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820 欲哭無淚

黑衣中年甫一離開,申屠嫣然頓時不再掩飾自己情緒,面露一抹惱怒之色。
  陳汐將這一切看在眼中,此刻禁不住問道:“怎么,你不愿加入神院,對方還敢用強不成?”
  申屠嫣然搖頭,道:“這事并不像你想象那般簡單,若僅僅只是拜入神院修行,我倒不會如此抗拒,但神院的目的可不止如此。”
  “哦。”
  陳汐挑眉,“此話怎講?”
  “簡而言之,就是神院欲要借此契機,將我申屠氏納入其陣營中,成為其附庸。”
  申屠嫣然整理了一下思緒,緩緩說道,“這也就是說,若我真的加入神院,看似無關緊要,可對外界而言,便是意味著我申屠氏已答應和神院站在同一個陣營了。”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不禁皺眉道:“那這件事你們申屠氏那些大人物們又是如何考慮的?”
  申屠嫣然冷笑道:“他們?他們自然巴不得和神院合作,畢竟那神院可是帝域五極之一,有神院做靠山,他們自是樂見其成。”
  陳汐怔然:“若是出于宗族利益考慮,這么做似乎并不錯。”
  申屠嫣然瞪了他一眼,道:“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在裝糊涂,在帝域五極中,若論行事最無情和殘酷的,自然當屬太上教無疑,不過與之相比,神院也不逞多讓,和他們合作,無疑是為虎作倀。”
  頓了頓,她繼續道:“當然,這只是我的看法,神院究竟是好是壞,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就好比你們神衍山,和太上教、神院的關系都極為緊張,宛如勢不兩立的敵人般。”
  說到最后,她不禁笑了,感覺跟一個神衍山的弟子,講述他們神衍山的事情未免有些怪怪的味道。
  但陳汐卻沒笑,因為他之前的確并不清楚此事。
  一想到神衍山居然不止和太上教形同敵對,連和神院的關系都如同水火不兩立,陳汐驚訝之余,不禁頓時在心中和神院劃清了界限。
  他身為神衍山親傳弟子,自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站在神衍山的立場上看待事情,這是毋庸置疑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
  陳汐不禁問道。
  “我?”
  申屠嫣然嘆了口氣,旋即便面露一抹決然之色,“他們想合作便合作,不過若是想讓我加入神院,我可決不會答應了。”
  陳汐點了點頭,他很清楚,這件事太過重大,乃是兩大勢力之間的合作,申屠嫣然在宗族中的分量還太輕,這件事也根本不可能會以她的意志而改變。
  “你做出這樣的決斷,你父親他們會同意么?”
  陳汐問道。
  這才是真正令申屠嫣然苦惱的地方,聞言,不禁嘆息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說著,她深呼吸一口氣,便笑著扭頭看向陳汐,道:“不過這些都是小事,走,我們一起去宗族大殿去見我父親,先把你的事情搞定再說。”
  小事嗎?
  陳汐看了一眼申屠嫣然,沒有多說什么。
  ……
  ……
  申屠氏宗族大殿。
  當陳汐在申屠嫣然的帶領下抵達時,便看見那寬敞恢弘的古老大殿中,早已匯聚了許多身影。
  在大殿中央首座,坐著一名紫衫中年,面容英俊威嚴,眼眸如電,顧盼生輝,隨意坐在那里,仿似氣吞山河的霸主,有一股迫人的威勢。
  顯然,此人便是申屠氏之主——申屠清遠,一位在整個帝域中都頗具威望的帝君境霸主人物!
  陳汐雖未曾見過對方,但之前在前來申屠氏時,卻曾得到過葉琰指點,清楚這位申屠氏之主擁有著八星帝君的修為,心志堅韌,手腕通天,絕對不容小覷了。
  在申屠清遠下方,則分列坐著七八個男女,有老有少,一個個氣息浩瀚,威勢滔天,竟赫然是一尊尊帝君境存在!
  除此之外,尚有一些身影立在大殿兩側,放眼望去,不乏祖神強者的身影。
  這就是身為帝域一方頂尖大勢力的底蘊,擱在其他域界中,往日里想要見上一位帝君境大人物都顯得極為困難,可在申屠氏這等頂尖大勢力中,卻是屢見不鮮。
  即便是陳汐,當此刻看到這一幕時,心中也不禁微微有些吃驚,也終于明白了帝域一方頂尖大勢力所具備的威勢有何等可怖。
  大殿中的氣氛很輕松,在陳汐和申屠嫣然抵達時,大殿中甚至傳出不少熱鬧笑聲。
  不過,當看見陳汐伴隨著申屠嫣然出現在大殿門口時,這種熱鬧的氣氛頓時一靜,所有的目光都是齊刷刷望了過來。
  遺憾的是,陳汐此刻面容普通,氣息尋常,并未引起多少注意了,那些目光只是在他身上略一逡巡,便即收回。
  “嫣然,你來了。”
  一道溫和笑聲響起,卻是那申屠氏族長申屠清遠開口了。
  “父親,這位是我朋友……”
  申屠嫣然帶著陳汐進入大殿,正打算介紹陳汐身份,就被一道不溫不火的聲音打斷。
  “嫣然,你來了便好,待會神院使者便將抵達,你是否已做好準備了?”
