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817 曠世對決

一晃眼之間,夜辰和雪晴歌便消失不見。
  陳汐佇足在寶船之上,目睹這一切發生到落幕,不禁有些啞然,誰能想象,這位享譽天下的帝域夜氏后裔,竟會被一個女人追婚追得如此之狼狽和辛酸?
  很快,陳汐便搖了搖頭,返回船艙。
  這次偶然邂逅,并未引起什么波瀾,但夜辰臨走前的一席話不禁令陳汐產生一絲好奇。
  論道大比?
  這又是怎樣一場盛會?
  所謂帝域五極,代表著帝域五大最古老的道統,分別是神衍山、女媧宮、太上教、道院、神院。
  由他們一起舉辦的論道盛會,規格自是空前之盛大,足可以引起整個上古神域所有修道者的關注。
  可是,具備這一場論道大比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經意地,陳汐忽然想起了在太初觀時和那位娘娘曾交談過的一番話。
  當時娘娘曾言,想要在晉級帝君境之后成為一方域主,就必須擁有“域界之力”!
  而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中,唯有那神秘莫測的“混亂遺地”中尚能開辟出新的域界。
  不過“混亂遺地”四周被禁道劫力覆蓋,即便是道主境存在,也根本難以闖入其中。
  像當初的“鯤鵬道主”便是因為誤闖“混亂遺地”而被劫數纏身,最終隕落于世。
  而按照那位娘娘的說法,時隔三億余年歲月,那“混亂遺地”四周覆蓋的禁道劫力已開始衰弱,不出意外,用不了多少年,便可以憑借外力打出一條通道,進入其中。
  不過,娘娘同樣也曾言,無論是神衍山、女媧宮、太上教,還是道源、神院,他們任何一方勢力出手,是斷無法辦到這一步的。
  依照她的推測,到那時候,只怕這五方勢力會聯合起來,一起動手開辟這一條通往混亂遺地的路徑。
  正是基于以上認知,令得陳汐忽然意識到,這一場由“帝域五極”一起舉辦的論道大比,其目的該不會就是為開辟“混亂遺地”的通道所準備吧?
  這還真有可能!
  畢竟,按照陳汐的認知,神衍山和太上教之間可是水火不容的敵對關系,而能夠讓他們暫時摒棄前嫌,攜手合作來舉辦一場論道大比,必然是在某件事上達成了共識。
  或者說,這五大勢力之所以能夠一起合作,定然是為了辦到共同一件事!
  而很顯然,打通抵達“混亂遺地”的通道這件事,其意義之大,的確足可以讓這五大勢力暫時合作一次了。
  很快,陳汐就不再多想,若真如他所推測那般,只要安然抵達神衍山,宗門師兄師姐們自會通知自己參與這一場論道大比。
  嗖!
  寶船繼續前行,很快消失在茫茫星空中。
  ……
  十天后。
  陳汐端立船頭,目光眺望遠處,視野中浮現出了一幅極為震撼人心的畫面。
  億萬顆璀璨星辰環繞,化為一片浩瀚熾盛的星河,流淌在近乎無垠的虛空中。
  每一顆星辰,都彌漫出如有實質的神輝,或熾烈如火,或蔚藍如海,或銀白勝雪,或漆黑如墨……色澤繽紛,交相輝映,蔚為壯觀。
  那是大道之氣,純凈、浩瀚、仿似來自混沌本源中,覆蓋在這一片星空的每一寸空間,釋放出一股撲面而來的古老滄桑氣韻。
  遠遠望去,那里就宛如一片永恒的神祗國度,屹立至今,不懼歲月風雨之侵蝕,亙古而長存,震撼人心。
  帝域!
  幾乎都不用思索,陳汐便第一時間判斷出那一片星空,正是帝域之所在!
  上古神域擁有上千域境,近乎無數的宙宇,若論最負名望的,當屬位于這上古神域中央樞紐之地的帝域。
  這是一片永恒的區域,亙古長存,最為古老,在這無垠歲月中,不知誕生過多少個驚采絕艷之輩,不知出現過多少個可歌可泣的傳奇巨擘。
  在這里,更盤踞著一個又一個古老無比的道統,它們誕生于無垠歲月之前,在歲月中屹立至今,擁有著難以言喻的滔天權柄。
  這里,更是整個上古神域所有修道者心中的圣地,每一年吸引著不知多少的修道者前來朝圣。
  在很早之前,陳汐就曾聽聞,單單一個帝域,便囊括八千宙宇,其中分布的古老道統、宗族勢力不計其數!
  不過,在其中能夠稱得上是頂尖勢力的,同樣只有一小部分而已,像帝域夜氏、雒氏、公冶氏、雨氏等等。
  而像三清道、佛宗、靈寶觀、棲霞山、造化天宮、金蟾神島這些屹立至今無垠歲月的勢力,可以稱得上是古老道統。
  在頂尖勢力、古老道統之上,真正可以稱得上是無上道統的,便是神衍山、女媧宮、太上教、道院、神院這五大勢力,又被稱作“帝域五極”!
