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26 開元塔

見拓跋川神威滔天,令得那些神院弟子皆都振奮。
  即便是那公孫慕見此,也不禁暗暗點頭,認為有拓跋川出動,已足可鎮壓陳汐,挽回之前頹靡局面。
  申屠氏族人這一刻的反應卻很復雜,既驚詫陳汐之前所展現出的可怖戰斗力,又很不甘心看著他繼續張狂下去。
  這種情緒很矛盾,難以具體描摹。
  唯獨申屠明達、申屠星父子比較亢奮,他們可巴不得拓跋川一舉挫敗陳汐,將其徹底鎮壓。
  如此一來,既保住了神院弟子的顏面,也可以掃除陳汐這個障礙,令得申屠氏和神院之間的合作得以順利進行下去。
  咚!
  猛地,那斗魔戰場上像是打了一道驚雷,震得眾人耳鳴,將一切喧嘩聲音壓下。
  相貌質樸,沉凝若山岳的拓跋川眸放精芒,瞳孔中驟然爆射出兩道赤色光束,衍化為兩道雷霆霹靂,帶著滔天的殺伐之氣,向陳汐鎮殺而去。
  眾人大驚,沒想到兩人一語不發,戰斗就已爆發了。
  那拓跋川這一刻宛如掌控雷道的神尊,目光僅僅一開闔,就造成了這一可怖異象,眼瞳中蘊含著洶涌青色雷暴,著實驚人之極。
  “神院無上傳承——大無相青魘罡雷滅世法!”
  有人驚嘆。
  在場眾人頓時清楚,陳汐遇上了一個極其可怕的人物,這拓跋川居然已將一部神院無上法門的力量,融入到了眼瞳中,這可不是尋常人物能夠辦到的!
  轟隆隆!
  虛空被撕裂,青色雷罡充斥毀世之力,激射九天十地,若夭矯驚龍,似要攪亂陰陽乾坤。
  陳汐并指,若劍鋒向前刺出,兩道劍氣劃破時空而出,刺目無比,那是玄心劍術解牛式,凌厲肅殺,并且有一縷縷晶瑩剔透的心之秘力流溢,神秘而晦澀,一舉將那茫茫青色雷霆斬碎。
  劍氣余勢不減,朝拓跋川眼眸洞穿而去。
  鐺!
  在拓跋川身前,驟然出現一片密集的青色雷電瀑布,衍化為一道雷道符詔,蘊含無上雷霆力,電光一震,便將那兩道劍氣擋住,火星四濺。
  “拓跋師兄,殺了他!”
  許多神院弟子呼喊起來。
  “毀淵!”
  下一刻便聽轟的一聲,拓跋川運轉“大無相青魘罡雷滅世法”,雙臂一展,挪移時空中,帶著刺目的電光,滔天的雷鳴,俯沖向陳汐,神威蓋世!
  這一刻,時光仿佛靜止,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一切喧囂戛然而止。
  因為這一擊太可怖,驚天動地!
  即便那些帝君境大人物,心中都為之一凜,緊張關注戰場,連他們也沒想到,拓跋川戰斗風格竟如此之彪悍,甫一動手,便是雷霆萬鈞之勢,耀眼之極。
  在神院中赫赫有名的“大無相青魘罡雷滅世法”,在此時綻放出了足以驚動萬古的威勢,全力一擊,撼動九天星河!
  而在另一邊,陳汐同樣沖出,周身神力滔天,倏然化為一頭鯤鵬,扶搖天地,裹挾磅礴神道之力,直似要將那一片虛空都擠爆。
  遠遠望去,就仿似看見一頭垂天而起的鯤鵬遨游星河中,擁有呼嘯乾坤,吞沒山河之威勢。
  鯤鵬道術!
  難道此子是鯤鵬一族的后裔?
  不少人認出此閥門,皆都眼瞳一縮,有些難以置信。
  轟隆!
  不等他們反應,兩者已碰撞在一起,若日月對撞,十萬火山爆發,到處都是崩碎的神力,擴散八方,轟震四野。
  人們只覺雙目刺痛,睜不開眼,有些人更是氣血翻滾,心神遭受沖擊,身軀一陣顫粟,這一次的對抗實在太激烈了。
  青色雷暴翻滾,鋪天蓋地!
  鯤鵬扶搖蒼穹間,遨游大道中!
  拓跋川和陳汐這一場搏殺,產生出種種恐怖異象,神魔怒吼,大道泣血,雷暴擎空,萬物崩殂……
  那可怖的場景,仿似讓人們回到了混沌初開年代,在那時,諸神爭霸,諸多太古異種橫行,他們征戰天下,撕裂宙宇,席卷一片又一片星空。
  咚!
  一聲巨響,光雨飛濺中,兩道身影分開,各自立于一方,竟是平分秋色,誰也未能奈何誰。
  “這小子怎會如此強,連拓跋川都沒能夠一舉鎮壓他?”
  申屠氏族人駭然,有些不可思議,愈發感到陳汐深不可測,無法揣度。
  那些神院弟子也是閉嘴,驚疑不定,哪怕他們不愿承認,可眼前的事實卻無不在證明,那小子居然擁有著足可以和拓跋師兄抗衡的能耐!
