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29 參悟本源

從申屠明達、申屠星父子將矛頭指向陳汐,到現在這對父子更是揚言要將陳汐擒下,交給神院處置,以求挽回和神院的合作,在這個過程中,大多數申屠氏族人都保持著沉默。
  顯然,他們也在猶豫,舉棋不定。
  唯獨申屠豹態度鮮明,對此表達出強烈的反對,但同樣似乎并未獲得多少支持的聲音。
  見此,就連申屠嫣然也蹙眉,心中慍怒,再也看不下去,冷聲道:“我倒要看看,誰敢這么做!”
  此話一出,令申屠明達臉色一沉:“嫣然,之前因為你的胡鬧,已經徹底得罪了神院使者,如今難道還要繼續胡鬧下去嗎?”
  “嫣然,你顧念朋友之誼并無什么錯處,可你若再不和這樣的朋友劃分界限,最后禍害的可不止是你一個人,而是咱們整個申屠氏!這個罪責,你承擔得起嗎?”
  申屠星也不悅喝斥,要讓申屠嫣然和陳汐劃分界限。
  “我只知道剛才若不是陳汐,我恐怕早被你們逼迫得加入神院了!”
  申屠嫣然臉若冰霜,毫不退縮,和對方據理力爭,聲音中同樣充斥著無比的憤怒。
  她一張清麗絕美的臉頰漲紅,杏目圓睜,的確被氣壞了,根本沒想到都到了這種時候,申屠明達和申屠星居然還會表現得如此無恥,居然要擒下陳汐來挽回神院的諒解,這未免也太過分。
  “陳汐?”
  申屠豹頓時露出恍然之色。
  “陳汐……”
  一直沉默不言的申屠氏之主申屠清遠在這一刻,唇角倏然泛起一抹復雜意味,似如釋重負般。
  “陳汐!”
  不少申屠氏族人也聽到了申屠嫣然那一句話中的“陳汐”二字,禁不住臉色一僵,似有些難以置信。
  而看見申屠嫣然居然如此冥頑不靈,氣得申屠明達不禁大喝道:“管他陳汐究竟是誰,今日必須要將他……”
  說到這,他猛地似意識到什么,渾身猛地一僵,失聲驚道:“陳汐?哪個陳汐?”
  “陳汐?該不會是那個神衍山親傳弟子吧?”
  申屠星也渾身一震,難以置信道。
  一時之間,全場寂靜,只剩下這對父子那充斥著驚疑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著。
  同時,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是齊刷刷望向了那至今兀自立在斗魔戰場中的陳汐身上。
  所有人神色各異,驚詫、震駭、恍然、狐疑……不一而足。
  “除了他,還有誰敢如此和神院爭鋒相對?”
  看見這一幕,申屠嫣然頓時明白,也再無隱瞞的必要,略帶嘲諷地看著申屠明達和申屠星父子,道:“連公孫慕都認為拓跋川不是陳汐的對手,認輸而去,但有些人卻偏偏不甘心,著實可笑。”
  一句話,既承認了陳汐的身份,又連帶著對申屠明達二人進行挖苦,令得申屠氏一眾族人皆都神色復雜,變幻不定。
  誰能想到,這個家伙居然是神衍山親傳弟子?
  尤其是那申屠明達和申屠星,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如遭雷擊般,整個人都呆滯在那里。
  之前在神院使者公孫慕一行人還沒抵達宗族大殿時,申屠清遠還曾公布一個又一個驚世駭俗的消息。
  而那些消息無不和陳汐有關。
  例如斬殺永恒世家葉氏后裔葉楓、斬殺南渡帝君一行人……
  就連紫薇帝君這等神威無量的大人物,為了報恩,也不惜悍然出動,鎮殺了那泰鏡帝君一行人和太上教的五靈神將,所做一切,無非是為了維護陳汐的安全。
  直至最后,他們更是聽說,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出手,一舉滅殺了太上教圣祭祀摩臨!
  當時,聽到這一系列消息時,申屠明達和申屠星父子也是心中震撼,為此咂舌不已。
  可誰曾想到,他們如今仇恨無比,欲要擒拿下的那個年輕人,居然便是陳汐!
  一時之間,這對父子感覺就像被人在背后敲了一記悶棍,腦袋都有些發懵,整個人都不好了。
  神衍山親傳弟子陳汐!
  大先生巫雪禪的師弟!
  這般人物,又哪是他們敢得罪的?
