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82 交易


  第一更!感謝書友“qs4400632222”的捧場支持!
  ——
  砰!
  黑鱗暴甲虎斷掉的尾巴,掉落地上,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落在紫萱耳中,她猛地發現,自己并沒有死,猛地睜開眼睛一看,眼前的情形,讓她有種做夢的感覺。
  一道陌生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遠處,手中之劍精準、簡單、直接、在黑鱗暴甲虎身上洞穿一個個血窟窿,身法飄渺,輕松自如,就像在玩一個大玩具,實力堪比兩儀金丹境的荒古異獸黑鱗暴甲虎,在他面前,竟是毫無反抗的余地。
  “這家伙是誰,是他救了我?”紫萱怔怔望著那身影,心中卻猛地升起一股警惕,“不對,這翠云谷乃是我祖上傳下的禁地,沒有翠云令牌,根本就進入不得,這人又是如何進來的?他難道也想要搜刮翠云谷中的靈材妙藥?”
  “可惡!怎么會這樣?我好不容易施展九元化血術,刺激這頭黑鱗暴甲虎陷入暴怒狀態,以燃燒生命為代價,對紫萱那小妞進行搏殺,眼看就要成功了,怎么會半路殺出個混蛋?真是該死啊!”另一邊,韓文俊心中也是暴怒之極,盯著場中剽悍如風的身影,眼睛里閃爍著憤怒陰毒的光芒。
  這人影自然是陳汐,從裂縫中走出沒多久,就看到一個紫衫女子陷入危境,當即便殺了上來。目的很簡單,一方面是救人,另一方面,也能借此契機,向他們打探一些事情,可謂一舉兩得,功德無量。
  不過,若是他知道紫萱和韓文俊心中的念頭,恐怕就不會這么想了。
  “吼!”
  黑鱗暴甲虎在痛苦地嘶吼,在瘋狂地掙扎,一腳踏出,地面碎裂塌陷,尾巴橫掃,草木山石化作碎末,兇狠暴虐,讓人心驚膽戰。然而,在陳汐的攻擊下,這頭孽畜一切的掙扎與暴怒,都顯得那么無力,那么可憐……
  咔嚓!
  一道寒芒乍起,似驚鴻一瞥,黑鱗暴甲虎巨大的頭顱,頓時被一劍斬裂頭骨,一分為二,龐大如小山的身軀轟然倒地。血流如注,徹底死透。
  見到此幕,周圍那十余個黃庭修士,都是長松了一口氣,望著陳汐的目光中,隱隱透著一絲欽佩,不過那紫萱卻依舊目光緊緊注視著陳汐,心中雖然感激陳汐救了自己一命,但沒有搞清楚其身份來歷時,她卻不得不警惕。
  這片翠云谷是她家祖上傳下的寶地,但同樣也是一塊肥肉,無數年來,有太多的人想要咬上一口,若非她背后的家族勢力龐大,早就保不住這片寶地了。而陳汐的突然出現,疑點重重,她怎可能敢掉以輕心?
  “你是誰?是如何進入翠云谷的?”紫萱盯著陳汐,目光中帶著審視之色,突然道。
  陳汐一怔,似是沒想到自己救了她的性命,到頭來反而受到其質問,心中頓時涌出一絲不舒服,
  “哼,我看這小子鬼鬼祟祟,一定是想要圖謀不軌!”韓文俊走上前來,神色不善道:“紫萱妹妹,你可不要被他外表蒙騙了,如今的人,表面是是英雄救美,誰知道其內心又是如何想的,不可不防。”
  陳汐突然笑了,望向紫萱,道:“這么說,我救了你一命,并且出手幫忙殺了這頭孽畜,就成了一個圖謀不軌的小人了?”