  擁有如此多底蘊可怖,權柄滔天的大勢力盤踞在一方域境中,可想而知這帝域何等之超然和不凡了。
  如今,陳汐歷經一場大追殺,又在漫漫星空中日夜兼程行駛十多天,終于抵達帝域之邊緣,目睹這樣一幅震撼人心般的星空畫面,心中一時也是久久無法平復。
  這就是帝域!
  而他陳汐,終于在今天踏上了這一片傳說中的永恒之域!
  ……
  ……
  佇足凝視許久,陳汐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氣,神智恢復冷靜。
  他拿出大師兄所贈的玉簡,再次確認了一下路徑,便即催動寶船,劃破時空,朝那遠處的帝域飛遁而去。
  無論是在三界,還是在這上古神域中,神衍山的宗門所在地一直顯得極為神秘,鮮少有人清楚其具體所在。
  其實不止是神衍山,就連女媧宮、太上教等勢力的宗門盤踞之地,也極少有人清楚。
  像陳汐,他可是神衍山親傳弟子,可若非碰到了大師兄巫雪禪,只怕至今也搞不清楚神衍山在帝域中的盤踞之地究竟在哪里了。
  不過如今,陳汐卻已不至于為此問題而困擾。
  因為大師兄巫雪禪所留的玉簡中,早已將返回宗門的路線標注。
  陳汐當下的目標便是先抵達帝域中所覆蓋的八千宙宇之一的“無極宙宇”中!
  只要抵達那里,憑借手中玉簡,便可以開辟出一條時空隧道,直接抵達神衍山宗門所在地。
  越是靠近帝域,陳汐就越是強烈感受到,這一片星空中所覆蓋的天道之力極為純凈和威嚴,猶如實質一般,彌漫每一寸空間。
  而這也令得天地間所充盈的大道之氣顯得異常渾厚和充沛,在這里修行,甚至都不必借助神晶,便可以吞吐吸納到最純凈本源的神力!
  “怪不得世人皆都將帝域視作修道圣地,單單是這天地間充盈的神力,都不是其他域境能夠相比……”
  陳汐心中感慨,他這些年也走了許許多多地方,可與眼前的帝域一比,差距頓時就體現了出來。
  一路上,陳汐將葉琰召喚了出來。
  葉琰出身帝域永恒世家葉氏,以前更是太上教中的一名長老,對這帝域中的情況自是頗為熟悉,一路上若由來帶路,比陳汐獨自去摸索可要強上太多了。
  “無極宙宇?那地方可是有些遙遠。”
  葉琰聽聞此次的目的地乃是無極宙宇,不禁挑了挑黛眉,“即便是一直趕路,想要抵達無極宙宇,起碼也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一個多月么?”
  陳汐想了想,道,“沒事,只要路上不發生意外便好。”
  葉琰點了點頭,旋即她似想起什么,嘆息道:“可惜,如今的我無法返回宗族,否則完全可以借助宗族所開辟的‘傳送神陣’,在一日之內便可以抵達無極宙宇。”
  “傳送神陣?”
  陳汐若有所思道,“這等神陣很罕見么?”
  “的確很罕見,這等神陣貫通帝域八方,相接八千宙宇之間,據我所知,也只有那些底蘊古老無比的頂尖大勢力中方才擁有。”
  葉琰解釋道,說話時,她渾然沒有注意到,身邊的陳汐臉色猛地微微一變,眸子霍然望向了一側極遠處星空中。
  “那是……”
  陳汐身影帶著一絲凝重,在他的視野中,浮現出一座神山的輪廓,映現在星空深處,仿似遙不可及,透著一股無上威嚴的氣息,令人遠遠一望就禁不住心生一抹驚悸敬畏的情緒。
  葉琰一怔,目光望過去,旋即那嬌媚無比的白皙容顏上也是流露出一絲罕見的敬畏之色。
  “那便是封神之山,在整個上古神域誕生之初便已存在,其上屹立著封神臺,傳聞中封神之榜便藏于其中,其力量融于無上天道,將整個上古神域皆都覆蓋其中。”
  葉琰聲音中透著一絲異樣的虔誠味道。
  “自古至今,那里便是一處禁區,代表著天道的無上威嚴,也只有道主境存在方才能踏足其上,去感悟真正的封神之秘,至于尋常人,是斷無法靠近那里一步的……”
  封神之山!
  封神之榜藏匿之地!
  陳汐心中狠狠一震,原本古井不波的情緒驟然泛起一絲漣漪。
  之前,他便察覺到識海中一直處于沉寂的河圖碎片忽然產生一絲波動,似是在厭憎和抵抗某種力量,如今才終于明白,原來這一切竟皆都來自于遠處星空中那一座代表著天道無上威嚴的神山!
  ——
  ps:今晚沒了,預設的情節不滿意,全部推倒重新構思了,有些卡~等捋順會陸續爆發的,大家擔待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