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821 青荷紫云

青犼!
  一種號稱太古大兇的異種,其先祖誕生于混沌中,乃是真正的純血先天神魔。
  此獸形似虎豹,體大如山,通體覆蓋青色皮毛,擁有著一只蘊含雷道本源之力的灰色獨角。
  而拓跋川,便是青犼一族的后裔!
  “嗷——!”
  化身青犼本體之后,拓跋川仰天一聲嘶吼,無匹兇威釋放,直似要吼碎日月。
  倏然,它朝陳汐撲殺而去,速度太快,將時刻硬生生撕開一動筆直的裂縫。
  陳汐眼眸瞇了瞇,掌指發力,匯聚無匹璀璨劍意,集中劈殺向這頭兇威滔天的太古異種后裔。
  嘭!
  可怕的青犼,其渾身皮毛流溢雷芒電弧,居然將陳汐這一擊全部震蕩開。
  這讓人大驚,之前它還被陳汐鎮壓,可如今竟已隱隱有扭轉局勢的威能。
  “吼!”
  青犼長嘶,星穹震動,整片斗魔戰場都在顫粟。
  它似乎發狂了,將血脈中的本命力量徹底激發,擁有著毀天滅地的兇悍之威能。
  那可怖的吼聲,竟是將戰場外不少強者的耳膜震裂,差點昏死過去,這還是戰場上覆蓋著防御秘紋,不然的話,后果只怕會比這更為嚴重。
  局勢發展到這一步,令得不少人都震撼,沒想到拓跋川竟還擁有這等壓箱底的手段。
  “哼!”
  陳汐眼眸驟然變冷,已打算祭出謫塵劍,一舉結束這場戰斗,以免對方再糾纏下去。
  不過還不等他行動,一道聲音猛地響徹在斗魔戰場中——
  “拓跋師弟,回來吧。”
  聲音淡漠而沉凝,居然是那公孫慕開口了。
  此刻他面無表情,眼眸中冷光流溢,雖然靜靜立在那里,卻有一種難言的威勢。
  這讓全場所有人都是一愣,在這等情況下,公孫慕為何要制止這一場戰斗,難道他并不看好拓跋川?
  這可未免太讓人意外了。
  化身為青犼的拓跋川同樣在這一刻停下動作,轉過頭顱,充血的眼瞳朝公孫慕望去。
  公孫慕卻是不再多言,就這樣靜靜看著拓跋川。
  “好。”
  嗡的一聲,拓跋川已恢復人身,看也不看陳汐一眼,轉身離開了那斗魔戰場。
  他周身氣勢收斂,又恢復了那一副質樸普通的模樣,渾身再無任何一絲兇威和殺機,若非他神色蒼白,都讓人懷疑剛才那兇悍無匹的青犼,究竟是否是他。
  看著拓跋川一步步從斗魔戰場返回,無論是申屠氏族人,還是那一眾神院弟子,神色皆都有些復雜。
  他們清楚,拓跋川雖未徹底敗北,可此時離開戰局,無疑是宣布自己不如陳汐了。
  但他們卻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身為神院弟子,怎會甘心就此認輸?這可是有些自損威嚴啊。
  何止是他們,連那些神院弟子都有些不明白,公孫慕為何要在這一刻做出這樣一個決斷來。
  可惜,公孫慕并未對此解釋什么。
  當看見拓跋川聽從自己的命令退出戰場時,他似也暗松一口氣,旋即,便把目光遙遙望向了立在戰場中的陳汐身上。
  “不得不承認,你今天所展現出的戰斗力已超乎了我的預估,不過這一切,可并未結束。”
  公孫慕沉默片刻,緩緩出聲。
  說罷,他轉身而去。
  “我們走。”
  竟是頭也不回地離開。
  那些神院弟子見此,微微一怔之后,也是連忙跟上。
  “怎么,你不來和我切磋一番?”
  誰曾想,陳汐卻是淡然開口,向那公孫慕發出挑戰,竟似是并不打算就此罷手。
  “不必著急,等‘帝域五極’舉辦的論道大比開始時,你我之間自有的是機會切磋,到那時……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頓了頓足,公孫慕淡漠開口,自始至終都并未回首。
  唰!
  聲音還未落下,他已帶著那一行神院弟子劃破時空而去。
  見此,陳汐不禁瞇了瞇眼睛,沉吟不語。
  申屠氏眾人則兀自有些不敢相信,公孫慕他們竟是說走就走了?
  而申屠明達、申屠星父子見此,臉色卻是一下子陰沉到了極致,變得奇差無比,氣得胸口都一陣起伏。
  那公孫慕可是此次神院派來的使者!是要和申屠氏大成合作的!可如今居然被人破壞了這一切!
  這讓他們如何忍受得了?
  ……
  ……
  “公孫師兄,咱們……就這樣走了?”
  當離開申屠氏宗族后,肖天奇再忍不住開口,聲音中透著極度的不甘。
  他之前被陳汐鎮壓跪倒在地,在眾目睽睽之下丟盡了顏面,自是不甘心就這樣離開。
  公孫慕不言,似在沉思什么。
  “公孫師兄,或者說您認為,拓跋師兄不是那家伙的對手?”
