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837 不期而來

沒有過多感慨,陳汐繼續前行。
  他此刻看似悠閑,實則承受著可怖無比的大道壓迫之力,這從他那嚴峻的神色和那遲緩前行的步伐中便可以看出一絲端倪。
  轟隆隆~~
  大道之氣所產生的威壓越來越恐怖,竟產生出如驚雷般的轟震聲,響徹四野。
  嘭的一聲,陳汐只覺渾身一震,如遭十萬神山橫推,整個人一踉蹌,差點被震得倒飛出去。
  “越來越難了……”
  陳汐眸子里神芒流竄,凝視星域深處片刻,猛地一咬牙,再次朝前行去。
  壓力越來越大,神魂和道心都遭受到一股極致的壓迫,令陳汐幾乎有一種溺水窒息的感覺。
  這一刻的他已拼盡全力,可前進的動作卻越來越慢,越來越艱難……
  兩千五百里。
  抵達此時,陳汐渾身骨頭都發出一陣不堪重負的摩擦聲,每一寸毛孔中中彌漫出的神輝劇烈波動,臉色凝重到了極致。
  也就在這一剎那,他再次看到了一顆散發著意志烙印氣息的星辰。
  其實,這一路上他已不止一次看到類似這樣的星辰,有三師兄鐵云海的,有那聞道真祖師一脈第三代弟子華嚴的,也有一些其他弟子所留下的意志烙印。
  但是這一切,竟都無法和眼前這一顆星辰上的意志烙印相比。
  這顆星辰通體若冰雪,晶瑩剔透,釋放出刺目的冰寒之氣,僅僅望去一眼,都讓陳汐全身肌膚有一種刺骨般的寒冷感覺,顯得懾人無比。
  在這顆星辰上,有著一片蔚藍色的湖泊,湖泊中冰雪覆蓋,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色紙船漂浮在湖泊中,在冰雪中搖曳,顯得毫不起眼。
  可陳汐的目光,卻是一下子被這只黑色小船吸引。
  它太過特別,通體漆黑若永夜,看似渺小無比,可任何人只要望上一眼,就會憑生一股恢弘、浩大的氣息。
  就仿佛只要這一只黑色紙船愿意,便可以承載諸天萬物般!
  “閉關十八年,年年皆不同,笑嘆大道數,無常似浮舟。”
  當目睹這只黑色紙船,陳汐腦海中悄然響徹一聲嘆息,帶著一抹慨然滿足的味道。
  唐閑!
  幾乎毫不猶豫地,陳汐一下就判斷出,這只黑色紙船乃是如今的聞道真一脈大弟子唐閑所留下。
  “竟在祖神境時,便悟出了大道無常之奧妙,這位唐閑師兄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啊。”
  陳汐心中觸動。
  無常!
  天道無常,故不可名狀,不可言說。
  當年的唐閑,明顯在大道上擁有著令世人難以企及的超高悟性,故而在此閉關時,方才能冥悟無常之理,一舉突破帝君境界。
  而今,唐閑已是一位道主境存在,這個鐵一般的事實足以證明,他擁有的亙古和天資是何其超然。
  這一刻,陳汐凝視那黑色紙船,心生也是升起不少感悟,若有所獲,不可言說。
  嘩啦~
  一股難以言喻的純厚熱流從體內宙宇中悄然擴散,令得陳汐頓時精神一振。
  原本他已被那無所不在的可怖大道之力壓迫得寸步難行,渾身骨頭都不堪重負。
  可此時,體內竟是重新煥發一股活潑力量,極大緩解了他身心所承受的壓力,令得他渾身也是一陣輕松。
  “十珍釀!”
  陳汐頓時反應過來,這一股力量乃是自己之前所飲用的十珍釀,按照大師兄巫雪禪的說法,這神釀中蘊含的力量,足可以讓自己在修行時獲得莫大裨益。
  如今發生這一幕,無不極好地證明了這一點。
  陳汐隱約猜到,只怕大師兄巫雪禪早已考慮到自己進入開元塔之后會遇到的狀況,故而早早為自己準備了十珍釀。
  堪稱是用心良苦,考慮得無微不至,令得陳汐心中也不禁涌出一抹暖流。
  他沒有遲疑,繼續前行。
  一路上,所遇到的大道壓迫之力也是越來越大,但壓力越大,反而讓體內那十珍釀的力量得到一種釋放,不斷噴涌而出,錘煉周身,為陳汐提供著源源不斷的力量。
  這力量和蒼梧神樹中涌出的神力不同,不止是凝練道基那般簡單,且還對道心的磐固,神魂的滋養皆都有著一種莫大的裨益。
  兩千六百里。
  兩千七百里。
  當陳汐抵達此地時,渾身精氣神猶如火爐般洶洶燃燒,氣機徹底沸騰,整個人狀態達到了一種空前的巔峰層次。
  甚至,那一股欲要晉級的契機再次開始蠢蠢欲動,愈演愈烈。
  這讓陳汐很清楚,哪怕自己現在止步,立馬便可以著手去沖擊那祖神大圓滿之境!