  開口說話的那人坐在申屠清遠下首,面容瘦削,顴骨塌陷,一對眸子若鷹隼般冷厲。
  “這人便是我大伯申屠明達,也就是那申屠星的父親,他們父子倆人一直攛掇著要和神院合作,為達目的,巴不得早早把我送入神院。”
  被申屠明達打斷說話,申屠嫣然黛眉不禁微微一蹙,飛快傳音給陳汐,聲音中已有些隱隱的不快。
  尤為令她不悅的是,明明是自己帶陳汐來的,可自始至終竟是無人理會陳汐,甚至直接就無視了他的存在,這讓她臉色也不禁有些無光。
  “我的心思大伯你還不清楚么?”
  撂下這樣一句不冷不淡的話,申屠嫣然便帶著陳汐在一側空位上坐下,然后傳音給陳汐,“你莫要介意,殿中這些家伙的心思都放在和神院合作一事上,倒是有些怠慢了你。”
  “無礙。”
  陳汐笑了笑,他原本就改容易貌而來,如今能夠不暴露身份,對他而言反而更順心意。
  至于那些無視的目光,他可并未放在心上了。
  聽了申屠嫣然的話,那申屠明達神色微微一滯,旋即便恢復如初,啞然失笑道:“你這丫頭,都到什么時候了還如此任性。”
  頓了頓,他神色變得嚴肅,沉聲道:“不過如今和以往不同,神院使者已抵達咱們族中,嫣然你可不能再如此我行我素了。”
  “哦?”
  申屠嫣然心不在焉地哦了一聲,一副懶得和申屠明達說話的模樣,令得后者神色不禁微微一沉,臉上有些掛不住。
  “好了,此事待會再議也不遲。”
  坐在首座上的申屠清遠見此,當即出聲制止。
  “四弟,都什么時候了,若再不確定此事,待會神院使者前來只怕會不好辦。”
  申屠明達皺眉出聲。
  申屠清遠雖是申屠氏之族長,不過論及輩分,卻是在同輩中排行第四,故而申屠明達才會直呼其為“四弟”。
  “大哥,這等大事牽扯到咱們整個申屠氏的利益,非一時一刻便能夠做出決斷,你可莫要心急,最終能否和神院一起合作,可還是未知數呢。”
  不等申屠清遠開口,就有一道粗獷豪邁的聲音響起,令得申屠明達臉色頓時一沉。
  陳汐抬眼望去,頓時認出了那開口之人,他身姿雄峻若山,濃眉如墨,赫然是那申屠豹!
  當年從莽古荒墟返回葬神海之畔時,就是他前來接應申屠嫣然的。
  若陳汐沒有記錯,這申屠豹便是申屠嫣然的三伯,對她頗為寵溺。
  “三弟,和神院合作有百利而無一害,這等時機若不抓住,以后可就再沒有了。”
  申屠明達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你一味抗拒此事,反而有些不顧大局,視家族利益為兒戲了!”
  這話已帶上一股呵斥的味道,令得大殿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有此緊張。
  而陳汐此刻也是看出,在和神院合作這件事上,整個申屠氏高層之間還并未達成統一。
  像大長老申屠明達,代表著申屠氏中主張和神院合作的力量,而申屠豹則代表著反對合作的力量。
  至于族長申屠清遠……單從目前他所表現出的態度來看,可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申屠豹眼睛一瞪,正待說些什么。
  就見坐在中央首座的申屠清遠忽然大笑出聲,揮手道:“好了,我清楚你們都是為了咱們家族著想,休要再爭執下去了。”
  “那四弟你的意思是?”
  申屠明達沉聲問道。
  申屠豹的目光也望了過去。
  “等神院使者前來了,好好談一談再做決定也不遲。”
  申屠清遠淡然道。
  說到這,他忽然拿出一塊玉簡,感慨道,“這是我剛獲得的消息,消息內容堪稱是驚世駭俗,這消息若是擴散到整個帝域,只怕這無垠歲月以來形成的平靜局面,便將有此被打破!”
  見申屠清遠直接轉移話題,避而不談和神院合作的事情,無論是申屠明達,還是申屠豹,皆都不禁有些無奈。
  他們直至如今,也未曾搞清楚自己這個四弟在和神院合作一事上,究竟持著怎樣一種態度。
  可不管如何,申屠清遠之前那一席話,卻成功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好奇心。
  驚世駭俗?
  打破帝域平靜局勢?
  那究竟是什么消息?
  ——
  ps:今天暴雨被困在鄉下,直到天黑才返家,導致更新有些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