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825 命運輪回

話音落下。
  嗡的一聲,整座宗族大殿彌漫上一層猶如實質的神輝,神秘符文環繞,覆蓋每一寸空間,原本欲要坍塌的跡象,也是就此終止,變得穩固無比。
  這乃是宗族重地,自不可能無神禁防御了。
  而這一刻因為那神院弟子的出手,破壞力太驚人,令得申屠清遠最終只能啟動此神禁,否則若任由這場戰斗爆發,這屹立至今不知多少歲月的宗族大殿非毀于一旦不可。
  這種變動并未影響戰斗的進行。
  那手持紫金玉如意的神院弟子,一擊之下,神光激蕩,時空破開,無邊絢麗的漣漪從玉如意上擴散,朝陳汐狠狠鎮壓而去。
  相較于那肖天奇和金袍女子,此刻出手的這位神院弟子,戰斗力無疑要強上太多。
  可對于此,陳汐依舊一副沉靜從容,波瀾不驚的淡然模樣。
  “不自量力!”
  陳汐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令得大殿眾人心中皆都一緊。
  唰!
  下一刻,在一眾驚駭的目光注視下,陳汐一步踏破時空,徑直朝那神院弟子沖去。
  他渾身發光,若烈日當空,熾盛無比,如沐浴大道之光,將周身籠罩,那紫金玉如意壓迫而至,竟是根本不能傷他分毫!
  那等情景,儼然如同萬法不侵,令得許多人心中震動,難以置信。
  嘭!
  不等眾人反應,陳汐已探手震開那紫金玉如意,而后袖袍一揮,寥寥一擊,便硬生生將那神院弟子鎮壓倒地。
  噗!
  那神院弟子大口咳血,如同被一座神山鎮壓身上,無力掙扎,那可怖的力量甚至讓他快要窒息!
  咔嚓一聲,他只感覺胸腔骨頭斷裂,無邊劇痛令他臉色都扭曲起來,再忍不住慘叫出聲。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一剎那,快到讓人反應不過來。
  誰也無法想象,陳汐戰斗力竟會如此可怖,手腕更是強勢霸道之極,從擊敗那肖天奇和金袍女子,再到如今一力鎮壓那神院弟子,無不是一擊之下,便擊潰對手。
  那等摧枯拉朽的戰斗方式,勢如破竹般的睥睨姿態,儼然如入無人之境,何止是一個強勢霸道能夠形容的?
  沒錯,這一刻陳汐所展現出的力量,的確太過駭人,儼然一派所向披靡的架勢。
  而要知道,他的對手可是神院弟子!
  可陳汐卻依舊能夠如此輕松擊垮對手,那么其戰斗力又該恐怖到了何等地步?
  無法想象!
  如果說之前在眾人眼中,陳汐只是一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
  那么此刻的他,儼然如同祖神境中的蓋世霸主,擁有君臨天下之威,氣吞山河之氣勢!
  “這小子怎會如此強,怎么會……”
  申屠星喃喃,失魂落魄,他之前還在不斷喝斥陳汐,甚至欲要將其驅逐出去。
  可誰曾想,這個被他極為輕視看不起的年輕人,竟展現出如此可怖的戰斗力,這讓他都哪能接受了?
  “走眼了,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如此不同尋常。”
  申屠明達臉色陰沉,目光閃爍不已,內心也是波瀾起伏。
  ……
  “你就眼睜睜看著這些家伙遭罪?”
  陳汐瞥了一眼跌坐在地上慘叫不止的肖天奇三人,然后霍然轉身,把目光望向了公孫慕。
  公孫慕面容表無表情,淡漠到了極致。
  他目睹了這一切發生,從一開始的震驚,到現在的漠然,他已終于判斷出,這一次的對手非尋常可比。
  甚至,他可以確定,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足可以躋身封神之榜祖神境前百之列了,甚至名次還要靠前!
  這讓公孫慕震怒之余,也不禁有些驚疑不定,猜不透陳汐究竟是什么來歷。
  一個敢于和神院正面爭鋒的年輕人,且表現出的戰斗力還如此之起那個大,這件事本就顯得有些不同尋常。
  正是有些猜不透這些,公孫慕才遲遲未曾出手。
  “放肆!”
  “太過猖狂,莫非你以為已五人制得了你嗎!”
  公孫慕身邊一眾神院弟子喝斥出聲,被陳汐如此挑釁,令得他們也是震怒不已。
  什么時候,他們神院弟子遭受過這等羞辱了?
  對于此,陳汐直接就無視了,他的目光一直鎖定在公孫慕身上,既然已經開戰了,他不介意繼續進行下去,狠狠挫一挫這些神院弟子的氣焰,免得他們再目中無人。
  這一刻,大殿所有目光也都是齊齊落在了公孫慕身上,似要看他會如何反應。
  “陳汐,要不就這樣住手吧。”
  申屠嫣然見此,卻是有些擔憂,傳音給陳汐,雖然清楚陳汐已今非昔比,可她同樣也知道,那公孫慕身為神院掌印三弟子,戰斗力更是可怖,和他繼續對決,孰勝孰負著實難料了。
  “不必擔心。”
  陳汐傳音,示意申屠嫣然不必多言,他自有分寸。
  “拓跋師弟。”
  忽然,一直沉默的公孫慕漠然開口。
  “師兄。”
  一邊的拓跋川道。
  “你可愿出戰?”