  公孫慕瞇了瞇眼睛,神色愈發淡漠,只是說了一句:“戰斗才剛開始,繼續看下去。”
  斗魔擂臺上,拓跋川神色變得微微有些凝重,但氣勢卻是比之前要愈發熾盛。
  鏘!鏘!鏘!
  連續九道鏗鏘若大道之音的轟震,在拓跋川背后出現九道雷電輪盤,絢麗熾盛,釋放出奇異的力量。
  每一道雷電輪盤,都蘊含著可怖的雷罡,宛如一座雷電國度,九個輪盤疊加在一起,宛如構建出一方雷電宙宇,衍化出無窮異象來。
  這是“大無相青魘雷罡滅世法”中蘊含的造化之力,擁有演繹世界,筑就萬象的無上威能。
  但僅僅一瞬,這九道雷電輪盤就從絢麗之色,就變得灰濛濛,帶著一股令人壓抑的毀世死亡氣,懾人無比。
  嗡~
  下一瞬,九道雷電輪盤騰空,似一輪輪黑色烈日橫亙,碾碎時空,暴殺而下。
  唰!
  陳汐探手一抓,虛空中浮現一柄由神道法則凝聚的古劍,縱身一躍,在虛空中輕描淡寫一斬。
  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充盈古樸原始,道法自然之韻,給人一種極致的恬靜、悠然之感,似目睹大道天痕,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轟!
  劍氣映蒼穹,輪盤耀九天。
  兩者在一剎那間碰撞,猶若天地初開,混沌氣爆發,產生出神魔嘶吼、圣者誦經等等可怖異象,在他們二人之間不斷呈現涌現,無匹的神道秩序猶如肆意的颶風,不斷轟震交鋒!
  一個沐浴雷電,如同掌控雷道的神尊,另一個則化身鯤鵬,遨游八極,掌控無匹劍道,他們廝殺在一起,在斗魔戰場中爭鋒,直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那等景象堪稱是驚世駭俗,曠世罕見,看得戰場外的眾人都是一陣神馳目眩,幾乎忘了呼吸。
  兩人皆都是祖神境,但戰斗力卻都已達到了祖神境中的可怖高度,在同一境界中都已稱得上是震古爍今,絕艷蓋世!
  “嫣然,那小子該不會就是……他吧?”
  戰場外,不知何時申屠豹已來到了申屠嫣然身邊,一臉若有所思地看著后者。
  “誰?”
  申屠嫣然心中清楚,嘴上卻在裝糊涂。
  “你這丫頭,難道連你三伯都要隱瞞?趕緊說說,究竟是不是那小子?”
  申屠豹苦笑。
  申屠嫣然正待回答,忽然瞥見不止是那申屠明達,連自己父親也正把目光望來,頓時就改口道,“待會您自己去問吧。”
  申屠豹頓時神色一滯,最終無奈搖了搖頭。
  不過在他心中,卻已大致判斷出,此刻在斗魔戰場中和拓跋川戰斗的那年輕人,只怕就是神衍山那個小子。
  令他做出這個判斷的原因只有一個,無論是擊敗肖天奇三人,還是此刻和拓跋川對戰,放眼整個上古神域,能夠辦到這一步可不多見!
  而據他所知,申屠嫣然所結交的朋友中,能夠擁有這般戰斗力的,似乎也只有前些年在葬神海畔曾見過的那個神衍山親傳弟子了。
  一想到這,申屠豹不禁在心中開始飛快衡量起來,一個是神衍山,一個是神院……或許,這小子的出現也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
  “沒想到,你倒是真人不露相,但若僅僅只擁有這般戰斗力,今日可必敗無疑!”
  斗魔戰場中,正在激戰的拓跋川忽然開口,聲音沉凝中透著一抹凌然之意。
  這是他開戰以來第一次開口,但話語卻并不友善,充斥睥睨迫人的味道。
  說話時,拓跋川周身一陣轟鳴,九道雷電輪盤的顏色再次一變,變得漆黑如墨,一道道粗大的電弧若神鏈般從中流竄而出,似要將天地都囚禁鎮殺,毀滅氣息十足。
  轟!
  輪盤當空,雷電神鏈劈殺而出,齏粉時空,轟震每一寸空間,儼然呈現出一副末日災難般的駭人景象。
  “拓跋師兄不必跟那混賬客氣,趕緊結束這場戰斗!”
  “對!鎮壓了他,看他還能如何囂張下去!”
  看見這一幕,那些神院弟子皆都亢奮叫出聲,為拓跋川助威。
  “沒想到,拓跋師弟對大無相青魘雷罡滅世法的掌控居然已達到這般地步,看來他一直在我面前隱藏了不少實力啊……”
  公孫慕眸子里也泛起一抹亮澤,似有些意外拓跋川所具備的威能。
  “必敗無疑么?話可不能說得太滿。”
  陳汐淡漠出聲,言辭輕描淡寫,并無咄咄逼人之意,算是對那拓跋川的一種回應。
  這一刻的他,每一寸肌膚驟然噴薄神輝,十分燦然,猶如沐浴大道神輝,不斷和拓跋川交手,并無任何不堪打壓的跡象,反而顯得游刃有余。
  ——
  ps:第二更10點左右,第三更凌晨12點左右,求一下保底月票,說實話,月票真的很能激發碼字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