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836 十方神城

感謝兄弟任寰宇的打賞捧場~
  ——
  嘩啦~~
  星輝流轉,猶如漣漪潮汐,瑰麗輝煌。
  看似美麗,但那些星輝卻都是由大道之氣所化,充斥著可怖的壓迫之力。
  陳汐前行的身影僅僅只是一滯,便如同一只穿梭暗流中的魚兒般,繼續朝前。
  這些大道之氣很特別,純凈、厚重、原始,對于參悟大道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在其中修行,就宛如坐在大道中,無論是身心,還是五官、六識,皆都可以清楚觀摩到大道的氣息、韻律、變化、乃至于其核心奧妙。
  不過,與之相伴的還有大道之氣天然具備的威壓!
  大道之氣越是純凈原始,其具備的壓迫之力就越強大,不單單只是對身軀的壓迫,更對修道者的靈魂、道心有著極大的震懾。
  這開元塔中覆蓋著三千里大道星辰,每一顆星辰皆都是由大道之氣所煉制,越往深處,星辰上蘊含的大道之氣就越純凈,所產生的威壓自然也就越強。
  正如那位神衍山二祖師帝舜所言,在此修行的確可以獲得不可思議的妙處,且越往深處,獲得的好處就越大,但就看你擁有多少抵御大道威壓的能耐了。
  ……
  嘩啦~~嘩啦~~
  隨著深入,星域中所釋放出的大道威壓越來越強,猶如澎湃的潮水般,開始不斷沖擊陳汐。
  他的身心、靈魂皆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壓制,感受到一種壓力。
  但陳汐的速度并未絲毫減退,依舊持續朝前飛遁。
  只不過,他已開始運轉周身力量,開始抵御和化解來自四面八方的壓迫之力。
  三百里。
  五百里。
  一千里。
  ……
  一路上,陳汐周身神力澎湃循環,釋放縷縷道光,衍化為晦澀的符文,拱衛在他周身上下,氣勢睥睨沖天。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猶如一道璀璨的流光,劃破時空,碾壓大道潮水而去,景象甚是壯觀。
  這一刻為了抵御那不斷涌來的大道壓力,他所運轉的力量,若是用來戰斗,都足可以輕松鎮壓一名頂尖層次的祖神境強者!
  “咦?”
  “是哪位師兄又前來開元塔修行了?”
  “好可怕的速度,竟沒有任何衰減的征兆,莫非是華嚴師兄?”
  “不對,華嚴師兄前不久才離開,想要再進入開元塔,起碼需要再等候千年之久。”
  “不是華嚴師兄,他……他是誰?咱們神衍山三代弟子中,好像并無此人。”
  當陳汐抵達這片星域一千八百里之地時,遠遠地,便聽到一陣意念波動產生。
  陳汐目光一掃,就看見附近一片星辰上,零星盤膝坐在一道道身影,約莫十余個,有男有女,一個個皆都有著祖神境的修為。
  顯然,他們應該便是神衍山三祖師聞道真一脈的三代弟子了。
  他們看見陳汐,此刻皆都停止修煉,有些驚詫地望過來,皆都猜不出陳汐的身份來歷。
  對于此,陳汐只是笑了笑,并未耽擱,身影一閃便繼續朝那星域更深處掠去。
  見此,那些弟子皆都愈發驚詫,他們可是很清楚,再往前不遠處,就是這片星域的兩千里之地。
  就好比一個分水嶺,那兩千里之地也是一道門檻,抵達那里之后,所遇到的大道壓迫之力會驟然翻倍提升,非擁有絕世驚艷的根骨和扎實渾厚無比的實力,一旦誤入其中,注定會被狠狠震退回來。
  看見陳汐竟似對此渾然不知般,繼續前行,不少弟子驚詫之余,不禁有些看熱鬧的心態,似想要看一看陳汐會遭遇多少狼狽。
  果然,不出他們所料,在他們的視野中,陳汐的身影在那兩千里之地時,驟然一滯,似陷入泥沼,速度遲鈍起來。
  這讓他們皆都笑了,他們當初前來時,可也曾吃過這種苦頭,清楚那兩千里更深的星域,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跨入的。
  但他們的笑容僅僅出現一瞬,就僵固在臉上。
  因為僅僅眨眼間,他們耳中猛地產生一聲轟鳴,下一刻,陳汐的身影便如離弦之箭般,沖入到了那兩千里之外的星域中。
  這讓那些弟子皆都愕然,難以置信。
  “這家伙哪里冒出來的,憑借祖神后期的實力,卻居然能夠沖入兩千里之外的星域,這實力可著實了不起之極。”
  有人驚嘆。
  “那位師兄,敢問您真姓大名,又是門中哪位前輩門下的弟子?為何之前從未曾見過您?”
  也有人禁不住傳音,遠遠擴散而去,想要知道陳汐的來歷。
  “我名陳汐,這是第一次返回宗門,算起來,你們該稱呼我師叔祖才對,安心修煉吧,莫要因此而分心。”
  陳汐那淡然的聲音傳達而來,令得那些弟子皆都渾身一僵。
  “陳汐?他是誰,他居然敢在我們面前以師叔祖的身份自居?”