  公孫慕道,顯然他很看重拓跋川,在做決定時,甚至得征詢一下對方的心意。
  申屠氏眾人對此并沒有什么意外,拓跋川的確是天縱奇才,本身同樣乃是神院一名掌印弟子,排名雖然在公孫慕之后,可兩者實力之間并沒有多大差距了。
  在神院中,這拓跋川甚至被認為擁有不弱于公孫慕的實力,只是因為他為人低調,沉默寡言,且除了修煉,對其他一切都俗事皆都不感興趣,故而才會排名有些靠后。
  “好!”
  拓跋川點了點頭,長身而起。
  他一身灰衣,面容很平凡,但卻有一股懾人的沉凝巍峨氣息,宛如崖岸上的一塊碣石,不可撼動。
  不過,這一刻當他起身,整個人氣勢驟然不同,眼眸如電,周身神道之力蒸騰,直沖九霄,無比迫人。
  神道就是如此,內斂時,身心與天道相融,平淡無奇,返璞自然,可一旦爆發則如神劍出九淵,鋒芒驚天地,駭人之極。
  這是一個高手!
  陳汐眼眸瞇了瞇,察覺到拓跋川的厲害之處,此人外表質樸,可體內神力卻是滾滾若狼煙,沸騰若瀚海,如同一頭蟄伏的真龍般,絕對是那種不可貌相的蓋世人物。
  “申屠前輩,聽聞貴宗族中擁有一方‘斗魔戰場’,不知能否借上一用?”
  忽然,公孫慕把目光望向申屠清遠,淡然出聲。
  “自無不可。”
  申屠清遠笑了笑,袖袍一揮,一縷清輝倏然破空而起,出現在大殿中央。
  嗡~~
  而后這一縷清輝釋放出一陣奇異晦澀波動,倏然之間,激射出億萬神芒,覆蓋天地之間。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眼前景象已是驟然一變,發現自己竟是來到了一片浩瀚星空中。
  這片星空中,一顆顆星辰懸掛,圍拱成為一方戰斗擂臺,堪稱是浩大無量,壯闊無比。
  陳汐抬眼望去,就發覺這擂臺極為神異,恢弘中帶著一股蒼涼古意,它以星辰石筑就,烙印著許多神秘道紋,彌漫出一股澎湃無比的鐵血殺伐之氣。
  顯然,在這里戰斗絕不用擔心擂臺被擊穿,也不必擔憂戰斗之地太過逼仄,盡可以放手一搏。
  這便是斗魔戰場,乃是申屠氏一位先祖所煉制,是專門為磨礪弟子戰斗殺伐之力所用。
  畢竟,修為臻至祖神境層次,一旦動手,動輒便是天崩地裂,萬物齏粉,別說是城池,連星辰、日月都會被摧毀,破壞力太過驚人。
  有了這斗魔戰場,就不必再擔憂這等問題。
  顯然公孫慕剛才出聲,請申屠清遠祭出此戰場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拓跋川徹底展現出戰斗力,一舉挫敗陳汐,而不至于因為場地的原因而束手束腳。
  唰!
  拓跋川一言不發,身影一動,下一刻便出現在那斗魔戰場中,周身站意若神虹,沖霄而起,驚動九天十地!
  “這就是神院掌印弟子的威勢嗎?”
  申屠氏一眾帝君境長老皆都眼眸一凝,一瞬就察覺到拓跋川的厲害之處,心中自忖,即便是他們在祖神境時,也斷無法擁有像拓跋川這等威勢了。
  對于此,陳汐并未表現什么忌憚,腳步一跨,若閑庭信步似的,便來到了那斗魔戰場中,和拓跋川遙遙對峙。
  “拓跋師兄,請施展出你的神道無上威能,將那家伙速速鎮殺!”
  “哼,有拓跋師兄出馬,此子注定將敗北!”
  “拓跋師兄可是咱們神院掌印弟子,位列第十三位,放眼整個上古神域,只怕都極少有人能夠與之比肩。”
  “不錯,別忘了,拓跋師兄如今可是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三十九位的存在!”
  那些神院弟子皆都振奮,對拓跋川有著強烈的信心,在他們看來,陳汐即便之前表現的再張狂,可也絕對不可能是拓跋川的對手了。
  甚至,許多人開始進行一些推測,盤算拓跋川究竟需要多少招便可鎮壓陳汐。
  而這一刻,原本對陳汐信心滿滿的申屠嫣然,心中也不禁浮現一抹擔憂。
  那拓跋川,可是神院中的掌印弟子,擁有著祖神巔峰層次的修為,戰斗力更是可怖無比。
  面對這樣一個對手,陳汐他……能行嗎?
  ——
  ps:不必懷疑,這個月肯定會更新更多的,明天會開始補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