可想而知會引起何等一場轟動。
  總之,如今的陳汐,正在發揮出屬于一尊帝皇級祖神的威勢,當他臻至祖神圓滿境,徹底釋放出屬于帝皇級祖神的潛質時,絕對可以冠蓋群雄,傲視同輩任何人!
  到那時,只怕連封神之榜祖神境排名前百的存在也只能黯然失色,無法與陳汐對比。
  這就是獲得帝皇級道根的妙處,所謂帝皇,本就是獨一無二,冠蓋天下之意!
  不過,陳汐并不會因此而自滿了,在這一場大追殺之中,他的對手太強,不少都是帝君境存在,哪怕他在祖神境中再強,可是和帝君境一比,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故而陳汐根本就自滿不起來,其實換做任何一名祖神強者在被一個又一個帝君境存在追殺之后,只怕都會擁有和陳汐一樣的心境了。
  “當務之急,還是爭取抓緊時間把修為臻至祖神圓滿境界,只要抵達此地步,便可以去尋覓那位娘娘所言的‘混亂遺地’,開辟一方域界,為沖擊帝皇境做準備……”
  寶船中,陳汐一邊靜修,一邊在心中默默推演籌劃。
  一晃眼,時間變過去了七天。
  這一天,陳汐心中泛起一絲波瀾,霍然睜開了眼眸。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忽然在寶船外響起——
  “道友,冒昧打擾了,在下欲借貴寶船躲避一個人,事成之后,會給予一筆報酬作為酬謝,還望海涵一二。”
  聲音中透著一絲焦急,不等陳汐答應,一道身影便猶如一抹流光似的闖入寶船中,倏然來到了船艙。
  這讓陳汐不禁眉頭一皺,心中更是有著一絲凜然,這寶船雖非什么至寶,可四周也密布禁制,而這身影竟能夠如此隨意便闖進來,可著實有些驚人了。
  不過,當陳汐看清楚來人的模樣時,不禁微微一怔,怎么是他?
  ——
  ps:抱歉,今晚沒第三更了,卡文的厲害,欠下的會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