  “愚鈍!難道你忘了,前陣子巫雪禪師伯祖曾提起過這位陳汐師叔祖,說他近期便將返回宗門,只是沒想到,這位陳汐師叔祖居然已經回來了。”
  “啊!他就是那位小師叔祖?”
  “只是……他修為怎會只有祖神后期?”
  “這你就不懂了,這位小師叔祖乃是來自三界中,修行至今才不過千余年歲月而已。”
  “上千年時間,就已臻至祖神后期了?這這這……修煉資質也未免太逆天了!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中,只怕都找不出幾個能夠和咱們這位小師叔祖比肩的!”
  當清楚了陳汐來歷后,一眾三代弟子皆都震驚不已。
  “安心修煉!沒聽到小師叔祖剛才的話么,一驚一乍的,成何體統?就你們這般道心,何時能夠達到小師叔祖那般高度?”
  有人沉聲呵斥,頓時壓制住所有聲音,令不少弟子皆都慚愧不已,紛紛不再多言,收斂心神,重新打坐修行起來。
  ……
  “呵,我倒是忘了,這小家伙命格莫測,真實實力也是無法以常理來衡量。”
  開元塔入口處,盤膝坐在那一朵星空青蓮上的二祖師帝舜目光遙遙望著遠處,剛毅威嚴的古拙容顏上泛起一抹異色。
  他之前曾建議陳汐在兩千里內的星域中,選擇一顆星辰修行,可陳汐如今的表現,顯然讓他有些意外。
  ……
  兩千一百里。
  兩千三百里。
  陳汐前行的速度逐漸放緩,直至后來,已跟放步慢走沒什么區別。
  這時候的他,臉色嚴峻凝重,已運轉了全部修為,周身神輝熾盛,整個人若一輪烈日在星空中慢慢推移。
  壓力太大了!
  那大道之氣無所不在,磅礴無量,不斷擠壓而來,所產生的威力簡直比和那神院掌印弟子拓跋川戰斗都困難數十倍!
  “當年,你師兄巫雪禪曾以祖神境大圓滿之姿,踏足兩千七百里之地的一顆星辰上,一舉晉級帝君境……”
  這一刻,陳汐心中莫名其妙地響起了二祖師帝舜那一句話。
  旋即,他又想起了在前來開元塔時,大師兄巫雪禪曾笑著說起過,他當初在開元塔中修行時,曾留下過一道大道烙印。
  “無論如何,一定得去看看大師兄當年的修行之地了,他能夠辦到,我自然也可以!”
  陳汐深吸一口氣,繼續前行。
  沒多久,忽然一顆星辰引起了陳汐注意,那一顆星辰通體黝黑,宛如一顆大鐵球似的,釋放出冰冷若金屬的神輝。
  這并不算什么,讓陳汐啞然的是,從那一顆星辰上他竟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似乎和三師兄鐵云海的氣息如出一轍。
  “莫非,這里便是當初三師兄修行之地?”
  陳汐若有所思,他邁步過去,果然就看見,在這顆星辰的一座山上,烙印著一行鐵畫銀鉤的大字:“道之堅,不可摧!道之利,不可擋!”
  下邊還有一個落款——伏羲祖師一脈三弟子鐵云海。
  “果然如此。”
  陳汐凝視著那一行字跡,心中卻是大受觸動,因為那字跡中,有著一股強大的意志烙印,仔細觀摩,甚至可以從中參悟出許許多多的神妙道韻出來!
  “這應該就是三師兄在此閉關后,所參悟出的一些感悟,論及價值,不亞于一部絕世傳承了……”
  陳汐凝視片刻,便轉身而去,繼續前行。
  沒多久,一顆紫金色星辰再次引起陳汐注意,它位于這片星域的兩千四百里之地,極為特別,遠遠望去,有一股浩瀚紫氣從星辰上沖霄而起,釋放如雨金芒,煞是壯闊。
  在其上,矗立著一方石碑,石碑上烙印著“三道劍痕”,每一道劍痕中都蘊含著一股迫人的“道之大勢”。
  第一劍,如鬼神駕臨,洞徹乾坤。
  第二劍,如渺冥玄機,虛無縹緲。
  第三劍,則平淡無奇,毫無章法可言,但目光望去,卻令陳汐心中一凜,這威力,已分明擁有劍皇二重天之韻!
  落款是——聞道真祖師一脈三代弟子華嚴。
  “沒想到,宗門第三代弟子中,竟已有人把劍道臻至這等地步,著實了不起。”
  陳汐心中感慨,發現神衍山的傳人中,無論是那一脈的,幾乎都找不到一個尋常意義上的天才了。
  因為他們幾乎一個個宛如怪物般,強大的不可思議!
  而這,或許才是神衍山真正的底蘊所在,弟子雖少,可一個個都具備經天緯地之威能,蓋世驚艷之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