  紫萱猶豫了。
  “哼,有我們十多人在,就是你不出手,紫萱妹妹也不會出現危險,你牙尖嘴利,到現在還執迷不悟,是何居心?”韓文俊冷哼道。
  “罷了,看來我是多管閑事,多此一舉了,告辭。”陳汐看也不看韓文俊一眼,揮了揮手,意興闌珊,轉身就要離開。
  “慢著,誰讓你走的?今日你不交代清楚,別想離開這里!”韓文俊踏步上前,冷笑道:“我甚至懷疑,你已經在翠云谷中偷偷搜刮了不少的天材地寶,如今想攜寶逃跑?世上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
  “對,把你身上的儲物法寶都拿出來看一看,讓我們徹底知道你的底細!否則今日你插翅難飛!”在紫萱旁邊,那個名叫小珺的侍女也冷冷開口。
  “哦,三言兩語,我不僅成了小人,又成了盜賊了?”陳汐再好的脾氣,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怒意,渾身氣質頓時一變,凝練無比的鋒銳殺氣透體而出,周圍的虛空,在殺氣中扭曲變形。
  上一刻他還是個俊秀飄然的瘦削青年,而這一刻,他就好像從尸山血海中走出來,渾身濕噠噠滴著鮮紅血液的絕世兇徒!
  轟!
  無數次艱苦戰斗殺戮錘煉出來的氣勢,挾著無數裂縫深處兇獸的靈魂和哀鳴,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頓時令所有人都是呼吸一窒,就像被一把利刃抵在喉嚨上,臉色刷白驚恐。
  韓文俊立在陳汐身前,首當其沖,感受也比其他人更強烈,只一瞬間,他的心志便被瓦解,整個心神被無盡的恐懼吞沒,仿似沉陷進一個血腥汪洋,到處都是凄厲兇煞的猙獰慘叫,像有無數只惡鬼要從地獄中爬出,噬魂奪魄!
  “不要……不要殺我!不要……”在其他人眼中,韓文俊面色蒼白如紙,豆大的汗珠簌簌而下,眼眸驚恐擴張,整個人就像中邪了一樣,發出凄厲無比的求饒聲。甚至,在他褲襠位置,還有一大片的濕淋淋的尿痕。很顯然,這家伙被嚇得屁滾尿流了。
  嘶!
  在場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單憑殺氣,就能奪人心智,令其毫無反抗的余地?那這等殺氣又該有多濃厚?又該戰斗了多少次才能磨礪得出來?
  兇徒!
  這家伙絕對是一個絕世兇徒!
  這一刻,所有看向陳汐的目光中,都充滿了深深的驚懼。
  可以說,這時候陳汐只需輕輕一抬劍,韓文俊定將身首異地,喪命當場,但他沒有這么做,殺這樣的廢物,嫌臟了自己的手。
  一瞬間,殺氣滴水不漏收回體內,陳汐又恢復了那副清雋出塵的模樣,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轉身離開。救人之后,反被誣陷為小人、盜賊,他還有什么話可說?不殺人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道友且留步,我向你道歉,剛才是我們的錯,請您原諒。”紫萱猛地驚醒過來,看著陳汐快要消失的背影,焦急出聲。
  “不用了。”陳汐頭也不回得到。
  “道友,這里是翠云谷,暗含無上禁制,你沒有翠云令,是根本走不出去的。”紫萱再次說道。
  陳汐頓時止步,令牌?禁制?看來靈白說的沒錯,自己這兩個月,的確是陷入了一處禁制中啊。
  “道友,我們也將離開,若你不介意的話,就跟我們一起離開如何?”見陳汐止步,紫萱似是暗自松了口氣,抬腳走了上來,輕聲建議道。
  “你為何要這樣做?”陳汐皺眉道,這女人的態度變化也太快了,他不得不防。
  “因為我已經猜到,道友肯定是從萬絕裂縫中走出來的,那是這片翠云谷中最為兇險的所在,肆虐著許多荒古時期兇名赫赫的毒蟲,也是外界唯一一條通往翠云谷的路徑。千百年來,道友是第一個從那邊安然進入此地的,出人意料,所以才會引起我的誤會,實在是抱歉。”紫萱歉然答道。
  “萬絕裂縫?原來困了自己兩個月的地方,竟然叫這個名字,萬絕,萬絕,倒是名副其實的絕惡之地。不過天之道,總存在一線生機,如今自己能走出來,明顯也是運數使然。”陳汐想起在那其中遇到的種種危險之極的毒蟲妖獸,也認同了這個解釋。
  紫萱原本只是試探,卻沒想陳汐竟然默認了自己的解釋,心中頓時一驚,駭然想到,這家伙竟然真的是從萬絕裂縫中走出來的?
