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833 前世今生

神衍山之巔。
  一座恢弘古老的殿宇前,此刻早已佇足著不少身影,有男有女,樣貌雖不同,但氣勢無不強盛之。
  他們聚在一起閑談,似在等待著什么。
  嗡~
  忽然,虛空中一陣波動,映現出兩道身影來,正是巫雪禪和陳汐。
  “見過大師兄。”
  “見過大師伯。”
  “見過師伯祖。”
  那些男女皆都上前朝巫雪禪行禮,但卻是種完全不同的稱呼。
  顯然,那些男女中有神衍山一代弟,也有二代和代弟。
  巫雪禪含笑點頭:“諸位不必拘泥。”
  這時候,眾人目光卻都已落在了陳汐身上,帶著好奇。
  “師伯祖,這位就是小師叔祖?可他怎么才只有祖神境修為?”
  一名魁梧壯實的黑衣男甕聲甕氣開口,他相貌粗獷,胡須濃密,生著一對銅鈴大眼,氣勢甚是威猛。
  “蠻牛,休得無禮!”
  一名儒袍雅中年喝斥了一聲。
  “無礙。”
  巫雪禪笑了笑,便即給眾人介紹道,“這便是我那小師弟陳汐。”
  “見過陳汐師弟。”
  “見過陳汐師叔。”
  “見過陳汐師叔祖。”
  一時之間,那些男女皆都紛紛朝陳汐行禮,同樣是種不同的稱呼,顯得很是獨特。
  陳汐也是連忙還禮。
  這時候,他已看清楚,那些男女中,竟有起碼十個帝君境存在,其余十多個也都是祖神境存在。
  這讓陳汐心中不禁暗自感慨不已,他可沒記錯,剛才朝自己行禮時稱呼自己為師叔的,就有七八個帝君!
  顯然,那些都是二代弟中早已踏足帝君境的存在。
  具體而言,眼前這些那女應當都是屬于祖師聞道真一脈的弟。
  “小師弟不必奇怪,這些同門皆都是聽聞你第一次返回宗門,欲要一睹你的真容,尋常時候,他們可沒工夫匯聚一起,也只有你有這般大面,把他們都給吸引來了。”
  巫雪禪笑著調侃了一句,說著,他便開始給陳汐介紹那些在場男女的身份。
  陳汐怔然,心中卻是涌出一抹暖流,清楚大師兄是想通過這種方式,讓自己更快地融入神衍山中,以免出現以后碰到自己同門而不認識的尷尬情況發生。
  很快,便介紹完畢。
  陳汐也終于清楚,眼前這些男女,的確都是師叔聞道真一脈的弟,不過卻僅僅只是其中一部分,還有其他一些弟正在閉關中,并不清楚陳汐返回的消息。
  “蠻牛,你去哪里?”
  忽然,那名儒袍雅中年皺眉出聲。
  如今陳汐已清楚,這雅中年名叫溫崇山,乃是師叔聞道真一脈的二代弟,同時也是一位七星帝君。
  溫崇山口中的蠻牛,名叫圖蒙,是古兇獸金紋夔牛族的后裔,后拜入溫崇山門下,成為了神衍山一名代弟。
  這時候,眾人也都看見,圖蒙竟是不吭一聲,轉身朝遠處行去。
  “師傅,我回去修煉,原本我以為小師叔祖是何等了不得的人物,誰曾想,他實力竟和我一樣,著實有些無趣。”
  圖蒙甕聲甕氣回答,直言直語,毫不掩飾自己心中的失望,顯得很是耿直。
  這讓眾人不禁啞然。
  但溫崇山臉色卻陰沉下來,喝斥道:“你這個缺心眼的蠻牛,竟敢以下犯上,成何體統?你給我回來,趕緊向陳汐師叔道歉!”
  “我才不!”
  圖蒙顯得為倔強,梗著脖叫道,“除非……除非師叔祖他能和我戰斗一場,若是贏了我,蠻牛我就心服口服!”
  說著,他睜大銅鈴似的大眼,挑釁似地看著陳汐。
  “你這個蠢牛,簡直……”
  溫崇山氣急敗壞,抬手就要去收拾自己這個不肖徒兒。
  眾人見此,連忙把他給攔住。
  “溫師侄,你難道還不了解圖蒙的脾氣?這小可是犟的很,心腸可是熱忱的很。”
  巫雪禪也笑著說了一句。
  溫崇山苦笑道:“我哪能不知道,只是這家伙缺心眼,根本就不通禮數,竟敢挑釁陳汐師叔的尊威,著實惱人。”
  “師傅,我哪是挑釁,只是對小師叔祖的實力有些失望罷了,我藏不住心思,有話就說出來了,可沒有什么冒犯的想法。”
  圖蒙粗聲粗氣嚷嚷道。
  “你……”
  溫崇山臉色又沉下來,都有些后悔帶圖蒙這個夯貨來拜見陳汐了。
  “好了,你既然不服氣,那咱們就……比劃比劃?”