  這一刻,別說擒拿陳汐了,申屠明達父子直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鉆進去,沒辦法,此情此景,實在太過難堪,令他們啞口無言之余,心中又不禁蘊生一抹惶恐。
  一想到之前為了討好神院弟子,而得罪了神衍山親傳弟子,這對父子都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唉,大哥啊大哥,你們這可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申屠豹嘆息,聲音中卻有些陰陽怪氣的味道。
  申屠明達臉色難堪,卻已根本無法反駁。
  “大哥,你們先下去吧。”
  最終,還是申屠清遠開口,有些不忍心看申屠明達父子二人再難堪下去。
  “我……”
  申屠明達沙啞開口,卻又欲言又止,最終他喟然一嘆,轉身帶著申屠星離開。
  看在眾人眼中,他此刻的背影卻有些蕭索的味道,令人禁不住心生同情。
  對于此,陳汐并未追究,也無法追究,歸根究底,申屠明達畢竟是人家申屠氏族人,更是申屠嫣然的大伯,他也不好計較太多。
  如今能夠看著這父子二人狼狽而去,已經等同于默認了錯誤,倒是顯得有些難能可貴。
  ……
  ……
  接下來,申屠清遠收起了斗魔戰場,返回到了那宗族大殿中,又令一眾族人退散離開,只剩下了陳汐、申屠嫣然、申屠豹等寥寥數人。
  “呵呵,了不起,果然不愧是神衍山親傳弟子。”
  申屠清遠不復之前的沉默寡言,看著大殿中和自己女兒比鄰而坐的陳汐,毫不掩飾地贊嘆出聲。
  “前輩謬贊了。”
  陳汐笑了笑。
  “實不相瞞,老夫之前便已隱約猜到賢侄你的身份,但卻是遲遲不敢確定,故而有些怠慢了你,還望見諒。”
  這一刻的申屠清遠顯得很坦蕩,主動承認自己之前之所以冷眼旁觀,也是因為無法斷定陳汐身份。
  “可以理解。”
  陳汐卻是很清楚,申屠清遠態度發生如此轉變,一是因為自己和申屠嫣然關系不錯,但更重要的卻是因為自己那神衍山親傳弟子的身份。
  “唉,老夫卻是有些慚愧啊,今日發生之事,絕非老夫愿意看到,也幸好有賢侄在,幫我申屠氏化解了一場危機,否則,老夫還真不知該如何拒絕神院此次的要求。”
  申屠清遠喟然嘆息。
  陳汐一怔,頓時明白原來申屠清遠早已做出決斷,并無任何想要和神院合作的意愿。
  而能夠讓他這位申屠氏族長都如此為難,也可見神院的存在,給他造成了何等大的壓力。
  “父親,如今事情已經解決,您也不必為此糾結了。”
  看見申屠清遠長吁短嘆,申屠嫣然這個做女兒的不禁有些心有不忍。
  “事情的確解決了,但卻因為此事,而讓陳汐充當了咱們申屠氏的擋箭牌,無形中得罪了神院那些弟子,我心中可著實有些過意不去。”
  申屠清遠皺眉道。
  陳汐暗道,這申屠清遠倒還算明辨是非,不枉自己之前出手對方那些神院弟子。
  當然,他之前之所以這么做,完全是幫申屠嫣然出頭,對于是否得罪了公孫慕一行人,他可根本就不在乎。
  “既然如此,那您就答應陳汐一件事,就當補償心中愧疚了。”
  申屠嫣然抿嘴一笑。
  “哦?什么事,快快說來,只要我能夠辦到的,絕無不答應之理。”
  申屠清遠眼睛一亮,欣然應允。
  當下,申屠嫣然便把陳汐此來申屠氏的目的和盤托出。
  “借助傳送神陣前往無極世界么?這個倒是簡單。”
  申屠清遠聽完這一切,禁不住略帶奇怪地看了申屠嫣然一眼,但旋即便毫不猶豫應承下來。
  申屠嫣然被自己父親那奇怪的眼神看得心中沒來由一顫,卻并不清楚這意味著什么,禁不住一陣疑惑。
  “那可就多謝前輩了。”
  陳汐見此事解決,也是暗松一口氣,笑著拱手感謝。
  “賢侄客氣了,你既然是嫣然好友,那就不是外人,以后還是叫老夫伯父吧,哈哈。”
  申屠清遠朗聲笑道。
  “恭敬不如從命。”
  陳汐也笑了。
  申屠嫣然見此,也不禁心中歡喜,見到陳汐能夠獲得父親的認可,她自然也頗為高興。
  “對了,陳汐你打算何時啟程?”
  一旁的申屠豹開口問詢道。
  “若是可以,晚輩想現在便離開。”
  陳汐沉吟道。
  “為何如此著急?”
  申屠嫣然心中一緊。
  “我這一路上得罪了不少人,如今他們只怕正在滿世界地追殺我,著實不宜在此久留了。”
  陳汐也不隱瞞,如實回答,“只有回到宗門,或許才會將這一切徹底化解。”
  見此,無論是申屠嫣然,還是申屠清遠、申屠豹,皆都不再多勸,因為他們清楚,相較于陳汐那些敵人,自己申屠氏的勢力,的確無法護得了陳汐的周全。
  “既然如此,那老夫便不再挽留,賢侄,且請隨老夫前來。”
  當下,申屠清遠長身而起,帶著陳汐朝宗族大殿外行去,打算親自為他開啟傳送神陣,送其離開。
  申屠嫣然咬了咬櫻唇,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