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834 強者如林

轟!
  震天轟鳴響徹,在一眾吃驚的目光注視下,陳汐那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卻是輕松穿透億萬金色符文,自始至終未曾遇到任何阻礙。
  最終,這一掌拍在了圖蒙的拳頭上。
  一剎那間,圖蒙如遭雷擊,他那魁梧如雄峻山岳般的身軀此刻卻像一只斷了線的風箏似的,狠狠倒飛出去。
  嘭!
  圖蒙跌在十余丈外,身影踉蹌,雖然并未倒地,可他遭受的沖擊力卻似太過可怖,身軀再次蹬蹬蹬倒退出七八步,這才站穩。
  只不過此刻的他,銅鈴似的眼睛睜大,面色變幻不定,口鼻中粗重喘息著,一副受驚過度的模樣。
  這怎么可能?
  圖蒙心中震駭,猶自不敢相信,對方明明一動不動,僅僅拍出了一掌而已,可卻居然一舉把自己擊敗了!
  甚至,自己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他……究竟是怎么辦到的?
  圖蒙呆滯在那里。
  “竟真的一招擊敗了圖蒙!”
  “簡直是不可思議,你們看出師叔祖用的什么法門了么?”
  “沒有,但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師叔祖在祖神境中的造詣,只怕已達到了一種空前絕后的高度!”
  那些祖神境三代弟子驚嘆,臉上盡是震撼,寥寥一擊,就把他們三代弟子中戰斗力位列前三的圖蒙擊敗,這在之前他們可絕對沒有想到。
  溫崇山等一眾帝君也是動容不已。
  圖蒙是封神之榜祖神境位列第十三的強者,一身戰斗力堪稱驚世絕俗,可如今卻不敵陳汐一擊,這樣的結果令他們也有些始料不及。
  “服了嗎?”
  陳汐笑問道。
  這一刻,他在眾人眼中的形象已變得不同。
  “我……”
  圖蒙欲言又止,好半響才撇嘴道,“師叔祖,剛才我可沒動用全力。”
  “這么說,你是不服了?”
  陳汐道。
  “不,我服!”
  圖蒙連忙道,“我雖然蠢,但卻可以看出,師叔祖您剛才同樣沒有全力出手,否則我蠻牛只怕現在都根本站不起來了。”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是帶上一絲欽佩的味道。
  顯然,他是真的認可了陳汐實力,心服口服。
  陳汐訝然看了他一眼,笑道:“我看你可一點都不蠢。”
  圖蒙嘿嘿一笑,撓頭不已。
  這家伙能夠拜入神衍山,又將一身修為臻至這般地步,在同輩之中穩坐前三名,哪可能會是一個缺心眼蠢貨了。
  只不過是他言辭直接,從不愿在自己人面前掩藏自己那點心思罷了。
  “好了,小師弟你隨我來,有關論道大比的事情,也該讓你了解一下了。”
  巫雪禪含笑開口。
  其他人見此,也都識趣紛紛告辭而去。
  “師叔祖,弟子能斗膽問你一個問題嗎?”
  圖蒙離開前忍不住開口問道。
  斗膽?
  聽到這蠻牛居然還謙虛起來,陳汐不禁啞然失笑,道:“你盡管說。”
  “您……實力究竟達到了哪一步?”
  圖蠻此話一出,不少還未離開的弟子皆都豎起耳朵。
  不過還不等陳汐回答,巫雪禪便意味深長道:“當年你小師叔祖還是祖神中期時,便曾殺死過一名帝君境存在,至于他現在有多強,等你們前去論道大比時,自會明白。”
  一石驚起千層浪!
  那些沒有離開的弟子齊齊心中一震,倒吸涼氣不不已,祖神中期便殺死帝君境存在?
  這位小師叔(小師叔祖)的戰斗力未免也太逆天了!
  圖蒙更是被震得眼珠睜大,張嘴又要說什么,就被他師尊溫崇山拎著衣襟強行帶走。
  陳汐見此,不禁莞爾。
  “小師弟,一個月后,此次論道大比便將拉開帷幕。”
  巫雪禪神色變得嚴肅,開始談起論道大比的事情,“此次論道大比是由道院牽頭舉辦,地點便選擇在道院盤踞之地‘中央圣庭’。”
  “屆時,神衍山、女媧宮、太上教、道院、神院皆都會派出各自門下最杰出的祖神境強者參與其中。”
  “經過我和帝舜、聞道真兩位師叔商討,我們神衍山決定此次派出十名弟子參與其中,其中自然包括你,其他九名弟子都是三師叔一脈的三代弟子。等出發時,你便可以見到他們。”
  陳汐怔然道:“十人?”
  巫雪禪笑道:“對,十人,據我推算,最終若能有三名弟子獲得進入混亂遺地的名額,便已經足夠了。”
  “那其他四大勢力又派出了多少祖神參與進來?”
