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835 各方圖謀

輪回!
  這等力量似乎虛無縹緲,太過晦澀難懂。
  但陳汐仔細一想,似乎從自己修行之初,早在那大楚王朝南疆時,自己便已經和“輪回”產生一絲關聯。
  唯一的原因便要落在那幽冥錄和誅邪筆上。
  而這兩件幽冥界至寶,落入陳汐手中的契機也極為荒謬,因為這是他當初和靈白一起配合,殺死那南疆蘇家的一名后代時,從其身上所獲得。
  整個過程,根本談不上什么緣法。
  可是仔細一想,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般。
  再結合這些年的經歷,陳汐心中也不禁升起一絲恍惚,輪回,這究竟是一種什么力量?
  為何只有臻至道主之境,參悟了命運大道之后,才能懂得其真正的奧妙?
  若自己現在就將終結道意徹底參悟,和彼岸、沉淪兩種大道奧義相融合,是否便能構建出輪回之力的核心力量?
  那第三任幽冥大帝呢,是否也是因為輪回之力,而遭受到了諸天大人物的鎮殺?
  一想到這,陳汐都禁不住心生一股強烈的沖動,可最終還是硬生生忍住了。
  他很清楚,事情絕對不像自己想象那般簡單了,這時候冒然去嘗試,說不定會引起怎樣的嚴重后果。
  ……
  “小師弟,走吧,我帶你去一個潛修之地,趁此五年時間,或許可以讓你實力再次產生一個明顯蛻變。”
  見陳汐有些心神不守的樣子,巫雪禪似看出一些什么,起身開口。
  “哦,去哪里?”
  陳汐頓時回過神來。
  “去了你就知道了。”
  巫雪禪神秘一笑。
  “哈哈哈,那你們去吧,我可受夠了那鬼地方,再不想踏足一步了。”
  鐵云海見此,卻是有些幸災樂禍似的,大笑出聲。
  這讓陳汐眉毛一挑,難道其中還有什么玄虛不成?
  嗡~
  不等他反應,巫雪禪袖袍一揮,一股磅礴大力籠罩住陳汐,下一刻,他和巫雪禪便齊齊消失原地。
  ……
  一座古老石塔屹立,通體密布歲月斑駁的痕跡,似歷經了無垠風雨洗禮,莊肅而巍峨。
  它矗立在浩瀚云海中,一輪由金烏所化的烈日懸空,灑下金燦燦的光澤,將那古老石塔染上一層輝煌神圣的氣息。
  當陳汐視野恢復時,就來到了這片云海中,看見了這一座石塔。
  “此塔名乃開元,是由師尊當年親自開辟,專門為門中弟子修行所準備。”
  巫雪禪立在一側,略帶感慨道,“當年我和你一樣是祖神境時,便曾在此修行過,這次你進入其中,說不定還能夠看到我當年在其中所留下的大道烙印。”
  開天塔!
  陳汐心中也不禁升起一抹期待。
  “小師弟,這開元塔只有咱們神衍山傳人方才能夠踏足其中。”
  巫雪禪忽然開口。
  陳汐頓時反應過來,一拍額頭,笑道:“若非大師兄提醒,差點就忘了此事。”
  說著,他袖袍一揮,神輝彌漫,倏然涌現出葉琰、老白、小寶他們三者的身影。
  “這是哪里?”
  他們三個皆都疑惑,惘然不已。
  “自然是神衍山。”
  陳汐笑了笑,飛快把情況說了一遍,這才令葉琰他們反應過來。
  “見過大先生。”
  葉琰朝一側的巫雪禪恭敬行禮。
  小寶齜牙咧嘴地笑了笑,就當見禮了。
  至于老白,雙翅負背,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似渾然不愿在巫雪禪身前低頭。
  巫雪禪含笑點頭,旋即朝陳汐道:“還差一個。”
  陳汐一怔,有些不解。
  巫雪禪指了指陳汐耳朵。
  陳汐頓時神色一滯,自己怎么忘了還有她!
  他手捧耳朵,小心取出一個只有寸許高的小美人來,面容清秀脫俗,雙眸閉合,似在沉睡。
  這赫然就是那太古菌族的小公主阿涼!
  當年在從末法之域前往雪墨域時,因為救助陳汐,阿涼硬生生擋了葉琰全力一擊,最終雖存活下來,卻一直陷入昏迷中,時至如今也不曾醒來。
  看見阿涼,葉琰怔了怔,神色頓時有些不自在,她可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我……”
  葉琰張嘴語言。
  陳汐卻是揮了揮手:“以前的事情都已過去了,不必再提。”
  “把她交給我吧。”
  巫雪禪溫和一笑,從陳汐手中接過了阿涼,略一打量,便即略帶訝然道:“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獲得了太古菌族的真傳‘九死百煉訣’,等她醒來時,修為只怕要發生一場驚人蛻變。”
  說到這,他朝陳汐道:“小師弟不必擔心,這小丫頭可是因禍得福,沒有大礙。”
  陳汐暗松了口氣,心中又是慚愧,又是輕松,這些年他一直忙于自己的事情,竟是差點忘了阿涼,著實有些不應該了。
  “好了,你這就進入開元塔吧,帝舜師叔便坐鎮其中,到時他自會指點你該如何修煉。至于你這些朋友,就暫時安居在神衍山,你也不必擔心什么。”
  巫雪禪笑著囑咐道。
  “那就有勞大師兄了。”
  陳汐拱手。
  “去吧,等論道大比開始時,我自會前來通知你。”
  巫雪禪說罷,袖袍一揮,已是帶著葉琰、老白、小寶和阿涼倏然離去,消失不見。
  ……
  陳汐沒有遲疑,身影一閃,已推門進入到了那開元塔中。
  令陳汐意外的是,那開元塔內,竟是一片星空!