  但最終,他還是生生忍住了。
  因為就在這一剎那,他再次看見了一道意志烙印!
  這一道氣息從一顆蔚藍星辰上升起,如一道水光般,盈盈潤亮,流轉不息。
  星辰上有一方青石案牘,案牘表面,篆刻著一行質樸古拙的字跡——“上善若水,無所不在,攻,敵不知其所守,守,敵不知其所攻,故而攻無不克,守不可撼!”
  落款伏羲一脈大弟子巫雪禪!
  換而言之,這一顆星辰,便是當年巫雪禪修行悟道之地。
  “上善若水,無所不在,攻無不克,守不可撼……”
  陳汐喃喃,在唇中不斷重復這一句話,心中涌出一種種無法言喻的體悟來。
  許久之后,陳汐忽然猛地一搖頭,摒棄掉一切感悟,不再看那一顆星辰一眼,繼續邁步朝前行去。
  這是大師兄巫雪禪的道,而不是他的道,可以觀之,悟之,卻不可強自化為己有。
  因為陳汐也有屬于他自己的道!
  ……
  “觀大道而守己心,得妙諦而執己路,這小子比之當年的巫雪禪和唐閑都不差多少。”
  開元塔入口處,帝舜祖師發出一聲感慨。
  顯然,他一直在觀察陳汐的動向。
  “不對!”
  忽然,帝舜眸子一瞇,神芒乍現,“這小子可是祖神后期,且一路行進大道星辰深處,如今更早已超越當年唐閑和巫雪禪所修行之地,這可不是當年的后兩者能夠相比的。”
  他沉默片刻,忽然起身,負手立在那一朵星空青蓮上,眸子開闔若日月旋轉般,釋放出幽邃的神芒,遙遙朝那星域深處望去。
  在帝舜帝君的目光中,此刻的陳汐猶如一個在不斷朝前蠕動的蝸牛般,行動遲緩,且如此之渺小。
  可自始至終,卻是沒有看到他退后過一步!
  數個時辰后。
  陳汐抵達二千九百里之地。
  這讓帝舜帝君那威嚴古拙的臉上終于產生一絲動容。
  他坐鎮此地已不知多少歲月,門中弟子只要前來修行的,無不曾受到過他的指引。
  同樣,他也目睹了這些弟子在此修行的一切情況。
  在他的記憶中,當年的巫雪禪應當算的上是距今為止表現最出色的一名弟子,憑借一股無上意志,最終抵達大道星域第二千八百里之地。
  這個紀錄一直保持了許久許久,至今都未曾有人超越。
  但很顯然,眼下發生的一切無不表明,巫雪禪當年所創造的這個紀錄,已經被陳汐超越了!
  對于名次的高低,早已不放在帝舜祖師心中,但毋庸置疑,通過這種對比,卻讓他清楚意識到,這個第一次返回宗門的小家伙,身上有著太多不可思議之處了。
  他所展現出的威能、天賦、乃至于意志和心智,無不超出了帝舜祖師的預估。
  直至如今,連帝舜祖師都有些看不透陳汐了。
  這若傳出去,只怕會令世人難以置信,畢竟,帝舜祖師可是和伏羲同一時期的人物,堪稱是活化石級的老古董,擁有著無上威能。
  連他這等人物,都對陳汐的表現感到意外,甚至有些看不透,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其實真正造成這一切的,還是因為陳汐的命格被遮掩,晦澀莫測,令得帝舜祖師這等人物,都難以窺伺其深淺。
  “嗯?他還要繼續走下去?”
  忽然,帝舜祖師眉頭一皺,看見陳汐在抵達那星域二千九百里之地后,竟依舊沒有停下步伐,繼續朝前行去。
  只不過相較于之前,陳汐此刻每跨出一步,都似使出了渾身解數,吃力無比,身影都在搖搖晃動。
  “這小家伙還真是執拗,早跟他說過莫要逞強,選擇適合自己修行的星辰便足夠,可他卻偏偏不聽……”
  帝舜祖師眉頭皺的愈發厲害,但心中卻是不禁已開始為陳汐擔憂起來,甚至都已做好了出手相救的準備。
  他可是很清楚,像陳汐眼下這等狀態,一旦出現頹勢,必然會遭受到無法想象的反噬之力了。
  若發生這等情況,若不及時相助,甚至會有走火入魔的狀況發生!
  又是數個時辰過去。
  令帝舜祖師意外的是,陳汐明明已呈現出一副搖搖欲墜支撐不住的狀態,可卻每一次都又堅持下來,簡直頑強的不可思議。
  “這小子該不會想踏足那星域三千里之地的盡頭吧?”
  帝舜祖師瞇了瞇眼眸,這一刻即便是他,心中都不禁有些欽佩陳汐的意志和心魄,絕對堪稱是曠古爍今,生平僅見!
  ——
  ps:第三更凌晨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