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827 意志烙印

陳汐和拓跋川爭鋒,從天上打到地上,又從地上戰到九霄之上,彼此糾纏廝殺,神輝不斷轟震擴散。
  幸好那斗魔戰場極為廣袤,宛如一片無垠星空,且戰場四周烙印禁制秘紋,將戰場四周覆蓋,避免了戰斗波動外泄。
  否則若是這一戰爆發在申屠氏宗族中,所產生的破壞力著實不堪設想了。
  轟!
  拓跋川雄姿英發,裹挾雷電而至,不斷轟殺,氣勢悍猛,奔騰若迅雷,耀眼無比。
  不得不說,這拓跋川戰斗力極為可怖,一舉一動,莫不具備毀世之力,絕對算得上是陳汐晉級祖神后期以來,在同境界之中所遇到的一個最強對手。
  連陳汐都不得不承認,拓跋川所施展的“大無相青魘雷罡滅世法”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
  每一次攻伐,都似雷暴傾空,齏粉時空,鎮殺五行陰陽,充斥著若有實質的毀滅死亡之力,這等驚世般的破壞力有幾人能擋住?
  一般祖神強者上來,直接就會被劈殺而亡,神魂都得齏粉湮滅,根本無反抗之力。
  不過在場外眾人眼中,最令他們震駭的反倒是陳汐的表現。
  他們已經很清楚,拓跋川身為神院掌印弟子,戰斗力自是毋庸置疑的強大,且其本身便是封神之榜祖神境中位列第三十九名的強大存在。
  故而他們對拓跋川此時所展現出的驚世手段并不感覺有多意外和震驚。
  可陳汐就不同了,在他們眼中,至今都有些無法接受他一力挫敗肖天奇三人的那一幕,而今在和拓跋川的戰斗中,他居然還能夠保持勢均力敵,分庭抗禮的局面,這簡直讓他們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小子……未免太強了吧?
  難道他也是一位躋身封神之榜祖神境中的蓋世人物?
  “鯤鵬寶術,劍皇之境的劍道修為,論及修為,他那祖神后期的修為甚至要比拓跋川要差上一籌,可如今卻能辦到這一步,著實有些讓人難以置信了。”
  一名申屠氏的帝君境界大人物開口,聲音中竟是罕見地帶上一抹贊賞。
  顯然,陳汐通過之前的一系列表現,已不知不覺中影響改變了這位帝君大人物對他的看法。
  其實不止是這位帝君大人物,就連申屠氏其他族人,這一刻也都不得不承認,陳汐很強,驚艷絕倫能夠和拓跋川這等曠世奇才爭鋒,又怎可能是尋常人物?
  唯獨申屠明達、申屠星父子倆人臉色卻是一片鐵青,他們哪能想到,連拓跋川出手,直至如今也未能贏得這一戰?
  那該死的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父子兩人心中又急又恨。
  唯一讓他們安心的是,戰斗依舊在持續,拓跋川雖未取勝,可同樣也未曾落敗。
  他們如今也只能希望,在接下來的戰斗中,拓跋川能夠力挽狂瀾,一舉定乾坤。
  “怎么可能,那家伙怎會如此強?”
  “拓跋師兄難道保存了實力?”
  “這該死的混賬,未免太過難纏了……”
  那些神院弟子都皺眉,有些氣急敗壞的味道,沒了之前的亢奮心情。
  誠然,此時他們的拓跋師兄并未落敗。
  可是,一看到陳汐居然能夠和他們拖把師兄戰斗得旗鼓相當,他們就有些無法接受。
  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狂妄家伙而已,則可能在戰斗力上和拓跋師兄并駕齊驅?
  “閉嘴,繼續看下去。”
  公孫慕抿了抿薄而弧度鋒利的唇,沉聲開口,神色依舊如以往那般漠然,唯獨眼眸中已帶上一絲無法揮去的陰郁之色。
  ……
  片刻后。
  忽然有人驚叫出聲:“情況有些不對。”
  此話一出,令場中大多數人一頭霧水,看不出究竟哪里不對了。
  只有寥寥一小部分目光老辣之輩卻是一下子反應過來,情況的確有些不對!
  從這一場戰斗至今,拓跋川的氣勢不斷攀升,戰斗力也是不斷變強,可每一次他想要擊敗陳汐時,總是被對方不著痕跡地化解掉。
  這可有些太過駭人了。
  拓跋川的戰斗力不斷提升,可卻依舊奈何不得陳汐,豈不是意味著,陳汐的戰斗力同樣也在戰斗中不斷進行調整和提升?
  而這豈不是意味著,自始至終,陳汐都未曾暴露自己的真正戰斗力,也只有在拓跋川不斷加強攻擊時,才會隨之一次次釋放出自己所保留的手段?
  一想到這,就連那些帝君境存在心中都是一陣震驚,這年輕人未免太過深不可測。
  斗魔戰場中的拓跋川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那一張普通古樸的面容變得愈發凝重。
  這一剎,在他心中儼然將陳汐視作了頭號勁敵,再不敢有一絲的怠慢和藐視。
  甚至,陳汐那不顯山不露水的力量,令得拓跋川都無法確定,他的極限究竟在哪里!