  陳汐沉吟道。
  “應該比我們神衍山要多得多。”
  巫雪禪隨口道,“你也清楚,他們四大勢力中,門下弟子數目龐大,和我們神衍山的情況完全不同。”
  頓了頓,他繼續道:“不過,所謂兵貴在精,參與論道大比的弟子數目,并不能決定最終結果了,一切還要看各自的實力。”
  陳汐點頭,這個道理他明白。
  “更何況,此次能夠進入混亂遺地的名額僅僅只有三十個,其中有二十五個是為帝域五極所準備,不過,每個勢力能夠具體獲得幾個名額,就要看各自門下弟子的表現了。”
  巫雪禪緩緩說道。
  意思很淺顯,名額只有二十五個,但卻不會平均分攤,想要獲得名額,就靠各自門下弟子憑借實力去競爭奪取,而論道大比,便是他們競爭名額的舞臺!
  可以預見,這一場競爭必然是激烈無比,甚至足可以稱之為整個上古神域中最高水準的祖神境強者對決!
  畢竟,這一場論道大比中,神衍山、女媧宮、太上教、道院、神院……這五方無上勢力各自門下最杰出的弟子,皆都參與其中,這等規格的論道對比可是前所未有,堪稱是冠蓋如今。
  陳汐沉默片刻,忍不住問道:“大師兄,除了這二十五個名額,另外五個名額又是為誰準備的?”
  巫雪禪笑了笑,道:“忘了告訴你,此次參與論道大比的,并不只是帝域五極,也有其他大勢力中的祖神境強者,這五個名額便是為他們所準備。
  “這也是為了照顧天下修道者的感受,否則若是僅僅咱們帝域五極的弟子進入混亂遺地,只怕全天下修道者都會對此有非議了。”
  陳汐不禁啞然,說道:“也就是說,咱們只需考慮奪取那二十五個名額就足夠了?”
  巫雪禪笑道:“這是自然。”
  陳汐想了想,問出了最后一個問題:“大師兄,此次論道大比的規則又是什么?”
  巫雪禪搖頭:“這就看道院如何安排了,但你可以放心,道院若做不到公平公正,無論是咱們神衍山,還是其他三大勢力可都不會答應了。”
  陳汐笑道:“這樣最好。”
  巫雪禪拍了拍陳汐肩膀,道:“小師弟,你可一定要抓住此次機會,否則以后就再難有開辟新域界,成就域主的機會了。”
  “對于其他人而言,是否能夠成為域主,似乎并沒有什么,因為這個目標距離他們太過遙遠,遙遠到他們都沒有心思去爭取。”
  “但對小師弟你而言,能否成為域主卻至關重要,因為你的道途……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說到最后一句話,巫雪禪眼眸中已帶上一抹罕見的認真。
  “大師兄放心,我明白。”
  陳汐沉默片刻,這才抬起眼,看著巫雪禪,同樣以一種認真肅然的口吻回答道。
  他的道途的確和其他人不一樣。
  “你明白就好,走吧,我們去見一見那些即將和你一起去參加論道大比的弟子。”
  巫雪禪笑了笑,便帶著陳汐朝山巔下行去。
  ……
  顧言,身姿瘦削,有著一頭濃密的黑發,沉默寡言,神衍山三代弟子,祖神巔峰境強者,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九名。
  華嚴,面相清秀,性情內斂靦腆,神衍山三代弟子,祖神境巔峰境強者,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第十一名。
  圖蒙……
  鐘修遠……
  在一座山腰之畔的古老殿宇前,陳汐見到了那九位即將和自己一起去參加論道大比的弟子。
  六男三女,清一色都是祖神大圓滿境巔峰存在。
  在神衍山修行時間最長的,已有九千余年,那人便是顧言,同樣,他也是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
  在神衍山中修行時間最短的,也有三千四百余年,那人便是華嚴,他在宗門中修行時間雖短暫,但實力卻是有目共睹的強大,如今位列三代弟子中的第二位。
  陳汐還記得,在五年前自己進入開元塔修行時,就被一些弟子誤認成了這個“華嚴”。
  并且當時他還在其中一顆大道星辰上看見了華嚴所留下的三道劍痕,清楚這個性情靦腆內斂的男子,已擁有了劍皇二重天的劍道修為,足可堪稱驚艷了。
  至于排名第三的圖蒙,陳汐早已見過。
  除了顧言、華嚴、圖蒙之外,其他弟子也都一個個天賦超然,絕對是屬于那種萬中無一的絕世之輩。
  這讓陳汐這個當師叔祖的,也不禁心中感慨唏噓不已,擱在外界,哪能夠一下子見到如此多的驚世絕俗之輩?
  也只有神衍山這等底蘊古老悠久的無上宗門中,才會出現這等一幕了。
  并且尤為令陳汐意外的是,除了這九名三代弟子之外,還有不少弟子同樣毫不遜色。
  但可惜,此次參與論道大比的名額只有十個,其他人是無緣參與進來了。
  (..)閱讀神箓最新章節訪問風雨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