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824 十珍神釀

銀袍男子名叫肖天奇,乃是神院一名行道弟子,地位高于執律弟子,低于掌印弟子。
  所謂行道,便是替天行道之意。
  行道弟子作為神院的精銳力量,一個個也是天資卓越之輩,遠超尋常同輩中人。
  這肖天奇能夠跟隨在那公孫慕身邊,修為和戰斗力自然有不同尋常之處。
  此刻見他主動邀戰,令得大殿眾人甚至都有些意外,感覺有些大材小用了。
  換而言之,在他們眼中,陳汐樣貌尋常,資質尋常,又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樣,根本就不配和神院弟子交手。
  “罷了,不必再多勸,讓神院使者好好修理一番這猖獗無禮的家伙也好,省得他目中無人,狂妄不知死活。”
  申屠明達冷笑,叮囑申屠星不要再插手干預。
  “孩兒正有此意,什么嫣然的朋友,我看這家伙是自以為抱住了嫣然的大腿,便得意忘形,目空一切了。”
  申屠星也是冷笑連連,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和這父子兩人抱著同樣心思的人有很多,皆都認為陳汐太過狂妄,不知進退,不識好歹。
  一時之間,那些申屠氏大人物們倒是再無人干預這一場即將發生的戰斗。
  至于那些神院弟子,就愈發不可能阻止這一切了,之前陳汐連連和他們作對,這簡直就是對他們神院最大的挑釁!
  他們也著實沒想到,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居然敢和他們神院爭鋒相對了。
  這若是擱在外界,他們只怕早已動手殺了對方,哪會等到現在?
  而今,肖天奇主動邀戰,正中他們下懷,皆都巴不得肖天奇一舉鎮壓這個狂妄無知的家伙,好好出一口惡氣。
  在場之中,唯獨申屠嫣然保持著沉默,若仔細看去,不難發現她望向陳汐的目光中,竟隱隱帶著一絲感激之色,顯得有些古怪。
  至于申屠清遠這位一族之長,依舊是那一副令人猜不透內心想法的默然神情,自始至終都一語不發。
  這一刻的氣氛愈發沉寂,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陳汐和那肖天奇身上。
  “你?”
  就在這一片寂靜中,陳汐出聲,只是瞥了那肖天奇一眼,便搖頭道:“你不行,換別人來切磋吧。”
  他言辭平淡,說的輕描淡寫,并無任何冷嘲熱諷,可落入大殿眾人耳中,卻顯得無比的囂張和猖狂。
  不少人都是皺眉不已,這家伙難道真的想找死?
  尤其是那肖天奇,聽到此話氣得唇角都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這該死的東西,可真夠狂的啊!
  他怒極而笑,森然道:“就沖你這句話,今日你便是下跪求饒,本公子也絕不可能饒恕你了!”
  轟!
  話音還未落下,他探手白皙手掌,憑空捏成一道法印,彌漫燦然白光,猛烈鎮殺而下,虛空崩開,大道神音不絕于耳。
  這一剎,肖天奇宛如化身九天神祗,寶相莊嚴,威勢滔天,有一種不可力敵的大氣魄。
  “神院無上傳承——審判之印!”
  有人驚叫,一眼認出這等法門,頓時一陣震撼,暗嘆神院果然了不得,甫一出手,便已動用了殺伐之力驚世的無上法門。
  不過由此也可以判斷出,此刻的肖天奇已動了真怒,欲要一舉鎮壓陳汐,以宣泄心中之憤怒。
  “這法門倒是不錯,難怪敢如此囂張。”
  陳汐瞇了瞇眼睛,這肖天奇果然有本事,單單是這一擊的確可壓制同境界中的大多數人。
  只是,陳汐并不在意,他連帝君都殺過,自然不會因此而畏懼了。
  不過他也承認,若是不動用一些真能耐,這一場戰斗肯定要大費周折,畢竟對方乃神院弟子,戰斗力非尋常可比。
  轟!
  忽然,陳汐體內氣息暴漲,如同一頭絕世兇獸在其體內蘇醒,而后出世!
  一剎那,他氣勢驟然一變,渾身神輝衍化為一縷縷神虹環繞,眸光肅殺而睥睨,峻拔的身影釋放出一股凌厲迫人的鋒芒。
  鏘!
  他掌指一劃,發出一抹穿金裂石的劍嘯之音,一抹劍氣也是隨之從指點猛地噴薄而出。
  這片時空震動,四野茫茫,乾坤被這一抹劍氣碾碎、塌陷、崩滅,呈現出萬物俱滅的駭人場景。
  這一刻陳汐所展現出的手段,即便是去血拼同境界中的至尊也完全夠了。
  顯然,他同樣要在這一招之內分出結果!
  嘭!
  一道震耳欲聾的爆音,隆隆作響,時空爆碎為粉末,光雨迸濺擴散。
  令在場所有人駭然的是,下一刻,那肖天奇所凝聚的法印驟然爆碎,手掌似被利刃切割,鮮血迸濺,骨頭斷裂,整個人身體劇震,發出慘叫。
  陳汐身影一閃,一把便抓住了對方,拎在手中,而后留下一道殘影,迅速回到原地。
  “我說了你不行,偏偏要逞強,還說下跪求饒也不放過我,那你便跪下吧!”