  一直沒開口的陳汐忽然笑道。
  在這等時候,他可不能表現得置身事外了,畢竟是第一次和神衍山同門見面,必須適時地表現出自己的態,這樣才能更好地融入其中。
  圖蒙眼睛一亮,摩拳擦掌道:“這敢情好!就沖師叔祖您這一句話,我就不會讓您輸的難堪了。”
  一句話,氣得溫崇山嘴角都一陣哆嗦,這缺心眼的蠢牛,簡直無藥可救了!
  眾人也不禁莞爾。
  但也有一些代弟不禁心中犯嘀咕,這圖蒙雖然口無遮攔,脾氣耿直,但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厲害,乃是代弟中穩居前的祖神境巔峰大圓滿境存在。
  早在數十年前,都已具備了晉級帝君境的實力,但卻一直被其師尊溫崇山壓制著,不讓他就此晉級,說是火候未到,時機不成熟。
  若非如此,這圖靈只怕也早已是一位帝君境存在了。
  這從圖蒙那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十位的名次中,就可以看出他實力何等之逆天。
  在這等情況下,若是萬一陳汐敗在圖蒙手中,那可就有損顏面了。
  “那就來吧。”
  陳汐不禁笑了笑,抬步上前。
  “大師伯,你看……”
  溫崇山見此,不禁也有些擔憂,把目光望向巫雪禪。
  “無礙,讓他們一起切磋一番也好。”
  巫雪禪揮手笑道,“否則圖蒙只怕會一直不服氣,那樣的話,就是讓他和陳汐師弟一起去參加論道大比,他心里也別扭。”
  陳汐這才明白,原來這圖蒙竟是和自己一樣,是要參加此次的論道大比的。
  見此,溫崇山不再多勸,只是把目光望向圖蒙,略帶警告道:“蠻牛,注意分寸,莫要失禮!”
  “放心吧,師傅,我肯定不會讓小師叔祖敗得丟臉。”
  圖蒙拍了拍胸口,大喇喇說道。
  一句話,非但沒讓溫崇山放心,反而把他氣得直恨不得吊打這缺心眼的夯貨一番。
  ……
  “小師叔祖,動手吧,我先讓你招!”
  圖蒙大叫一聲,粗獷的臉上盡是睥睨狂猛之色,那魁梧雄峻的身軀上蒸騰起一股迫人的氣勢。
  一剎那間,他整個人宛如化身一尊遠古戰神。
  眾人見此,都不禁無奈,圖蒙這家伙嘴巴可真夠氣人的,連謙讓都被他說的理直氣壯。
  不知道的,都還以為他是在羞辱陳汐呢。
  “招?”
  陳汐笑瞇瞇道,“不必了,咱們就一招定勝負如何?”
  一招?
  眾人都是一怔,不少人心里都有些懷疑,該不會陳汐被圖蒙那家伙激得有些老羞成怒了吧?
  圖蒙也是一呆,咧嘴笑道:“師叔祖,您可別置氣。”
  “不敢?”
  陳汐道。
  輕描淡寫一句話,令得圖蒙頓時叫道:“怎么不敢?既然師叔祖您如此說,那我可不客氣了!”
  說話時,他渾身轟然彌漫出一股金燦燦的符,籠罩全身,釋放出一股磅礴懾人的氣勢。
  天地紊亂,氣流轟震,這片時空發出哀鳴,似承受不住來自圖蒙身上的威壓。
  隱約可以看見,在圖蒙渾身肌膚上,浮現出一幅幅神秘的圖騰刺青,宛如活過來,發出神魔怒吼、天地同悲的聲音,為懾人。
  這是金紋夔牛一族的傳承圖騰之力,融合了神衍山的符道傳承之后,威力早已青出于藍,足可以獨斷萬古,吞沒八荒!
  顯然,因為一招之約,圖蒙并未敢大意,已動用了全力,要一舉鎮壓陳汐!
  溫崇山見此,眼皮一陣狂跳,知道這蠻牛要發飆了,他張嘴正待說什么,卻被巫雪禪笑著制止。
  轟!
  也就在此時,圖蒙猛地縱身而起,形似夔牛踏月,粗壯若巖石澆筑而成的手臂抬起,若掄日月,掌指裹挾著億萬金色符,朝陳汐當頭劈下!
  一剎那間,在陳汐和圖蒙之間的一片時空驟然爆碎,承受不住這等恐怖力量。
  這一擊的確過駭人,若擱在五年前,陳汐或許會感到一絲壓力,可如今……
  他只是笑了笑,身影佇足原地紋絲不動,只是探出一只手掌,輕輕拍出,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甚至,這一掌顯得過平靜、淡然、輕飄飄的,讓人都不禁有些擔憂,產生一種強烈的不踏實感覺。
  “師叔祖他這是要認輸嗎……”
  那些代弟皆都蹙眉。
  他們渾然沒有注意到,溫崇山那等帝君境存在,當目睹陳汐這一掌時,眼眸皆都齊齊一縮!
  甚至,連巫雪禪也不禁微微一怔,似是有些意外。
  轟!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電光石火之間便已發生,當陳汐拍出這一掌時,圖蒙的全力一擊已鎮殺而至,漫天熾盛金色符光雨,將他們兩人的身影都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