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838 不容詆毀

嗖!
  一艘青色荷葉所化的寶船碾壓時空,穿梭在茫茫星空中。
  “師叔,傳送神陣只能把我們傳送到這‘天都宙宇’中,以我們的速度,從此地前往那道院所在的中央圣庭,尚須半個月時間。”
  寶船中,聞葶語聲柔和,輕聲說道。
  陳汐點了點頭,笑道:“不必事事向我解釋,此次由你帶隊,自然一切聽你安排。”
  聞葶道:“師叔教誨的是。”
  陳汐有些無奈,輩分高也沒什么好處,起碼在和聞葶這位巔峰八星帝君交談時,就未免有些束手束腳的感覺。
  “呵呵,在我看來,能夠和顧言師兄一較長短的,也只有太上教長老冷星魂,神院掌印大弟子東皇胤軒,女媧宮那孔悠然也算一個,至于道院,可找不出一個來。”
  忽然,船艙中傳來一陣議論聲。
  “別忘了,道院還有夜辰、雨九岳這等人物,萬不可有小覷之心了。”
  “不錯,此次論道大比規格空前,匯聚了天下最巔峰的祖神境存在,謹慎一些還是很有必要的。”
  “嘿嘿,高手多才有趣,我圖蒙可從不愿跟弱者戰斗了,那簡直就是欺負他們,沒意思。”
  聽到這些議論,陳汐也不禁有些好奇,朝聞葶道:“他們口中的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這些人究竟有多強?”
  聞葶想了想,認真道:“師叔,在我看來,您大可不必去理會這些了,傳聞終究是傳聞,更何況他們眼中的高手,可不見得在您眼中也同樣是高手了。”
  陳汐怔了怔,笑道:“你這話倒是不錯。”
  這句話當然不錯,在其他人眼中,祖神境或許是極其了不得的存在,可在聞葶這等八星帝君境眼中,一切祖神境都是如紙糊般。
  這就是所謂的高度不同,看待問題的角度自然也就不一樣。
  “師叔,若無其他事情,我便去指點他們修行了。”
  聞葶目光瞥了一眼船艙。
  “哦,你去吧。”
  陳汐點了點頭,看著聞葶離去的背影,唇角泛起一抹古怪的弧度。[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果然,不出他所料,當聞葶進入船艙之后,原本熱鬧的氣氛倏然一靜,一切議論聲消失。
  不用看陳汐就知道,在聞葶面前,顧言、華嚴、圖蒙他們九個祖神境弟子此刻必然都是一副正襟危坐,肅穆凜然的樣子,不敢擅自亂動一絲。[800]
  就好比老鼠遇到貓一般。
  原因很簡單,聞葶看似容貌清秀,氣質恬靜,可對待門下弟子時,卻是極為莊肅,要求也極為嚴格,誰若不聽從,免不了會被她毫不留情地懲罰一頓。
  當然,那些要求幾乎都和修行有關,故而顧言他們對聞葶雖敬畏,但也不至于心存怨恨了。
  陳汐見此,不禁會心一笑,他很喜歡這樣的氛圍,明知論道大比在前,兀自可以保持一種平常心,該做什么變做什么,不為事憂,不為事擾,這便是所謂的每逢大事有靜氣了。
  沒有再感慨什么,陳汐返回了屬于自己的靜室中。
  ……
  鏘!
  一聲清吟,似來自混沌初開前的道音,充盈古老自然之韻。
  一柄造型古樸,通體呈現淡淡清色的神劍呈現在陳汐身前虛空中,彌漫出一縷縷燦然如夢幻似的混沌光澤。
  劍箓!
  當年,陳汐曾在老白的指點下,在琳瑯寶市中獲取了一塊“先天道胎”,功效神妙,能夠將后天神寶孕養成為先天靈寶,絕對堪稱是逆天之物。
  正是偶然獲得此重寶,令得陳汐做出決斷,將劍箓以秘法祭煉,孕養在了那“先天道胎”中。
  依照老白的說法,不出十年,劍箓便可以徹底汲取掉“先天道胎”中蘊含的先天之力,一舉蛻變為一件先天靈寶。
  而此時呈現在陳汐眼前的,便是已蛻變為先天靈寶的劍箓!
  和以往最大的區別別在于,如今的劍箓,通體彌漫上一縷縷柔和瑩潤的清色,充盈著一股神秘、古老、純凈的先天之氣。
  嗡~~
  陳汐掌指間噴薄出神力,涌入劍箓中,頓時之間一股奪目的劍芒沖出,令得這片時空驟然轟震,出哀鳴,似快要承受不住這種威壓。
  “師叔,生了何事?”
  就在這一剎那,靜室外傳來聞葶的聲音,透著一絲驚疑。
  “沒事,我在祭煉一件寶物。”
  陳汐手掌一翻,已壓蓋住劍箓的氣息,心中卻是暗暗吃驚,僅僅只是一縷氣息,就引起了聞葶這位八星帝君境的注意,晉級為先天靈寶之后的劍箓,威勢可著實不同凡響。
  “寶物?”