  肖天奇見此,禁不住繼續追問。
  此話一出,頓時令其他神院弟子的目光吸引過來,他們心中兀自也在疑惑。
  如此匆匆離開,可顯得有些太狼狽,這若傳出去,不止是對拓跋川一個威望有損,連帶著對他們這些神院弟子,乃至于整個神院的名譽也有著不小的打擊。
  這可是他們無法容忍的。
  “再戰斗下去,也無意義。”
  公孫慕皺了皺眉,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道,“別忘了,自始至終那家伙可沒有動用任何寶物。”
  眾人心中一凜,頓時隱約明白過來,他們認為化身青犼之后的拓跋師兄戰斗力足可扭轉局勢,但卻忽略了,萬一陳汐徹底發威,動用某種寶物之后,同樣也會令戰斗力變得更為強大!
  自始至終,拓跋川一直在沉默,并未對公孫慕的話反駁,顯然他也承認了這一點。
  可這樣的結果,卻依舊令那些神院弟子無法接受。
  “那公孫師兄您出手呢?”
  有人問道。
  “很難說。”
  公孫慕沉吟許久,聲音淡漠道,“若是拼盡全力的話,或許有戰勝對方的把握,但我一直無法確認,那家伙究竟保留了多少實力,在這等情況下,還是不交手為妥。”
  見公孫慕都如此說,令得那些神院弟子徹底無言,一個個霜打茄子似的,默然不語。
  一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居然連公孫慕都有些吃不透對方的能耐,這未免太打擊人了。
  他們可是神院弟子!哪曾遭受過這樣的打擊?
  尤為令他們心中苦澀的是,直至如今,他們居然連陳汐是誰都不清楚……
  “他應該就是神衍山陳汐。”
  忽然,一直沉默的拓跋川開口。
  一句話,令得那些神院弟子猛地一驚,陳汐!居然是那家伙?
  “我也這么認為。”
  公孫慕顯得很平靜,顯然也早已推測到這一點,“不過,不管他究竟是否是陳汐,像他這種人物,必然會去參加那一場帝域五極一起舉辦的論道大比的,到那時,我自會親自與之交手!”
  眾人怔然,心中波瀾起伏,他們當然也聽說過陳汐的名字,因為對方是神衍山親傳弟子,是大先生巫雪禪的小師弟!
  前些年甫一出現,便引起了各大勢力的注意,同樣身為帝域五極之一神院中的弟子,他們自然也對此早有耳聞。
  只是他們誰也沒想到,這個陳汐居然比傳聞中還要強大太多……
  “那此次和申屠氏合作這件事?”
  拓跋川凝眉開口。
  “就此作罷,你們也應該已注意到,申屠清遠那個老匹夫遲遲不表態,這可不正常,如今又冒出一個極有可能是陳汐的家伙,我們即便再去強求,也是無用。”
  說到這,公孫慕眉宇間泛起一抹森然,“不過,希望他申屠氏日后不會因此而后悔!”
  聲音中,已是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狠戾。
  ……
  ……
  “混賬!”
  就在公孫慕離開之后不久,那申屠星再無法按捺心中的憤怒,大叫道,“好好一場合作,如今卻被一個外人破壞掉,簡直就是不把我申屠氏放在眼中了!”
  矛頭,一瞬間直指陳汐而去!
  “事情已經發生,此事再置氣也是無用。”
  申屠豹皺眉道。
  “事情的確已經無法挽回,但是哪怕此次已沒有任何希望和神院合作,但卻必須要讓破壞此事的人付出代價,以儆效尤,否則日后神院若是怪責下來,那后果誰能承擔得起?”
  申屠明達也是被刺激得一肚子火氣,忍不住厲聲大喝,目光冰冷地望向了陳汐,一副直恨不得將其千刀萬剮的模樣。
  此話一出,倒是獲得不少申屠氏族人的認同,誠然,陳汐之前替申屠嫣然出頭,戰斗力也驚艷無比,證明了其不凡之處。
  可卻因正因為他,令得神院使者拂袖而去,徹底破壞了他們申屠氏和神院之間的合作,這讓他們心中也頗為不滿。
  陳汐倒是沒想到,在這等情況下,這申屠明達和申屠星父子兩人居然借機發飆,將一切矛頭指向了自己。
  這讓他一陣無語,心中也不禁產生一絲厭憎的情緒來。
  “大哥,那你打算如何?”
  申屠豹眉頭皺的愈發厲害。
  “將其擒下,交給神院處置,若是能挽回神院諒解,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申屠明達似早已在等待這句話,毫不猶豫開口道。
  “不錯,必須這么辦。”
  申屠星在一旁幫其老子附和不已。
  這父子兩人竟是到了這一刻,還兀自惦念著和神院合作的事情,著實令陳汐感到一陣荒謬和可笑。
  ——
  ps:第三更送上,拜求月票鼓勵啊~投月票的小伙伴好少,乃們都去過暑假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