  淡然平靜的聲音中,砰的一聲陳汐便將肖天奇狠狠摜在地上,雙膝跪地,膝蓋都被直接崩碎,鮮血流淌一地。
  眾人震駭,瞠目結舌,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在電光石火之間便已落幕,令得他們都來不及去反應,肖天奇便已跪地慘敗!
  這太過震撼人心。
  在他們眼中,肖天奇可是神院行道弟子,哪怕不如那公孫慕,可自身戰斗力也比同境界大多數人要強。
  而陳汐呢,根本就沒人知道他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模樣尋常,氣質尋常,口吻卻是狂妄無比,簡直像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粗鄙之輩般,哪可能是肖天奇這等天驕之子的對手?
  可如今……肖天奇卻在一擊之中敗了!且被對方一舉鎮壓跪地,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這在之前,誰敢相信會發生這樣一幕了?
  別說是那些申屠氏族人,就連那些帝君境大人物們,都萬萬沒想到會發生這等驚天逆轉了。
  甚至就連神院弟子都面色一僵,眼瞳收縮,無法相信。
  “啊——!不!”
  肖天奇再忍不住嘶吼出聲,他跪倒在地,披頭散發,雙膝崩碎,手掌劈皮開肉綻,骨頭斷裂,眾目睽睽之下,竟遭受這般奇恥大辱,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這一聲嘶吼,徹底令那些神院弟子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找死!”
  一名金袍女子尖叫,猛地沖出,袖袍揮動,潑灑出億萬金芒,當頭朝陳汐罩去。
  “不自量力。”
  陳汐冷冷掃了她一眼,而后掄起手掌,隨意一拍。
  轟隆隆~~
  神輝轟震,那億萬金芒猶如紙糊,被陳汐一掌輕易破開。
  啪!
  一聲非常清脆的響聲發出,那金袍女子都來不及躲閃,半張嬌俏臉蛋已被抽得紅腫,口齒噴血,整個人橫飛了出去,墜落在地。
  正是來得也快,去的也快,都不是陳汐一擊之敵,便被一巴掌鎮壓倒地。
  全場鴉雀無聲。
  這可是神院傳人啊!怎會如此不堪?
  眾人一陣發懵。
  這一刻的陳汐,在他們眼中簡直和之前判若兩人,完全不同,渾身充斥著一股難言的睥睨之氣,威懾十足。
  他們也終于意識到,嫣然這位朋友并非稀松尋常之輩,而是一位祖神境中的蓋世人物!
  若非如此,焉可能在輕描淡寫之間,便將那肖天奇鎮壓跪地,而后一巴掌便將那金袍女子抽飛出去?
  “這怎么可能?”
  申屠星失聲驚呼,難以置信。
  申屠明達張了張嘴,可卻說不出什么話來,他也被眼前發生這一幕所震撼。
  何止是他們兩人,在座那些申屠氏帝君境大人物也都是倒吸涼氣不已。
  “難道是他?”
  申屠豹隱約猜到了什么,卻不敢去確定。
  而那坐在中央首座的申屠清遠,此刻眼眸深處也是泛起一抹異色,一閃即逝。
  至于申屠嫣然,卻顯得很平靜,她之前已聽聞了有關陳汐的太多消息,所以當陳汐辦到這一步時,她并不感覺多驚訝,甚至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過這一切對那些神院弟子而言,卻無疑是一個沉重打擊,令他們臉色驟變。
  “混賬,你居然敢如此羞辱于我!?”
  那金袍女子尖叫,那一巴掌扇在她臉上,火辣辣的劇痛,面頰紅腫的不成樣子,憤怒到極致。
  陳汐邁步,目光冰冷鎖定了過去,似要再次動手。
  “你……誰替我殺了他!”
  那金袍女子渾身一哆嗦,被陳汐的殺機所震懾,快要失去理智,她身為神院一位大人物后裔,何曾遭受過這樣的罪,此時又是驚怒又是恐懼。
  轟!
  虛空震動,如同神魔擂動大鼓,將這片時空震蕩破碎,震的附近許多人氣血一陣翻騰,駭然不已。
  這一刻,再次有一名神院弟子出手,手持一柄紫金玉如意,流光溢彩,釋放瑞霞千道,威勢無與倫比,直接崩開虛空,砸向陳汐。
  毫無疑問,這紫金玉如意乃是一件強大的先天靈寶,能轟殺神魔,是一柄大殺器,威勢堪稱驚世。
  甫一出手,這紫金玉如意便擴散出一股可怖的漣漪,令得這座申屠氏宗族大殿都劇烈震動起來,似要坍塌崩滅。
  這讓申屠氏那些大人物皆都驚動,申屠清遠這一刻再無法保持沉默,沉聲大喝:“啟動神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