  聞葶似暗松一口氣,聲音也是消失不見。
  陳汐想了想,最終還是把劍箓收了起來,此劍威力早已變得奇大無比,此時去測試,只怕根本測不出其全部威力了。
  “如今有了劍箓在手,足可以將我一身所學徹底揮出來了,這樣一來,無疑可以讓我在論道大比時再添一重把握,至于這謫塵劍……”
  陳汐目光望向另一側的謫塵劍上。
  和劍箓不同,此劍寬二指有半,長三尺一寸,劍身暗青,光滑如鏡,表面烙印著一縷縷神秘的道紋,流溢出湛然若月光似的瑩瑩神輝。
  謫塵劍雖非先天靈寶,但其劍胚卻是以一件先天靈寶熔煉而成,威力同樣是強大之極。
  此劍傳承自一位踏足終極劍途上的通天強者之手,而后落入到了真武帝君之手,最終在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陳汐的佩劍。
  “罷了,除非遇到棘手危險的情況,再祭用劍箓也不遲,至于尋常時候,倒是可以一直以謫塵劍來戰斗了。”
  陳汐沉吟片刻,便做出決斷。
  謫塵劍威力很不凡,也很合乎陳汐心意,著實不舍得就此讓它歸于匣中,就此蒙塵了。
  ……
  轉眼之間,便已經半個月時間過去。
  那道院所在的中央圣庭,已逐漸出現在視野中。
  那是一塊漂浮在星空中的大6,仿似無垠,橫亙在一片絢麗奪目的星河中央,萬星拱衛,壯闊浩瀚。
  傳聞,這是“天都宙宇”混沌開辟時期便延存至今的一塊古老大6,歷經了無垠歲月的變遷,而今已成為在整個上古神域都赫赫有名的一方所在。
  原因只有一個,這片大6名叫“中央圣庭”,而帝域五極之一的道院,便盤踞于此!
  “師叔你看,距離此次論道大比雖還有十天時間,可如今卻早已有許多修道者從四面八方趕來。”
  寶船上,聞葶指著遠處輕聲說道。
  能夠清楚看見,一道道絢麗遁光劃破幽邃星空,從不同方向朝那遠處的中央圣庭涌去。
  遠遠望去,就仿佛一片又一片流星雨呼嘯,瑰麗多彩,引人注目。
  “人真多。”
  陳汐也不禁感慨。
  “是啊,這可是上古神域中空前絕后的一場盛會,吸引了不知多少修道者紛至沓來,欲要目睹這一場盛況。”
  顧言、華嚴、圖蒙等九名神衍山弟子也都面露一抹期待。
  “走吧,我們先去‘十方神城’。此次參加論道大比的修道者,皆都會提前匯聚于那里,等候道院進行統一安排,等論道大比開始時,整個十方神城便將徹底封閉,以防被外界所干擾,到那時再想進入城中,已是不可能之事。”
  說話時,聞葶駕馭寶船,劃破時空,倏然沖向了那中央圣庭。
  僅僅一炷香時間。
  遠遠地,陳汐他們便能夠看見一座拔地而起的古老神城,在那恢弘巍峨的城門前,早已如同潮水般的修道者。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密匝匝的人頭,堪稱是人山人海。
  但按照聞葶的說法,并非是誰都能夠進入十方神城中,而是有諸條件限制。
  至于什么條件限制,聞葶并未多說。
  很快,他們一行人便抵達那十方神城之前,降落下來。
  嗖嗖嗖~~~
  距離近了,就能看清楚,密密麻麻的人影一個個宛如漫天蝗蟲般,嘩啦啦涌入那城門中,場景堪稱壯觀。
  “這得多少人?”
  圖蒙睜大了銅鈴大眼,他一直在神衍山修行,何曾見過這等人潮如海的景象。
  “人再多,和你無關么?”
  聞葶淡然瞥了圖蒙一眼,嚇得后者頓時閉嘴,不敢多言,若被那經常被他氣得頭疼無比的師尊溫崇山看見這一幕,也不知會作何感想。
  說完這句話,聞葶便將目光掃視向前方,似在尋覓什么。
  “哈哈哈,聞葶道友,老夫可總算把你們盼來了。”
  驀地,一道爽朗大笑聲,在城門前的蒼穹上倏然響起,將一切嘩然聲都壓制下去。
  旋即,一名童顏鶴,仙風道骨的矮胖老者,飄然而至。
  當看見這矮胖老者,在場那密密麻麻的人群皆都止語,面帶一絲驚容,顯然是認出了那矮胖老者的身份。
  陳汐也同樣認出這老者,乃是道院中一名長老,稱號融巽帝君。
  當年陳汐第一次返回神衍山時,就曾見過這融巽帝君和聞葶在一起交談。
  “讓融巽道友久等了。”
  聞葶笑著見禮。
  “哪里,你們神衍山可是第一個抵達的。”
  融巽帝君灑然一笑,便祭出一片祥云,道,“聞葶道友,還請隨我一道進城吧。”
  “那就有勞了。”
  聞葶微微一笑,便帶著陳汐一行人踏上祥云,跟隨那融巽帝君倏然掠空進入到了十方神城中。
  “神衍山!聽到了嗎,那些是神衍山的傳人!”
  “老天,這個上古神域最神秘的無上道統,終于有傳人出現時間了!”
  當陳汐他們甫一離開,那城門前原本安靜的氣氛,轟然被打破,宛如炸開了鍋,議論聲四起。