  這讓拓跋川心中也不可抑制地產生一絲悸動,清楚自己這次要對付的根本不是尋常意義上的強者,而是一個異常可怖的對手。
  轟!
  拓跋川不敢遲疑,祭出一尊古老銅爐,那爐中蒸騰燃燒著若熔漿似的雷霆閃電,熾盛炫亮,照亮乾坤星穹,威勢耀眼懾人到了極致。
  一氣造化爐!
  一件威勢莫測的先天靈寶,傳承自神院,其內蘊含著混沌中的一縷先天雷罡之氣,殺伐之力驚世,比之天道劫雷都不遜色!
  “竟逼得拓跋師弟動用了此寶……”
  公孫慕眼眸驀地一凝,那一直淡漠無比的神情此刻再無法保持平靜,動容不已。
  轟!
  祭出一氣造化爐之后,那拓跋川威勢驟然再次提升,儼然如同一位混沌中誕生的雷帝般,殺伐之力覆蓋天地。
  他控制銅爐,破天而起,朝陳汐鎮殺而來。
  “這是要分出勝負了嗎?”
  眾人震撼,察覺到拓跋川威勢已達到極致,有一種無可匹敵的偉岸風姿。
  申屠嫣然悄然握緊了雙手,哪怕對陳汐戰斗力再自信,當目睹拓跋川那可怖神威時,她心中也不禁產生一抹憂慮。
  這一刻,全場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幾乎忘了呼吸,所有目光都是緊緊投放在斗魔戰場中,眼睛一眨不眨,唯恐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同樣,這一刻的陳汐眼眸中驟然爆綻出一縷冷冽懾人的光澤,在他唇角有著一抹玩味的弧度悄然浮現。
  “這恐怕就是這家伙的極限了……”
  下一瞬,陳汐竟是不退反進,縱身迎沖上去,掌心中悄然浮現一片劍芒,似囊括了一片劍之國度,狠狠朝那銅爐拍去。
  咚!
  一聲震耳欲聾的碰撞響徹。
  眾人瞠目結舌,根本無法想象,陳汐居然敢赤手空拳和那一起造化爐硬撼了一擊!
  并且令他們駭然的是,面對拓跋川這巔峰全力一擊,陳汐竟是渾然不落下風!
  這怎么可能!
  眾人心中震動,頭皮都一陣發麻。
  赤手空拳,就足以抗衡祭出一氣造化爐的拓跋川,這豈不是意味著,他的戰斗力要遠超拓跋川一籌?
  咚!咚!咚!
  這一刻的陳汐,顯得強勢霸道之極,縱身長空,一掌比一掌猛,一掌比一掌霸道,硬撼一氣造化爐,那一派舍我其誰的睥睨之姿,令得在場不少人都是心生觸動。
  噗!
  終于,拓跋川身體猛地一僵,被陳汐的掌力沖擊得再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臉色悄然蒼白。
  “技止此耳?”
  陳汐輕叱,其聲若道音轟震,將虛空都震碎,掌力更加璀璨了,猶若掌控兩座劍之國度在攻伐,要滅殺九天十地!
  不好!
  公孫慕猛地起身,眼瞳擴張,流溢出駭人無比的冷芒。
  這一剎,不止是他,連申屠氏那些帝君境大人物也再坐不住,一個個臉色驟變。
  至于其他人,早已被這一場對決攝住心神,震撼得無法回神,呆滯在那里。
  噗!
  拓跋川再也忍不住,再次連續咳出幾口鮮血,凄艷無比,染透虛空,身體一陣搖動,似已快不支。
  “老天!”
  “這這這……怎么可能?”
  “未免太強了!”
  全場一瞬嘩然,張大嘴巴,猶自不敢相信,神院掌印弟子,位列封神之榜第三十九位的拓跋川,此刻居然有被鎮壓落敗的跡象!
  這超乎想象,讓他們都難以置信。
  “此子……了不得!”
  不少申屠氏帝君強者感慨,心中也兀自震動不已,根本沒想到,這一場曠世對決中,拓跋川竟會提前失利。
  而陳汐所展現的逆天戰斗力,也著實太過驚艷,令人震撼無語。
  “這家伙,絕對不是默默無聞之輩了!”
  公孫慕臉色陰沉,再無法保持鎮定。
  至于他身邊那些神院弟子,都是臉色變幻不定,精彩無比。
  “還好,還好……”
  申屠嫣然在心中長長松了一口氣,一對清眸中也是悄然泛起一縷縷漣漪似的異彩。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拓跋川就將落敗時,驀地,拓跋川眼眸驟然充血,變得通紅無比。
  而后,他對天嘶吼,滿頭發絲倒豎,周身流溢出一圈光暈,倏然化作了一頭兇獸!
  他模樣完全變了,讓人心驚肉跳,周身密布青色皮毛,形似虎豹,卻大如山岳,一對眼瞳似兩只血色滿月般,頭上長著一對巨大的獨角,兇威滔天!
  “青犼!”有人失聲。
  “他竟施展出了血脈中的本命之力!”
  人們嘩然,無不心中震動。
  ……
  ps:普通1群滿了,想加群的進2群,千人大群,還有一些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