  身為翠云谷的掌控者,她對翠云谷內的一切都可謂是了如指掌,這山谷覆蓋萬里范圍,禁制重重,雖說有著純厚無比的靈氣,也蘊生著諸多天材地寶,但其中有些地方,卻是殺機四伏的兇險之地,一旦陷入其中,九死一生,罕有能走出來的。
  而其中,尤以萬絕裂縫最為險惡。
  紫萱自幼到大,在家族長輩那里不知聽了多少次的告誡,千百次地叮囑她,一旦進入翠云谷,萬萬不能靠近那些兇險之地,尤其是萬絕裂縫。
  在這種耳濡目染之下,萬絕裂縫在紫萱心中,已經成了禁地,十足有死無生的恐怖存在,然而陳汐的出現,卻打破了她的一切認知,心中的震撼也就可想而知。
  “萬絕裂縫中雖然危機重重,但聽長輩所言,其內蘊含的罕見寶貝,乃是整個翠云谷中最多,也價值最為驚人的,有許多更是早已絕種的存在,這家伙能夠從萬絕裂縫中走出,是不是也得到了一些?”
  一想到這,紫萱的心臟砰砰直跳起來,傳音道:“小女子名為澹臺紫萱,乃是瀚海城澹臺家之人,敢問道友姓甚名誰,來自哪里?”
  “陳恪,龍淵城散修。”陳汐想了想,答道,他如今名頭在南疆的名頭太響,一旦出說來,恐怕就有許多麻煩事纏上身上,所以給自己編了個新身份。同時他心中不由升起一絲疑惑,這女人為何要傳音問話,難道怕被別人聽到些什么?
  “哦,原來是陳恪道友,不知我能不能和道友做一筆交易。”澹臺紫萱輕聲問道,清眸里盡是期許之色。
  “說來聽聽。”陳汐若有所思道。
  “道友從萬絕裂縫中走出,想必得到了一些罕見的珍品材料,我想出價把它們統統買下。道友放心,價錢上絕對不會讓你吃虧,怎樣?”紫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陳汐默然,這個要求令他警惕起來,開始考慮一旦此事被其他修士知道,所造成的后果。畢竟歷經這兩個月的戰斗廝殺,他所獲得的各種材料,其價值已達到無法估量的地步,若被別人知道,非動了歹心不可。
  “道友放心,我澹臺家掌控著瀚海城第一商會御寶齋,價格公正,信譽還是有保證的。”澹臺紫萱見陳汐沒有拒絕,趁熱打鐵道。
  “那就等我見識了貴商會的實力,再說吧。”陳汐沒有拒絕,也沒有一口答應。
  “也好!”澹臺紫萱笑道,心中卻為興奮,因為她極為肯定,待這名叫陳恪的家伙見識了自己家族的實力,這筆交易肯定能圓滿完成。
  唔,這次若能從這家伙手中購得一些珍寶,肯定是大功一件,父親和長老們也會對我另眼相看的,想不到啊,這次竟然能碰到一個從萬絕裂縫中走出來的男人,簡直就是上天賜予我的大功勞啊……
  而就在陳汐和澹臺紫萱無聲交流時,在兩人另一側,韓文俊也在和那個小侍女小珺傳音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