  一顆顆星辰羅列其中,卻是靜止不動,每一顆星辰都釋出迥然不同的大道之氣。
  尤為令陳汐震撼的是,那些大道之氣宛如實質,呈現出赤、橙、黃、綠、青、藍、紫……等等瑰麗多彩的顏色。
  “你便是陳汐?”
  一道淡漠如水的聲音響起。
  陳汐扭頭,就看見在星空一側,盛開著一朵青蓮,一道修長偉岸的身影正盤膝坐在其中。
  他身披麻灰法袍,頭戴紫金羽冠,腰脊如擎天之柱,雙肩似橫亙山巒,面容清奇古拙,盡是剛毅沉凝之色。
  遠遠一望,就仿似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坐鎮山河的造物主,氣勢無量,浩大無上!
  僅僅一眼,就讓陳汐心中一顫,油然升起一股敬畏情緒來,甚至有一種虔誠膜拜的沖動。
  他很清楚,這是因為自己的修為和對方相差太遠的緣故所造成,心神不自覺便被對方氣勢所攝。
  而要知道,即便是面對大師兄巫雪禪這等道主境存在,陳汐都可沒有如此深受震動過!
  毋庸置疑,這位面相威嚴剛毅,氣勢若通天造化主般的老者,便是神衍山二祖師——帝舜!
  “弟子陳汐,拜見師叔。”
  陳汐深吸一口氣,躬身行禮。
  “不必多禮。”
  帝舜眼眸若日月,涌動著幽邃的道韻,他凝視陳汐許久,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很不錯的小家伙,怪不得能夠獲得伏羲師兄的洞府傳承,關于你的事情,雪禪師侄都已跟我說過,既然已返回宗門,便靜心修道,不必再為外界俗事而煩憂。”
  “師叔教誨的是。”
  陳汐雖然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可面對這樣一位活化石級的老古董時,依舊難免有些拘泥。
  這也沒辦法,對方氣勢看似無形,卻直抵人心,根本就讓人難以抵御。
  “這開元塔中,每一顆星辰皆都是由一種大道煉化而成,在其上修煉,能夠獲得不可思議的神效。”
  帝舜沒有過多廢話,直言道,“不過,想要在其上修煉,卻必須承受大道壓身之苦,你能夠承受的壓迫之力越多,修行時獲得的好處就越多。”
  “原來如此。”
  陳汐這才明白,這一場修行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簡單。
  “你看,開元塔中覆蓋著大道星辰三千里,越往深處,大道壓迫之力便越大,你進入其中,尋覓適合自己修行的一顆星辰便足矣,萬萬不可逞強,否則只會有害無益。”
  帝舜目光遙遙望著遠處星空,“當年,你師兄巫雪禪曾以祖神境大圓滿之姿,踏足兩千七百里之地的一顆星辰上修行,一舉晉級帝君境,破關而出,成就域主之位。”
  “你師兄唐閑,當年則踏足兩千五百里之地的一顆星辰上修行,破關而出時,同樣已成為一名帝君存在。”
  “你如今只是祖神后期,想必是為晉級祖神大圓滿境而來,切記不可貪功冒進,我建議你可以選擇在兩千里之地內的一顆星辰上進行修行。”
  帝舜言辭平淡,將這開元塔中的一切敘述了一遍。
  “多謝師叔指點。”
  陳汐再次拱手。
  “去吧,莫要耽擱時間,這神道之路,看似擁有無垠壽元可供消磨,然則想要踏足大道之盡頭,與天爭鋒,一步慢,則步步慢,注定會錯失不少機緣。”
  帝舜提醒道,“就好比那混亂遺地,若你如今只是靈神境修為,只怕這次就斷無法進入其中,若無法進入其中,也就意味著,等你以后要晉級帝君境時,想要開辟域界之力,成就域主之位,可就沒什么機會了。”
  陳汐心中一震,目光堅定道:“師叔放心,弟子自當在道途上全力以赴,盡力而為。”
  說罷,他深吸一口氣,轉身朝那一片密布一顆顆大道星辰的區域中行去。
  ——
  ps:明天3更,不出意外,這周更新就是2、3、2、3的節奏,也就是一天2更,一天3更交替著來,這樣金魚也不會太過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